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四十章 获救
夜间

昆吾心纪

        

薛沄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陌生的房梁。


        

她身上还一阵一阵传来刺痛,整个人也随着这些痛感渐渐清醒过来,想起之前的事情来。


        

那是,已经笼上一层血色的记忆。


        

钱婆婆舍了性命帮她拨正了那块基石,让阵法能够重新完成运转。但那,还远远不够。


        

她亲眼看着钱婆婆断了气息,手里还攥着那双未完成的鞋子,脑中一片空白,只拼了命地催动法阵……


        

很快,苏镇北边奇山回的府邸方向,亮起金红色的光,传来清越的刀鸣声。


        

她曾经在山脉中两人面对巨蟒时听到过这个声音,只是比起当时的沉厚,此刻的刀鸣更清亮了几分。


        

她知道,萧珞还是动用了昆吾刀。


        

昆吾刀,这柄仍不完整的,不知什么来历的长刀并未辜负期望,真的截断了苏镇大阵的运转。来不及多想,那时候她只能全力运转法阵,趁着这难得的片刻机会,彻底摧毁大阵。


        

等这个,会吸取生人血气生机的恶毒之阵被毁掉,整个苏镇只留下破损不堪摇摇欲坠的封禁大阵之后,薛沄也用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灵力,浑身都是强逼出的鲜血。


        

她踉踉跄跄地朝躺在自己几步之外的钱婆婆走了过去,终于能够伸手去扶她。


        

她那时候也已经没了力气,没有拉起地上的钱婆婆,反而自己跌倒在她身边。


        

所有的力气都在迅速从体内流失,她只从钱婆婆手里,拿过那双她一直不肯放下的鞋,妥善地收到自己的储物镯子里。


        

继续放在外面会弄脏的。她爬不起来去帮忙清洗。


        

先收起来吧……地上都是尘土,还混了血污……


        

别再弄脏了……


        

钱婆婆会不高兴的……她做了好久,做得那么精细,还没能给魏伯伯穿上呢……


        

失去意识之前,她恍惚听到了周烟和苏润的声音。


        

薛沄坐起身,警惕地环视了一圈这个只有她的屋子,还有些恍惚疑惑。


        

这是哪儿?他们不在苏镇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若是当时没有听错,是他们回来了,那么奇山回那边也已经解决了?


        

萧珞……


        

对了!她只隐隐约约听到苏润和周烟的声音,却没听到萧珞的!


        

薛沄心中一急,正要起身出去找,房门就被推开,手里托着摆满了瓶瓶罐罐的托盘的周烟推门进来,一抬头看到坐在床榻上的薛沄,满脸惊喜:“沄沄!你醒啦!”


        

薛沄看着周烟满面喜色地关上门走过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心里也松了口气。


        

只看周烟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们真的是安全了,此时没有什么危险。


        

周烟将手里的托盘放到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番薛沄之后坐在床边拉过她的手。


        

薛沄忍不住开口,嗓音还有些沙哑:“阿烟,萧珞他……”


        

周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要第一个问他。他伤势加重了,不过还好,没有性命之忧。也算我们运气好,破阵没一会儿就被人救出来,给他喂了疗伤的高阶丹药,并未损及根基。”


        

听到萧珞伤势加重,尽管心里早有所料薛沄还是忍不住心头一紧,待听到后来,略略放下些心来:“我去瞧——”


        

“哎呦你可消停点儿吧小姑奶奶!”周烟一把拉住站起身就想往外走的薛沄:“萧珞那儿真的没事儿,能吃的该吃的都吃了,这会儿估计还昏睡着没醒过来。等你把今天改用药都用完了,我再亲自带你去看他好不好?”


        

“可……”


        

“先不说他眼下服了药醒不过来,就算醒了,他见着你这么狼狈虚弱地过去他能放心嘛?你就算想去照顾他,也要把自己照顾好先?”


        

薛沄抿了抿唇,感觉到自己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在周烟瞪视的目光中,心中不甚安稳地做了下来,这才想起问另一件事:“你说……我们被人救?可是苏润那边,魔殿……”


        

周烟摇头,随手拿过一旁托盘上的药碗:“不是。来,你先把药喝了,别着急,我慢慢说给你听。”


        

薛沄接过药碗乖乖喝了下去,便见周烟又从旁边拿过一个小罐子和竹片,挑起一点儿药膏就朝她伸了过来。


        

“哎,你别躲啊!”周烟拉了薛沄一把,将竹片上的药膏小心地抹在她脸颊上:“这些都是救咱们的人那里的伤药,虽然不是咱们自己的东西,但我都一一查过试过了,没有问题的,你放心。而且因为是别人的东西,虽然人家不介意已经给咱们了吧,但我也不好大咧咧收在储物袋里,这不,每次都是端着给你送来。”


        

