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八十三章 自己人
夜间

昆吾心纪

        

原本来了就是打算商议扳倒元彻和冯家事,没有打算离开的上官渺,在决定投入薛沄的明省谷之后,就更没有了离开的理由。


        

等温宁带上官渺离开议事厅,带她在谷中寻心仪的住处之后,议事厅内就只剩下薛沄,萧珞,和凌霞。


        

上官渺离开之前,还在门口转头又看了凌霞一眼,倒是没有发现引着她出门的少年温宁有的那么些许不太一样的反应。


        

“凌霞,先前还未向你道谢。”


        

听到薛沄的话,凌霞抬头先看了一眼一旁的萧珞,而后才转向薛沄:“不必客气,不论是当做先前耽搁了你两个月的歉意,还是当做你寻到让阿烨养伤办法的谢意,替你找上官渺都是我应该做的。”


        

即便是说着这种算得上软和的话,凌霞的脸色仍旧十分冷淡。


        

虽然相处不久,薛沄也算多少了解一点儿凌霞的性子,便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不论如何,这份谢意感念她记在心中便是。


        

“方烨……他如今可好?”


        

提到方烨,凌霞一直冷淡到有些冷硬的脸像是一下子融开了一些,眼神都显得柔和了一点儿,嘴角微微勾起,带上淡淡的笑意:


        

“阿烨很好,先前暂时出关,还与我传讯过一回。他说……在那里闭关调养果然有些效果,如今他经脉的伤势已修复了一点儿,毁掉的灵根也有了些许感应。他说按他估量,至少三年至多五年,应当就能恢复了。”


        

薛沄也笑了起来:“那真是好消息啊。”


        

“是。”凌霞点点头,看向薛沄,沉默了一下站起身,拱手朝着薛沄行了一礼。


        

“唉!”薛沄连忙扶起凌霞:“你方才不是还说,帮我找到上官就是为了答谢的么?既如此,我哪里还能再担你这个礼。”


        

凌霞摇头:“并不是为这个。”


        

“那……”


        

“你方才说的,可是当真?”


        

“……自然。”


        

“从今而后,明省谷会收拢无根散修,庇护离散弱者。”


        

“是。”


        

“不只图安于苗州一地,而意在九州?”


        

“是。”


        

凌霞低垂下眼,略踌躇了一下,继续道:“同处九州之南,顽州与苗州毗邻。”


        

薛沄微微一怔,看着凌霞等待下文。


        

“我……并没有你那么伟大的志向。”凌霞的声音偏低,一贯有些生硬的音调此时也尽可能放得平缓:“我只想求,和阿烨一起的安稳日子。不必多高修为成就,不必多少银钱富贵,只是……想在这世上,平平安安地活下去。但只靠我……我保不住我们两个人,更何况是……方家世代守着的那里。我曾以为拜入阴癸派后能够得到庇护,但……”


        

薛沄默默地听着,也想到了她跟凌霞的初识。


        

顽州霍城城外,她同门师兄弟的排挤和截杀。


        

“你不同,薛沄。你是被……选中之人,在顽州时候阿烨便说起过,日后不可限量。我相信阿烨的眼光,只是那时候并不晓得你有此


        

心气。如今……不知可否请你,将阿烨……也能纳入羽翼之下,庇护他平安。方家守护着的地方事关重大,如今只剩阿烨一个人,我怕来日若有变故,他一个人……应对不来,抵挡不了,就算弃了那里,也未必能逃过。”


        

“你也说了,我是被选中的。九井之事,各家本就该守望相助。况且在顽州方烨为我解惑颇多,不论日后有何需要,我义不容辞。”


        

凌霞听薛沄干脆地道出“九井”两个字,微微一愣,第一反应便是朝一旁并不插言说话的萧珞看了过去。


        

“萧珞于我,正如你与方烨。”


        

凌霞听了薛沄的话,点了点头,不再多想。


        

理解得倒是很快。


        

“谷外大阵这几日预备改动重设一番。”萧珞开口说了在这议事厅内除了自我介绍外的第一句话:“若是凌道友没有什么事不急着离开,不如小住些日子,待护谷大阵完成后,再带上炼制好的入谷玉符离开。”


        

