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七十七章 元州九井
夜间

昆吾心纪

        

乘飞梭破阵而出,带上“公子”,既是存了若有万一有人质在手令对方投鼠忌器,好寻求生机的念头,也有“公子”身上谜团太多这次大约会是最好也可能是最后弄清楚的机会。


        

当然,还有将所有追击的冯家护卫远远引走,保下那村庄内数千普通人的目的。


        

他们二十余个是修士,在重创了修为最高的那个金丹修士之后,个个都算得上是有一击之力的。但村庄内剩下的那些普通人不同。


        

对上盛怒的修士护卫,他们没有还手的余地,几乎只能任人宰割。


        

数千人命,不是可以轻易抛下的小事。


        

就如薛沄曾对那些有过犹疑的散修说的:


        

这些普通人之于他们,正如他们,之于那个‘公子’,正如伶仃散修,之于世家门派。


        

谁愿做蝼蚁?谁该做蝼蚁?


        

飞梭之上,萧珞再次动用昆吾刀,虽然并未如先前几次一般遭到强烈反噬,情况却也没有多好。加上如今本就只能算是小巧的飞梭上站了二十多个人,还要躲避身后追来的修士的法术攻击,驱使驾驭的难度更是提升了几倍,多少开始让他有些吃力。


        

但包括温宁在内的散修们,却都是第一次乘坐并不熟悉,帮不上什么忙。


        

于是薛沄在以法术暂时封了“公子”的灵力,束缚住双手之后,将他交给二十一个筑基散修中修为最高的那个暂且看守,便凑到前面去帮萧珞的忙。


        

大约是后面追来的人跟得太紧,半空中各色攻击术法让飞梭不住地颠簸颤动很不安稳,飞梭上的众多修士都是一副惶惶不安的模样,各自拿着自己的法器戒备着身后追上来的动静,连那个被薛沄交代看守“公子”的修士也是。


        

这便让那“公子”瞅准了时机。


        

在飞梭行至某处荒野半空,正要转向离开时,那双手被缚的“公子”猛地撞开本该看守他的修士,从飞梭之上一跃而下。


        

在飞梭之上众人的惊愕,和飞梭之后追来的修士护卫的惊叫之中,“公子”仰面朝天,笑得张扬放肆,脸上诡异地浮出道道血红色的纹路。


        

下坠不过眨眼的功夫,双手并未解开的那“公子”得逞的笑声戛然而止,下坠的身影也猛地在众人眼中毫无征兆地消失。


        

薛沄最先反应过来,来不及多想直接驾驭飞梭猛地朝那“公子”消失的方向冲去,却不想在半空中飞梭仿佛撞上了什么,剧烈震荡起来。


        

这一下的冲击,竟一下子就瓦解了飞梭的防御,比一路追在身后的众多护卫的法术攻击加在一起造成的伤害还要强烈。


        

眼瞧着飞梭便要破碎,其上的众多散修们已经站不稳要朝那个方向坠落,萧珞当机立断再次挥起昆吾刀,朝着已不知为何湮灭了飞梭前端的方向,划出一道比先前破阵要小上许多的刀影。


        

金红色的刀影伴着清脆的刀鸣,在那前方的虚空之处撕扯开一个不小的破口。


        

紧扒住已经半破损的飞梭边缘才好容易稳住身形的温宁惊讶地看到——


        

那破口之内,前一刻坠下的那“公子”瞪大了眼睛,在一片陌生的环境之中,因灵力被封双手被缚而无法躲开,只能惊恐地对上那迎面而去的刀影。


        

<


        

br />    “快走!”


        

温宁并未能看完,便觉得身后一紧,薛沄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被一把揪起,混乱之中连同飞梭的残骸和其余的同伴一起,从那破损瞬息之后又极速再次合拢的缺口,钻入其中……


        

飞梭所剩不多的残骸落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响。


        

二十多个散修中大半仓促落地时未能站稳,有些狼狈地扑倒在地。半空中,那一个金红色刀影造成的破口再不见踪影,只有两三个抬头早些的隐约瞧见了那破口消失之前,对面已赶上来的“公子”护卫们。


        

他们落入了一处被阵法结界护在其中的神秘之地。


        

