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兼职修仙小侯爷 > 第十三章 写字笔与杀猪刀
夜间

兼职修仙小侯爷

        

管事的很快找来了上品的小管狼毫,铺上极品宣纸。


        

朱平安活动活动胳臂,又扭一扭双手,做起了准备活动。


        

看这样子,傅小公爷等人才知道朱平安是真的要写字,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在他们看来,看到朱平安写字,比看到老公猪下崽还要稀奇。


        

花厅的其他客人,见朱平安摩拳擦掌、郑重其事的样子,心道,难道这位小侯爷平日里深藏不露,也是个有学问的?


        

那班书生也极为诧异,这位小侯爷的名头是听过的,虽说挂着个太孙伴读的名号,其实只伴不读。莫非传闻有些不对,这小侯爷常在太孙跟前熏陶,也沾了些才气?


        

热身完毕。


        

毛笔前世朱平安是见得多,用得少,他也不管握姿对不对,胡乱便抓在手里。


        

众人一呆。


        

彭姓书生正品了一口茶,噗嗤一口便喷了出来。


        

那班小公爷们倒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看小侯爷握笔的样子,跟府中做文案的老夫子有些不同。转念一想,小侯爷何等身份,既然要写字,自然不能和那些下人们一样俗气。


        

“小侯爷,你这是准备写字呢,还是要杀猪呢?”齐林笑问道。


        

其他书生们也跟着哄笑起来。


        

另外桌的客人们虽惧于朱平安的家世,不敢笑出声来,心里却着实有几分不屑。


        

傅小公爷虽然听不出这话是什么意思,但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再一看朱平安握笔的样子,倒真和拿着杀猪刀有几分相似,晓得齐林在骂人,便即又要发作,朱平安轻轻的将他拦下。


        

傅小公爷只好坐在那里,嘴里一鼓一鼓的生着闷气,心里埋怨起朱平安,“这小侯爷今日不知道要玩什么,被人笑话成这样也不着恼,还不让我发飙。”


        

“要是杀猪,得换把刀。要是写字嘛……,我看还是算了吧,小侯爷,还是杀猪比较容易些。”齐林继续嗤笑道。


        

要是平日,他也不会把这班小权贵们往死里得罪。是刚才傅小公爷羞辱小蘋姑娘的话,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朱平安也不着恼,也不反驳,嘴角始终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略一沉思,手中的笔便往纸上落去。


        

只朱平安真的写起字来,那班小公爷们都好奇的往纸上瞧去。


        

傅小公爷也忘记了生气,站起身跟着大家一起看。


        

一开始,朱平安一笔一划写的很慢,接着便快了起来,笔走龙蛇,如飞舞一般。


        

那些字倒有几个是傅小公爷认识的,可说的什么意思,他是一点也不清楚。不过朱平安既然写出字来了,自己哥几个总算没太丢脸。


        

为了给朱平安涨势,傅小公爷不断的击节,“好字啊……好字,好诗啊……好诗。”


        

蓝显等人也跟着鼓噪起来。


        

只不过这彩喝的有些单调,翻来复去也就是傅小公爷嘴里的那两句,“好字啊……好字,好诗啊……好诗。”


        

其他人颇为好奇,不知道这小侯爷到底写了些什么,却不敢过来瞧上一瞧。


        

齐林却很淡定,仍旧一脸的不屑,他心里早就认定,“就凭那握笔的狗爪子,能写出什么象牙来?”


        

盏茶时间,便即写完。


        

朱平安学着前世古装片里的样子,对墨纸上连连吹气。


        

墨迹干得很快,朱平安随手便叠起来。小侍女早就等在一旁,连忙接了过去。


        

“小姐姐,这些墨纸你可不能弄混了。待会儿小蘋姑娘请我的时候,却叫错了人,那小侯爷我岂不是冤枉?”朱平安嬉笑着对小侍女道。


        

言下之意,小蘋姑娘看了他写的东西,一定会请他进去。


        

“你这公子也太大言不惭了吧,你当自己谁啊?”小侍女嘴上虽不敢说,心中却很不以为然。


        

其他人哪里听不出来朱平安的言下之意?