凌霞微微一愣,明白过来萧珞这是认同了薛沄的意思,要将远在顽州的方烨也当做明省谷的一份子,让他若遇事可以来明省谷躲避。


        

毕竟是初初建立,明省谷如今实力还不够看,暂时也只能做到这样的承诺。


        

不过,如此也够了。


        

凌霞拱手道谢。


        

“凌道友若有意,明省谷也是欢迎至极。”


        

萧珞这话说出来,薛沄和凌霞两人都是一愣。


        

只是这一愣之后,凌霞垂下眼抿紧嘴唇沉默下来。


        

薛沄看了萧珞一眼,十分确定他说这话并不是因为知道凌霞在阴癸派境地算不得好而做的招揽。


        

门派子弟没有世家大族血缘上的牵绊,对门下弟子的约束就格外严格一些。


        

叛出所在门派转投他处,不论在哪里都是极大的罪过。


        

小门派中若有人转投了更大的势力,他们还可能会忍气吞声将这件事咽下去,但阴癸派即便比不得四大家族却也仍旧是九州大陆上的顶级势力之一,而他们明省谷……如今什么都还不是。


        

不论是为了凌霞日后在九州大陆的处境和名声,还是为了如今初建的明省谷,萧珞都不可能提议让凌霞叛出阴癸派。


        

因而这其中……定有什么她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这么一想,薛沄将目光放回凌霞身上,细细观察片刻,也终于反应过来察觉到了不对。


        

凌霞修为不对!


        

先前谷外初见的时候,她多半的注意力都在上官渺身上,等上官渺离开议事厅她也没有再多想其他,如今被萧珞明显不太对劲的提议提醒,她这一看之下果然察觉到了异样。


        

当初在顽州,凌霞分明已是接近筑基大圆满的修为,离结丹不远了的,她跟萧珞提起凌霞这个人的时候也提过一句。可眼下……


        

凌霞的修为倒退了一个小境界,从筑基后期跌到了筑基中期。


        

这……


        

“看来萧谷主对门派处事十分了解。”


        

萧珞方才一提,凌霞就知道萧珞已经知道了,此时叹了口气,也便不再


        

多遮掩。


        

萧珞微微笑了笑:“只是刚巧有个朋友也是门派出身,以前闲聊的时候,听他说起过一些。如今见凌道友的情形,便有了些猜测。”


        

薛沄看向萧珞,萧珞微不可查地摇摇头,向凌霞示意。


        

凌霞也没有隐瞒:“……我已不是阴癸派的人了。”


        

薛沄微微瞪大眼睛,下一瞬便有些反应过来:“那你的修为……”


        

凌霞勾了勾嘴角,脸上的微笑带着浓浓的讽刺之意:“犯了大错被逐出师门的,重罚之下还能留住如今的修为,已经是他们格外开恩了。”


        

薛沄沉默了一下:“……与那日那个何师兄几人有关?”


        

凌霞多看了薛沄一眼,倒不是太奇怪她还能记得当日算是打过一场的那几个人。


        

“不服管教,触犯门规,在外重伤同门。”


        

“……”


        

薛沄清楚地记得,那一日分明是那个何师兄几人挑衅在线,也是他们先动了杀意。


        

难怪……


        

今日见面,凌霜并不再穿阴癸派弟子的衣裳。


        

“如此,你们……还要收我入谷么?”


        

“……为什么不呢?”薛沄反应过来之后露出笑意:“明省谷初建,最需要人,最需要实力。凌霞先前已摸到金丹门槛,御使赤雷更是筑基内寻常难挡,这样的人才,明省谷为何不收?”


        

“……我是被逐出阴癸派的,来日若是……怕会给明省谷增添不少麻烦。”


        

“什么麻烦,会有与冯家作对,与九州上诸多势力分道,来得更大?”


