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六十三章 九井复苏
夜间

昆吾心纪

        

终于踏出九井秘地,重新回到来时进入的山谷时,薛沄还有些难得的恍惚。


        

等到眼前出现两个尚算熟悉的身影的时候,薛沄才在心中长长叹出一口气,有了些许的真实感。


        

“薛道友。”


        

面前的是认识不久的方烨和凌霞,两人显然一直等在附近,她才踏出秘地范围便能遇到这两个,也算让她安心些许。


        

“方道友,凌道友。”


        

不论是方烨还是凌霞,此时都清晰地感觉到了从薛沄身上传来的威压。


        

薛沄才晋金丹,对气势收放还不算自如,尤其是先前在九井秘地只有她一个人,也不必在意这些,此时遇到两人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凌霞尚好,她本就与金丹只有一线之隔了,但是方烨……修为尽失之后,又因为全身经脉有损体质甚至还不如大多是不能修行的普通人,近些日子又因为要守着谷口,体内原本的灵力溃散太快没有充足的补充,眼下近距离面对薛沄金丹修士的威压,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只脊背仍挺得笔直,却也有些颤抖。


        

凌霞第一个察觉到方烨的异样,连忙跨了一步挡在方烨面前,并放出自己的灵力绕开了自己反倒将身后的方烨笼了进去,试图减轻一些薛沄的威压对方烨的影响。


        

凌霞一动弹,薛沄就察觉到了。踏入金丹之后,她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只是一开始没能反应过来凌霞的用意,等凌霞放出灵力出来,薛沄才意识到是自己身上不曾收敛的气势的缘故。


        

薛沄踏入金丹可以说是毫无准备的突然,许多事情心理还没有转变过来,一时间还真是不太适应。


        

等薛沄收敛了周身气势之后,不只是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艰难站立着的方烨松了口气,挡在方烨面前的凌霞也松了口气。


        

这还是在薛沄只是无意识泄露了气息,而不是刻意外放施压的情况下。


        

“抱歉。”薛沄朝两人拱手致歉:“是我疏忽了。”


        

凌霞也收了护体的灵力,转过身先扶了一把方烨。


        

倒是方烨,长出了一口气后轻声笑道:“两月不见,我们该改称薛道友,为薛前辈了。”


        

薛沄惊得瞪大了眼睛:“……两月?”


        

“你……不清楚?”


        

薛沄着实是不清楚的。


        

在九井秘地中,自那硕大的藤条虚影慢慢“活”了过来,朝她递出枝条,她体内原本就活跃得不像话的本源之力像是彻底被激活了一样,极速流转起来,从她体内不受控制地飘了出来,那藤条虚影之上透出的,比她所有的黯淡许多的金光,与她体内亮起的金光遥相呼应,渐成流动的旋涡。


        

而她,正在那金色本源之力汇聚而成的,旋涡的中心。


        

那之后……


        

那之后的事,恍恍惚惚地,不甚清晰。


        

她的确有所得,也的确感觉到自身灵力在本源之力驱策之下的变化,感觉到自身修为的暴涨,但……却对时间的流逝没有了敏锐的感知。


        

等她从恍惚中睁开眼,看到的便是重新


        

静止回去的巨大的藤蔓虚影。若不是那藤蔓的虚影细看之下似乎凝实了一点儿,她恐怕会觉得先前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等她意识到自己朦胧之中莫名地就跨了好几个阶层晋入金丹期之后,她心中便隐隐有点儿预感,她恐怕已在九井秘地呆了不少时候了。


        

只是晋入金丹之后,修士们便可完全从天地灵气之中汲取养分,彻底辟谷不必再饮食,她也无法靠着自身饥饿之类的程度判断。


        

但是她的确没有想到,竟然有两个月那么久。


        

太久了。


        

薛沄狠狠地皱起眉头。


        

即便有了这一番的奇特经历,但她仍旧牢牢地记着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过去两个月了,也不知沧州那边情形是否有了变化……


        

许是看出了薛沄的焦急,方烨和凌霞没有将人带回暂住的小院,而是先一起去了十几步之外的那处山洞里。


        

