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十二章 记得小蘋初见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朱平安到了玉仙坊,一班纨绔已经摆好台面等在那里了。


        

“小侯爷,听说把那李天纲的儿子给打了,还让李天纲吃了瘪?”东海侯的幼子蓝显见到朱平安,立马兴奋的问道。


        

“这有什么稀奇,李天纲这个土包子,也只能在江南作威作福,到了咱京都,哪里有他跋扈的份?小侯爷打他儿子,那是给他面子。”傅小公爷不屑的说道。


        

众人顿时七嘴八舌,把朱平安捧上了天。


        

这帮人别看是公侯之后,却都还没有承爵,小公爷小侯爷那是外人恭维的叫法。只有朱平安,当初一出生,就被他爹报进宫去给皇上瞧,太祖一高兴,说了句,“这孩子福气好,生在这太平盛世,只怕能过上一世逍遥的好日子。”又想起和安乐公一起吃苦的日子,就说了句,“既如此,便做个逍遥侯吧。”


        

如此,朱平安刚一出生,便有了这个逍遥侯的爵位。大正朝的分封,其实没有逍遥侯这一等,朱平安也没在宗人府正式登册。不过他这个侯爷是太祖御口亲封的,大家却都知道。


        

故此这帮纨绔,平日里都以朱平安马首是瞻。


        

“其实今天请小侯爷来,是有件大好事。”傅小公爷忽然神秘的一笑,“前些日子,这玉仙坊新来了个姑娘,说是生的倾国倾城。这不刚刚听到消息,便请小侯爷前来瞧瞧。”


        

朱平安还未说话,蓝显抢着插话道,“听说那姑娘是不见客的。她有个规矩,除非是有什么文章诗词,能入她青眼,才能见上一面。京都这些才子,还没人能一睹芳容。就我们这班人,作秀还行,作诗什么的,恐怕勉强了些。”


        

玉仙坊是京都城里的顶尖的楼子。最近坊里新来了位清倌人,不仅生得国色天香,更兼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故此来京不久,名头便在京都那些王公贵族、风流才子中间传开了,多少人都以能一睹芳容为幸事。


        

“什么规矩?在这京都,咱们就是规矩。”傅小公爷可不管这些,顿时脸色一沉,“只要小侯爷看得上,咱们就将人抢了去,我看有谁敢拦?”


        

敢情这小公爷是霸王硬上弓做惯了的,一言不合便要抢人。


        

“俗了不是?咱都是书香门第,出来厮混,可不能丢了爹妈的脸面。”朱平安笑道,“既然人家有规矩,咱们就按规矩来,可不能让人家说咱是纨绔,仗势欺人。”


        

众人愕然,“自己这些人明明就是纨绔,京都城里有谁不知道?”


        

“小侯爷说得是。我告诉你们,等一下都要按规矩来,谁也不许动粗。”那傅小公爷见朱平安发话,口风转的极快。


        

其实他心中也有些纳闷,小侯爷今日行事,可不似以往的风格,难道是他另有打算?


        

“时辰已到,请各位公子到花厅等候。”有侍女来到包间,请朱平安等人前去后院的一间花厅。


        

…………


        

那花厅布置的十分素雅,地方也宽敞,七八张桌子摆着,一点不显挤。


        

傅小公爷等人径直走到前排的首桌,旁若无人的坐下。旁人看这架势,知道这是一班小祖宗,哪里敢与他们相争座位?


        

不一会儿,花厅的桌子便坐满了。


        

朱平安打量一下,知道这些人,不是官宦就是显贵,要不然就是那些腰缠万贯的大财主。一看那些虚浮的样子,都是常年在酒色中泡着的。


        

只有他们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几个年轻人,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一色的长袍,模样都颇为俊逸,初秋的天气,手中还摇着折扇,估计是些自命风流的读书人。


        

这些人仿佛也知道朱平安等人的身份,却不往这边瞧上一眼。朱平安感觉得到,他们不是害怕,而是不屑。


        

其实这些是翰林院的学生,都有功名在身,将来是要入朝为官的,运气好的话,还有几分位极人臣的机会。


        

自诩为朝廷将来的栋梁,又兼着读书人自有的几分风骨,他们倒是不怎么把这些纨绔放在眼里。


        

