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七十六章 破阵
夜间

昆吾心纪

        

血祭结魂阵。


        

奇山回曾在苏镇用城中两万余生命献祭,为复活妻子婉茵布下的大阵。


        

“血祭结魂阵”的名字一出,薛沄眼前猛地浮现出那一晚的情形。


        

此起彼伏的惨叫,空气中满布的血腥,一具具吸干生气的尸体,还有……


        

钱婆婆。


        

薛沄猛地攥紧了手掌。


        

她深吸了一口气:“奇山回的那件事……果然与冯家有关!”


        

温宁并不晓得血祭结魂阵的事,也没听到多少关于苏镇的消息,此时却也敏感地察觉到气氛有异,默默地呆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并不打扰。


        

“温宁!”薛沄想到什么转头看向温宁:“村庄内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是不让你们靠近的?里面有没有什么……”


        

“沄儿。”温宁还未答话,萧珞便出声打断了她:“来的路上我看过了,阵眼位置,没有东西。”


        

甚至还有人在那儿搭了简陋的茅草棚子。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没有?可……血祭结魂阵不是,为了复生所设么?”薛沄说着顿了顿,猛然想起什么,脸色一沉:“是了,血祭结魂阵不能令人死而复生,奇山回是被人骗了!若骗他给他这邪阵的正是冯家人,他们当然会更清楚这阵法真正的作用,不会白费力气!”


        

萧珞知道此时薛沄几乎已经认定在背后欺骗奇山回,给了他血祭结魂阵阵图的就是冯家,事实上他心中也有这样的怀疑,但从根本上,薛沄这样判断的缘由却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在这里见到冯家人,冯家人将她捉到这个村庄内,村庄布了血祭结魂阵,这里的阵法跟苏镇奇山回布置的却又有不同不是为了复活谁而设。


        

串联起来,以此推断这邪阵就是出自冯家的确不无道理。


        

但是……


        

“这阵法不全。”萧珞坦言相告:“只有其形,未得其神。”


        

薛沄一愣。


        

“苏镇的血祭结魂阵,虽然并不能令人复生,其夺取生机聚为强力的作用却是实实在在。阵法牢固几乎绝不可破。但这里的……并未得多少精髓,仿造得有些低劣。”


        

“……仿造?”薛沄没有想到萧珞用了这个词:“不是……改进?或是……”


        

萧珞冲着薛沄摇了摇头。


        

“那……”


        

萧珞皱着眉头,眼光闪了一闪:“看起来,更像是那位‘公子’知道苏镇的事情之后,试图模仿而做的……消遣。”


        

“……”


        

“从这里的阵法布置来看,至少这位‘公子’,手上的确没有血祭结魂阵的阵图。”不然不会布置成这副模样。


        

薛沄胸口剧烈起伏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你也说模仿拙劣,那……”


        

萧珞还是打破了薛沄心头的那点儿侥幸:“就算不如奇山回的那个,夺取阵内生灵生机之效,仍是在的。”甚至因为阵法有些偏差,整个村庄没有一处安全,竟不似苏镇那里,奇山回的府邸作为阵眼还算是平静不被波及的地带。


        

薛沄慢慢站起身来,走出温宁搭建的简陋木屋,慢慢地环视四周。


        

在简陋的茅屋草棚之后怯怯地探出头来的人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茫然和恐慌。


        

甚至对他们两个的情况有些好奇也看过来的那


        

些低阶修士,也个个都是惴惴不安的模样。


        

温宁听了半晌,有些明白,也有些不明白。


        

他抬起头看着木屋门口背对着他站着的薛沄,恍惚中觉着,眼前的这个薛姐姐,跟他曾经在陈州楼城见过的那个薛姐姐,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


        

那之后,原本呆在村庄之内,跟其他人一样无头苍蝇一般的温宁,一下子忙碌了起来。


        

比他更忙碌的是他的萧哥哥和薛姐姐。


        

那天的对话之后,两人将苏镇的事说了一些与温宁知道,温宁这才终于明白听到“血祭结魂阵”几个字之后,薛沄为什么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但出乎意料地,温宁并没有很害怕。


        

如果是在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知道这件事,他想他会很害怕的。


        

但是眼下……


        

祖父温宪阖眼的那一晚,与他说了很久的话。


        

那时候,他们祖孙两人难免说到,在襄城找上他们的那两个人。


        

温宪说,那两个年轻人,与他不同,值得相交,值得托付。


        

温宁想,祖父说的是没有错的。


        

那天对话之后,三人分成两路,萧珞独自在村庄各处走动,多半是去村庄内普通人的住所。而薛沄则带着他,一个个去拜访被困在这个村庄的数个散修。


        

