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五十八章 九井
夜间

昆吾心纪

        

“九州大陆,世世代代流传而来,共守着同一个秘密的世家,不是四个,而是九个。”


        

说完这句之后,方烨朝薛沄看过来。


        

方烨嘴唇张合,落在薛沄耳中却又是一声惊雷。


        

“你能拥有‘本源’之力,最基本的便是因为,你是九个家族之一的,血脉传人。”


        

本源。


        

薛沄第一次听到“本源”,是萧珞他们转述的,苏镇那一晚奇山回的话。只是奇山回很快自毁魂灵随妻子婉茵而去,“本源”究竟是什么无人能够解答。


        

方烨是薛沄遇到的第二个,能够张口即出“本源”两字的人,但是……


        

“……我有‘本源’之力?你又如何得知?”


        

这一回不同于先前在苏镇,她将染了本源之力的灵力汇入破阵之阵中,才被奇山回一眼认出。在方烨面前,她根本没有动用过本源之力。


        

除非……


        

薛沄心头一动,下意识地抬起左手,轻按住染了血迹的衣袖。


        

方烨瞧见她的动作,勾了勾嘴角:“不错,就算你不用,你的血也可以。小霞与你交手,若是不能让你主动利用本源之力对敌,克制她的灵力法术,另一条路,也能行得通。当然,就算有了这个,想要确认也不是那么容易……你也发现了吧?小霞与你对战的院中提前布了阵,新鲜离体灵力未散尽的血,一落地便激活了阵法,只几滴,点亮一瞬,却也足够了。”


        

“……但你却是在那之前就已经怀疑。”


        

“也只是怀疑,所以,才要确认。”


        

薛沄垂下眼没有说话。


        

她想起……她去灶台前帮凌霞的忙的时候,留在桌面上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擦拭过血迹的布巾。


        

方烨语气和缓:“这事是我们做得不厚道,先前薛道友才帮过小霞的忙,我们却存了逼你伤你的心思,你有芥蒂是自然的。”


        

一直坐在一旁的凌霞插口道:“伤你的事,事后我会补偿,不论你需要什么。若心中放不过,我也随你处置。”


        

“……不必。”薛沄抬起头,深深地看了方烨一眼:“若你们真觉着有些对不住我,那我希望之后我想问的话,你们可以如实回答。”


        

“当然。”


        

“那么,现在,你们费了这番力气,想说什么?”


        

“呵呵。”方烨笑出了声:“我方才说的九井,和九州九个家族的秘密,薛道友便毫不感兴趣么?”


        

“我不好奇,你不是也会说的么?”


        

“试图掌握主动……这想法不错。”方烨点点头:“你也的确没有料错,接下来的,就算你并不想听,我也一样会让你知道。”


        

“……听起来是对我没多少好处的事情,而且……你也不是只让我‘知道’就够了吧?”


        

“理智,敏锐,沉得住气,不为先前冒犯之事的情绪左右,更不必说,你是拥有‘本源’的人。”方烨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语气中出了赞赏外还有些自嘲:“假以时日……呵,四大世家,还真是……好运啊……”


        

“……我与绵州薛家,已经再无干系。”


        

&nb


        

sp;“呵。”方烨慢慢地摇着头轻笑:“我也不多问你为何有此一说,只是……你眼下说,不认自己是绵州薛家的人了?知道么?曾经……我也以为我与方家的关系已经断绝,谁知……”


        

薛沄看着方烨没有说话,桌面一角乖巧缩着的雪团儿看了看自己的主人,趴下去的耳朵动了动立起来,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一只小爪子,往方烨的方向够着。


        

只是显然有人比它动作更快。


        

在雪团儿的小爪子刚朝那个方向伸了几寸的时候,方烨放在桌面上显得有些苍白的手指就被坐在他身边的凌霞伸手过去,轻轻握住。


        

雪团儿小爪子伸到一半,见目标已经被旁人领先,先是一僵,抬起一双大眼睛看了看目光一分都不曾分给它过的凌霞,耳朵又抖了抖,可怜兮兮地把伸出去了的小爪子收了回来。


        

“四大世家之外,其他家族如今如何我不晓得,不过,顽州方家,到如今,却是只剩我一个了。”


        

方烨没转头看凌霞,却是满满转过手掌将她的手握在手心。


        

“可惜啊……九州九个世家彼此之间所知不多,哦,四大世家要除外。所以尽管顽州方家世世代代守着九井,直到今日只剩我一个……整个九州却根本没有人知晓,没有人记得。呵,也不知除了如今最是风光的四大家族之外,其他家族有没有比方家还惨的?”


