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追光者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能为你做的
夜间

重生追光者

        

收获世界最大游轮加私人飞机的馈赠,爱情锁上的心愿兑现三分之二,名下资产暴涨,跻身亿万富婆行列。


        

郑秀妍非但没感到欢喜雀跃,反而愈发自责得到了那么多,却没尽到女亲的义务。


        

俯身趴回猫窝里,小脑袋枕上男亲胸膛缓缓磨蹭,自怨自艾的开口。


        

“欧巴,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moya?别胡思乱想,wuli秀妍最懂事了,是我不懂事。”


        

如同每晚哄睡般,李湛轻轻拍打起西卡喵的脊背。


        

只当女亲仍在纠结“华国一日游”,于是故作扼腕叹息的语气,借花言巧语把过失揽到自己身上。


        

“快递公司都陆续实行空运了,你说,我早怎么就没想到送你一架送飞机,好让你每当想我想到欲罢不能,可以第一时间把自己打包空运过来?唉...实在太失败了。”


        

尽管与郑秀妍真正纠结的并非同一件事,但李湛此番又皮又暖的安慰,瞬间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效果拔群!


        

“呀!李湛!先把我当做怪兽,又把我说成包裹,还想你想到欲罢不能?我看你是挨揍没够?”


        

“你说是,那就是吧。”


        

李湛彻底放弃求生欲,四仰八叉就地躺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不吝模样。不知死活的抖抖眉毛,发出无声的挑衅。


        

来啊,有本事正面上我啊!


        

在他看来,引导女亲把负面情绪转化为暴力手段,并通通发泄到自己身上,是完美男亲应尽的义务。


        

然而,素来被冠以“暴力”称号的郑秀妍却并不打算给男亲舍身取义的机会。


        

“长得皮糙肉厚的,揍你都嫌浪费力气。”


        

郑秀妍故作不屑的撇撇嘴,顺带奉送男亲一记媚态横生的卫生球,嘟囔着起身,继续整理衣物。


        

叠了两件衣服,打了两架。再胡闹下去,等到李湛离寒的飞机起飞,恐怕她都收拾不出来两大箱行礼。


        

脸皮比身体更皮糙肉厚的李湛也不反驳,宛如无脊椎软体动物似的蠕动着找好角度。兴致盎然的观赏起“懒得招蛆”的小管家婆为他叠衣服的温馨一幕。


        

感叹时光如梭,小女孩长成会照顾人的贴心小媳妇的同时,暗暗下定决心。


        

谁敢黑他女亲不懂事,他就和谁急!


        

心爱男子目不转睛的脉脉凝视,自己不经意间回首,蓦然交汇的目光中盈满柔情蜜意,是足以令每个女孩陶醉的场景。


        

可如果被对方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瞅了五分钟,怕是谁都吃不消。脸皮生来比别人薄三分的郑秀妍,更是如此。


        

被一双探照灯似的眸子晃得有些不自在,继“碍手碍脚”之后,再次为男亲打上“碍眼”的同系列标签。


        

“欧巴帮不上忙也别干杵着,出去看看早餐送来了没。”


        

“早送来了,就在门口。”


        

“那还不赶紧拿进来,让我饿着肚子干活,欧巴是在虐待我吗?”


        

古语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跟凑不要脸的男亲厮混几个月,郑秀妍的胡搅蛮缠能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尚未在RB取得“魔女”称号的郑秀妍,怎会是道教圣地毕业的李湛的对手。


        

“不是我虐待你,而是你虐待我好不好。一连挨了两顿揍,我的伤势非常严重。站都站不起来,还怎么拿早餐。”


        

或许是怕语言的说服力不够,李湛保持手脚不动,蹭着地板蛄蛹到女亲身旁。贱兮兮的把头搭在她大腿上,丝毫没有起身去拿早餐的意思。


        

郑秀妍顿觉好气又好笑,放下手中刚叠好的衣服,掐起男亲的脸颊向两侧拉伸,仿佛是在研究它堪比城墙的厚度。


        

反复捏咕几下,却始终参悟不透脸皮空间折叠技术的玄机,最终只好松开手,轻轻拍了拍男亲的黑科技脸颊。


        

耷拉下八字眉,以哄孩子似的口吻,与“挨揍后满地打滚”的李湛小朋友可怜兮兮的协商。


        

“我好饿,欧巴去把早餐拿进来好不好?”


