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三十六章 玄武胄
夜间

昆吾心纪

        

大阵已成,只需静待。


        

说完先前的那句话,奇山回便抬起脚步,慢慢地走动起来,引得对面的萧珞三人心头一紧。


        

只是奇山回并没有先理会他们三个不速之客,却是先走到中央悬空而立的那个,汇聚了整个大阵的灵力生机的阵眼所在的棺木前,颤抖着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靠近,却又胆怯着不敢真的触碰。


        

“婉茵……”奇山回的手指停在离棺木尚有几寸的距离之外,眼睛却紧紧地盯着透明的棺木之中的年轻女子。


        

阵成之后,奇山回妻子的模样终于能被透过水晶一样质地的棺木,看得清楚分明。


        

棺木之中被奇山回称作“婉茵”的女子,松松地挽着头发,穿着茜红的衣裙,虽是紧闭双眼却只是沉睡一般的模样,未见半点死气,连脸色也并不显得苍白,反倒从双颊之中透出一点点的红润。若不是此时她静静躺在棺木之中,若不是她身处的棺木正位于大阵的中央,若不是方才奇山回亲口说这是血祭结魂之阵,若不是萧珞在来到这个院落后不断推演后终于看出这个阵法有夺取生机之效,此时见了棺木之中的婉茵,怕是谁都会觉得她只是正在小憩而已。


        

奇山回之妻,婉茵的棺木之中,最特别或者说最诡异的,是婉茵手上“捧”着的一块玉璧。


        

红玉一样质地的玉璧,上面列出极为规律的纹路,三人之中只有萧珞一眼认出,那玉璧上仿佛天然裂出的裂痕纹路,正与此刻从这个院落之中蔓延出去的,已从暗红变为血红色的阵法纹路,一模一样。


        

萧珞一直在不断推演,即便是方才的交谈也只放了小半心神,真正在做的始终都是找出大阵的根基核心,彻底破阵之法。赶到奇山回的府邸外,还未能进入这处院落的时候,萧珞便已从天空和地面蔓延开的阵法纹路中判断出来,这个大阵一旦启动,除非彻底毁去阵心阵眼,不然大阵的运转断不会停,这也是方才奇山回和陈亭都小心翼翼并不擅动的时候,萧珞他们没有出手一拼的缘由。


        

找不到阵眼,做什么都没有用处。


        

只是……这个道理,萧珞看了出来,设阵布阵的奇山回难道不晓得?为何却是直到阵成才……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奇山回虽将注意力放在婉茵而不是萧珞三人身上,陈亭却是时刻警醒着的。


        

陈亭冷冷一笑,站在小院地面蔓延的血红色阵法,最内一层的外面,看着萧珞三人冷冷一笑:“义父方才所言,你们倒也不必担忧。”陈亭手上的双刀凝聚出刺目的灵光,衬着地面上亮起的血红,筑基大圆满,已近金丹的压迫感,格外慑人:“我可以……先送你们一程。”


        

话音未落,两道刀光朝着三人所在之处迎面而来,万钧之力如在其中,那刀光在半空中凝出浅浅的形体,卷起阵阵呼啸的风朝三人头顶直劈下来。


        

不同于一直着力推演阵法寻找阵眼的萧珞,也不同于注意力被棺木之中的女子婉茵吸引去了大半的周烟,苏润一直没有放下自己的防御法器,也一直时刻警惕陈亭。


        

虽然看起来奇山回对这个阵法更上心些,但比起奇山回,最可能先对他们动手的,反倒是陈亭。


        

此时陈亭的刀光劈砍而来,苏润第一时间祭出法器,原本被他一直捏在手里的一块乌黑的铁片模样的东西凌空飞起,直直撞上两道刀光,在相撞同时嗡鸣一声,浅蓝色的屏障如水一般从铁片之中迅速蔓延而出,在苏润三人面前结成一道隐隐透出些龟甲模样的结界。陈亭的两道刺目的刀光在撞上水蓝色的结界时发出沉闷的声响,那结界岿然不动,两道刀光却越来越淡,很快消散。


        

玄武胄。


        

苏润一直捏着的防御法器,直到此时正经催动运用,才被认了出来。


        

自七千年前大劫过后,顶级的法器灵宝越发稀少,苏润手中这个玄武胄便是其中之一。玄武胄虽不只一个如今存世数量却也一只手数得过来。而手上居然能拿着玄武胄的苏润……


        

认出玄武胄之后,陈亭眼色暗了暗,心中更是忌惮。


        

看来他和他义父走眼的,可不只那个姓周的丫头一件事……


        

但越是如此,越是不能留着他了!


