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七十三章 定元城冯家人
夜间

昆吾心纪

        

萧珞醒来后,两人便没有再在山洞中多留。


        

事实上萧珞突如其来的梦本就不长,醒来也不过才过了片刻的功夫。


        

但……


        

再踏出山洞的时候,眼前的一切,感觉却又,有些不同了。


        

从山洞所在的半山腰远眺过去,一片苍莽的荒川大泽。


        

碎石尘沙遍地,干涩的泥土中生出一丛丛透着点儿枯黄的杂草。细碎的水流难以汇成壮阔长河,反而一道道一条条将眼前阔然的土地分割成碎块,水泽略盛些的地方生着看起来苍翠一些的水草浮萍,偶尔两只水鸟飞过,低哑的鸣叫在空旷的寂野之上声声回荡。


        

萧珞不知不觉地抬起手,按住胸口。


        

说不清是按住那颗仿佛沉压着的心,还是心口垂坠的昆吾刀的吊坠。


        

他的脸色有些晦涩,眼里也是遥远难辨的暗光。


        

薛沄注意到他按住胸口的动作,注意到他渐渐沉寂下去的神色,心头有些微慌,忍不住上前一步,从身后,拉住他的手。


        

僵硬,冰凉。


        

握上去的那一刻,薛沄甚至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萧珞。”


        

萧珞慢了一拍回过神来,转头朝薛沄看过来。


        

他的神情眼光还没有缓和下来,带着一种薛沄以往从未见过的冰冷厌恨。


        

“萧珞。”薛沄双手握住他的右手,多用上了两分力气,也试图用自己掌心的温度去暖他此时冰凉的手掌:“萧珞,你看着我。”


        

薛沄的声音中有并不难察觉的轻颤。


        

萧珞的眼神慢慢变化着,眼瞳之中渐渐映出了薛沄的模样。


        

“昆吾刀上的执念,属于它的上一个主人。但萧珞,你只是萧珞。”


        

萧珞眉心动了动,在薛沄的注视下缓缓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半晌后才微笑着叹了出来:


        

“对……不论这执念是谁的,与我有什么瓜葛,但……都不是我的,没道理,让它左右了我。”


        

说完这话,萧珞睁开眼睛,薛沄忐忑的心,这才算是终于完全放下。


        

他的眼里恢复了以往的神采,以往的柔和。


        

薛沄才舒了一口气,下一刻就被身前的人一把拉进怀里,紧紧搂住。


        

她感觉到腰背上几乎是从未有过的紧锢着的力道,一惊之后,便慢慢放松下来,将脑袋贴在他的肩头。


        

萧珞微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怀里的人熟悉的温度熟悉的香气,心里挥之不去的压抑和钝疼,总算轻缓了几分。


        

他是萧珞,只是萧珞。


        

……


        

“这一片,该是我方才梦里见过的山门。”


        

心绪平复之后,两人站在山洞洞口,萧珞指着眼前荒芜的平原水泽,对薛沄说道。


        

“这里?”薛沄果然十分惊讶,瞪大了眼睛去看眼前……几乎只能算是比黄沙荒漠好上那么一点儿的一片:“你不是说,梦中所见山门,青峰入云,巍峨壮阔?”


        

&nb


        

sp;   萧珞皱着眉点点头:“的确。”


        

薛沄沉默着思索了一下,仍是有些犹疑:“若是按照那个故事……曾经也是威震元州甚至是整个九州的顶尖儿势力,就算一朝覆灭,又怎么会……”


        

“……多久了?”


        

“啊?”


        

“元州这个传说的故事,距如今,有多少年了?”


        

“哪个能说出点儿这个故事的人,都只知道是祖上传下来的传说,具体起于何时,起于何地,哪里还能记得清?”薛沄微微摇着头说道,说完之后顿了一下,抬头看向萧珞:“你觉得,眼前会……是因为过去太久,沧海桑田变换,才……”


        

萧珞抿了抿嘴,沉默着没有说话。


        

“……九州之上曾有过那般盛大的门派,到如今却是无人知晓,若真是……因为过去太久才被人们淡忘,可……七千年前的那场九州大劫,四大世家的救世功绩还能传唱至今,影响至今。这个门派覆灭之事,难不成,还会比七千年,还要久远?”


