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二十三章 周烟
夜间

昆吾心纪

        

三人从石砌的苏镇大门走入镇上,一路由着先前在这里住过,了解一些的苏润引路,往许多日前他曾落脚的那间客栈方向而去。


        

他们一行三人在那两个炼气修士“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中踏进苏镇,不说心中有事甚是着急的苏润,萧珞和薛沄两个却是发现……


        

小镇并没有想象之中那种,遭遇瘟疫后的破败恐慌,甚至他们仍能在街头巷尾看到几个摆摊卖货的小贩,街边仍有开着的铺子,虽然看着并不热闹,但至少不至于寂静,仍旧有那么些人气儿撑着。


        

街上为数不多的人看到他们三个从城门走进来,多少有些惊讶,在忍不住远远打量窃窃私语的同时,却也尽可能躲开不敢在情况不明的时候靠近。


        

苏镇的疫病已经有几日的光景了,一开始还有些镇外的人有进来的想法,经由城内的人或是他们被迫滞留城内的亲友们的劝说,大部分都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时常会托守在大门处的人为自己留在镇内的亲友送些东西。这已经过了好几天之后还有人往尚未解禁的苏镇来,就不得不引人称奇了。


        

萧珞跟薛沄两个走在苏润身后,仔细观察着镇内情形和那些也在打量他们三个的人,心中暗有思量。


        

正行到半路,突然听得一声很是有活力的呼声:


        

“苏润!”


        

前面闷头急行的苏润听到这个声音猛地站住脚步,走在他身后的萧珞和薛沄也停了下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个身穿碧青色裙装的年轻姑娘快步跑了过来,脸色红扑扑的,大睁着的眼睛里闪着光,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惊喜的欢欣之色。


        

等这位姑娘跑近,萧珞和薛沄眼睁睁地看着身手敏捷一贯警惕地苏润被这个姑娘扑了个正着,没能躲开,一条手臂被这位碧青色裙子的姑娘紧紧拉住。


        

这位姑娘拉住苏润的手臂之后便笑眯了眼睛,扬着眉头高兴地道:“苏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明知道镇上闹了修士都能染上的疫病你还肯冲进来找我,我很高兴,真的!“


        

苏润轻咳了一声,不甚自在地动了动被拉扯住的手臂,看了看对方的脸色后心头松了口气,嘴上却硬邦邦地道:“你毕竟是我带来此地的,若是因此出了什么意外,我难辞其咎,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切!“碧青色裙子的姑娘翻了个白眼:“你就承认了你是关心我担心我,又不会要你跌了修为。“


        

“咳咳!“苏润又咳了两声:“莫乱说!“


        

碧青色裙子的姑娘撇了撇嘴,虽然脸上显出些不满,眼睛里却还充盈着笑意,眼光一转,落在苏润身后的两人身上:“这两位......便是你此行特地来见的朋友?“


        

苏润微微一怔,转过身来面对萧珞和薛沄,虽然看起来仍旧是那副有点儿一本正经的模样,薛沄却是觉着他的脸色好像有点儿泛红。


        

苏润顶着好友萧珞若有所悟的笑,硬着头皮尽量板着脸,为他们介绍:“这是萧珞,这一位名叫薛沄。咳,这,是我提起过的周烟。“


        

“周道友有礼。“


        

周烟也是修士,但修为不及他们,将将跨过筑基的门槛,因而她的修为在三人面前很轻易便能被看破,因同是修行之人,薛沄便开口称其“道友“。


        

周烟却是摆了摆手:“哎呀快别这么叫。你们既是苏润的朋友,那便也是我周烟的朋友,直呼姓名,叫我周烟就好,称什么周道友周姑娘的,反倒生分了。“


        

薛沄还没反应过来,身旁的萧珞就已经笑了出来。


        

他伸出手拉住身边薛沄的手掌,微侧过头对着薛沄轻声道:“沄儿,周烟说得不错,既是苏润的......朋友,那自然也是咱们的朋友,着实不该生分。“


        

薛沄眨了眨眼睛,在萧珞的目光之中很快反应过来,抿着嘴唇微微一笑,也点了点头:“正是,那......周烟。“


        

周烟在瞧见萧珞自然而然地去牵薛沄的手的时候眼睛就是一亮,待瞧见薛沄也仿佛习以为常并不抗拒的样子更是高兴,捏着苏润袖子的手都不自觉地松了那么一松,苏润倒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把手臂抽出来。


        

“嗯嗯,这样好这样好!那......我也叫你们,萧珞,薛沄了?“


        

“当然,理应如此。“


        

“咳。“苏润又轻咳了一声,看向不知道为什么笑得更显得开怀几分的周烟:“这几日镇上闹瘟疫,你此刻还往街上跑,也不自己当心些?“


        