        

这位小侯爷也太无耻些了吧。他当自己是萧探花,还是苏大家?


        

萧探花、苏大家,乃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大才子。这小侯爷家世虽然显贵,但如何能够和这些以文名而动天下的大豪相提并论?


        

书生们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朱平安的一切举动,在他们看来不过跳梁小丑一般,是个笑话而已。


        

只有傅小公爷一本正经,指着朱平安那张墨纸,板着脸说道,“对,对,你可看准了,一定不能弄错。免得到时候小公爷我发飙,大家都不好看。”


        

他信心十足,心里认定,管他小侯爷写的是什么,到时候这人是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


        

小侍女见傅小公爷的模样有些吓人,连忙低下头,抱着那些墨纸跑进了后院。


        

…………


        

“齐兄,你说今日,可有人有幸见得小蘋姑娘一面?”


        

小侍女进去后,书生们闲聊起来。


        

“你们不是不知道,那小蘋姑娘眼界有多高,我看有些不易啊。”


        

齐林眼神微微暗淡,似乎有些底气不足。他来过几次,自以为凭自己的才气,小蘋姑娘定会另眼相看,谁知道直到今日也无缘一见。


        

“不过若说有此幸运儿,也只会在你我之间。至于其余那些,呵呵,……”


        

齐林向朱平安那边瞟了一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众书生会心一笑。


        

…………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小侍女从内院匆匆的奔了出来,眼中带着些许难以置信的神色。


        

见这情形,齐林心中一动,今日莫不是有什么喜事?


        

果然,小侍女一口气还没有喘匀,便开口道,“我家姑娘今日要见客啦。”


        

众人哗然。


        

小蘋姑娘到京都三个月,第一次听说要见客。


        

齐林心中激动,脸色微红,带着笑容缓缓的站起身来,心中暗道,“这篇大赋我用了半月时间苦苦打磨,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众书生都露出羡慕的神色,这姓齐的在众人间文采最高、名气最盛,若说那小蘋姑娘要见客,自然非他莫属。


        

朱平安却依然端坐,神色如常,和傅小公爷扯着闲篇。


        

齐林瞟了他一眼,眼中嘲讽之意更浓,“看你还如何大言不惭?”


        

“我家姑娘,相请这位……,对了,公子姓什么来着?”小侍女歇了口气,捂着胸口,对朱平安说道。


        

“小姐姐是在问我吗?”朱平安微微转过头,轻笑着说道,“若是问我,不妨告于你知道。本侯爷我乃是国姓,单名平安二字。”


        

“小侯爷,平安乃是二字,不是单名。”蓝显插话道。


        

“就你话多。”傅小公爷瞪了他一眼。


        

蓝显吓的连忙住口。


        

“国姓?便是姓朱了。我家姑娘说了,相请朱公子入内院一叙。”小侍女掩口轻笑,心道,“这小侯爷看上去也不是个有才之人,却有几分算命先生的本事。”


        

“什么?小蘋姑娘真的要请这纨绔进去?”


        

众人闻言,哪里敢相信,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齐林更是如遭雷击,嘴角的笑容僵硬无比,怔在原地。


        

“姑娘,你莫不是弄错了人?”彭姓书生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才不会弄错呢……”那小侍女瞪了彭姓书生一眼,明显对他质疑自己很是不满,“这位朱公子的墨纸我一直单放着,我怕……我怕……”,她没有接着说下去,眼神却不住的往傅小公爷那边瞟,眼中惊惧之意甚为明显。


        

很显然,她被傅小公爷最后的那番话吓到了。


        

“这怎么可能?”齐林依旧怔在原地,目光呆滞,口中一直喃喃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