        

那……流光草山脉幽谷竹林,他们身后的这处无名山洞,昆吾刀执念化成的虚影,萧珞梦中见到的那两个人……又是多久之前的人?


        

若真是如此,他们与萧珞又是什么关系?


        

薛沄先前还曾一度以为,那对男女,可能会是萧珞的生身父母的。


        

萧珞看了一眼薛沄,垂下眼睛没有说什么。


        

除了时间,这世上,还有另一个能让人们“遗忘”的办法。


        

若有人不想天下人记得,若这个“有人”的能力足够强足够大,若……


        

什么做不到呢?


        

毕竟除了那点儿拿不准的传说,和萧珞模糊不清没头没尾的短暂梦境外,并没有更多的线索佐证,任何猜想如今也只能是猜想,多想也是无用,薛沄便也很快放了下来。


        

只是……


        

目光看向眼前辽阔却也荒芜的荒原水泽,薛沄叹了口气:


        

“就算这里真的曾是那个传说故事里门派的山门驻地,眼下这个模样……怕是也没有什么残留的线索了吧?”


        

“……嗯,没有了。”萧珞眯了眯眼,说不清是看着眼前的荒原,还是透过眼前看向薄雾之中的什么:“早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萧珞?”


        

在这里,即便比方才好了许多,但萧珞明显还是很受昆吾刀上的残念影响。


        

萧珞转头冲薛沄笑了笑:“别担心,也是好事。至少……模模糊糊,多知道点儿什么,也免得我们毫无头绪,走了弯路。”


        

……


        

这片什么也没有剩下的荒原,从位置上来说,正是元州的中心腹地。


        

若只从范围上,这般辽阔倒也能与昔日也许有过的,盛极一时的门派景象扣得上。


        

既然什么都没有剩下,两人便也不再多留,商议了一番,动身继续南行。


        

刚从那山洞中得到了昆吾刀的又一块碎片,联想起流光草山脉中的情形,虽然此地并不像流光草山脉那样出现异状,也并没有金色的九井本源之力的踪迹,为防万一,两人还是取出了飞梭,快速离去


        


        

昆吾刀的碎片汇入本体,对萧珞这个昆吾刀之主也是很有裨益的,才晋入金丹不久,这会儿他的境界又有了些松动。


        

只是眼下却不是能安心闭关的时候。


        

飞梭上,薛沄与萧珞问起:


        

“萧珞,你说……元州之上世代生存的普通人都隐约记得一些曾经有过的这个……门派的事情,那……”


        

“你想说唐家?”


        

“嗯。方烨说唐家曾是元州唐家,世代固守元州九井的九个家族之一,是七千年前……大劫之后才迁居绵州的。若是按照我们先前猜测,那门派的事情真的久远到了七千年以前,那当时还扎根在元州的唐家,会不会知道的,比这些普通的元州人,要多一些?”


        

“……来日若有机会,再能遇到唐巍……或是唐凌,倒可以试着问问。”


        

“嗯。”


        

薛沄也知道,这个也只能等来日的机会,而且就算日后再能碰到,问起来也要好生斟酌谨慎。事实上他们跟唐家的人,跟唐巍和唐凌都不算熟悉,即便有钱婆婆的这层关系……


        

贸然去问,若真有什么,怕会打草惊蛇。


        

“比起这个,我倒更好奇另一桩。”


        

薛沄听到萧珞这么说,也微微顿了一下:“……你说元州九井?”


        

“是啊。七千年前,唐家离开元州之后,元州的九井……如今是什么情形?可还有人看守?”


        

“……还有,就算七千年前大劫之时,唐家所守的元州九井毁了,可再生恢复的九井即便不再原地了也必定会重现在元州之上。唐家的人……为什么要离开元州,放弃元州的九井?”