        

“既然同为与‘九井’相关的家族,为何方家和其他家族,会……”


        

“因为四大家族,不地道不讲究。”


        

“……”


        

“我说得已经算很好听的了,当初匆忙交代我这些的时候……他的话更难听些,四大家族,至少方家是很瞧不起的。也不知道老头子哪里来的底气,如此评说九州大陆上赫赫声名的四大世家。”


        

“……方家觉得四大世家有过?难道,会是……”


        

方烨瞥了一眼薛沄,脸色冷了一瞬:“与元彻和清蕴诀无关,我猜着,是更古早之前的事。”


        

更古早之前?


        

‘此等龌龊不公,早有所始,昔年之惨烈肮脏,许远非今次可比。’


        

薛沄猛地想起了,她爹爹薛钰的手札。


        

她爹爹,到底查到了什么?才招惹来那一场……杀身之祸?可与如今方烨所说这件事有关?


        

方烨继续道:“中州冯家,绵州薛家,沧州李家,元洲唐家。哦,如今唐家搬到了你们薛家所在的绵州,已经许多人不记得唐家原本的扎根之处是元洲了。除了这四家……巧州,陈州,清州,苗州,都是哪家守着还在不在,却是不清楚了。”


        

薛沄听了方烨的话后微微拧起眉头:“……既然九州的各家族彼此并不相识联系,那你们又如何确定,冯薛李唐四大家族在这九家之中?”


        

“老头子说的,至于如何辨别出的……我猜与他看不起四大世家的原因有关?自然,只是猜测罢了……左右,我也已经无人可问了。”


        

“……四大世家的过错,你也并不知道?”


        

方烨摇摇头:“不晓得。那时候交代地太过匆忙,老头子挑着他觉得重要的说,也许这些……他觉着我没必要知道。毕竟……就算知道,我也没本事对四大家族做点儿什么。”


        

截止到目前没有什么有用线索,薛沄也没有办法与


        

薛钰的手札核对。


        

但,她心中有种感觉。


        

方家所知的四大世家古早之时的大错,与薛钰的‘早有所始’……


        

薛沄再次想到奇山回。


        

那个一眼认出“本源”的人。


        

若是按照方烨所说去想,那么那个奇山回很可能也是与九井有关的家族成员。


        

若再将奇山回当晚说的话结合起来……


        

方烨不知道薛沄在想些什么,也并不知道薛沄之前很可能已经遇见过其他九井家族中了解详情的人,眼下见薛沄沉着脸色思考也并未多想,继续说道:


        

“九州大陆,每一州都藏着一处秘地,共九个,合称‘九井’。九井干系到整个大千界,不只有九州大陆,还包括海外妖族之地等等,诸多地方的根基。九井一旦遭毁将是整个大千界的惊天浩劫。若九井不复存在,九州也将崩毁消散,包括其上诸多生灵。九井事关大千界所有生灵,每一处都由一个家族世代守护。为防九井所在之处泄露,招来有心人的觊觎或是……旁的念头,便是在这些家族之中,每一代也唯有最核心的嫡系传人有资格知道,自家所守护的九井确切所在,以及进入九井的方法。若非被选中的传人,连家族族长都不能窥探其中秘辛。”


        

“九井……”这是薛沄第一次听说,九州大陆上有这样重要的东西存在。


        

“除了这个,传人也是唯一能知道,‘本源’是怎么回事的人。”


        

薛沄一顿,朝方烨看了过去。


        

若方烨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能认出‘本源’并一口叫破的奇山回,怕真的就是……


        

“‘本源’,传说是九井赋予时代守护它的家族中人的奖赏馈赠,一旦修成,能克制普通修士的灵力法术,能以本源唤天地灵气调为己用,还有洗涤自身灵根经脉,改造锻体之功,总而言之,很是厉害,很是难得,只有守护九井的家族的血脉能够拥有。不过也只有能得九井承认的血脉而已,太少太难,常常几代都未必能有一人能得。只是这种‘本源’之力早已是传说,多少年不曾再有人得过。所以……薛道友突然出现时,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这才需要,谨慎确认一番。”


        

“九家血脉……那,若是非九家血脉中人无意中得了‘本源’入体,会如何?”


