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十章 实力不允许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李天纲回到府中,排起依仗,一行几十人往前门大街安乐公府而去。


        

两府相距不远,约莫两刻钟的时间,便来到安乐公府的大门口。


        

看着朱漆大门顶上烫金的“安乐公府”四字大字,李天纲忽然有些忐忑,心想自己是不是来的冒失了些。


        

不过事已至此,也不好再打退堂鼓,要不然未免会在这京城里传为笑话。


        

虽然是来问罪的,但对方毕竟是一位公爵,朝廷的超品大员,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总不能直接上前砸门。


        

李天纲的亲随拿着名片,咚咚咚地敲响了那扇朱漆大门。


        

敲了半天,朱漆大门毫无动静。


        

那随从正在焦躁的时候,旁边的一扇耳门开了一道小缝,里面探出个脑袋,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敲什么,敲什么,不知道我家公爷除了初一十五,是不见客的吗?”


        

李天纲的随从虽然心中极为不爽,却哪敢表露出来,耐着性子,陪着笑,“这位大哥,烦请通禀老公爷一声,说是江南巡抚李大人求见。”


        

说完,将手中的名片递了过去,名片下还夹着二两银子。


        

见名片上确实写着署理江南巡抚李天纲的字样,又掂了掂那锭银子,“你在这里等着”,转身便进了府里,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


        

公府院内,朱平安与安乐公在半靠在两张躺椅上,一边吃着刚送进府的秋葡萄,一边闲聊。


        

“爹,你看,打了小的,老的找上门来了。怎么办?”


        

听下人来报,说是江南巡抚求见,朱平安顿时知道,肯定是为了李侗被打一事而来。


        

“不见,不见,哪个有功夫去见这等闲人?”安乐公刚好吃到一个酸葡萄,酸的龇牙咧嘴,有些不耐烦的对那下人说道。


        

“爹,人家毕竟是个二品的巡抚,不见不好吧?”朱平安悠闲地丢了一颗葡萄在嘴里。


        

“二品巡抚?很跩吗?你别看咱这公府不大,可在这大正朝,除了皇上太孙,就算是承平王那老不死的,想要进府也得看你老爹我的心情。”安乐公一脸的不屑。


        

…………


        

一大群人持枪带棒的在公府门前围了半天,自然迎来了一大帮观众。


        

居然有人敢堵安乐公的门,这是大正朝开国以来未有的盛事,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一袋烟的功夫,前门大街便被围的水泄不通。


        

“二狗子,你给老子把这位子占好了,我回家去叫你娘,她最爱瞧热闹,今儿这热闹只怕一辈子都难得瞧见一回……”一个闲汉匆匆挤出人群,还不忘对儿子吩咐道。


        

“瓜子、花生、茶叶蛋了嗷…………,我说这位,劳驾脚让让……”还有小贩乘机做起了买卖。


        

…………


        

“我家公爷说了,今日不见客,你们回去吧。”


        

李天纲随从又等了半天,公府耳门才又开了一条小缝,那门人将名片递还了出来,二两银子自然不见了。


        

李天纲坐在轿中,听了下人的回报,不由大怒,心道我先礼后兵,也算是给足面子了,谁知道那朱忠居然如此不识抬举?


        

掀起轿帘,看着围观的人群,李天纲知道今日已成骑虎之势。


        

自己摆足架势而来,居然连公府的大门都进不了,如是就此打道回府,只怕一日之内就会成为整个京都城的笑柄。要是传回江南,自己的这个巡抚还有什么脸面做下去?


        

片刻之间,李天纲将心一横,“今日之事,一定要挽回颜面。”


        

主意已定,李天纲便踱下轿来,整了整衣冠,拾阶而上,来到公府的朱漆大门前。


        

旁边的随从会意,跟着李天纲站定,大声喊道,“署理江南巡抚李天纲,拜见老公爷!”


        

那声音极大,府里府外都传遍了,


        

朱平安与安乐公自然听得见。


        

可是过了半晌,府中依然没有动静。


        

李天纲一示意,那随从又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如此三五遍,那扇耳门终于又开了,朱平安的书童来福走了出来。


        

“见过李大人。”来福对李天纲微微躬身,“李大人久不在京城,恐怕不晓得我家公爷的规矩。他既然说了不见客,便是不见客,就算大人在这里喊上一天,他还是不见的。”


        

“你去转告老公爷,今日本官前来,只为犬子被朱平安无故打伤一事。若是公爷不给个说法,本官是不会走的。”事到如今,李天纲已经决定撕破脸皮,言语中也不再客气。


        

“公爷说了不见便是不见,小人可不敢去回。李大人若是爱等,便在这里等着吧。”来福说完,又向李天纲微微躬身,转身便要进府。


        

“打人凶手就在府里,公爷若是不开门,我们可要自己进府寻上一寻了。”这时,李天纲的一名亲军统领大叫道。


        

那些军士们也跟着鼓噪起来。


        

“哦?李大人这是要硬闯公府了?”闻言,来福转过身,平静的问道。


        

“本抚的这些手下,看着犬子长大,如今他无故被打,这些人自然愤怒难耐。今日公爷如不给个说法,本官恐怕也难以弹压的住。”李天纲面无表情。


        

事到如今,他也不怕事情闹大了,就算是闹到御前,这道理总还是在自己这一边的。


        

“看来公府的大门,今日是非开不可了?”来福似乎有些退却。


        

“本抚只不过要见上公爷一见,为犬子讨个说法。”


        

“唉……大人,我说你这是何苦呢?”来福叹了口气,“大人,您请看这个。”


        

“这是什么东西,莫不成你在调笑本官?”李天纲大怒。他没想到,公府里的一个下人,居然也敢如此无礼。


        

来福看向自己指给李天纲看的那件物事,也是一呆,随即对府中喊道,“我说花婶,老爷说过多少次了,这里不能晾抹布。”


        

在朱漆大门的旁边,立着一块三尺来高的碑状物事,上面横七竖八的搭着很多抹布,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来福上前,将那些抹布随手扯下,又取下一块黄黑色的封罩,“大人,你看看这个,再看还要不要闯府。”


        

“哼,今日不管你弄什么玄虚,本官定要……”,李天纲话未说完,突然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怔在原地。


        

“这是?”李天纲额头开始出汗。


        

“正是。”来福平静的答道。


        

李天纲闻言,赶紧正衣冠带袍,在那块碑前端正跪下,咚咚咚的磕了三颗响头。


        

站在阶下的亲兵队伍见自家大人如此,都傻了。再向前一看,那碑上赫然刻着“钦赐安乐公府,如朕行在”两行大字。


        

李天纲为官已久,自然看得出这字是太祖的手笔。特别是“朕”字的那一撇一捺,带着无穷的杀伐之意,太祖当年纵横天下的霸气尽然显露。


        

“李大人,如今还要进府不?”来福躬身问道。


        

如朕行在,便是皇上住的地方,硬闯就是造反。就算给李天纲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做出如此悖逆之事。


        

李天纲不发一言,对那块碑又是一躬身,然后便转身回轿,带着仪仗迅速的离开。


        

“都散了,都散了,我家少爷说了,再围在这里看,他要出来收票钱了。”


        

人群闻言,顿时做鸟兽散。


        

……


        

听来福回报,朱平安把最后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将躺椅摇了两摇,微微叹了口气,“本侯爷一直告诫自己,要低调做人,过些平淡无奇的生活,唉……,奈何实力不允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