尽管萧珞和薛沄被捉入村庄的时候看着很是狼狈,但两人在这个村庄之内,却毫无疑问是修为最高的修士。


        

不论是慑于高阶金丹修士的威势,还是对困在村庄现状的不安,或是在相信了薛沄所说这之村庄有生祭法阵后的惧怕,连同温宁在内的二十一个筑基期的散修,从散落在村庄的各个角落只顾全自身,到渐渐聚集在一处暂时以薛沄为首,用了两日的功夫。


        

温宁松了一口气,但薛沄没有。


        

这些散修虽成功聚在一处,但心底并不见得多相信薛沄那个生祭阵法的说法。


        

而萧珞估计出的,阵成时间,却已经到了。


        

黄昏时分。


        

晚霞映亮了大半的天际,透出血一样的颜色,仿佛带着点儿什么将要来临的预兆。


        

村庄外来了那位“公子”和他的修士护卫们,比起沉默地站在一旁的护卫,难得没有坐在他最喜欢的椅子上的“公子”,满脸都是带着些兴奋的激动。


        

短短的一段距离,隔着村庄内外。


        

村庄之内的人都本能地感觉到了恐惧,普通人们缩在简陋的房屋草棚之内不敢冒头。


        

聚集在薛沄和萧珞身后的数个散修,虽然不曾亲眼见过苏镇的惨状,但此时仍是有些忍不住地胆寒。


        

村庄之外,阻隔的杀阵已经撤去,只剩下一层透明的结界。


        

隔着结界,“公子”身旁那日将他们“捉”来的金丹修士的目光落在村庄之内,站在聚在一处的二十余个散修前面的两人身上。


        

与当日在定元城外不同,这一次,阵法之内的两个人没有躲闪他的目光。


        

“公子”身后的金丹修士皱了皱眉头,感觉到有什么……不甚妥当。


        

但此时,却是已来不及再做什么。


        

觉得有趣亲自实践的“公子”,已经掐诀动手,催


        

起血祭结魂阵。


        

熟悉的光影,冲天而起,半空中亮起繁复的符文,地面上也显露出血红色的纹样。


        

在村庄之内的许多人眼里,这是了不得的惊人景象。


        

但在经历过苏镇的萧珞和薛沄眼中,不论气势还是规模,都远不如奇山回用七七四十九年,亲自一点点布下的大阵。


        

这里不是苏镇,“公子”也比不得奇山回。


        

这才是萧珞和薛沄两个,真正的机会。


        

阵成笼罩在整个村庄上的那一刻,村庄之内的数个角落隐隐闪烁起淡淡的灵光,将地面上本就有些杂乱,难以完整统一的符纹阻隔开,像是落入墨色之中的清水,冲淡了那一点上的颜料。数十个上百个淡淡的灵光从各处亮起,像是一场骤然落下的微雨,即便不能将所有的污秽冲刷干净,却也让原本就不甚清晰的血红色纹路即便在整个村庄范围内蔓延开,却不能将一条条的纹路连结起来汇成一体。


        

村庄结界之外,退了几步远离了一点儿的“公子”脸上的期待和兴奋一下子卡住了。


        

村庄之内满是压抑的气氛,先前还算有那么一点儿的灵气骤然被抽空,普通人尚好,聚集在一起的修士们感觉尤为清晰。


        

但,没有死亡,没有血腥。


        

暂时没有。


        

这一次的阵法不全,威力并不那么强大,在明知外面会有冯家人的情况下萧珞没有让薛沄如在苏镇那般,动用本源之力,对付这个残缺简陋的血祭结魂阵,已经算是有些经验,之后也自己回忆摸索过很长时间的萧珞,仅凭数百散碎阵石便暂且拖住了血祭的开始。


        

但毕竟,只能一时。


        

他们还需要尽快破阵。


        

短暂的惊讶和慌乱之后,聚集在一处的散修们对视一眼,陆续按照薛沄和萧珞之前所说的,拿出自己的武器错开站上指定的位置,以自身灵力汇入地面。


        

细细的嗡鸣声从众人脚下响起,声音越来越大,连同温宁在内的二十一个散修脚下亮起耀眼的白光,从村庄之内冲天而起,撞上半空中闪烁着的诡异符文,整个大阵都颤了一颤。


        

阵外的“公子”被惊地倒退了两步,那个高阶金丹修士上前一步挡在“公子”身前,看着阵内的数个散修的目光,第一次如此锋锐而认真。


        