“我……我的脸上……”


        

“别怕别怕!”周烟见薛沄瞪大了眼睛要伸手去摸,连忙拉住她的手躲开手腕手背上没好全的伤口轻拍着安抚:“你放心,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伤势,我这丁点儿的医术都有十足的把握治好它,再说眼下这不是还有好药么?再涂个两三天就成,保证一点儿疤都留不下来。”


        

“我……”


        

“水镜一会儿我给你弄。”周烟瞪了薛沄一眼:“你可好好歇着别妄动灵力了。”


        

薛沄长出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先放下这个问题,在乖乖坐着让周烟帮忙上药的时候,转开了话题转移开自己的注意力:“你还没说,救我们的是……”


        

周烟手上动作一顿,忍不住叹了口气:“……是钱婆婆的……‘魏伯伯’。”


        

“魏伯伯?”薛沄惊讶道:“可……可钱婆婆和魏伯伯不是……不都是普通人么?”


        

“钱婆婆是。”周烟给薛沄上药的动作不停:“我也是被救了之后苏润跟我说,我才知道的。萧珞早就感觉到钱婆婆身上有些异样,与寻常不修行的普通人不大一样,但她的身体……又的确不是运转灵力的修士体格。哦,后一个是我确认的。所以那时候,萧珞和苏润他们也只是猜测,钱婆婆跟修士有什么牵扯。”


        

薛沄微微一怔。


        

她想到……当日在院中,钱婆婆走出安全范围的圆圈之后,周身突然萦绕起保护她的灵光……


        

当时未及细想,如今想来,那应该是个护身的法器或者符箓,隐藏得那样好,从当时的护身灵光看,并不是什么简单低阶随处可见的玩意儿,只是……


        

只是可惜,钱婆婆毕竟不是修士,不能催动其运转发挥最大效力。


        

而当时苏镇的那个攫取生机的大阵,又实在太过厉害……


        

“那位魏伯伯,在苏镇周边村庄的名字是‘魏唐’。但其实……他本名唐巍。”


        

“唐?”薛沄敏锐地皱起眉头。


        

周烟点头:“对,就是四大世家,冯薛李唐之一的,那个唐。”


        

薛沄瞪大了眼睛。


        

周烟笑了笑,拍了拍薛沄:“我知道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惊讶。好了,来,衣服脱了趴过去,我给你上身上的药。”


        

“呃……哦,好……”


        

薛沄乖乖地脱了外衫趴在床榻上,身上的伤口比脸颊脖颈上的要重一点儿,同样的药膏涂在脸上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涂在身上却稍稍有些刺痛感。


        

“唐巍前辈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几十年来一直扮做普通人的样子跟钱婆婆,一起生活在这儿。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是修士,父子俩一起瞒着钱婆婆……想让她有生之年没有负担,过得快活。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周烟叹着气,背对着她趴在床榻上的薛沄感觉周烟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钱婆婆确实只是个普通人,当初多半是身上带着什么护身的东西被萧珞察觉到了吧?也就只有萧珞察觉到了。唐前辈会救我们四个,听说是……当初还往苏镇送东西的时候,他从原先苏镇守门的修士那儿听到的,钱婆婆传给他的话里,提到过我们……很照顾她……她很喜欢咱们。”


        

周烟说完这些,房间里沉默下来,半晌没有人再作声。


        

钱婆婆的事,不只是压在眼睁睁看着她生机散失却无能为力的薛沄心头,对后来赶回去轻易看出这里发生了什么的苏润和周烟,也格外沉重。


        

“……苏镇……苏镇有……多少人生还?”薛沄叹了口气,心头有些发怯地问道:“小院旁边的两间院子……那个叫小宝的孩子,你见过的,还有那个身怀六甲的妇人……他们……可……”


        

周烟手上动作一顿,指尖也有些僵硬泛白。


        

“阿烟?”


        

“……阵法一破,唐前辈就带人冲进去找钱婆婆……然后……把咱们四个都带走了。苏镇后来的事,我是听……唐前辈的人,后来说起的。”周烟深吸了口气,心中堵得厉害:“苏镇之上,存活下……不到三千人。小院旁边两个院子,听说……只活了小宝一个。”


        

李家的小宝被仓皇的爷爷奶奶拼了命从地上抱起来,他们不懂阵法这些,只知道地上的那纹路会吸人精气血气,用最笨的办法靠在墙边,小宝的爷爷站在最下面,奶奶骑在爷爷肩头,倚靠着墙壁拼了命地抬高了手臂,把小宝尽可能支得高高的……


        

另一间院子,那怀有身孕的小妇人被自己的丈夫抱在怀里,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她的丈夫还拼了命垫在底下,将自己的妻儿护在身上……


        

薛沄趴在床榻上低着头,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瓣。


        

钱婆婆的嘱托……她……没有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