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三十章 请柬
夜间

昆吾心纪

        

第二日清晨,吃过早早起来的钱婆婆和萧珞两个准备的早饭,除了已决定今日不出门的薛沄,周烟倒是高高兴兴地预备拉着苏润出门了。


        

钱婆婆回主屋里小憩一会儿,院子里就剩下他们四个。


        

离开之前,苏润看了一眼跟薛沄说着话确认她真的不想出门的周烟,走到院内树下靠着的萧珞边上,抱起双臂:


        

“昨晚就想说了,认识你这么久,我还头一回知道你有这么好的厨艺。”


        

萧珞斜靠着树干,闻言掀了一下眼皮:“哦,我的长处太多了,有那么几个你没来得及发现也是正常的。”


        

苏润:“……”


        

“别太羡慕,羡慕不来的。”


        

苏润忍了又忍,到底心里记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灿烂在他看来颇为欠揍的家伙,不管看着怎么精神到底是有伤在身还没养好的,这才没像以前一样人不住已经动手“切磋”,只强咽了两口气:“……前几日见你颇为收敛,还以为你收了一回重伤,转了性子了。”


        

“那不能。”萧珞挑着眉梢:“就算转了性子,也不可能是对你。”


        

苏润深吸了几口气,忍不住抬头按下额头的青筋。


        

“唉,你特地过来,就为了夸我的厨艺?”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我只想说。”苏润僵着脸:“认识你这么久,一起历练这么多次,我可是,没!有!一!次!见过你下厨。”


        

“正常啊!”萧珞瞥了一眼苏润,又将目光转向正被周烟拉住手臂说什么的薛沄,眼神放柔了不知多少倍:“毕竟那时候做了是你吃。”


        

苏润:“……”


        

很好,重色轻友得如此理直气壮,竟让他无言以对。


        

他觉得,他还是尽快跟周烟一起出门的好。


        

眼不见,心不烦。


        

不然他担心自己顾不得某个伤员忍不住动手,下手再没个轻重。


        

正巧这时候周烟和薛沄已经说完了话,正笑着朝这边看过来。


        

苏润长出了一口气,没再转头看身边的萧珞,迈开脚步就要朝周烟走过去。


        

“哎,苏润。”萧珞叫了苏润一声,在对方暂时停下脚步的时候好心嘱咐了一句:“昨日表现不错,今日出去,也要好好干啊!”


        

苏润眉头抖了一抖,而后继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恰在此时,小院的木质门扉,又传来轻轻叩击的声响。


        

有客来访。


        

这一回,是离得院门最近的薛沄去开门。


        

待瞧见门外敲门的人,薛沄一愣:“秦道友?”


        

来人,正是他们昨日才见过的,跟着陈亭上门拜访过,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秦严。


        

等薛沄接了话不多的秦严递过来的两大包的灵药药材,瞧着秦严完成了任务便转身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开的背影,抿着嘴顿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按秦严说,那是奇先生和陈亭了解到萧珞萧道友有伤在身,但如今苏镇封闭不好寻灵药将养,特地送来府里存下的,以免因苏镇之事耽误了萧道友调养。毕竟是因为苏镇之事受了牵累,那位奇先生还交代,他们若是还有旁的需要,也可往镇上的府邸去。


        

薛沄还在敞开的院门前有些怔愣,萧珞从一旁走了过来,从她手里接过包裹,又掩上了门扉,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肉薛沄的头发:“既是奇先生和陈道友的好意,我们便领了吧,记在心里便是。”


        

薛沄抬眼对上萧珞的目光,点了点头。


        

见薛沄没顾得上自己揉乱了她头发的手掌,萧珞眼睛微微一弯,趁机又揉了两把。


        

……


        

周烟和苏润出了门,萧珞和薛沄留在小院里。


        

早饭后歇了好一会儿的钱婆婆精神奕奕地从主屋里出来之后,呆在院中左右无事的萧珞便又被钱婆婆拉去了灶房,才给萧珞又熬了一次药看着他喝下之后,也一时间没什么事情的薛沄凑了过去帮忙。


        

因为钱婆婆是普通人,萧珞几次进灶房,都有意没有用什么法术辅助,即便是生火也用了最寻常的办法。


        

就算是这样,萧珞仍旧显得很是娴熟,钱婆婆凑在一旁,一边用心记着用料步骤,一边不时地瞧一瞧围在萧珞身边,却也只被分配个洗菜递东西的活计的薛沄,忍不住捂着嘴巴轻笑。


        

薛沄低头看了看身上,确认并没有沾上什么污渍水迹之后有些奇怪:“钱婆婆?”