        

“唔……依稀记得老头子提过,非九家血脉无法驾驭融汇本源之力,若是强夺就算成了,也会很快冲碎灵识尽断经脉湮灭灵根……最终多半爆体而亡吧?”


        

听了方烨的话,薛沄背后冒出一层的冷汗。


        

当日在流光草山脉遭遇的那条显然已经狂暴巨蟒的疯癫和惨状又浮现在眼前……


        

那日这金色的本源之力是朝着用昆吾刀斩杀了巨蟒的萧珞冲过去的……


        

萧珞是被萧鼎捡回去的孤儿,早年萧鼎也曾试图帮自己的徒儿寻找亲人,只是许久毫无线索之后便放弃了,判断萧珞的出身何其困难?


        

她突然有些庆幸,当日在流光草山脉之中她挡了那一下,抢了本源入体。


        

“老头子说……九州之内最后有身怀本源之力的修者行走,已是七千年前。”


        

薛沄心中暗暗点了点头。


        

合上了。


        

那时候奇山回也提到,“七千年”。


        

“七千年前,九州大劫,与九井有关?”


        

方烨看着薛沄笑了笑:“是。”


        

九井,四大家族,七千年前,九州浩劫。


        

终于,她已知的线索串联了起来。


        

七千年前九井出了变故造成那次灾劫,与九井有关的四大世家,以拯救者的姿态获得了其后这许多年在整个九州无人撼动的威名。


        

一切,都围绕着‘九井’。


        

“既然七千年前九州遭过大劫,那么就是说当年九井有毁……这场灾劫是如何度过的?被损毁的是哪里的九井?九井被毁之后……还能修复么?”


        

“是九井有毁,但更多的……我不晓得。至于九井……的确是能修复,甚至能够再生。”


        

“再生?”


        

“九井为大千界根基,承天地造化而成,若要安稳必得成极九之数。损毁的九井如何修复,需要多久,又如何能够再生,这……我却并不晓得究竟了。大约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便是,顽州方家守护的九井从未损毁过。”方烨说完,看着薛沄轻笑:“若你对九井好奇……不妨亲自去瞧瞧。”


        

“亲自?可……”薛沄本想说她不晓得绵州薛家守护的九井在哪里如何进入,可等她对上方烨的眼神,却又一下子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你想,让我进方家守护的顽州九井?”


        

“是。”


        

“你方才不是还说,只有每个家族的传人,才能进自家守护的九井秘地?”


        

“我也说了,凡能得本源之力的,都是被九井承认之人。既然是被九井承认的,进了也无妨。再说……”方烨说着眯了眯眼:“方家只有我一个了,不论错对,都不会有人跳出来惩戒我这个不肖子孙。既没有这般约束,我便随意些又如何?”


        

“但我想不明白,你让我进入你方家守护的顽州九井,于你,又能有什么好处?”


        

方烨也不隐瞒:“近来九井秘地颇有异动,我……如今废人一个,除了掌握进出之法对如今情状只能瞪眼看着,做不了什么,自然盼着……有人能做点儿什么。”


        

薛沄抿了抿嘴。她今日才知道九井之事,就算方烨所说句句属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做点儿什么。


        

“薛道友放心,我记得老头子说过……凡有九井本源在身者,不论入何处九井秘地,于自身都有极大益处。”


        

薛沄低垂下眼帘,半晌没有答话。


        

这时,坐在一旁的凌霞突然出声,手上掐了个诀,在薛沄和方烨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字一顿:


        

“天道在上,九州万物为证,我凌霞,在此以心魔立誓,方才方烨所言无半字虚假,我二人亦没有借此诓骗戕害薛沄之意。若所言不实,所行有违,必以心魔为引,以身魂为质,受天道所弃,为轮回所抛。”


        

凌霞的声音很是平静,脸上甚至没有多余的表情,话音落下后,薛沄清晰地感觉到一股玄而又玄的力量笼罩在凌霞身上,就如同当日在陈州襄城,她和萧珞为让温宪能安心说出实情而立心魔誓言时,一般模样。


        

与薛沄说了许久的隐秘,一直显得平淡轻松甚至不甚在意的方烨,终于变了脸色:


        

“小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