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六十章 顽州九井
夜间

昆吾心纪

        

“伤愈之后的上官渺已离开顽州,一路往西,往苗州方向而去了。”


        

薛沄跟在方烨身后,从小院出发一路往东走到一处看着平平无奇的山谷前,路上回想着离开方烨住处之前听到的消息。


        

上官渺已不在顽州,很可能此时正蛰居苗州。


        

尽管心中惦记着尽快去寻人,薛沄却还记着自己的承诺。


        

原本,就是交易。


        

她亲入顽州方家守护的九井秘地查探异状,尽可能帮忙,方烨告诉了她她想知道的一切线索,既有她此行顽州的目的上官渺,也有完全在她意料之外的九井之事。


        

方烨这边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薛沄,剩下的,就是她该履行的了。


        

眼前的山谷看着并不深,极为寻常,若不是被方烨一路引领过来,薛沄甚至都不会多看几眼。


        

但现在站在山谷谷口前,薛沄却是微微皱起眉头。


        

若没有人带领……这处山谷怕是极易被旁人忽略的,甚至于薛沄自己,若不刻意留心都会忽略心底下意识升起的,此地不值得浪费时间需要尽快离开的念头。


        

九井秘地。


        

难怪……果然……


        

凌霞在谷口停下后,看了看方烨之后便没有再往前跟的意思,转过身寻了一棵大树背靠过去,往他们来时的方向看。


        

虽然并不表露出来,薛沄仍旧可以在细细观察之后,看出凌霞浑身戒备的意思。


        

方烨在谷口站住了一下,转头看向薛沄:“可有察觉?”


        

薛沄皱着眉,慢慢地摇了摇头。


        

方烨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巧的刀,在自己手指上划出一道不浅的口子,而后将滴着血的手指伸向薛沄的手臂。


        

薛沄站定在原地,想了想抬起手递了过去,看着方烨用手上的鲜血在自己的手背上,画出一个明明并不大却令她看不懂的符文。


        

尽管方烨用手指画出的每一笔每一画她都看得清清楚楚,也并不复杂,但偏偏一直紧紧盯着他的手指的薛沄在分辨符文的构成时,脑中一片混沌。明明拆开来每一个笔画她都能看清甚至记住,但是组合起来之后,却在脑子里绕成了一团诡异而又模糊的线团。


        

不知过了多久,薛沄甚至开始觉得脑中有些眩晕和隐隐的疼痛之时,方烨终于勾完了最后一笔。整个符文成型的那一瞬间,银色的流光从血色的符文中滑过,薛沄清晰地感受到体内灵力的躁动。


        

尤其是那股沉在丹田日益壮大的,金色的本源之力。


        

薛沄怔愣了一下,抬起头去看方烨的时候,却见对方脸色有些发白,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方烨,你……”


        

“进去的方法,说难也难,说容易却也容易,就这样一个符咒在身,便不会在被结界幻阵阻拦,踏进去便是。”方烨自嘲一笑:“在我还没成为废物之前,还可以凝聚灵力绘制符咒,如今……只能用这一身还带着点儿灵力的血而已了。”


        

若不是为着这九井,他早便不必再执着于汇聚灵力于身。明明


        

灵力只能在体内短暂停留不能再如过往一般形成周天循环,明明除了让他一身的方家传人之血沾染灵力外再没有旁的用处……


        

若不是为着这个,他……早便不会看着凌霞四处奔波深入险境……


        

他恨自己的无能,也怨憎过……甩不脱的责任。


        

“……我自己进去?”


        

“是。”方烨点点头显得有些虚弱:“我这个不中用的,已经没有余力再为自己画一个了。”


        

薛沄没有反对。


        

“穿过结界,外面是一片幻境大阵,有此符咒便不会为幻境所扰。进去之后你当会有些感应,朝着中央而去便是了。待到九井所在之地……方家守着顽州九井数代,老头子说,数千年来一直平静无波,近几十年间却有些躁动,到如今,越发明显了。”


        

薛沄点点头,想了想道:“在听你说这些之前,我从未听过‘九井’之事,你说的躁动我也一无所知,就算进去瞧了也未必能知道什么或者帮上什么。”


        

“我晓得,不过试试。”方烨笑了笑:“若是身怀本源之力的九家传人进去仍什么都做不了的话……我也就能死心了,随它去吧,日后去见了老头子,我也能挺得起腰板,跟他说我可是尽了力了……”


        

“老头子”这个称呼,薛沄听方烨提到了许多次了,心中猜测着,该是他的父亲。


        

薛沄并不晓得方烨和他的父亲,甚至整个方家的其他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方烨也没有提起过。


        

想了一想,薛沄在踏入山谷之前问了另一个问题:


        

“方烨,若……若九州大陆上,守护九井的九家有……未能传承到今日的,九井秘地常年无人守护,可会……暴露出来?”