“啊?“周烟先是一愣,然后有些莫名地看向苏润:“你进镇的时候没有人与你说么?早在那奇怪的疫病刚爆发没多久的时候,苏镇的那位奇先生就已经将感染疫病的普通人和修士迁到镇南那边空出来的一间院子里,跟其他人隔了开了,那些之前跟感染疫病者关系亲近或是近日有过密切接触的也都暂时迁往南边了。所以镇上除了如今被严密把守的南边,别的地方都还算是安全,奇先生也不禁人走动的,你们一路过来不是也瞧见一些行人商贩了么?“


        

“......“苏润沉默下来。


        

这个,还真没人告诉他。


        

看来,先前在大门那里,他一时心急,还真是把那两个炼气修士给惹恼了......


        

苏润僵着脸,忽略对面萧珞憋笑的模样和薛沄了然地模样,沉着声音淡定地顺势转开话题:“那你如今......还在之前的那间客栈住着么?“


        

“没有。“周烟不疑有他,摇了摇头,而后认真地回答苏润的问题:“虽然奇先生和他的人将镇上的情势控制得很好,除了被圈出来的南边,其他的地方都还安全没听说有谁感染了疫病,但是大家......多少还是有些心慌,敢在这个时候出来走动甚至继续做生意的毕竟还是少数。咱们先前落脚的那间客栈就是其中之一,老板担忧住客太多太杂隐患太大,不敢冒险,就把房钱都赔给我们,然后把客栈关了。“


        

“那......那你这些天都?“


        

“哦,我在一间民宅院子里租了房间啊!“周烟笑眯眯地:“还要感谢你留下的灵石和金银足够充沛,我才能大手笔地在客栈关门之后这么多人一起找地方住的时候,租下来一间大院子里的房间,除了我住的那间,我还特地给你和你朋友也留了屋子。啊,瞧我,说到这儿才想起来,咱们在这街上站了好久了,这儿到底不是好好说话的地方。走吧,我先带你们去我租屋子的那间院子,你们也要休息吧?“


        

苏镇毕竟只是偏远小镇,不同于其他繁华之城,并未有珍宝阁驻扎,建有附带防御阵法结界的院落供修士使用,因而在这儿,能租到的落脚地,多是普通的镇内民宅。


        

萧珞笑了笑,感谢道:“如此甚好,多亏周烟想得周全。“


        

周烟道:“别客气,再说,左右用的也是苏润他的灵石钱财,你们是他朋友,他肯定不会在意为你们多花这点儿灵石的。“


        

萧珞笑眯眯地看向苏润:“的确,我也这么觉得,虽然这一趟还真是......让苏润破费颇多啊!“


        

薛沄作为知情者之一,听了之后虽用手扯了扯萧珞,却也忍不住有些翘起的嘴角。


        

周烟说得对了一些,苏润的确是不会心疼给萧珞他们多用上一些灵石金银,但是那被萧珞情急之中捏碎的特制玉符,还有那极为稀罕有价无市的珍稀传送符......就算再来一回他也仍然会为了萧珞他们毫不犹豫地使用,但这不代表他事后回想的时候心头不会滴血......


        

一行人遇到周烟之后,转了个方向,从客栈坐落的主街上离开,向一条还算宽敞的小巷而去,这一回,就换了今天萧珞和薛沄才见到第一面的周烟领路。


        

“先前苏润也没跟我说清楚,我还以为他来找的朋友只有一人,所以租房子的时候只寻了有三间空房的。如今我们有四人,房间却只有三间,所以......你们瞧瞧,是你们两个男的睡一间,让我跟薛沄两个一人一间,还是......我跟薛沄住,然后你们两个一人一间?“


        

薛沄看了一眼萧珞,他身上有伤急需调养,却到底不是先前那个起身不太容易的时候,已是不需要人在旁照顾,如今最好还是能安静独处,方便调息运气......


        

“不知......周烟可介意,与我一起?“


        

“不介意啊!“周烟答得倒很干脆,也没有一点儿不情愿:“难得认识薛沄这样的朋友,我也许久没有机会跟人好好说说女儿家的话题了,只要薛沄你不嫌我烦啊,我可是乐意至极,兴许......咱们还能秉烛夜谈呢。“


        

周烟干脆而欢快的回答,很是为他们解了难题,行了方便。虽然周烟什么旁的都没多说,薛沄倒还是觉得,她也是看出了他们的心思想法,即便并不清楚疗伤这个事儿,还是自然而然地给了他们方便。


        

是个善解人意,又大方体贴的好姑娘。


        

薛沄对才认识的周烟的印象,很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