        

这些问题,大约除了唐家的人,并无人能够解答。


        

……


        

在飞梭上向南疾行了一段之后,两人在隐约瞧见城镇模样的时候,寻了偏僻之处远远落了下来,整理了一番,往城镇而去。


        

前方的,难得是个有名字的城池,叫做定元城。


        

定元城与元州北边的培元城相比,明显更有人气了几分,来往的行人中也能瞧见不少有修为在身的修士。


        

只是……


        

城中气氛,却是比培元城,比他们一路上经过的许多小城小镇,都要紧绷一些。


        

甚至有点儿,在中州的感觉。


        

入城的时候,城门甚至还有守门的修士,要记录下他们两个的身份姓名,这是在元州的其他城镇中从未遇到过的。留下了两个金丹散修的记录后,萧珞和薛沄在踏入定元城的时候,面上虽然不显,心中却是比在其他地方的时候,更谨慎了几分。


        

很快,薛沄的疑惑有了解答。


        

定元城内,有冯家的人!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那刻着“冯”字的身份玉牌,薛沄却是绝不会认错。


        

瞥了一眼擦肩而过的那腰上挂着玉牌的那修士匆匆离去的方向,薛沄心头一紧,却是强作镇定地挽上萧珞的手臂,一路低声闲聊着,往另一条街的茶楼而去。


        

腰上挂着冯家身份玉牌的那修士从隔壁街上酒楼模样的小楼里走出,往城门方


        

向匆匆而去。


        

待上了茶楼坐下,薛沄没有坐到萧珞对面,而是坐到他身边,侧着身子倚靠在他肩上,看着十分亲密的模样。


        

往来的人瞧见了,也当做是结伴游历的有情人,并不太觉着意外。


        

不觉着是小夫妻,倒是因为薛沄还是少女装扮的发髻了。


        

薛沄难得在旁人面前“投怀送抱”,虽然心知她是有别的想法目的,萧珞还是勾起嘴角伸手从身后揽住她的腰身,将人搂得更紧了一点儿。


        

薛沄这般,的确是有目的。


        

晋入金丹,修为提升之后,其实薛沄和萧珞两个,已有了以神识交流的能力。


        

若无特殊法器查探,没有高阶修士特地关注,只与某人以灵力为引的神识交流,是不会被第三人听到知晓的,说来是可以省去布置隔音阵法结界的功夫。


        

只是薛沄才入金丹,连金丹期的法术都还未尽数熟悉过来,神识传音这事儿先前就一直没有想起来。再加上有时传音久了,或是距离太远,其实耗费的灵力反倒会比布置个结界还要多些,加上这一路过来两人着实没遇到过在人群中亟需暗中交流的情形,故而到了这会儿才第一次想起来。


        

薛沄此时靠在萧珞肩上,肢体相触,最大程度上减轻了交流传声之时的灵力波动,尽可能不让其他人察觉。


        

萧珞在感觉到薛沄的灵力侵染上手臂的下一刻,脑中响起有些低沉的薛沄的声音。


        

‘方才路上,我看到冯家的身份玉牌了。’


        

萧珞状若无事地用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薛沄添了一杯:


        

‘那个朝城外去了的筑基修士?’


        

他的确感觉到在那人擦肩而过时,薛沄紧绷了一下身体的异状。


        

‘是。冯家的身份玉牌遮在衣摆之下,经过的时候我瞟到了一眼,不会认错的。’


        

‘……从那间酒楼里出来的?’


        

‘嗯,我觉着刚才那人像是……奉命而去做些什么的模样,所以那酒楼里面,应该还有人。’


        

萧珞侧过头自然地摩挲了一下薛沄的鬓发:


        

‘即便是旁支的普通族人,只要挂了冯家的身份玉牌在外行走……能使唤得了这种人,应该只有冯家族中更高位的,或是嫡支子弟了。’


        

冯薛李唐,冯家是如今九州四大世家中排名第一的世家,称为九州第一势力也并不为过,冯家子弟在外行走,其他世家即便是高出一辈的人,也多半没有足够底气制约他们。


        

薛沄响在萧珞脑中的声音微微一叹,带着疑惑和凝重:


        

‘元州如此苍凉荒芜,灵气也甚是稀薄,冯家高位的嫡支子弟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怕不是突然。’萧珞平静地拿起自己的茶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方才入城时便觉得怪异,如今细细想来,城中的气氛规矩,不像是短短几日的结果,反倒是自来有之,人们早就习惯了的模样。’


        

薛沄好容易忍住了下意识要皱起来的眉峰,心中却更是沉重:


        

‘若真是这样,元州的这定元城,有什么东西什么事情,值得冯家的嫡系子弟在此长久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