但这道光虽然让大阵颤抖了一下,却并未能冲破阵法,而是散成了细碎的流光没入半空中的符文之上,像水滴一样顺着向下滑落。


        

破碎的灵光在村庄之内飘荡,像是一场突然降落的霜雪。


        

那“公子”见状,惊愕散去之后,脸上通红一片,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金丹修士,恶狠狠地瞪着阵法内的那些他不曾看在眼里过的散修。


        

尤其是站在众人之前,并未与他们一起结阵的萧珞和薛沄。


        

“我以为你们多大能耐,果然……废物还是废物!想破阵?”那“公子”又上前一步,不顾那金丹护卫的阻拦,几乎快要贴在阵法之上:“本公子就来看看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蠢货,能撑得了多久!”


        

话音一落,“公子”手上一动。


        

薛沄没有见过,但萧珞却是熟悉。


        

如同当初在苏镇的奇山回,“公子”要再次强行催动血祭结魂阵。


        

就是这一刻。


        

薛沄猛地后退一步,灵力一出却是向后,切断了身后二十一人方才合力成型的阵法的灵力输入。


        

>


        

萧珞上前一步,手掌在胸口前滑过,金红色的耀目光芒亮起,响彻天际的一声嘹亮的刀鸣。


        

薛沄再一次瞧见萧珞手中握着的昆吾刀的影子。


        

比她曾经见过的凝实了不少的昆吾刀。


        

在元州腹地的那个山洞里又收回一块昆吾刀碎片之后,萧珞已经能自由召出昆吾刀使用。


        

手握昆吾刀,阵外阵内的人都还在惊讶之中,萧珞却是半点儿不敢耽搁,向阵法结界之外,猛力挥出一刀——


        

像是一瞬间被打碎的琉璃,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在那金红色的刀影冲撞过去之后,只颤了两下就碎裂开,破出一个巨大的空洞的阵法结界。


        

冲破了阵法屏障之后,淡了许多的刀影仍未停歇,继续向前,在主阵的“公子”惊恐的眼光之下,袭向了……他身旁的金丹修士。


        

仓促之间,这位“公子”的金丹护卫急急召出本命法器挡在身前,如火焰般的灵力合成一道屏障,挡在已经快要消散的刀影之前,发出刺耳的轰鸣碰撞声。


        

他挡不住昆吾刀的刀影,只来得及在屏障破碎,本命法器断裂之前从刀影前行的方向上错身闪开,在刀影又行了好远彻底消散之后才喷出一口鲜血。


        

阵法外的“公子”和其余的筑基期护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甚至有些愣愣地看着在他们眼中那样厉害的金丹修士被区区一道刀影,还是在破阵之后已经散了大半力量淡到几乎要看不出的刀影重伤。


        

但他们被惊得愣住,一直警惕等着的薛沄没有。


        

运足了力的薛沄在萧珞挥下昆吾刀的下一刻跟在刀影之后冲了出去,从阵破的破口出去,一把掐住离得最近的,失了那金丹护卫保护的“公子”的咽喉,在对方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将人扯进村庄,同时掐诀连续几道攻击法术落在还未反应过来的附近几个筑基护卫身上。


        

见薛沄得手,萧珞当即转身,昆吾刀仍握在掌中并不收回,甩出飞梭,早有准备的散修迅速登上,薛沄也掐着开始不断叫唤挣扎的“公子”的脖子跳了上去。


        

萧珞的飞梭着实不大,站满二十多人格外拥挤,却也成功地顺着昆吾刀砍出的破损之处冲出村庄。


        

“公子!”


        

连同已重伤的金丹修士在内,被“公子”带来的护卫们第一次露出慌乱的神色,其中两人转回定元城报信,其余人在金丹修士的带领下顺着那飞梭离去的方向追去。


        

村庄之内慢慢重新笼起的阵法,和剩下的千余定元城居民,无人再管。


        

半晌之后,村庄内有人探出头来,心怀忐忑地伸手触碰似乎已经不太一样的阵法屏障。


        

可以出,但不能再进。


        

外面的伤害无法抵达阵内,连块石头都丢不进来。


        

村庄内最早出来试探的几个人对视一眼,这才终于彻底相信了,那个年轻的修士大人先前说的话。


        

他们离开之后,这里会留下保护他们的阵法。


        

呆到定元城内也远远亮起流光,定元城内留守的“公子”的手下们也追着他们远去之后,他们再离开这个村庄,自去逃命。


        

最好,不要再回定元城。


        

几人互相看了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那飞梭远去的方向恭敬地拜了一拜。


        

愿这些,不一样的修士大人们,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