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七十八章 混沌灵气
夜间

昆吾心纪

        

顺着蔓延而出的石林,薛沄来到了元州九井的中心地带。


        

在亲眼见过顽州九井之后,元州的九井仍旧震撼到了她。


        

那是……


        

从地底深处,冲天而起的一柄锋锐利刃。


        

如顽州九井深处的藤条一样,元州的九井中心这里,这一柄巨大的剑也是虚影,比起顽州的那个藤条还要淡上一些。


        

顽州的藤条像是活的一样,元州的这柄剑却是如蔓延而来的石林一般的质地,虚影之上也斑斑驳驳露出仿若岩层的痕迹。这一柄只有剑身没有剑鞘的硕大长剑,从幽深的地底深处拔地而起,竟像是从地底生出,毫无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柄巨剑的虚影,便是元州九井的本体核心。


        

薛沄一路走来的速度极快,体内不动声色地运转着本源之力,并未受到任何幻境阻隔影响。


        

先前她只进过一个九井,在顽州九井秘地那里,她手上有方烨亲自绘制的符咒,是用最正统的方式,算是由九井守护者传人引入其中的,顺利穿过外层的屏障结界进入九井又不受内部的幻境迷障影响,也是正常。


        

但是此时,她是阴差阳错强行闯入的,身上并未有元州九井守护者一脉的许可,甚至远离了她觉得十分不同的昆吾刀,但仍旧没有被什么阻挡。


        

此时的薛沄也说不清,这是不是因为她体内的本源之力。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也许……若能有幸再寻到其他的九井秘地,她会有机会验证一番。


        

这一回误打误撞来到她一直十分好奇的元州九井,但却并没有心思如之前进入顽州九井时一般慢慢前行好生打量,她还记着,眼下最重要的是寻到出去的办法。


        

虽然很可能,离开这里之后……不会再有机会来第二次。


        

冯家的人,不只不会放过他们,而且也定会将这里守得更是严密。


        

站到巨剑的虚影前,薛沄站在石阶边上向下多看了一眼望不见底的幽黑深渊,而后才将目光转回巨剑之上,深吸了一口气,调起体内的本源之力,从指间溢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薛沄清晰地感觉到眼前的巨剑虚影震动了一下,如同当初在顽州九井时一般,整个九井秘地都随着这次的震动开始弥漫浓郁醇厚的灵气。


        

那是与如今九州天地之间的灵气有些不同的灵气。


        

薛沄顾不上这个,紧紧盯着轻颤着的巨剑虚影,脑中仿佛回荡起悠远的剑鸣声。


        

但,转瞬即逝。


        

薛沄清楚地看到,从地底深处,巨剑的虚影之中泛出淡淡的流光,却是比顽州的那处九井藤条的淡了数倍,只浅浅地亮了一下便又重新暗淡了下去,并未能同顽州的九井藤条一般,将那点儿泛出来的极浅极淡的金色流光,送到她的面前。


        

薛沄只隐隐感觉到体内流动更快的本源之力循环似乎更顺畅了一些,但却着实……并未能同顽州九井一般,有更多的什么归入体内。


        

元州的九井……比顽州的九井力量弱上许多,连滋生本源之力的能力都没有了。


        

甚至伴随着被她一身精纯的本源之力唤醒的九井而充盈的混沌灵气,也并不能如顽州九井秘地一般长久。顽州九井那里在她唤醒了九井之后,秘地之内充盈的活跃灵气按照她当初的估量,大约能维持至少十年不散,甚至有可能随着九井不断复苏的进度越发强劲,但元州这里却不是。此刻短暂充盈整个九井秘地的灵气,不出两日就要消散干净。


        

元州这里,比起顽州,差距也太大了……


        

恐怕,元州的九井,是七千年前大劫时损毁过后,新生修复而成的,缺了前面不知多少年的底蕴沉淀,才会如此不足。


        

甚至……


        

薛沄紧皱起眉头,神情有些沉重。


        

因为元州九井太过虚弱,她甚至几乎并未能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更不必说,寻到其他的离开方法。


        

&nbs


        

p;  所幸……


        

