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三十四章 僵持
夜间

昆吾心纪

        

“你们想……拖时间?”


        

听了奇山回的问话,回应的却不是站在前面手里还拿着防御法器时刻警惕着的苏润,也不是才用毒出过风头气了陈亭一顿的制毒师周烟,而是进来之后一直没有出声的萧珞。


        

“与其说拖时间,倒不如说……眼下这情形,奇先生可是让晚辈几个,不知该如何反应了。”萧珞从苏润身后走出来,笑眯眯地道:“前辈您奇先生的名头在苏镇可是异常高大,困在苏镇这些日子,也多承您和陈道友照顾,虽然先前因为府邸门前拦路的那些道友着实不太客气,我们一时心急用了毒动了手,心里却还多少有点儿侥幸之愿,盼着……今日这局面正如您三天前所说,不过是一时的动荡很快就会过去,不会妨碍到苏镇之内的修士和普通人。只是靠近这院子再看……”


        

奇山回立在原地,脸色有些泛白的虚弱之色,脸上的笑倒是丝毫不变。


        

陈亭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回应。


        

萧珞的目光落在院子里正中央被光芒包裹着的长条状物体,随着大阵渐渐成型,最初激发催动阵法的灵光变淡,里面的东西,慢慢变得清晰。


        

一旁手上仍旧持着防御法器的苏润敏锐地察觉到,在萧珞露出仔细观察那东西的样子的时候,从他们出现在这里之后一直显得波澜不惊的奇山回,身体有那么一瞬的紧绷。


        

下意识的紧张。


        

那里面……


        

是个晶莹剔透的棺材,悬立在半空的光芒包裹之中,即便四周的灵光渐渐淡下没入天上和地下的阵法符文之内,这棺材仍旧稳稳得悬立在半空中。里面有人,一个闭着双眼看起来似乎只是沉沉睡去的年轻女子。


        

在棺材渐渐露出本来的模样,露出里面的女子模样的时候,一直站在原地半分不曾动弹的奇山回也忍不住侧过头看了过去……


        

满眼的柔和与爱恋。


        

奇山回没有离开他站立的地方,陈亭却是几步挡在了萧珞与那棺材中间,手中的双刀微微亮起,是已注入灵力随时便要出手的样子。


        

“亭儿。”


        

奇山回突然出声,语音低沉似乎略带一点儿不满。


        

听到奇山回的声音,陈亭微微一僵,下一刻手上的双刀便泄了灵力,微微低头:“是,义父。”


        

直面陈亭的萧珞见了,勾了勾嘴角笑眯眯地道:“前辈不让陈道友运灵力动手,是怕不小心伤了这院中的布置,冲撞了这里的灵力循环?”


        

“一个修为太低,一个伤重未愈,就一个还勉强能看。”奇山回平静地说着,丝毫没有紧张和慌乱:“你们若是不识趣先动了手,解决起来也是易如反掌。”


        

“哦……”萧珞点点头:“也就是,我们不出手,前辈和陈道友就谨慎些不主动做什么以免妨碍,但要是我们出手了,先不说这里还有金丹大圆满的您,便是陈道友修为亦在我们之上,收拾三个小虾米也容易。就算有那么点儿能耐机会给您带来一点儿麻烦,我们三个也铁定没了命了。不管前辈和陈道友如何衡量,对我们三个而言,主动动手可不划算。”


        

“那……那我们现在……僵在这儿了?”周烟忍不住道:“他们投鼠忌器,咱们也得顾及小命,就什么都做不得了?”


        

苏润眉心微微一跳,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别乱用词。”


        

“啊?投鼠忌……哦。咳,当然当然,咱们当然不是鼠辈,我就……就随口一说,是那么个意思。”


        

“的确,是僵在这儿了。”萧珞笑着道:“其实若是前辈您能随意动弹,凭您金丹大圆满的修为,捏死我们三个如同捏死蝼蚁一般轻易。只是看来,为护着这个阵,或者说,为了护着里面的这位……”


        

听萧珞提到棺木里面的人,奇山回一直平静的眼睛猛地锐利了起来。


        

被凶狠盯着的萧珞丝毫不受影响,仍旧带着看起来十分轻松的笑意。萧珞四下瞧了瞧,而后惋惜地叹了口气:“真可惜,早知道这里被毁成这样,就该从前院带几把椅子过来。反正看起来前辈也确实不在意我们拖不拖时间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聊聊。”


        

萧珞倒是坦然承认“拖时间”的意图,自然,他也看出奇山回那边未尝没有等着从这里蔓延开的法阵成型的念头。


        

两边都是要拖时间等机会的,两边都是有所顾忌暂不能动手的,如此,倒不如……


        

陈亭冷哼一声,紧盯着萧珞:“与你们有何好聊的?”


