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十一章 打人这种小事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李天纲坐在轿中,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原本以为那安乐公只是个闲散清贵的皇族,没料到家中竟然还有如此圣物,看来他在圣上心中的分量绝非一般。


        

想起之前程耀文说的话,不由暗暗骂道,“这个老狐狸,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又想起那般圣物,公府中的家仆却将抹布如此肮脏之物胡乱的搭在上面,不由得一头的黑线。


        

“没想到这老家伙,居然是块如此难啃的骨头。”李天纲告诫自己,暂时不要正面与那父子为敌。


        

回到府中,刚一下轿,便瞧见几名穿着内监服饰的公公等在那里。为首的正捧着双手,不停的转来转去,正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安公公。


        

安公公一眼瞧见李天纲,连忙上前一把拉住,尖着嗓子说道,“哎呦……,我说李大人,你这是要把咱家急死呀……”


        

李天纲大惊。他知道安公公平日都随侍在皇上的左右,不会轻易出宫,今日既然来到自己府上,定然是有旨意。


        

“安公公,是不是……?”


        

李天纲话未说完,安公公便急着道,“赶紧随咱家进宫,只怕皇上都等急了。要是天威震怒,你我都担待不起啊。”


        

还好李天纲去公府的时候便穿着官服,这时也不用更衣,便随着安公公匆匆往宫里去。


        

……


        

养心殿。


        

太祖皇帝便服坐在御椅上,手中正捧着一本杂记瞧的津津有味。


        

“皇上,李大人来了。”进到殿中,安公公向太祖禀道。


        

见太祖脸上没有什么不愉之色,他抹抹额头上的汗珠,才略略放下心来。


        

“让他进来。”太祖的视线仍在书上。


        

“臣李天纲叩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天纲一进殿,便整理衣冠,跪下去行了三叩九拜大礼。


        

“李卿来了,起来回话吧。”太祖随口说道,却自有一股威严。


        

李天纲依言起身,肃手而立。


        

太祖又看了盏茶的功夫,才将手中的书本轻轻合上。


        

“李卿家在江南也有不少年头了吧?”太祖抬头,淡淡的看着李天纲,问道。


        

李天纲不敢抬头,拱手回道,“回皇上,微臣自礼部员外郎外放,历任知商州、知庆林府、知金陵府,又承蒙圣上简拔,任江南布政使司,又署理江南巡抚事,如今已历二十三年。”


        

“嗯,日子是不短了啊。”太祖随口说道,随即便沉默不语。


        

李天纲不知道皇上问话的用意,不敢胡乱揣度,一颗心惴惴不安,站在那里动也不敢乱动一下。


        

“江南乃天下鱼米之乡、财赋重地,干系我大正的国之根本。这些年江南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辛苦李卿了。你替朕看好了这个钱袋子,朕心甚慰啊……”沉吟了一番,太祖才又开口道。


        

“臣惶恐。臣蒙皇上重恩,授以封疆大任,敢不呕心沥血、死而后已?”见太祖开口赞许自己,李天纲连忙跪下,感激涕零的回道。


        

“名不正则言不顺。李卿署理江南两年,朕甚满意。今日朕便将你这署理二字去了,将江南实授于你,继续替朕看好这个钱袋子。旨意稍后发出,中书自会明谕天下。”太祖搓着一串手珠,说道。


        

李天纲大喜,面上却不敢有丝毫表露,磕着头回道,“臣谢主隆恩。臣定当竭尽全力,以报答圣上隆恩之万一。”


        

“起来吧……”太祖摆摆手。


        

太祖又让安公公给李天纲搬了个绣墩,让他坐着聊了些江南的事务。


        

“对了,朕听说你儿子被小安子打了?”太祖忽然跳转了话题,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天纲。


        

“前些日子,小侯爷确是与犬子有些冲突。”见太祖问起此事,李天纲不敢隐瞒,如实回答。不过他早已经打定主意,暂时不再去招惹那对父子,也就没了在太祖面前告状的心思。


        

今日见太祖称呼朱平安为小安子,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李天纲正欲开口解释几句,太祖又摆摆手。


        

“小安子向来行事孟浪,朕也有所耳闻。只是朱忠与朕相识于微时,一些小事,朕也不好怪罪于他。这件事情,你就多担待些吧。”


        

一个二品大员儿子被打伤,在太祖眼中,理所当然的是一件小事,给李天纲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辩驳。


        

“臣领旨。”李天纲知道,这件事情越少说越好。


        

这时他忽然想起今天堵门一事,额头上顿时冒出细密的汗珠。朝廷有个鉴行司,乃是皇上的耳目,专司监行百官,探听各类隐秘事,今日之事自然瞒不过皇上。


        

“此事就到此为止,你也无须多心。”仿佛看透了李天纲心中所想,太祖淡淡的说道,“朕有些乏了,你跪安吧。”


        

李天纲闻言才放下心里,连忙跪安告退。


        

…………


        

安乐公府。


        

这些天,朱平安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首先是外形方面。安乐公讨饭出生,发迹以后,生怕儿子受了委屈,从幼便是大鱼大肉不停的猛灌,导致朱平安有些微胖。婴儿肥虽然讨喜,但终究不符合大正朝主流的审美观。是以穿越以来,朱平安对自己这副皮囊颇有微词。


        

自开始修仙,每天不停排出那些秽物,朱平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身材变得修长,模样也比以往英俊了很多。


        

气质方面,他整个人从内到外散发出一种神采,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不止他自己,阖府上下都能觉察到这种变化。


        

就连老公爷这几日心里也直犯嘀咕,“这孩子小时候倒也像我,怎么越长大越走样,到底没能继承我这潇洒倜傥的容貌。”


        

一念及此,不觉有些惆怅,长吁短嘘了几回。


        

最重要的是,朱平安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内有股暗流在不停的涌动,而且那股暗流每天都还在不断的增强。


        

“这几个搞传销的还算有点谱,没白白浪费我十多床寝安斋的蚕丝棉被。”想到这里,朱平安又是一阵恶心。


        

“少爷,傅小公爷差人来请,说是在玉仙坊恭候少爷,请您去吟诗作对。”来福推门进来,向朱平安说道。


        

来福口中的傅小公爷是济阳公的嫡孙,名叫傅迪,一起的还有几个国公侯爷的子孙辈。这一班纨绔,平日里都是与朱平安交好的。


        

“这小傅逛楼子就逛楼子,居然连吟诗作对都弄出来了。这诗有几行他知道吗?”


        

朱平安连连摇头,貌似对这傅小公爷极为不屑。


        

“不过呢,逛楼子这调调,我喜欢。”


        

那猥琐模样,要是老公爷看见了,定会大喜,果然是老子我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