        

凌霞沉默片刻,深吸了一口气,重又拱手分别朝薛沄和萧珞的方向拜了一拜。


        

这一回,萧珞没有出声,薛沄也没有阻拦。


        

于是……


        

明省谷成功地将今日难得入谷的两个“客人”,变成了“自己人”。


        

……


        

明省谷内。


        

温宁带着上官渺行走在谷中,一路上遇到了好几次近日并未闭关的人,对着温宁十分亲切地打着招呼,还有几个熟稔地上来揉温宁的脑袋,在温宁微红着脸有些腼腆的躲避中,与温宁身边先前还是不熟悉的客人,如今听温宁说已经变成自己人的上官渺打招呼。


        

其中便有姚岚。


        

姚岚算是谷中修为靠前的几人之一,近三十的外貌模样,如今已是筑基后期,按照薛沄先前查探后的估计,顺利的话不出半年就能成功晋入金丹。


        

正巧姚岚是苗州出身的散修,对苗州地界比较熟悉,在明省谷初建的过程中帮了不少的忙,跟温宁跟薛沄都很熟。加上她从不见外的个性……


        

不说温宁了,姚岚是个连薛沄这个谷主都敢如常上去搓揉打趣的“厉害人物”。


        

温宁一路都在踌躇着一会儿怎么跟上官渺说他们温家和他祖父温宪的事儿,迎面遇见了几个人也没太在意,直到……


        

遇到姚岚。


        

温宁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地就


        

朝上官渺看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说点儿什么,就被姚岚的“魔爪”轻捏住了脸颊。


        

姚岚一边自然地揉着温宁白净嫩滑的脸蛋,一边目光灼灼地看向温宁身边的上官渺,看得一直板着脸的上官渺忍不住一个哆嗦。


        

“小温宁,这个长得这么可爱招人疼的小姑娘是谁啊……”


        

看到姚岚的眼神,听到姚岚的话,温宁忍不住对上官渺投去一个十分抱歉的眼神,嘴上却是乖乖答道:“是……是今日加入咱们明省谷的……上官渺。”


        

温宁的声音本是一贯清澈温软的,但此时因为脸颊上的肉肉仍在姚岚手里,话音略有点儿含糊。


        

姚岚没等温宁说完,眼睛就又是一亮,下一刻就麻利地松开了温宁,转而在上官渺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捧上了人家小姑娘的脸颊:“哎呦呦!原来是今日入谷的妹妹!是咱们自己人啦!”


        

上官渺这几年来经历不少,几次死里逃生,本是极为警惕的。但自决心加入明省谷后,心中明白这里是自己以后的“家”,心中便松懈了几分。跟着温宁一路走过来前面也遇到了几个日后的“同僚”,碰到前几个人的时候她还会下意识升起一点儿防备,接连好几个人打过招呼之后,她也便在大家的善意之中不再那么警惕。


        

姚岚过来的时候也是满满善意和好奇的,跟她身旁的温宁表现得甚至比前几个人还要熟悉些,上官渺便没有在意……


        

于是就没有逃开姚岚的“魔爪”。


        

当然,以她们两个的修为差异,上官渺就算躲了也未必能成功。


        

看上去只比温宁大了一点儿的少女瞪大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偏偏嘴巴抿得紧紧的。一张分明生得十分软萌可爱,却又故作严肃的小脸上,都是惊讶之色,看得姚岚……


        

差点儿就要尖叫出声了。


        

上官渺瞪大眼睛感觉到捧着她脸颊的手掌顿了一下之后就开始轻柔地搓揉起来,而面前这个叫姚岚的女修眼里的光却是越发灼热。


        

上官渺结结巴巴:“……道……道友……”


        

“嗨呀!叫什么道友!这么生份!”姚岚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脸色都有点儿激动地泛红:“都是自己人了,以后你叫我姐姐!姚姐姐岚姐姐都行,随我们小可爱喜欢!”


        

听姚岚说“小可爱”三个字,一旁扎着手不知道怎么“解救”上官渺是好的温宁看了姚岚一眼。


        

姚岚感觉到温宁的视线,轻咳了一声:“哎呀……小可爱这个称呼是我们小温宁的,这要是不让他用了他该不高兴了……”


        

温宁:“……”他没有不高兴,他很高兴,真的……


        

上官渺:“……”那就给温宁用吧,她不需要,真的……


        

姚岚又揉了揉上官渺的脸颊:“那以后我们叫渺渺小乖乖?”


        

上官渺:“……姚……姐姐……叫我名字便好……”


        

姚岚像是略有点儿失望的样子:“……好吧好吧,听小乖乖的,谁让你这么招人疼呢!那以后叫你小渺渺?渺渺?哈哈……以后在谷中有事儿尽管来找你姚姐姐!知道不?”


        

上官渺:“……”她觉得她应该没什么事需要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