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六章 陆岩
夜间

昆吾心纪

        

第三日,萧珞和薛沄果然在客栈等来了陆岩。


        

如余伯所说,陆岩是个脾性温和的实诚人,而对萧珞有些亲近除了之前两人聊得投机外,也有些想从萧珞这里多听些新鲜事的想法。


        

今日带萧珞和薛沄往城郊去,城内除了特定的飞舟停靠场地,旁的地方是一贯不允御剑升空或者使用飞行法宝的,而出城之后因那流溪谷离得并不远,三人也并不心急不赶时间,便一路慢慢前行,只少少用着轻身法术加快一点儿脚下的速度。


        

从楼城去流溪谷的路自然比前两日的小巷要长,路上三人闲聊着,当然大部分时间是萧珞和陆岩在说,薛沄很好地扮演了一个“腼腆内向”的大家闺秀。


        

一路上聊着聊着,对陆岩了解也多了一些。


        

陆岩在陈州楼城出生,稍大些后跟随父母离开陈州去投奔沧州的亲戚,在那里呆了许多年,四年前在修行小有所成之后,才重回楼城瞧瞧。


        

陆岩修行天赋并不算上佳,过去许多年一直呆在沧州专心修行,少有四处走动的时候,如今也只是回到故乡楼城后在楼城周边走走看看,还没出的去陈州,因此对其他各州的风物有些好奇格外向往,听闻比他大上一些的萧珞早些年就已经在九州大陆上开始游历,见过不少各州景色人情,便也有心想多些了解,因而跟萧珞也算是相谈甚欢,很是热情。


        

流溪谷确实是个景色不错的地方,黄昏时刻也的确如陆岩先前所说,一片金黄美不胜收。早就游走过许多地方的萧珞还好,一直困在绵州的薛沄却看得很入迷,一行三人直到天色暗沉下去才赶回城内。


        

今日半天功夫的相处,陆岩是个不错的朋友人选,真诚热情,诚挚温和,只是不管怎么瞧也都是个普通修士。陆岩虽然天赋并不算好,但从今日并不难却维持好些时候的轻身法术看,他修为根基扎实,灵力纯净浑厚,底子打得很好,看来是个勤奋踏实的,即便受天赋所限也许不能达到太高的位置,假以时日却也能小有成就。


        

左看右看,这个陆岩,都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反而让萧珞和薛沄对他很有好感,乐意相交。


        

那余伯的态度……是萧珞想多了么?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之后的几日,萧珞和薛沄两个暗暗地试图从其他地方打听消息,证实先前余伯所说的话,有时也会应了已经熟稔起来相处得不错的陆岩的邀约在楼城到处走走看看。有陆岩的带领,两人倒是瞧了不少不错的景致,看了不少楼城才有的新鲜玩意儿,也吃上不少楼城特有的美食小吃,若他们真的是来游玩的,倒也能算是尽兴了。


        

好些日子过去,就连萧珞都开始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想得太多,已经放下怀疑谨慎跟陆岩真心相交后不久,在陆岩带两人去楼城南郊的一处小村镇游玩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果然奇怪的事情。


        

当年元彻真君创出清蕴诀供灵根驳杂者作为理顺混乱灵力的法诀辅助修炼之后,九州大陆越来越多的人踏上修行之路,而可以缓解养护因修了清蕴诀后修行过快造成的经脉损伤的清蕴丹,也因此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这品丹药的价格也是节节攀升。尽管如此,事关修行,只要生活还能过得去,一般有灵根驳杂问题的修行者都多多少少,会随身备上一些清蕴丹,免得因经脉问题耽误修炼,尤其是担心在修炼的关头因此被打断延误修为提升的最好时机。


        

陆岩在先前跟他们闲聊的时候曾隐隐表达过对萧珞和薛沄灵根纯澈的羡慕,由此尽管他并未说明,萧珞和薛沄也推测得出,陆岩是有灵根驳杂的问题的修士。


        

原本,这也没有什么,只是那日去南郊小镇的这一日,他们三人偶然遇到一个因经脉受损问题剧痛倒地的中年修士后,陆岩心善喂他吃了一颗清蕴丹,可这清蕴丹却不是陆岩身上带着而是从一旁的村镇内小药铺里面现买来的……


        

在人人都有储物袋储物镯,修士更是人人都习惯将事关修行的丹药物资随身携带的时候……


        

陆岩是个灵根驳杂需要辅助清蕴诀才能修炼的修士。


        

陆岩身上没有辅修清蕴诀的修士时时必备的清蕴丹。


        

陆岩灵力纯澈,根基扎实,修行速度以他的天赋而言也算得上快了,并没有刻意放缓。


        

原来……这便是陆岩身上的奇特之处?


        

余伯所说的八年前东城别苑引起薛沄父亲薛钰和冯家人争端的那次刺杀,对象正是清蕴诀的创造者元彻真君。元彻所创的清蕴诀和其后在冯家资助下研制而出的清蕴丹,是九州大陆几乎所有灵根驳杂者的福音。陆岩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修士也有灵根驳杂的问题,迈入修行之路后却并不服用辅修清蕴诀所必备的清蕴丹。


        

冯家,元彻,清蕴诀,清蕴丹,陆岩。


        

这其中……到底有怎样的关联?


