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三十八章 舍身
夜间

昆吾心纪

        

奇山回府邸深处院落之内,在奇山回疯了似的外泄灵力不惜鲜血地再催动血祭结魂大阵的时候,玄武胄内的三人心中都是一慌。


        

脚下大阵血红色的符文亮了起来,一下一下如呼吸一般,迅速从苏镇之内往这里输送来了什么,大阵中心的棺木之中,婉茵手里捧着的玉璧越发润泽起来,映得婉茵的脸都显得明亮了几分。


        

周烟眼瞧着苏镇方向泛着淡淡金色的灵光光柱一下子黯淡下去,急得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办?沄沄那儿……萧珞,萧珞!”


        

周烟回头去看萧珞,却见他死死抓着自己的胸口,不顾自己仍旧重伤破败的身子强运灵力,周身的灵光一明一暗地闪动,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出来——出来!出来!!”


        

周烟不明白萧珞在做什么,全力支撑着玄武胄抵挡丝毫不受影响不断攻击着的陈亭的苏润,却明白。


        

萧珞胸前的吊坠。


        

昆吾刀。


        

但眼下的情形,分明是……萧珞唤不出来!


        

周烟看明白萧珞是想做什么却没有成功,自己也帮不上什么有些六神无主了的周烟眼泪落了下来,却只能在玄武胄的范围内转着圈,脑中却根本想不出任何主意来。


        

正在这时,苏镇方向的灵光光柱猛地又亮了一点儿,周烟还来不及欣喜,就在下一刻清楚地看出,那只又亮了一点儿,拖得血祭结魂大阵缓上了那么一点儿的阵法的光亮,只能算得上,是在垂死挣扎。


        

这时候,周烟听到耳边传来萧珞的高喝声:


        

“撤了玄武胄!”


        

……


        

苏镇小院。


        

惨叫声,求救声,不绝于耳,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凄厉。


        

钱婆婆记得,左手边的院子,住着一对小夫妻,苏镇未封的时候在镇上摆馄饨摊子,两人都很是勤快。前些时候那小娘子怀了身孕,那小伙子高兴地什么似的,再没让自己娘子干过活,自己一个人担起了所有活计,虽然累,却是每日里都笑得傻乎乎的。苏镇封禁之后小伙子也不出去摆摊子了,就在家里照料自己妻子,昨日钱婆婆出去串门经过他们门前的时候,还被那小娘子拉着讨教了一番小孩子的小衣裳做法。


        

方才,她好像听到了那小娘子的哭叫和小伙子的怒吼声。


        

他们出事儿了?


        

右手边的院子,是李老头和袁婆子的。他们儿子儿媳在苏镇被封时正好出门不在,倒是孙子小宝留在了苏镇,跟他们老两口作伴。平日里她去串门闲聊的时候,总能瞧见手里拿着爷爷给做的风车满院子跑跳的小宝活泼可爱的模样,也总忍不住跟袁婆子念叨自己还不肯成亲给自己生孙子孙女的“不孝”儿子,越是看着小宝眨着大眼睛的乖巧模样,她就越是羡慕那袁婆子。


        

听刚才的叫声,小宝有危险?


        

对面的宅子……


        

不远处的小木屋……


        

钱婆婆脸上神情有些木木地,眼中的光却抖地厉害。


        

一直提着心站在院中薛沄划出的圈里,双腿都有些僵硬起来,提起脚步都变得艰难起来……


        

薛沄已经站立不稳,踉跄地半跪在地上,眼睛死死盯着那块被冲得移位了的阵法基石,可勉力维持其他基石的位置已经快要超出她的负荷,此时尽管明知需尽快将那基石复位才有希望再次最大限度催发阵法拖延这诡异大阵的能力,她却已经是有心无力了。


        

若只为了那一块基石而松懈了其他基石的维系,一旦多处基石移位阵法就散了。


        

萧珞此时不在,没有人能够解释推测,让院中的薛沄和钱婆婆知情。苏镇的这处奇山回亲口说出,名为血祭结魂阵的大阵如果顺畅运转,除中心地带,阵法范围内的所有生灵都该在呼吸之间被顷刻间夺去所有生机血气,顺着大阵的献祭符文一路向中心的棺木补养而来。有修为在身的修士却是先被夺去周身灵力,再被吸取生机,也不过是能比不修行的普通人多挺上一会儿的功夫。


        

对普通人而言,夺取生机的过程本应极快极短,还未及反应便已魂断,该是没有丝毫痛楚地送去性命,说不清是这个大阵的残忍,还是仁慈。


        

薛沄不知道这个大阵本该是什么样子,也就并不晓得,此时这番模样到底算不算是她强撑着的阵法还有些许作用,只是凭着直觉本能咬紧牙关分毫不肯相退。


        

“婆婆!”半跪在地上已经感到浑身经脉胀痛的薛沄,眼角余光瞥见了正迈着僵硬的步子,朝她死死盯着的那块移位了的阵法基石走过去,眼瞧着就要踏出阵法核心覆盖着尚能保全安全范围的钱婆婆,瞪大了眼睛尖声喊了出来:“你做什么!快回来!”