薛沄感受了一下四周被激起的浓郁灵气,最后看了一眼重归沉寂不再有动静的巨剑虚影,转身快速地原路返回。


        

现在这里灵气浓郁,是最好的引气入体的修炼时候。


        

只是薛沄并不是十分确定,九井秘地涌出的混沌灵气,没有九井守护家族血脉的修士能吸收多少,是否有碍。


        

若是可以,那现在唯一剩下的希望,就是在这短暂的灵气充盈的环境下,让萧珞尽快回复灵力,而后……再次动用昆吾刀,破界而出。


        

薛沄迅速返回原地,撑着昆吾刀的萧珞还在打坐,只是目光一直落在石林深处九井核心的位置,瞧见她出来才松了口气。


        

温宁也站在一旁,见她再次出现,脸上也露了一个笑来。


        

这个对其他散修而言十分神秘的不知名地界上,一下子涌出了许多浓郁的灵气,虽然跟他们以往熟悉的灵气感觉不太一样,这些修士们却本能地感觉到其中的好处,不用人说纷纷打坐吸纳了起来,此时就有好些个甚至没有察觉薛沄已经回来。


        

薛沄只看了一眼那边的散修情况,便知道她先前担忧的情况没有发生,这里的灵气可以被非九井守护家族的人吸纳入体。


        

薛沄看了看见她安然出来,点头笑了笑便不再耽搁闭目凝神吸纳灵气的萧珞,并未走过去打扰,而是来到了迎过来的温宁面前。


        

“薛姐姐。”温宁见其他人都打坐修炼,连先前跟他一样清醒着的萧珞都闭上了眼睛,便也压低了声音尽可能不影响其他人:“你回来啦!”


        

薛沄拍了拍温宁的肩:“不用担心我,我没事。难得此地现在灵气醇厚,正是最好的时候,莫要浪费了,你也赶紧凝神吸收。”


        

“薛姐姐,你和萧哥哥修为最高,是大家的倚仗。其他道友们也都比我厉害些,你们比我更需要赶紧回复灵力。我……这里虽然没有人,但是看着有些奇怪,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危险。所以,所以我想,薛姐姐你跟萧哥哥一起入定吧,大家也是,至于我……我修为太低,灵力再怎么充足也都帮不上大忙,不如就守着大家警戒一番。”


        

薛沄愣了一下,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温宁的脑袋,而后拉着他的手将他扯到一旁的空地上按着肩头坐了下来。


        

温宁虽然由着薛沄动作,此时坐在地上后确实仰着脑袋眨着眼睛有些不解地看着薛沄。


        

“温宁放心,这里……比较特殊,一般人是进不来的。你别想那么多,此时的这些灵气十分特别,若我没有料错,吸纳入体之后对日后的修行也会大有裨益,算是一份难得的机缘,你莫错过,毕竟……”毕竟能再入九井秘地吸纳灵气的机会,可能不会再有。


        

“薛姐姐……”


        

“乖。”薛沄又摸了摸他的脑袋:“赶紧入定吧。”


        

温宁眨了眨眼,终于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闭目入定,专心吸纳起,薛沄口中十分特别对日后修行也大有裨益的灵气。


        

温宁和薛沄说话的动静到底还是引得几个散修睁眼瞧了过来,薛沄安顿好温宁之后朝他们看了过去,点头示意他们不必多想继续吸纳灵气后,便转身走到一旁,秘地之内的其中一个天然生成的石柱旁,转身面朝入定的众人抱胸站好。


        

在众人纷纷入定恢复灵力的时候,薛沄没有这个打算。


        

进入九井秘地之后,薛沄体内的本源之力便格外活跃,虽然比不得上次在顽州九井,但也因为与九井的呼应关系自动地形成周天循环,缓缓增长。就算不入定特地修炼,她也能够获得不少好处。更何况,有了先前在顽州九井无知无觉闭关了整整两个月的经历,就算现在让她专心入定她也不敢。即便元州的这处九井实在弱得可怜,没让她有多少收获。


        

薛沄不入定,静静地在一旁守着众人,便有了心思去观察一番秘地之内的石柱石林。


        

顽州九井之内,除了草植之外还有座座带着方家血脉气息的石雕,如今回想起来,那都是方家人为九井秘地的守护出了一份力的证明。但元州的这处九井,几乎没有人为造就的东西,拔地而起的座座石柱石林,都是天然生成的


        

模样。


        

显然,守着元州九井的人,没有顽州的方家对九井上心。


        

而且……那个“公子”到底是谁呢?按照薛沄如今对九井的了解,他不可能是冯家的血脉。


        

唐家,又是怎么回事?如今的唐家人是已经彻底不知道元州的九井之事了么?