        

“不晓得。”方烨摇头轻叹:“九个家族,除了我顽州方家,我也只知道你们四大家族的近况。你们人丁兴旺自然不会有这样的问题。至于其他家……也许吧。”


        

薛沄问这个问题是想要试图辨别当日流光草山脉中的那一片是否是九井秘地,虽然那时……


        

得了本源之力之后,那片山脉尤其是那处神秘幽谷,都不曾让她有过熟悉感。


        

而且她和萧珞也确实并未瞧见过什么可能是“九井”的东西。


        

多想无益,不如进眼前的山谷之中,去看看顽州方家时代守护的真正的九井秘地,也好……再对比衡量一番。


        

薛沄在方烨最后交代了几句之后,便转过身,大步踏入了根本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结界之内。


        

薛沄的背影从眼前消失之后,方烨长出了一口气,有些站不稳当。才踉跄了一下,就被身后伸出来的一只手稳稳扶住。


        

凌霞一边用袖子细细地擦拭着方烨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轻声劝道:“她这一遭进去,也说不好需要多久才会出来。我守在这里就好,你早些回去歇着吧。”


        

事实上,以前每一次方烨独自进入九井秘地,出来之后都会力竭虚脱,被等在外面的凌霞扶回住处歇息,缓上两三日才能恢复。今日方烨虽并未进去,但给旁人绘制符咒却着实比给自己绘制花费的心力多上几层。


        

方烨对自己的情形也是心知肚明,闻


        

言叹了口气,却没有反对:“辛苦小霞了。”


        

凌霞摇摇头:“没什么,守着入口而已,既不累也不危险。你早些回去歇着吧,雪团儿那小东西若是不听话敢扰你,你可别惯着,告诉它,等我回去收拾它。”


        

方烨嘴角勾起笑意:“那小东西,一贯只怕你,我说话向来不太好用的。”


        

凌霞撇了撇嘴,语气中透着淡淡的酸意:“还不是你素日宠它太过了,照顾得那么周到细致,今天洗澡明天梳毛,后日还琢磨零食?”


        

方烨也不分辨,看着凌霞微笑着不说话。


        

雪团儿,是凌霞开始四处奔波少在小院停留之后,亲手送给他的礼物。


        

那时候她说,希望它能替她陪伴在他左右,就当做,是另一个她。


        

意义自然不同。


        

凌霞在方烨笑意满满的目光下没能撑住多久,转开眼轻声道:“……雪团儿被咱们留在家里,这会儿怕已经开始闹了。院子里我新种了些东西,别被它糟蹋了,你……快些回去看看吧。”


        

方烨轻笑出声:“好。”


        

……


        

这一边,薛沄独自踏入结界范围后,先是走了一段瞧着并没有异常的路,甚至转身还能瞧见停在谷口外的方烨,仿佛她走进的就如同她先前的判断,只是一片再寻常不过,也没什么价值的普通山谷。


        

前行一段路后,她左手手背上先前只闪过一下的符咒隐隐透出光泽,随着她越发深入的脚步越来越亮。


        

她知道,她终于靠近真正的九井秘地核心范围了。


        

一直平凡无奇的路渐渐在薛沄眼前有了变化,薛沄也开始越发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那股本源之力的躁动。


        

即便是在当初得到这本源之力的流光草山脉之中,薛沄都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体内的本源之力在她并未专心修炼的情况下,变得格外活跃起来。


        

虽然得到本源之力的时间不长,在方烨的那点儿说明之外薛沄也没有其他资料了解,但凭借这段时日的感悟,也算本能察觉到眼下体内的情形有益无害,便没有多管,继续前行。


        