        

“比如……帮我们解解惑?”


        

陈亭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萧珞眨了眨眼:“那要不,我来猜好了,前辈和陈道友也听听,我猜得准不准对不对?”


        

对面没有反应。


        

“送药的事儿,方才说过了,大抵就是那样。只是你们虽然谨慎,光陈道友就试探了不只一回,三天前前辈还亲自又试探过一回,却还是走了眼,周烟不是习医而是习毒,虽然修为不高但制毒颇有天赋,竟是九州之内掰着指头都能数出来的,能炼出毒倒同阶修为毒药的制毒师。不然,就算周烟被猜到是制毒师但只要是普通水平的制毒师,府邸外面那二十余位道友,别说只凭我们三个,整个苏镇被困的十一个外来修士尽数到来也不见得能赢。”


        

听萧珞说到这里,周烟忍不住挺了挺腰板,往苏润那边凑了凑,压低声音得意道:“苏润你瞧,我还是很有用很厉害的吧?是不是一点儿都不后悔带着我啦?”


        

苏润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至于其他的试探……从哪里说起呢?”萧珞慢慢在空地上溜达着,一边溜达一边说着:“我的伤没什么好说的,当然,我也着实不是个重要角色。只是对其他人的身份,前辈和陈道友还是很上心的,明着问过,又旁敲侧击试探过。也是怕他们当真出自宗门或世家,有强硬背景相靠,被困在苏镇之内容易引人过来查探吧?”


        

奇山回和陈亭他们,担心过苏润是魔殿弟子,担心过薛沄当真是薛家中人,就算奇山回是苏镇的最高掌权者,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比起这两个势力仍是完全不够看的。只是按照常理,门派弟子和世家子弟通常不会孤身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因而有些猜疑的奇山回和陈亭,在前后几次询问试探过后,在苏润和薛沄都坚持自己出身沧州,与巧州魔殿绵州薛家并无瓜葛之后,就也暂且放了下来。


        

“相信除了我们,前辈和陈道友对其他困在镇上的修士也是试探了不少次的。如此看来,一来前辈对今日这一番布置,或者说这个奇怪的法阵,颇为在意,才这样小心谨慎。二来……”萧珞微微顿了顿,脸上仍旧带着微笑地朝陈亭身后仍旧站在原地的奇山回看了过去:“前辈是否并没有打算,让我们任何一个,活着离开苏镇?”


        

奇山回静静地与萧珞对视,似笑非笑。


        

“封禁苏镇,也根本不是因为什么疫病。”萧珞慢慢挪动着脚步,背对着身后的苏润和周烟,背在身后的手指一下一下轻颤着:“而是为了借着封禁苏镇的法阵的隐蔽,埋下另一道法阵。哦,就应该眼下的这个。这个阵法不是轻易能即刻催动的,需要不短时间的蓄力设置,弄的时候应该也是藏不起来的。为免惹人怀疑,就干脆弄出个疫病的由头光明正大地封禁整个苏镇。”


        

奇山回眼光微微一动,语调却仍旧很是平静:“你懂阵法?”


        

“嗨!”萧珞摆摆手:“都到了这般地步了,对阵法一窍不通光凭着如今情形猜也猜到了。”


        

奇山回没有再说话,却是微眯了眯眼睛。


        

“先前一直听说奇先生在苏镇坐镇经营近五十年,我特地细细打听过,到如今那么巧,七七四十九方过,大道天衍后的一线生机之数。而这五十年间,奇山回奇先生一个金丹大圆满前途无量的高阶修士甘心留在这偏僻小镇,费心费力将这原本破落的小镇经营得繁盛数倍,镇上常住的普通人到如今已超两万,恐怕……等的便是今日吧?”


        

“眼下这不知名的法阵,四散蔓延,却是汇聚于这中央一处,正巧是您身边这棺木。前辈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脚下方寸之地,是先前才在此处以自身灵力为引为基启动了阵法,在未大成之前不敢轻易挪动吧?”


        

奇山回脸上一直噙着的笑淡了下来。立在前面的陈亭,握着双刀的手也攥紧了几分,看向萧珞等人的眼光也更锐利了几分。


        

“刚入镇的时候我就好奇过,五十年前前辈来此坐镇后为此镇改名,怎么想到用了个“苏”字。当时只是一晃而过的念头,如今却是明白了。”


        

萧珞停下脚步,看着已经面无表情的奇山回:“苏镇,苏,复生之意。前辈多年筹谋,想用苏镇两万余性命为引,换棺中之人的复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