雪团儿先前好容易争取来,多摆了一个给它用的蒲团儿,这时候也被征调来给了“客人”薛沄。此时带着点儿委屈,赌气地缩在山洞一角,转过身用屁股对着三人。


        

薛沄尽管有些着急,却也记得先前自己答应的事儿,更何况此次进入顽州方家的九井秘地,她所获颇丰,于情于理,都该留下给方烨做好了交代再离开。


        

“九井复苏。”薛沄坐下后,开门见山:“你先前感觉到的躁动,与九井复苏有关。多少年一个循环,很快就要到九井最活跃的时候。”


        

方烨沉了沉眼色:“九井秘地之内并无记载碑文,所以你是……”


        

薛沄也不隐瞒,点头承认:“是,除了你们能看出的修为上涨外,我也从九井中隐约得到的点儿消息,可若是要我细说,却又有些说不明白如何知道的。”


        

方烨并不意外:“还有么?你说的多少年一个循环,是指……”


        

“……不清楚。”薛沄皱起眉头:“九井似乎有些……虚弱?我能从中知道的……着实不多。隐隐约约,不甚清晰,大多数还要靠猜想。”


        

“那如今……”


        

“算是……唤醒了吧?”薛沄斟酌了一番说法:“你可以理解为,复苏的进度比先前会顺畅一些,此时,九井秘地之内充盈的灵气也更活跃一些。”


        

“唤醒?”方烨的注意力集中在薛沄的前半句话上,听过之后挑了挑眉:“果然是本源唤醒的?”


        

“……嗯。”


        

方烨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直到现在,他才总算确定,让薛沄进入顽州方家世代守护的九井秘地,是没有错的。


        

“方烨。”


        

“什么?”


        

薛沄想了想,试探着建议:“这段时间,你可以尝试在九井秘地之内闭关修炼。”


        

方烨一怔,一时间没了反应。


        

倒是一直旁听的凌霞,听到薛沄这么说一下子激动起来:“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他……如今进九井秘地,有希望得到本源之力修复身体么?


        


        

薛沄垂下眼,想了想还是对着满怀希冀的凌霞摇了摇头:“不,九井……九井如今不是盛时,无法主动生出本源之力。”


        

这是十分难得的实话,薛沄只顿了一下还是与他们两个如实讲了出来。


        

只是……若九州之内的各个九井都不是盛时,均如顽州的这处九井一般的话,薛沄体内明显强盛许多的本源之力,又是从何而来呢?


        

这是,薛沄自己也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不过眼下这个时候,不管是方烨还是凌霞,都一时间顾不上想到这个。


        

方烨还好些,只是先前略有些激动得显得泛红的脸色重又恢复平静,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恢复了平静的。


        

凌霞跌坐回了蒲团上,薛沄曾经见过那样尖锐硬气的目光,此时却显得有些失神。


        

“不过就算没有本源之力,如今顽州九井被唤醒,灵气充盈,自九井氤氲而出的灵气与旁的地方不同,我感悟不是很清楚,却也觉着应该对身体很有好处,尤其是……时代守护九井的家族血脉传承之人。时代守护,是该有些特别的回馈的。”


        

凌霞的心才被没入冰窖,又被薛沄接下来的这段话重新拉回了温泉:


        

“你是说……就算,就算没有办法得到本源之力,也……也可以……也有希望……”


        

这一回,薛沄对上凌霞甚至有些泛红了的眼眶,终于肯定地点了点头:“是,我虽不敢断言,但……很有希望。”


        

话音一落,薛沄便看到,曾经那个面对生死危机也不露半点怯懦,在对战之时更是显得甚至有些冷血嗜杀,那样好强到有些不近人情的凌霞,就在自己眼前,忍不住落下泪来。


        

坐在凌霞身边的方烨顿了好一会儿,伸出手去,紧紧攥住了凌霞的手掌。


        

薛沄看了看方烨又看了看凌霞,而后默默低下头,拿起巨大的充作桌子使用的石块上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说起来,这还是她进入九井秘地之后,两个多月以来,喝的第一口水。


        

