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追光者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真是个pabo啊
夜间

重生追光者

        

九局下半,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最后出场的刘在石挺身而出,挥出一记神奇本垒打,帮恨队将比分追至八比八平。


        

由于只是业余球队间的友谊赛,并没进行为分出胜负的加时赛。轰轰烈烈的世界天王与寒国第一男团的世纪大战,以双方握手言和落下帷幕。


        

实现“平局是最好结果”预言的李湛成为唯一输家,而最大赢家无疑是......


        

“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刘在石站上选手席长椅,高声疾呼。


        

待亢奋的队友们纷纷冷静下来,快步走向李湛,亲热的勾住对方肩膀。


        

“重新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揽获十三座格莱美奖杯的世界天王,被数千万粉丝奉为歌神的李玄景,我弟弟!”


        

郑重其事宣布完,仿佛怕被赖账似的,撑开一双饱含殷切期待的小眼睛,直勾勾盯着李湛,等待他兑现承诺。


        

李湛皱眉咧嘴,一脸无奈的苦笑,硬着头皮闷声开口叫人。


        

“内,在石哥。”


        

亲眼目睹了二人打赌的全部经过,大部分从事搞笑艺人工作的恨队球员霎时欢声雷动,纷纷恭贺刘在石双喜临门。


        

正巧赶上啦啦队下来与李湛汇合,还没等轰子们搞清楚状况,刘在石迫不及待的推搡着李湛上前。


        

“孩子们,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弟弟,李玄景!”


        

九只轰子和李孝利不明所以,茫然瞅瞅刘在石,又一齐将征询的目光投向李湛。


        

李湛被十双探照灯望得浑身不自在,更气得咬牙切齿。


        

抖肩挣开刘在石的胳膊,化身急于翻本的烂赌鬼,气急败坏的要求道。


        

“再赌一次!赌什么项目都可以,如果我赢了,之前的赌注作废;如果我又输了,条件随你开!”


        

“哎,胜负已分,还赌什么赌。玄景啊,哥哥我要劝你一句。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年纪轻轻的,赌性这么大怎么能行?”


        

刘在石摆摆手,得意洋洋端着哥哥的架子,高高挂起免战牌。


        

以他的精明程度,又怎会不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


        

能赢李湛一次,是因为对方麻痹大意,纯属侥幸。可一旦认真起来,还没捂热乎的哥哥位子,立马便会被夺回去。


        

“好了,晚上还要参加慈善酒会,大家收拾东西回去吧。散了,散了。”


        

赢了的人想脚底抹油,输红眼的人哪肯善罢甘休。


        

李湛连忙揪住想溜之大吉的刘在石,提出对自己完全苛刻,而对对方完全有利的打赌方式。


        

“我们赌最简单的,抛硬币!我负责抛但不接,让硬币自由落地,正面反面都算你赢,敢不敢赌?”


        

面对必胜赌局的诱惑,刘在石的脑袋却摇成拨浪鼓。


        

“不敢!玄景啊,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哥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再打赌了。”


        

李湛的能力和心机,他是充分领教过的。看起来好像天上掉馅饼的天赐良机,通常潜伏着巨大的阴谋。


        

正所谓知足常乐,赌局一开,他便有输的几率;只有不和李湛赌,才永远不会输!


        

目送刘在石逃之夭夭,走向停车场的路上还要忍受李孝利的喋喋不休,李湛被烦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你和在石欧巴打赌赌输了,所以要叫在石欧巴‘哥’,对吧。”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哎一股,真是苍天有眼!”


        

“《Gee》那首歌听说是你给孩子们写的出道曲之一。既然现在用不上了,让我看看曲谱,如果曲风合适的话,卖给我怎么样?”


        

“呀,你倒是说话啊,嘴巴被沾上了?行不行给句痛快话!”


        

一路上说得口干舌燥,李湛却仿佛把自己当成空气,别说回应,连走路的步调都没产生丝毫波动,李孝利心底甭提多上火。


        

当即不顾九个妹妹比手势、打眼色的无声劝阻,紧赶两步,张开双臂,拦住情绪爆发边缘的李湛的去路。


        

“不然就按你说的,咱俩也赌一局。如果你输了,以后都要叫我‘努那’,还要把《Gee》卖给我!当然,价格随便你开。”


        

李湛顿住脚步,怒极反笑,价格随便我开,你把老子当成是出来卖的?