周围有些昏暗,碎石遍布满是砂砾,杂草都生得极少,更不用说树木。从砂砾之中破土钻出的一道道石壁石柱,大小形态各异,看着极为粗犷,细看之下却总有几分不甚普通的感觉。


        

看似浑然天成的石林,由疏到密,向深处蔓延。


        

石林蔓延的深处,像是有什么隐约阻隔着众人的视线,即便是以修士的眼力看去,仍旧只是一团模糊。


        

众人都在诧异好奇,还有几分惊魂未定的时候,薛沄是最了解情况的那一个,却也是最为惊讶的那一个。


        

这个地方她也是第一次踏足,但是这里的气息和感觉,甚至灵气流动她都十分熟悉。


        

几个月前,她便亲身感受过一番甚是相似的。


        

九井秘地。


        

这里,竟是元州的九井秘地。


        

身旁一声轻响,震惊之中的薛沄猛地回过神,一把扶住有些脱力的萧珞。


        

“萧珞!”


        

萧珞脸色不是很好,但却难得并未受伤,只是体内灵力几乎被抽空。


        

但他仍旧没有收回昆吾刀,掌中半凝实的金红色长刀的刀影,刀锋半插入地面,刀身如呼吸一般一下一下地亮着金红色的微光。


        

萧珞冲着薛沄安抚地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又伸手示意薛沄注意另一方向。


        

薛沄看过去……


        

是仰躺在地已经没有了气息,瞪大了双眼满脸惊恐和不敢置信的“公子”。


        

他的胸口斜着一道金红色的微光,从这道被光芒掩盖的伤口开始,“公子”的身体渐渐虚化,看起来像是整个人都被蔓开的金红色微光包裹吞噬,而后……化成了点点流光。但细碎的流光并未在空中飘荡逸散,反而一点儿不剩地没入他们脚下的土地。


        

像是被吸收了一样。


        

薛沄大步走了过去,但什么都没有改变。


        

“公子”死于昆吾刀之下,尸身幻化成点点碎光没入九井秘地。


        

薛沄心中惊愕不已,此时已然有些顾不上同样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更是噤若寒蝉的其他散修。


        

这里是元州九井秘地,毋庸置疑。


        

那“公子”显然知道这里,特地选在这里跳下飞梭,不知用了什么不需要灵力催动的办法,穿过了九井秘地的防护结界。


        

“公子”知道九井,知道旁人若无特定方法无法


        

进入。所以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要逃开薛沄他们的控制。甚至,因为知道强闯九井秘地会发生什么,“公子”也多半指望着九井秘地的防护可以顺便绞杀了飞梭上挟持过他的这些人。


        

“公子”毫无疑问,是元州九井的守护者一脉。


        

但……


        

怎么会呢?


        

同一个家族血脉,不可能守护两处九井。


        

冯家世代居于中州,该是中州九井的守护者家族,这个应当出身冯家的“公子”,能使唤冯家子弟的“公子”,怎么会……是元州九井的守护者一脉?


        

只是眼下,“公子”已身死魂消,连尸骨也没留下,无从查证,这件事也不可能去找冯家或是外面那些一路追击的护卫们求证,尽管薛沄心中惊涛骇浪,疑惑不已,此时却只能暂且搁下。


        

另一件……


        

“公子”自飞梭跳下进入九井秘地,是心中笃定了他们跟不进来,但……


        

他们进来了,甚至先一步进入九井秘地的“公子”躲避不及,被短暂破开了九井秘地之外结界的昆吾刀的刀影毙命当场。


        

昆吾刀……


        

薛沄转头,看向一手撑着立在地上的昆吾刀,已盘膝在地打坐调息的萧珞。


        

薛沄没有忘记,她听他们复述苏镇那晚她未曾亲见的事的时候提过。


        

奇山回知道本源之力,奇山回还知道,昆吾刀。


        

薛沄已经确认奇山回是九州大陆上某一州府的九井守护家族传人,他知道本源之力十分正常,但昆吾刀……


        

那时薛沄便怀疑过萧珞的昆吾刀也可能与九井有关,但除了当晚奇山回的话,并未能找到其他的线索佐证,她两次跟萧珞一起在收回昆吾刀碎片时候看到的残影连同萧珞在那个山洞中的梦境里,也从未出现过九井相关的事。