“读书人,而且还是读书的年轻人,总还是有几分热血的。”朱平安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微微叹道。


        

“诸位公子,请大家稍安,小蘋姑娘即刻便会出场。”有玉仙坊主事的出来,向在座的打招呼。


        

“这位小蘋姑娘,就是你说的倾城倾国?不是说不见客的吗?”朱平安有些愕然。


        

“是啊,这不是戏弄本小爷吗?”傅小公爷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蘋姑娘出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花厅里一阵骚动。


        

朱平安见面前丈余许的地方挂着一道珠帘,那帘后似有身影微动,却看不清身段模样。


        

叮叮,几声清场的琴声从帘后传来,整个花厅便静了下来。


        

一阵琴声,宛若天籁,从帘后缥缈而出,整个花厅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只有傅小公爷等人有些不耐,他斜瞄一眼,见朱平安似乎很享受那琴声,也只好暂且耐下性子。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那琴声便噶然而止。帘后身影又是微动,似乎对花厅福了一福,之后便再无动静。


        

花厅中人这才回味过来。


        

“妙啊,这琴声便是如此之妙,不知这操琴之人,又是何等的风姿?”朱平安邻桌上,有书生击节叫好。


        

“齐兄说的极是。更难得的是,这小蘋姑娘不同一般女子,不爱钱财,不奉权贵,只是以才取人。”又有书生说道。


        

“以才取人?你们这些书生把这玉仙坊当成是贡院考场了?”朱平安闻言,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说到才气,你我这些人在京都都还有些薄名,不知道哪位兄台有幸能成为入幕之宾,独占花魁呢?”那叫做齐林书生,轻笑道。


        

听他话中的意思,显是对这小蘋姑娘很仰慕。。


        

“不爱钱财?那是你们银子不够。明明就是个楼子里的姑娘,偏要弄许多花里胡哨的。以本公爷看,谁的钱最多,谁就是大爷。”以傅小公爷的行事,早抢了人便了事,在这里干坐了许久,早就不耐烦了。这时听了书生们的说话,再也忍耐不住。


        

“你这人,怎能如此说话?唉,真是有辱斯文,唐突佳人……”


        

书生们闻言大惊,他们知道这帮少年是纨绔,却没想到大庭广众,说话如此粗鲁,出口便即伤人。


        

傅小公爷听见这些书生居然敢指责自己,顿时大怒,站起身便要发作。


        

朱平安却笑着对他轻轻的摇摇头。


        

……


        

“各位公子少爷,小蘋姑娘有话,诸位若是有大作要请姑娘过眼的,即刻便请奉上。小蘋姑娘若是相中,便会相请入内一叙。”这时,小蘋姑娘的贴身小侍女走了出来,向大家说道。


        

“这里可不是仗着有几两银子便能横行的地方。要见小蘋姑娘,总得靠着真才实学。”齐林微微一笑,眼中不屑之意甚浓。


        

“傅小公爷,不知可有什么大作要请小蘋姑娘过眼?”另一个姓郭的书生故意问道,看来他们是认识这些公侯子弟的。


        

“大作呢?我看这几位小公爷定是有的。只怕珍惜墨宝,不肯拿出来。”齐林又说道。


        

他恼怒刚才傅小公爷出言相辱小蘋姑娘,心中很是不忿,故此话中句句带刺。


        

众书生闻言一阵轻笑。


        

“既然各位小公爷不肯赐教,我只好先抛砖引玉了。”齐林从怀中掏出一张叠好的宣纸,郑重的交到侍女手中。


        

其他有准备的,也纷纷掏出墨纸来,递于那小侍女。


        

“还有没有?没有的话,我便去回小蘋姑娘了。”小侍女环顾一周,最后又往朱平安他们桌上瞧了一眼。


        

傅小公爷等人面面相觑。吟诗作词,那是打死他们也作不出来的。


        

眼看今天要丢这个脸,可看朱平安的表情,丝毫没有发作的意思,也不好轻举妄动。


        

傅小公爷一张圆脸更是涨成了猪肝色。


        

“这位小姐姐,不知可有纸笔,借本侯爷一用?”这时朱平安终于开口,轻笑着向那小侍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