        

“Bobo!”


        

李湛稍稍撅起嘴索吻,顺势继续展现他天下无敌的尖端黑科技。


        

郑秀妍无可奈何的苦笑,抿抿干涩的嘴唇,扶住男亲脑袋对正位置,缓缓俯身,一触及分。


        

李湛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得了便宜卖乖。


        

“我好像吃饱了,不想吃早餐了。”


        

“滚!”


        

“遵旨。”


        

滚去卧室门口,将摆满食物的推车推回衣帽间。饲养员打卡上岗,专心致志伺候起西卡喵进食。


        

郑秀妍美滋滋享受着“饭来张口”的周道服务,瞥见凌乱散落于地板上的大堆衣物,美味可口的早餐突然变得难以下咽,矫情劲儿随即复发。


        

挡下男亲喂到嘴边的饭勺,精致的五官皱皱巴巴攒集在一起,一副泫然欲泣的小模样。


        

“欧巴,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moya?”


        

李湛一脸荒唐,搞不懂傻西西今天怎么偏偏和“不懂事”较上劲了。


        

不过他也同样明白过来,女亲真正纠结的,并非他此前揣测的“一日游”。


        

这么算下来...私人飞机岂不是送亏了?


        

当然不亏!


        

一架飞机,换一个随时随地可能上演一场“说走就走的千里送”的傻西西,难道不香吗?


        

李湛稍稍想了想,还是决定要遵从刚刚立下誓言。


        

谁敢黑他女亲不懂事,他就和谁急!


        

哪怕傻西西自黑都不行!


        

放下手中的碗筷,双手抱肩,腰背打直,郑重其事的盘起腿,端正坐姿。


        

“老实交代,wuli秀妍到底哪儿不懂事了,你凭什么污蔑她?不说出个子丑寅卯,看我怎么教训你!”


        

“欧巴别闹了,我是认真的。”


        

郑秀妍望着恍然化身刑警的李湛,愁眉苦脸的哀嚎一声。


        

每次刚给感情戏起个头,便被皮得人头皮发麻的男亲篡改剧本,搅合成一处打戏。她真是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李湛揽住女亲纤腰,将她抱坐到膝头,语调和语速同时缓和下来。


        

“秀妍,我也是认真的。”


        

素来心性单纯、脾性耿直的傻西西莫名患上心结,在他看来是再严重不过的大事。


        

郑秀妍顺势钻进男亲怀抱,双手双脚以考拉抱桉树的姿势,紧紧缠绕住对方,仿佛生怕突然失去一般。


        

“欧巴有没有觉得,我作为女亲一点都不称职。”


        

李湛微微一怔,从莫名其妙的开场白中迅速找到话题的切入点。


        

“评价称不称职的标准是什么?”


        

“标准是别人的女亲...”


        

郑秀妍嘟起嘴,有些自暴自弃的在男亲耳畔轻声嘟囔。


        

“很多寒国女孩都会做家务,比如洗衣服、做料理什么的...欧巴对我那么好,可是我却什么都没为欧巴做过...感觉自己好不懂事,好差劲,好失败。”


        

“三好女亲”的自我检讨循着耳廓直达心底,李湛只觉融融暖意瞬间在胸膛中散开,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莫可名状的舒坦。


        

轻笑着收紧双臂,恨不得将眼前可爱又暖心的小人儿揉进身体里。


        

“pabo,你自己也说了,那是别人女亲的标准。作为我的女亲,你完全不需要去做那些事。家务都被你抢着做了,让家里那么多佣人怎么办?难道集体下岗吗?”


        

人生苦短,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本不充裕的时间都消磨在油盐酱醋上,在李湛看来不啻于慢性自杀。


        

更何况,他也舍不得让郑秀妍做家务......