        

而余伯……当真是知道陆岩的特殊情况,故意引导他们的么?他又知道什么?知道多少?


        

从城南这边的小村镇回到楼城,萧珞和薛沄在回客栈的岔路口,看着陆岩的背影渐渐走远,心里却都多了点儿什么。


        

三人如常交往又过了两天,在城南之行的第三日,萧珞和薛沄来到了陆岩独居的宅子。


        

陆岩见两人过来,微愣了一下,却又很快笑开,招呼着两人到院中的石桌前,煮上了茶。


        

“陆兄……”


        

正煮着茶的陆岩摆了摆手,挡下了萧珞的话,长长地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茶具。


        

“不只是余伯,陈伯,方婆婆,刘婶子,这楼城里好多我认识的老人家都说我是个太实诚的,却也会说若我不是这样的性子怕也不能得他们的喜欢。我爹娘也曾说过我傻,不长心眼儿有时候不知道防人……其实我心里都明白的,只是觉得有时候与人相交,多了防备算计,反倒就失了乐趣。踏入修行大门后,我更是觉着……修行一途本就有些与天争命之感,时时要谨慎,步步要勤勉,若在这之外的人情一事上还不能随心而动,凭着本心交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漫长的人生,乏味的修行之路,又还剩下多少趣味呢?我啊,只是想,过得更自在点儿,不去计较太多,也让自己舒坦点儿。”


        

“……陆兄豁达,所言……亦十分有理。”只是很多人,包括他们在内,都做不到这点。


        

陆岩眉眼都笑开:“用我娘的话说,我啊也算傻人有傻福,总能遇到好人。我爹却是夸过我,虽然不甚聪明不会防备,但胜在眼光不错所交之人都是信得过靠得住的。以前在沧州是……如今在这楼城,也是。”


        

“陆兄?”


        

“萧兄,李妹子,虽然咱们相识不久,相处的时间也不多,我却信自己的眼光和直觉,二位都是值得相交的朋友,不管怎么样,至少在陆岩心中,两位就是我的朋友。”


        

“……陆兄还愿意当我们是朋友?”


        

“为什么不呢?”陆岩爽朗一笑,抬手继续煮茶:“我感觉得出来,萧兄和李妹子心里有事,也大概想从我这儿打听点儿什么,虽然有目的,但我却信自己的感觉,至少这些日子下来,两位也是真心与陆岩相交的,既然是真心愿意跟我做这个朋友,那我们就可以做朋友。话说回来,今日萧兄和李妹子来找陆岩,可是……有想对陆岩袒露一些的打算?”


        

萧珞笑了笑:“不错,如陆兄所料。”


        

薛沄也松开了眉头微微笑着:“让陆兄见笑了。”


        

“哈哈!”陆岩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惦记的是什么,但想来定是对你们很重要容不得马虎的事儿,可如今你们愿意……也是拿我当朋友的了!如此,我就不亏不是?”


        

说完,三人相视一笑。


        

待茶煮好,陆岩给萧珞和薛沄各倒了一杯,而后自己也抿了一口,闭目片刻,开口道:“陆岩不是个谨慎的人,一开始确实没有察觉,不过后来想想……萧兄和李妹子,已经知道我虽灵根驳杂却不服清蕴丹的事儿了吧?若说陆岩身上有值得好奇的秘密,大概也只有这一桩了。”


        

“……的确,陆兄的情形,与我们所知的太不相同。”


        

“此事陆岩鲜少与人提起,实在……影响颇深。”陆岩顿了顿长长吐出一口气:“陆岩厚颜,在说这件事之前还是想先于萧兄和李妹子确认一下,你们与四大家族中的冯家……可有瓜葛?”


        

萧珞没有出声,而薛沄拧眉片刻,闭了闭眼道:“如今尚不能确认,但兴许……有仇。”


        

陆岩一愣。


        

薛沄睁开眼看向陆岩:“抱歉,不得已瞒了陆兄许久……我……其实姓薛。”


        

陆岩张了张嘴,有些没有回神。


        

冯薛李唐,这四大家族虽以此为姓却不代表整个九州大陆上这四个姓氏的都是四大家族出身,所以之前薛沄自称“李云”陆岩并未多想。但是现在,既然她在这种情况下开口这么说,也就代表……


        

“你是薛家的人?”


        

“……曾经是。”


        

“……”沉默片刻,陆岩叹了口气:“也罢,是不是出自薛家都不重要,李……薛妹子,还是我的朋友。”


        

“……多谢陆兄。”


        

“那我们说回来……嗯……我不服清蕴丹,是因为我不需要。我的确有灵根驳杂的问题,也的确辅修了清蕴诀,但……我修的不是九州大陆人尽皆知的那本清蕴诀,而是另一种……不需要服用清蕴丹,没有损伤经脉的隐患问题的,真正的清蕴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