        

玄武胄难得,但也不是没有弊端,尤其是对于修为并不高的小辈们而言,只适合关键时刻保命,却不能久战。七千年大劫之前传下来的高阶法器,不知是不是如今的修士运用并不得法,总需要大量灵力催动驾驭,虽然能力过人真的用起来却远不如寻常法器容易驱使,修为不济的修士甚至根本供不起太长时间动用法器的灵力。


        

只是……


        

陈亭自己破不了玄武胄。


        

陈亭转头看了一眼奇山回。


        

奇山回站在棺木旁,仍旧静静地看着棺木里的妻子婉茵,仿佛外界的一切都已经不在心上,连苏润拿出了难得的玄武胄来都不能再引得他的一丝注意。


        

陈亭抿了抿嘴,到底没有出声打扰,看着玄武胄催动凝结出的“龟壳”下的三人,勾了勾嘴角,仍旧持着双刀,却是站在了一旁,没有再动手。


        

强攻不下,陈亭没打算再白费力气,左右,只要他这个敌人在一旁,玄武胄便不会收,那姓苏的小子的修为,也撑不住多久。


        

再说……


        

大阵马上就要……到时……


        

正在陈亭预备静立一旁等待时机时,方才所有阵纹终于覆盖了整个苏镇范围而阵成的那一刻才震动过的苏镇,竟又微微颤动起来。


        

陈亭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先前连玄武胄都没有能让他分出一丝注意的奇山回,却猛地脸色一白,将目光从棺木上转开,看向苏镇方向——


        

数道带着淡淡金色的灵光,在短暂的依次催动,汇聚成阵后,从苏镇各处冲天而起,直直撞向笼罩在苏镇上空的结界上。


        

灵光撞向结界后,并未能冲破结界的束缚,但其中虽仍很微弱却不能忽视的金色流光顺着光柱没入上空的结界,纯澈的灵光一点点蔓延开,将那附近结界上原本越发明亮的诡异纹路慢慢冲淡。


        

此时众人只能瞧见天空中结界因这些灵光光柱而起的变化,院落中的几人,唯有奇山回知道,苏镇地面上血红色的大阵阵纹也被同样冲淡了不少,甚至比天空中的还要更快一些。


        

“不可能!”奇山回的声音第一次如此尖锐,他瞪大了双眼看着苏镇天空中,虽并未消散但的确被冲淡了的阵纹,满目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不可能!”


        

玄武胄的结界屏障之下,即便是有些忧心着苏润的周烟,见此也露出笑容:“沄沄成功了?真的能阻止这个大阵?”


        

“不可能!”这一回出声的不是死死盯着那些光柱的奇山回,而是刚从震惊之中回神的陈亭:“这阵……这阵……就算是元婴甚至更高的来了也……任何灵力分明只会被吸纳……怎么可能……怎么……”


        

瞧见方才还用看死人一样的眼光看他们的陈亭这般震惊无措的模样,周烟忍不住说道:“寻常灵力不行,但我们沄沄的就行!你跟你这个黑了心肝的义父,又看走眼了一个人!”


        

当初在萧珞推演出部分阵法之用,设计出一套也许能够拖延上些时候的阵法以防万一时,负责以自身灵力炼制阵法基石的并不是当时几人中并未受伤修为最高灵力最厚的苏润,而是薛沄。


        

这个,还是薛沄提出来的。


        

薛沄来炼制阵石,薛沄今日没有跟来而是留在小院,主持以小院为根基的阵法,正是因为她经过山脉那一遭之后,有了变化的特殊灵力。


        

在经历过山脉中跟那金丹修士的一战之后,薛沄更加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因为融入那神秘金光的灵力的不同。此时在苏镇,毕竟是匆忙之间,萧珞即便是阵法天才,也并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推演出这个复杂大阵的全部,以他们几个手上剩下的东西和修为灵力,恐怕会不足以正面抗衡奇山回亲设的不知准备了多久的大阵。


        

所以薛沄提议由她炼制阵法基石,亲自主阵,让萧珞设计出来的这套阻拦拖延的阵法能够在催动运转时,尽可能多得带上她得自于那金光的,不同的灵力气息。也是因为这个,原本并不需要出面在苏镇设置阵法基石的薛沄,才不得不亲自出门,在苏镇内布置个别核心位置的基石。


        

这就有了苏润和周烟之外,薛沄也会偶尔离开暂住的钱婆婆的小院,出门的行为。


        

幸好,即便冒了这个风险,最终也幸运地没有被察觉警惕。


        

“她是谁!”死死盯着苏镇之内带着极淡金光的光柱的奇山回,瞪大的双眼中露出血丝,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显得狰狞起来。他转过头又是凶狠又是震惊地看着玄武胄下的萧珞四人:“她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怎么会?”


        

“切!”周烟翻了个白眼:“你的敌人克星!”


        

“不可能的,不可能……七千年了,早就没有……不该有人会,不该有人有!不可能!”


        

奇山回摇着头,整个人都有些混乱。


        

看起来……不只是因为大阵被阻的打击,还有什么……


        

七千年,不该有人会,不该有人有?奇山回什么意思?他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