        

但是现在,昆吾刀破开了九井秘地的结界。


        

薛沄说不清,是昆吾刀的威力强大,还是昆吾刀本就与九井相关。


        

薛沄想了片刻,走向在一旁打坐的萧珞。


        

萧珞在她走到自己身前蹲下来的时候睁开眼,看向薛沄。


        

薛沄看着他抬手掐诀,皱了皱眉,似乎有些费力,却终究还是成功地布了道隔音的结界出来。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结界似乎不太稳当。


        

很快,萧珞开口肯定了她的感觉:


        

“此地有些神异,布阵结界不大容易,很快要散了。”


        

薛沄直接干脆地道:“萧珞,这里是九井。”


        

萧珞挑眉,因先前心中也有猜测,这会儿倒不是十分意外:“元州九井?”


        

“嗯。”薛沄点点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陆陆续续也开始调息的散修们,沉声道:“我打算进九井中心一趟。”


        

萧珞点了点头:“若能寻到其他出去的办法自然是好,若是不能……也莫太过强求。”


        

九井的进出之法,只有九井秘地守护家族的传人知晓,但眼下,那个元州九井的守护者一脉


        

传人“公子”已死。凭借昆吾刀强行突破进来的他们这些人,若是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再如进来的时候一般,仍由昆吾刀破界而出。


        

可偏偏眼下,短时间内两次动用昆吾刀,没有再遭反噬已是万幸,但萧珞却已被抽空了身为金丹修士的一身灵力,着实再无力挥刀。甚至不将昆吾刀收回都已是强撑,他担心收回之后自己一时半刻再无法让它化出刀形使用。这也是萧珞顾不得其他,毫不耽搁打坐调息试图尽快回复一些灵力的原因。


        

“公子”已死,昆吾刀一时用不得,他们眼下没了出去的办法。


        

可是,他们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这里是元州九井秘地,冯家守在不远处的定元城的原因怕就是这个,因而绝不只“公子”一人知道这里,更何况一直追在他们身后的那些护卫们是亲眼看着他们落入此间的。时间过去越久,陆续赶来的冯家人就可能越多,九井秘地纵然不算小,但若得了信的冯家源源不断派人前来围住,他们就算之后能够离开也怕是逃不掉了。


        

更何况,他们还担心,“公子”不是唯一知道进入办法的人。


        

如果说在这之前,他们还只是因为破了那“公子”消遣用的血祭结魂阵,挟持了那“公子”而被追捕,此时此刻,知道了九井甚至进入过九井秘地的他们这群人,就更不会被外面的冯家人放过。


        

这里不能久留,他们要尽快寻到出去的办法,逃开追兵。


        

薛沄身上有本源之力,在顽州九井秘地就曾尝试过,不会被九井排斥,还能在与九井的共鸣之中得到不少好处,得知不少事情。


        

现在,她也想一试,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离开九井秘地的办法。


        

事不宜迟,薛沄与萧珞只匆忙说了几句,便散了隔音结界,走向那二十一个散修。


        

尽管他们这些人都一直关注着萧珞和薛沄的动静,此时却都不太敢动弹,第一个迎上来的是温宁:


        

“薛姐姐。”温宁上前两步:“可要我们帮忙做什么?”


        

这么会儿功夫,所知不多的温宁也明白过来,他们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薛沄拍了拍温宁的肩冲他笑了笑,转头看向其他人:


        

“我去里面一探,一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不必惊慌,安心在此恢复灵力,做好冲出此地后……逃生的准备。”


        

众散修面面相觑,犹疑着陆续答应下来。


        

温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薛沄已是金丹修士,说起来是他们这些筑基散修的“前辈”,在她打定主意亲自进去一探的时候,他若是贸然跟上,怕不是帮忙,反而拖了后腿。


        

转身离开前,薛沄想了想还是拉住温宁的手臂轻声道:“温宁,你们呆在这儿附近不要乱走,不要深入,就留在……你萧哥哥身边。”


        

九井秘地,不只外围有防护结界,内部其实……也是有迷阵幻阵的,对于并非使用九井守护血脉的方法进入的闯入者,本不该如此平静才是。


        

薛沄的目光再次落向……


        

撑在地上,金红色的。


        

昆吾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