        

既然年上妹妹不知死活的着急送人头,他不笑纳反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如果你又输了怎么办?”


        

“你说!”


        

“在节目上公开兄妹关系,敢不敢接?”


        

“你!好!公开就公开,我怕你?”


        

两分钟后,少女时代大巴车缓缓驶出蚕室综合运动场侧门。


        

停车场里,连战连败的李孝利凝望着地面上屹立不倒的五百寒元钢镚怔怔出神,耳边回荡起李湛临别赠言一般的忠告。


        

“《Gee》是俏皮可爱的少女风,不适合你。还有,如果明年打算发专辑,务必赶在七月之前。不然到时打歌期撞车,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


        

“嘁...我是天下无敌李孝利,我怕谁?”


        

“孝利啊,嘴硬是没用的。从明年开始,你会慢慢发现,影视界、歌谣界、艺能界,甚至整个时代都变得不一样了。”


        

度过青黄不接的2007年,寒国娱乐圈将从2008年起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待到2009年后,各个圈子的优秀作品更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毕竟“兄妹一场”,李湛还是希望终将急流勇退的“国民妖精”提前认清现实,为未来早做打算。


        

去往化妆室为晚间酒会换装的路上,平素乱哄哄的车厢安静异常。


        

感受到李湛制造的低气压,轰子们默不作声拿起手机,在聊天群里热议喜闻乐见的“打赌”话题,幸灾乐祸李湛恶有恶报。


        

“欧巴...”


        

郑秀妍轻轻扯动男亲的衣袖,开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便被抓进她的专属猫窝。


        

“别说话,我想静静...还有,别问静静是谁。”


        

无敌人生,首尝败北滋味。


        

李湛身心俱疲,亟待一只乖巧可爱的西卡喵治愈心灵创伤。


        

“哦...”


        

郑秀妍柔柔应声,将小脑袋搭在男亲肩头,合上双眼。


        

可脑海中丛生的诸多问题,让睡神突然患上失眠症,在猫窝里扭来扭去,闹得两人俱不得安生。


        

李湛哭笑不得,只得边轻拍女亲脊背安抚,边柔声询问。


        

“什么事,说吧。”


        

“嘿嘿...”


        

郑秀妍仰起脸憨憨一笑,伸直脖子在男亲脸颊上浅浅啄了下,晶晶亮的剪瞳一瞬不瞬迎上对方深邃的眸子。


        

“欧巴为什么回答的是宋智孝前辈?我的意思是...寒国有那么多出名的女演员,欧巴是怎么知道这位不太出名的前辈的?”


        

听到郑秀妍的问题,同样对答案好奇的林允儿悄悄放下手机,身子向隔着过道的李湛座位歪了歪,支棱起小耳朵。


        

“哦...原来是这事啊。”


        

李湛不动声色的笑笑,大脑立即开动,快速翻阅他所知道的宋智孝的信息,忽然灵光乍现。


        

手掌自然的抚上西卡喵后脑勺,将之按进怀里,借此躲避对视,谨防谎话被拆穿。


        

低头靠近精致可爱的猫耳,喃喃低语。


        

侧耳倾听半天,仍不见动静。林允儿微微偏过头,用余光偷瞄二人,看到的却只有郑秀妍红潮泛滥的侧脸。


        

“呀!那种电影,要看你自己去看,我才不陪你去!大色狼,不要脸!”


        

西卡喵炸毛,脑袋扎进猫窝,一副羞于见人的小模样。挥舞起两只猫爪左右开弓,一通毫无章法的乱拳。


        

想看那种电影,直接带人家去不就好了,干嘛非要说出来!