踏入山谷时时有时无的小路,慢慢地变成了眼前的石板路。从细碎的石块,到渐渐完整的青石板,每一块都显得暗沉不已,透出一股浓浓的沧桑感。石板路两侧泛着淡淡的雾气,让薛沄又一次想起流光草山脉中的那处神秘幽谷,只是这雾气却显然跟那时的有些不同。雾气很淡,薛沄能透过薄薄的一层仿若正在流动的浅色雾气,瞧见石板路两旁的景物。


        

青石板路的两侧,空地之上耸立而起一座座一人多高的石塔,造型古朴简单,并不规则地坐落在道路两旁。薛沄在阵法一途上没有多少天赋,比不得萧珞,因而也少有阵法上的研究,若是萧珞此时在这儿,多半就能看出,周围的石塔坐落的位置其实十分讲究,不同于如今修士们布阵贪图的迅捷方便,这里的石塔布置虽然繁琐但阵成后威力既庞大又久远……不像是如今九州大陆修士能有的手笔。


        

薛沄虽然看不出石塔布置位置的玄妙特别,却能感受到每一座石塔之上萦绕着的灵力波动。


        

那气息,与她左手手背上的血色符咒有些相似。


        

沿着青石板路继续前行,心中鼓噪的声响越来越大。


        

直到……


        

她停在石板路的尽头。


        

青石板的道路已经没有了,薛沄手背上的符咒在猛地刺目了一下之后又黯淡下来,像是重又蛰伏回去。感觉到体内金色的本源之力活跃到几乎要透体而出,薛沄便知道,眼前的,便是九井。


        

“九井”之名,她着实没有想到,瞧见的竟然是这样一副光景。


        

一条青绿色泽之其中泛着点点紫色流光的巨大藤条,盘踞在道路尽头仿若虚空一般的中心。青石板的道路无法抵达藤条跟前,从石板路终止的地方往前漆黑一片望不见底,再往前看,却是那浮在半空的硕大藤条从深处蔓延出来的部分,像是地底的最深处冲破岩石土壤,生长出来一样。


        

惊叹过后再细细看过去,薛沄却是分辨出眼前的藤条似乎并不是实体,而是带着点儿缥缈之感的虚影,可偏偏分明只是虚影,却又着实由内而外地透出一股雄浑的威压。藤条的虚影像是活得正在呼吸一般,其上的流光一明一暗,时强时弱。


        

薛沄是第一次真正地见到九井之一,还曾一直以为会是“井”,或者至少是水域的形态,此时并摸不准方烨所说的“躁动”是什么情形,眼前这藤条的虚影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才算得上平静。


        

不过,有眼前这真真正正的九井之一做对比,流光草山脉中……如何都不像是有九井存在的模样。


        

可若那里真的没有其中之一的九井秘地,那她所得到的本源之力又……


        

念头只晃了一下,薛沄便暂且放过。


        

比起暂时想不出什么结果的事情,眼前这个九井,或者说,她应了方烨的事,才是最紧要的。


        

只是……


        

薛沄转头四下看了看,青石板的道路只有一条,道路两侧只有一座座形态各异却风格相近的石塔,道路之外的地面颜色有些发暗,略有些杂乱地生着一些长不高的野草。


        

哪里都没有能再向藤条方向靠近的路了。


        

‘若是身怀本源之力的九家传人进去仍什么都做不了的话……’


        

薛沄想起进入山谷前方烨的话。


        

本源之力。


        

薛沄想了想,微微闭上眼睛,主动运转起体内已经十分活跃的那一点金色的本源之力。


        

在薛沄将将让本源之力如先前修炼时一般,在体内形成周天循环的那一霎那——


        

前方巨大的藤条虚影深处,慢慢亮了起来。


        

银白色的浅光从藤条中一点点透出的同时颜色渐渐转变——


        

有了浅浅的金黄色泽。


        

极淡,极浅。


        

与薛沄从流光草山脉中所得,几乎无法比拟。


        

一声悠远仿若低吟的声音从硕大的藤条虚影之中发出,薛沄抬眼看过去,只见那原本一动不动静静停在那里的藤条伸展开来,有一缕浅浅的金色流光从藤条中心流到藤蔓边缘,顺着藤条伸展开的方向,朝着薛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