        

钱婆婆双腿有些失去知觉,先前怀里的针线篮子已经掉在地上,那半成的鞋却还紧紧攥在手里,听到薛沄的声音却是没有停下,仍旧迈着步子往圈外走:“……那块石头……我……婆婆帮你摆回来……婆婆记得位置,保证一点儿都不差……”


        

“婆婆!”薛沄不敢放松对阵法的控制,此时根本不能轻易动弹,听到钱婆婆的话只觉得头脑一疼,喊叫的声音甚至盖过了周围此起彼伏的凄厉尖叫:“不能出去!你出去,出去会……”


        

“……老婆子老了,没有多少活头了,也活够了。李家的小宝还是个孩子,那边小娘子肚子里的娃娃还没亲眼见过爹娘……”


        

因为双腿僵硬,钱婆婆走得不快,但这只有几步距离的范围,到底还是走到了边缘。


        

在她的脚踏出那泛着光的圆圈的一刹那,薛沄清楚地看到有淡淡的血红色雾气从她身体里面被强行拽出来,很快没入地面的血红纹路里。


        

“婆婆!回来!”


        

下一刻,钱婆婆怀里有什么猛地亮了起来,绕出一圈薄薄的光晕,一下子笼罩在她周身,从她踏出圆圈范围后无形的拉力被隔在了光晕外面。


        

不只看到的薛沄心中惊讶,钱婆婆本人也摸不着头脑。


        

但此时却不是细究这些的时候。


        

钱婆婆不懂这些,看不出来,薛沄却是在才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惊恐地发现,那萦绕在钱婆婆身周的灵光并不足以真正抵挡大阵的夺取之力,只眨眼的功夫已经破裂出数个缺口。


        

“回来!婆婆!回来!快!”


        

钱婆婆也很快感觉到,那顿了一下的刺痛重新席卷而来,不如第一下强,却在渐渐加重。她知道,时间不多。


        

本就麻木的双腿又因为疼痛颤抖起来,她咬着牙将手里的鞋又抓紧了一些,像是在从中汲取什么力量,踉跄着朝并不远的那块落在地上的阵法基石伸出手去——


        

“啪”地一声,破损的银瓶终究是破了。


        

薛沄眼睁睁地看着钱婆婆摔倒在地,血红色充满生机的雾气争先恐后地从她身体里流出,钱婆婆虽然苍老但分明还算康健利落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伸出的手臂竟是干瘪了下去,露出骨结的形状,虽颤抖地厉害,却还记得——


        

将那块基石,拨回了原位。


        

随着阵法基石回归原位,时刻充盈灵力的法阵一瞬间顺畅运转起来,猛地爆发出耀目的灵光。


        

只是……


        

钱婆婆摔倒在地上,在阵法重成,苏镇大阵夺取生机速度再次被拉缓了一点儿之后,挣扎着扛着地面血红纹路的吸力侧过身,看向眼睛通红,裸露在外的脸颊脖颈,手腕手掌,在拼了命的催动发力之下裂出一道道伤痕,显得狼狈异常的薛沄:


        

“薛……薛丫头……”


        

薛沄张着嘴,却已经无力发声,有酸涩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她不能放松阵法,尤其是在基石归位顺畅运转之后,对灵力的需求更大了些的阵法。她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不知还能撑多久,不知这法阵的左右有多大,却根本不敢停下。


        

她做不到继续扩大法阵中心的范围,做不到发力进一步催起法阵效力,做不到依靠自己的力量停止苏镇的诡异大阵的运转。


        

她甚至不能朝脸色越发黯淡,透出死气的钱婆婆靠近,哪怕半步。


        

钱婆婆的脸色已经开始泛青,喘息声都越来越滞涩嘶哑:“……你们……是……修士……大人……救……救救……娃娃……”


        

薛沄浑身颤抖着,眼前泛出血意,哽咽着狠狠点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钱婆婆眼睛已经有些泛白,微微动了动脑袋看着小院上空,脸上露出些许笑意,缓慢而又艰难地,朝某个方向,抬起一只手。


        

那只,一直紧紧攥着那双半成的鞋子的手。


        

那黑地的鞋面上沾上了沙尘,磨开了一点儿布面,可先前分明那么用心,连个线头都要小心剪掉的钱婆婆,此时却看不清,精心做的鞋子,已经没了干净板正的样子。


        

“……老……老头……子……”她颤着胳膊朝半空中伸过去,像是将鞋子递给什么人,脸上的笑还带着点儿得意和满足:“快……试……试……”


        

“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