        

李湛正遭受猫爪攻击,没听到答案的林允儿更是心如猫抓。


        

根据郑秀妍叫嚷中透露出的只言片语,在浏览器上检索“宋智孝电影”,登时被置顶的最新消息闹了个大红脸。


        

莫名其妙被世界天王在记者会上点名称赞,最高兴的,除声名不显的宋智孝本人,自然是她的经纪公司、参演电影的剧组、制片公司和发行公司。


        

得到消息后,四方第一时间召开紧急电话会议,不出两分钟便迅速达成共识。


        

现成的世界天王热度,不蹭白不蹭,傻子才不蹭!


        

“2007年12月12日,《色即是空2》震撼来袭,寒国著名女演员宋智孝携手前作男主角任昌丁融情献映,伴您度过一个热情似火的冬天!”


        

既然有第二部,就肯定会有第一部。


        

哪怕因为影片等级限制,至今连第一部都没看过,也不妨碍林演员知道《色即是空》是部什么类型的电影。


        

低头瞅瞅自己的资本,再瞧瞧网页上几张宋智孝的泳装照,林允儿顿时自惭形秽。


        

堵气囊腮的关掉手机屏幕,双眼失焦的望着窗外飞驰倒退的街景,心里给李湛骂了个狗血淋头。


        

臭流氓,欣赏女演员的理由竟然是对方拍过大尺度电影,完全没水准!


        

欺负我年纪小呗?等我长大的,不就是为艺术献身么,好像谁不会似的!


        

事实上,她的猜测的确非常接近李湛忽悠郑秀妍的答案,不过也只是接近而已。


        

“我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部电影续集的宣传海报,第一部很好看,所以第二部想和秀妍一起去看。”


        

“今天被记者提问,刚好想起女主角的名字,然后随口回答了宋智孝。至于那部电影的名字,《色即是空2》。”


        

“怎么样,到时想去电影院还是在家里关起门...嘿嘿嘿...”


        

听到如雷贯耳的片名,傻西西的小脑袋瓜里浮想联翩。


        

循环播放的,都是她和李湛在漆黑包厢中观影,随电影火辣镜头发生的令人口干舌燥的画面,哪还有心思考虑男亲回答的真假。


        

抵达化妆室前,因郑秀妍与李湛的综合格斗擂台赛,车厢内冷清的气氛再次恢复往日的活跃与喧闹。


        

长期坐在李湛和郑秀妍后方的Tiffany拍拍偶像的椅背,从包里掏出小本本和笔。


        

“欧巴,西卡说她的新歌是本书的广告曲。能告诉我书名吗,我想到时买一本来看...或许,是欧巴的自传?”


        

“新歌?书?广告曲?”


        

李湛回过头,俊美的脸庞上写着大大“懵”字。


        

对方说得每个事物他都能听懂,但串联在一起,为什么一点都听不懂。


        

“你说的难道是...《New Soul》?”


        

“内!”


        

Tiffany重重点头,并竖起大拇哥点赞。


        

“西卡给我们唱了一小段,完全好听!欧巴脆骨!”


        

“呃...呵呵...谢谢...”


        

李湛抽搐着嘴角干笑,低头瞅瞅怀里嘚瑟得眉飞色舞的傻西西,哭笑不得轻轻抚上她的后脑勺。


        

哎一股,真是个pabo啊!


        

“欧巴,能告诉我是什么书名吗?”


        

Tiffany锲而不舍的追问,同时计算着自己能动用的财产够卖多少本“自传”,能帮偶像冲多少销量。


        

没等李湛开口,郑秀妍突然一声轻呼。


        

“omo!我想起来了!那本书的名字叫《Air Book》,《天空之书》?”


        

“哦,好的。”


        

Tiffany点点头,听这名字就知道,歌神的自传稳了,快速在小本本上一笔一划记录。


        

2008年X月X日,Jack Lee发行第一部自传,《Air Book》,《天空之书》。


        

然而几秒种后,听完李湛的解释。


        

Tiffany在该段文字上打上大大的“叉”,并对缺心眼一样的美国亲故怒目而视。


        

拜托,自己的新歌是什么产品的广告曲没搞清楚,男亲出没出自传也没搞清楚。


        

完全不称职,要你有什么用啊!


        

“pabo啊!那不是书,是笔记本电脑。名字也不是Air Book,而是MacBook 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