        

好吧,不仅舍不得,更不敢!


        

特别是做料理,一个操作不慎,真会出人命的!


        

李湛的意思,郑秀妍不是不懂。


        

不仅懂,更有自知之明,深知凭她拿不出手都的粗浅家务活,完全无法和一群在行业内深耕几十年的专业人士相提并论。


        

冒然出手,只会把她和李湛的生活祸害成一团乱麻。


        

然而问题是......


        

“可除了这些,我不知道还能为欧巴做什么了?”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感情其实是一场心甘情愿相互付出的交易。


        

双方给予并收获,感情便能长久维系下去,从而越走越远。


        

但如果只有一方无私付出,另一方被动接受却毫无回应,付出的人终会有身心俱疲的一天。


        

为了和李湛天长地久,19岁的郑秀妍能考虑到这么深层次的问题,实属难能可贵。


        

可或许是限于年龄和阅历,她并没意识到物质以外的方面,自己已然付出过很多。


        

好在,李湛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怕他在意,与男性亲故保持距离;


        

怕他为难,断了竞争少女时代队长的念头;


        

怕他难过,学习各种卖萌搞笑的小表情;


        

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刨除以上温情脉脉的,还有......


        

陪他贴小广告;陪他一起起床;陪他用照相机勇攀“艺术”巅峰!


        

对了!昨晚还拍了颁奖典礼上穿过的小白裙子,纯洁JK风完全赞!


        

注:此处JK指的是女高中生。


        

“谁说不知道,你能做的还有很多啊!”


        

“很多?”


        

郑秀妍一脸半信半疑,既不相信毫无节操的李大忽悠,又对自己的能力深表怀疑。


        

“那欧巴举个例子我听听。”


        

“呃...”


        

被要求举例说明,李湛顿时为之语塞。


        

无论大事小情,一旦说出来傻西西必定全力以赴达成,搞得好像是他在提要求似的。


        

又不是在包养金丝雀,他更希望郑秀妍能活得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发现男亲含糊其辞,郑秀妍登时会错意,以为自己确实是没用的傻西西,稍有点起色的小脸垮塌成“不信全疑”。


        

李湛见状,顾不得再前思后想,口不择言的胡诌出一句大实话。


        

“比如...你能给我生宝宝啊!”


        

郑秀妍如遭雷击,整个人僵在原地,心头暗骂李湛凑不要脸。


        

宝宝还用生?人家就是现成的宝宝好不好!


        

再说,本姑娘的作用只有生宝宝吗!


        

再再说,婚都没结,先讨论造小人,你是不是太超前意识了!


        

再再再说......


        

再再再再说......


        

因一句羞杀人的话,郑秀妍浑然忘了之前的议题。四次元的小脑袋瓜在生娃的跑偏道路上策马奔腾,天马行空,一去不复返。


        

怀中的小人儿突然没了动静,李湛诧异的眨眨眼,轻轻呼唤。


        

“秀妍,想什么呢?”


        

“哎?”


        

郑秀妍恍然回过神,俏丽的小脸上不知何时晕染上一层淡淡的绯红,不暇思索的开口。


        

“欧巴喜欢男孩,还是...omo!”


        

猛然意识到说走了嘴,郑秀妍慌乱的惊呼一声,鸵鸟似的扎进李湛怀里,错过了对方诡异扭曲的表情。


        

李湛双眼失焦的望着挂满琳琅满目服饰的衣柜,呆愣了好半晌,幽幽呼出一口浊气。


        

“男孩吧。”


        

他心里永远只有郑秀妍一个宝宝,若非家里有皇位需要人继承,作为嫡系唯一血脉又有传宗接代的义务。


        

他宁可“丁克”,也不想在未来造出个有可能和他争夺傻西西所有权的小崽子。


        

意识到自己伟大作用,郑秀妍上下蹭蹭抵住男亲胸膛的脑袋,表示了解,旋即有些患得患失的发声。


        

“万一...生了个女孩怎么办?”