这么想着,薛沄突然觉得,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之后,强烈的疲惫感扑面而来。


        

薛沄定了定神,努力撑起精神。


        

方烨和凌霞两个虽激动,却也都还记得薛沄还在,两人很快平复下来,一起站起身,朝着薛沄拱手一拜:“大恩不言谢。”


        

薛沄站起身来回了一礼,并未坦然接下这个谢意:“当不得谢,说来,反倒是我,从九井秘地之中所得甚多。若不是两位,我也没有机会知道九井之事,没有机会进入九井之内,得到这么大的机缘好处。如今所为,是我应该做的。”


        

“唤醒九井便是薛道友最大的功德。”方烨笑道:“帮了我,帮了我方家一个大忙。”


        

凌霞也点点头:“况且……这两月之期,说到底也是因为我们耽搁了,不知有没有影响到你,先前心急之事。”


        

“说起这个。”从知道自己在九井秘地里面呆了两个多月开始,薛沄便的确一直在焦虑担忧,此时听凌霞提起,便也顺着说了起来:“我确实急着动身,去苗州寻那上官渺的踪迹。故而,不能多留了,只是…


        

…想借二位的这处山洞稍作休息,今日稍晚些便动身。”


        

“当然可以。”凌霞点头:“薛道友想要去找上官渺,但你应该明白,经过这么多事情和追杀之后,她不会轻易现身,就算你遇到了,怕也不会轻易信你。”


        

方烨也点点头:“小霞说得不错。我们两个……与她算是相熟,可要我们写封信,予你带上?”


        

薛沄细细想了一想。


        

关于上官渺,她能取信她的其实也有一些。


        

第一,她爹爹薛钰,八年前在陈州楼城与冯家人产生冲突救下的人中,就算没有上官渺,她也多半会知道薛钰这个人和当时的事,更不用说薛沄猜测,她爹爹薛钰当年应是还同上官家的人有过更多的接触,甚至同行过一段时间的,兴许就与那上官渺相处过。


        

第二,除了方烨和凌霞外,她曾从两个人那里听到过清蕴诀真相和上官家的消息,这两人都曾同上官家的人有过交往接触。就算温宪那里因为薛沄和萧珞都曾经立过心魔誓不会透露出消息来源,却也还有一个与上官清做过好友的陆岩。上官渺是上官清的妹妹,陆岩能知道上官渺的存在,上官渺多半也是晓得甚至认识陆岩的。


        

不过……


        

凌霞说得有道理。


        

这几年间,上官家不知又出了什么变故,追杀之中,竟只剩下上官渺一个,她再如何谨慎多疑都是可以理解的。


        

更何况,薛沄想要让上官渺帮的忙……


        

“如此,多谢了。”


        

思考了一下,薛沄应下了方烨的提议,便见凌霞取出纸笔,由方烨亲自书写了一封,大致说明了一些情况的书信。


        

方烨写的时候没有避着薛沄,薛沄也便将上面的内容看得分明。


        

方烨给上官渺的信上,在说起薛沄的时候,没有提到九井。


        

看来,方烨和凌霞两个,并没有将九井的事情告诉给上官渺。


        

等写完了信,薛沄拿过来妥善收进自己的储物镯之后,方烨和凌霞两个便打算动身离开,回方烨的住处去了,留下这处山洞给薛沄独处,在动身苗州之前稍作休息。


        

薛沄看着凌霞几步走到山洞一角,将在那里已经偷偷摸摸转过身来朝这边张望的绒兔雪团儿一把揪起,按在怀里便要往外走。


        

薛沄想了又想,忍不住在两人一兔离开前,开口问道:


        

“呃……还有一事。”


        

“薛道友请讲。”


        

“这两个月来,我进入九井秘地的这段日子以来,九州之内,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特别的消息?”方烨和凌霞对视一眼,心中有些猜测,却又不是十分拿得准,便直接问道:“薛道友想知道哪方面的?”


        

薛沄抿了抿嘴:“沧州,与……沧州李家有关的消息。”


        

话音一落,薛沄便瞧见方烨和凌霞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难道?


        

这两月间,真的有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