        

薛沄觉得,她关于唐家的疑问越来越多了,也不知……是不是有机会从唐巍或是唐凌身上试探到一些。


        

……


        

元州的这处九井力量着实弱得很,被唤醒开始缓慢复苏之后涌出的混沌灵气持续的时间,比薛沄预想中的两日还要短些。才大概过去了十几个时辰,九井秘地之内的天色亮了又暗下来一回,这里弥漫着的灵气便已散到几乎没有的地步。


        

入定之中的众人纷纷醒来,尽管此时仍旧被困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外面还极有可能有等着对付他们的“公子”的修士护卫们,众人包括温宁在内,脸上却都带着激动的神采。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些灵气入体周天循环之后的好处。


        

周身的经脉和灵根像是被这些入体的灵气洗涤了一番,变得越发纯净了几分,众人都发觉灵气入体的循环少了许多往日的滞涩,格外顺畅轻盈起来。


        

若是这番效果是长久存在的,不会因为离开这个地方或是时间过去几日后消失的话,那么可以想见日后他们修行进阶的速度会快上不少。


        

对于修士而言,这可是了不得的机缘进益!


        

激动着的众人回过神来,便有人在瞧见一旁的薛沄后陆续想起一件事。


        

这里的灵气……是在薛沄独自离开去了石林深处之后突然涌出的。


        

于是,从入定中醒过来的散修们站起身,纷纷朝着薛沄拱手行礼。


        

不论如何,这番机缘,与薛沄有关。


        

加上先前她与萧珞带他们破阵逃出的恩惠。


        

只是一礼,不算什么。


        

薛沄此时的心思却并不怎么在他们身上,而是看向一旁刚刚睁开眼睛的萧珞。


        

萧珞前一日入定时脸色还有些不好,此时也没有完全恢复,碍着其他人在,薛沄也不好多问关于昆吾刀的事,只是匆匆走了过去扶着他起身。


        

“萧珞……”


        

“灵力虽只恢复小半,但也是足够再用一次了。”萧珞站直了身体,手腕微微一动,手中握了两日的昆吾刀上,金红色的光泽仿佛盛了那么一下:“不好再耽搁了,我们尽快选择一处,破界离开这儿。”


        

薛沄略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萧珞的面色,知道此事已经没有其他方法,只得叹了口气:“是我无能,空有……却竟奈何不得这里的结界。”本源之力源自九井,可她却并不知道如何真正利用好本源之力,无法试图用本源之力离开这处九井秘地。


        

萧珞笑了笑,却是左手微动,取出一只玄铁的阵盘,递给薛沄。


        

薛沄一愣,看了看被塞到自己手上的阵盘,又抬头看了看萧珞,心中猛地一慌:“萧珞……你……”


        

“就算我们换个方向破界离开,外面有人守着拦截的可能还是太大。如今飞梭已毁,我们这些人想要一起冲出重围安全逃脱,困难太大了。”


        

薛沄已经猜到萧珞要说什么,手上攥紧了怀里的玄铁阵盘,脸色煞白一片:“不……定有旁的方法,不如我去……”


        

“沄儿。”萧珞伸手按住薛沄的肩:“你知道,这是最好的法子,也是最妥帖的法子。”


        

“可,可你……”


        

“能够破界的刀在我手上。”萧珞按在薛沄肩上的手更用力的两分:“只有我可以。”


        

“萧珞!”


        

萧珞脸上的郑重慢慢散去,眉头轻挑,脸上又挂上了最常见的浅笑,用左手揉了揉薛沄的头发:“乖,等我去找你。到时……我再给你多做几笼汤包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