        

李湛一脸懵逼,不知如何作答,猛戳大忽悠技能的图标,始终毫无反应。


        

信口开河而已,我哪想过要怎么办?


        

他没时间想,可郑秀妍刚在四次元世界放空时替他想了个通透。


        

“是不是...还要再生,直到生出能继承家业的男孩为止?”


        

“......”


        

李湛抽搐着嘴角讷讷无语,大脑往复循环死机、重启、再死机、再重启的过程。


        

不等他想好如何规避造出一支女子足球队的风险,郑秀妍又怯生生开口商量。


        

“欧巴,听说生宝宝很疼的,如果一直生不出男孩,我们只生三个女孩好不好?”


        

话音刚落,李湛瞬间念头通达,死去活来的大脑恢复正常运行。


        

傻西西有多怕疼,他再了解不过。


        

可即便对疼痛避之唯恐不及,小人儿仍甘愿尝试三次号称疼痛最高等级的分娩,力求帮他家里留下继承人。


        

可见他们全心全意为彼此付出的念头,是一模一样的。


        

“pabo,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发生的事,到时再说吧。”


        

郑秀妍却不敢苟同男亲得过且过的想法,在她看来,生宝宝的议题迫在眉睫。


        

“如果春节时,乃英阿姨问起来怎么办?”


        

“嘶...”


        

李湛倒吸一口凉气,以李乃英女士风风火火的性格,加上整个家族如望甘霖的期待,问起来貌似是必然的。


        

“我再想想,总归有办法的。最好是只生一个,更好是一个不生!”


        

“一个不生?”


        

上万只羊驼自郑秀妍心头汹涌奔驰而过,女孩面无表情的望着男孩,毫无感情波动的视线仿佛在高声质问。


        

你逗我?


        

“科学技术昌明的今天,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么!”


        

李湛言之凿凿,旋即简明扼要的叙述了可以让她避免承受十级疼痛的馊主意。


        

郑秀妍听完,瞬间原地爆炸。


        

“呀!你疯了?我和你两个人的孩子,凭什么要第三个人来生!”


        

“有话好好说,别生气么。只要孩子的基因是你和我的,谁生不都一样。再说,我不也是怕你疼,顺道提升一下男孩成功率么。”


        

“我儿子我自己生,用不着你的好心!”


        

“没我,你也生不出来啊。”


        

“呀!李湛!我和你拼了!”


        

Jack vs Jessica,Round 3。


        

Perfect!


        

Winner......Jessica!


        

大战过后,李湛仰望天花板,发出自嘲式的苦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像郑秀妍一样挨了三顿揍。


        

稳稳当当抱住傻西西,起身走向卧室,没想到打人打到精疲力尽的小人儿,又不安分的张牙舞爪挣扎起来。


        

“欧巴放我下来,行李还没收拾完呢!”


        

“刚才不是沟通好了吗,你能为我做的是老老实实等着生宝宝,家务活都交给佣人做。”


        

“那我问一个问题!欧巴喂我吃饭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欧巴看我给你叠衣服时,又是什么心情。”


        

为心爱之人付出和享受心爱之人照顾,感受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幸福”二字,便足以概括。


        

李湛一点就透,可嘴上不肯服软。


        

“你问的是两个问题!”


        

“不许东拉西扯,正面回答!”


        

“唉...好吧,好吧,我们一起收拾行李总行了吧。”


        

“一起收拾?嘁...欧巴是在搞笑?李大少爷nim,拜托您,还是去打游戏,别再给我添乱了。”


        

郑秀妍不屑的冷笑,显然不认为一直拖慢她工作进度的养尊处优男亲,能掌握叠衣服这么高深的技能。


        

李湛挑起单侧眉头,居高临下俯视心里总没数,学会叠个衣服便飘飘然的傻西西。


        

“你是要挑战我吗?”


        

五分钟后,郑秀妍气呼呼的把一件名贵的定制西装揉成一团麻花,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


        

“伤自尊了!欧巴自己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