        

“没什么没什么。”钱婆婆摆了摆手:“就是看你们小两口这样好,心里羡慕啊。”


        

“小……”薛沄脸上一红,转开眼,动了动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婆婆。”这时候还是萧珞开口:“我们还不是呢。”


        

钱婆婆笑着瞥了一眼低垂下眼脸色绯红的薛沄,又看向脸上扬着笑却是没见什么不好意思的萧珞,忍不住打趣:“还不是,那就是以后……”


        

“咳咳!那个……”薛沄忍不住轻咳打断:“钱婆婆,我瞧着水煮好了,我帮您泡点儿茶您出去歇会儿?”


        

钱婆婆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又流转了一番,才点了点头面带促狭笑意:“不用你不用你,我自己就去泡了,薛丫头留在这儿给萧小子帮忙吧!老婆子我就不打扰喽!”


        

说完这话,钱婆婆将手里的东西在灶台旁放下,慢慢地往外走,经过萧珞身边的时候特地压低了声音:“萧小子,你可得加把劲儿啊!”


        

虽然钱婆婆压低了声音,但本就距离不远,薛沄又是个修士,将这话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萧珞笑眯了眼睛,点了点头:“听婆婆的。”


        

“哎!”钱婆婆听萧珞毫不扭捏应下,点着头也跟着心里高兴几分,又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萧珞的胳膊以示鼓励,而后才慢悠悠地离开了灶房。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修士大人,这几个孩子却出乎意料地平易近人,丝毫不嫌弃她这个普通的老太太,让她心里格外喜欢,乐意亲近相处。尤其是在这个家人亲朋都不在身边,只有她自己被困在了这苏镇之内的时候,有他们在这里住着,也排解了不少她心里的孤独和恐慌。瞧着孩子们相处得好,一对对得惹人羡慕,钱婆婆也觉着挺高兴,仿佛苏镇封禁下紧张的气氛都被缓和了许多。


        

就是,还是有些想念她家的老头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去,什么时候能见到那老头子。


        

偶尔有时候她也想着,要是老头子非要进来陪她的时候,她没有费那么大的劲儿用她还要他送东西照应的理由劝住他,这会儿在镇上,也许她也就全不在乎能不能离开了。有老头子陪在身边,她总是格外安心。


        

钱婆婆离开之后,萧珞的目光还没收回来就觉得腰间熟悉得一疼。


        

“哎呦!”


        

薛沄咬着牙瞪着萧珞,手指还掐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没有收回……


        

……


        

此后几日,萧珞和薛沄都留在小院,薛沄偶尔还会出去转转,萧珞却是一直没有离开过这处院落。白日里周烟总会拉着苏润离开在镇上四处闲逛,有时也去镇南那边转转,仍有些不死心地想打听些消息。


        

越是往后,仍旧没有解开封禁的镇上的气氛越是紧绷,还开着的商铺越来越少,能往外售卖的东西也越来越少,先前因奇先生坐镇而平静许多的苏镇到底还是因为久久不见解封的动静,也没听说疫病寻到解决办法的消息,而渐渐躁动不安起来。


        

在这个时候,钱婆婆的这间小院又有人来拜访。


        

来的也算是个熟人,先前来送过灵药药材的秦严。


        

这一回,秦严送来的,是四张请柬。


        

奇先生请被困在苏镇之内的修士,明晚过府一叙,既为这些日子诸位修道中人因苏镇一镇之事被困而致歉,也为他们多日来在镇上配合苏镇的行动安排表示感谢。当然,更重要的是,苏镇实际上的最高掌权者,亲手封了整个苏镇将所有人困在里面的,那位金丹大圆满只差一步就能进阶元婴的奇山回奇先生,在请柬中明确写到,会在这一次邀请所有被困苏镇修士的晚宴之上,尽他所能地,为众位很可能因被困而影响了修行的修士们,提供补偿。


        

若说只有前半内容,苏镇之内除了奇先生的人,最高也不过筑基后期的修士们也多半都会按时赴宴,毕竟要给奇山回奇先生这位高阶修士面子。可有了后半段提到的补偿,却能让这些修士们一扫隐隐的怨怼之心,去得更是主动积极些。


        

苏镇地处偏僻,各大家族门派的成员不会踏足,能来这里歇脚暂住的,多是四处游历自己寻摸修炼物资,并不富裕的散修。虽然这位奇山回奇先生没有什么家族和门派的背景,底蕴不足,但毕竟是多年前便已在苏镇扎根成名,差一步就可进入元婴的高阶修士,手里握着的东西,想来必定比他们这些散修要强。


        

既如此,这位平易近人又极有威信的奇先生提到的“补偿”,就很让人期待了。


        

“补偿……”薛沄看着手里的请柬,拧眉思索:“这位奇先生给修士们的补偿,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