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八十五章 苗州少妖兽
夜间

昆吾心纪

        

凌霞回顽州,路途稍远些,暂时没有什么消息。


        

但明省谷的其他在苗州走动的人,已经有了些收获。


        

不出几月,明省谷之内已经收了不少有修炼天赋的孩童少年,虽然至少一半儿都有灵根驳杂的问题,剩下的一半儿中大部分资质只是中等,但却还真有那么几个,天赋过人灵根纯澈的好苗子。


        

放在任何一个门派前都会乐意收为弟子的好苗子。


        

薛沄和萧珞作为明省谷的谷主,虽然欣喜,却也不免觉得疑惑。


        

给两人解惑的,正是出身苗州的姚岚。


        

“两位谷主不必觉得奇怪,若是说如今九州大陆上哪里最可能让咱们捡漏,就是苗州了。元州那里虽然也没什么人关注,但元州灵气稀薄定居的人也少,虽然地方大但其实并不怎么中用。”说到这里姚岚略顿了顿,想起了元州之内那处他们一行人误打误撞进去又得了好处的秘地,说实在的,在那之前她是当真从未想过元州那地界上还能有那样神奇的秘境,不过……此时不是重点,姚岚很快回神继续道:“苗州这里,灵气算得上不错的,能出好苗子。”


        

“既如此,为何……”


        

“因为苗州在大部分修士眼中,虽然灵气尚可,但没多大其他的价值。”


        

“哦?”薛沄跟萧珞对视了一眼,继续看向姚岚:“为何没有其他价值?”


        

“咱们明省谷建起来之后,虽然大家都出去试图寻找灵材猎些妖兽换取灵石钱财,但……也真的就勉强维持咱们谷中消耗,若不是萧谷主阵法一道上实在离开,不论布置聚灵大阵还是护山大阵都省了不少东西,只凭着咱们这点儿收入,早就……咳咳。”


        

这个薛沄心中倒是有那么点儿数。


        

毕竟萧珞回来之前,虽然有温宁和姚岚帮忙,谷中事务都是她一手挑起来的。


        

但是……


        

“……大家都以自身安危为要,并不曾深入山林,也没有远离谷中驻地。难不成,整个苗州……”


        

姚岚笑着点头:“是了,不愧是咱们薛谷主,一点就透,真是聪慧过人,嘿嘿。”


        

“……”


        

薛沄无语的当口,一旁的萧珞倒是轻笑了两声。


        

立了明省谷的山门,成了谷主,有了上下,谷中许多人面对薛沄的时候便又拘谨了一些。除了早就与薛沄和萧珞相识的温宁外,最是不同的也就是姚岚了。


        

不过这会儿毕竟说的是正事儿,姚岚并没有再多耽搁,继续说了下去:


        

“咱们苗州的地界上,虽然灵气尚佳,灵材灵药往深山里去倒也有些,可偏偏就是少有高阶妖兽的踪迹,就算有也都是些低阶的,猎了也还不回多少灵石银钱的那种。没有高阶妖兽,灵药也不怎么好找,苗州这儿对那些靠猎妖兽换取修行物资的散修来说,就价值不大了。难以供养得了自己,呆在苗州又容易坐吃山空,久而久之,苗州这块地界上就少有散修驻足,大部分就算生在苗州,稍微有点儿能力之后都会离开去别的州府谋生了。所以啊,修士少,散落在苗州各处的能修行的苗子就少有人能发现,若是普通人的家里出生的孩子,有时候可能到死都不晓得自己是能够修行的,一辈子便这般蹉跎过去了。”


        

世家门派以血缘为基,有外姓客卿也都是有所成后投奔过去的,几乎不会从小培养外姓修士。而九州大陆上的几个门派也多半是在自己所在的州府内活动,或是考核些知道自己有修行根基而主动上门求学的。声名在外之后,就不再往别的州府自己去寻修行苗子,而是等人家自己上门去求。


        

苗州没有大世家,也没有顶级门派势力,散修们因为此地少有妖兽珍稀灵药也多在深山并不容易寻到,不多在苗州停留。于是……


        

苗州之上有修行天赋的孩子,除了一些家中有修者知道他们有天赋,送去附近门派,清州玄清门或顽州阴癸派的,大部分都如姚岚所说,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发觉自己有天赋,默默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薛沄看向姚岚:“你最是清楚苗州的情况了,我当初选择在这里建明省谷的时候,我记得你是支持的。”


        

姚岚笑道:“嗨!那不是咱们……咳咳,那时候狼狈得很嘛!再说啦,咱们逃到南边儿来,


        

也只有清州苗州顽州三个地方可选了,清州顽州虽好,但有玄清门和阴癸派在对咱们这种初建的小势力……”


        

姚岚没有说完,意思大家却都是明白了。


        

薛沄也叹了口气,姚岚说得没有错,这也是她当初有过的顾虑。


        

说起来,也是当时的他们,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如此说来,对我们而言这反倒是个好事了。”萧珞开口道,脸上带着微笑显得十分轻松:“苗州这个地方可能存在的‘璞玉’比我们先前预想得要多得多,是咱们明省谷立身的最佳根基。”


        

“可不是嘛!”姚岚笑着应和:“这些个好苗子,如今可都是便宜咱们了!便是不出苗州估计也能寻到不少。等过些日子,谷里的兄弟姐妹们都出去,走远点儿,能带回来更多人的。便是……便是咱们明省谷的第……第二代了吧?”


        

萧珞伸手拍了拍薛沄的肩,笑着说道:“瞧,咱们这就长了一辈儿了。”


        

薛沄白了萧珞一眼。


        

“说起来……这两日孩子们刚进来,测过资质灵根后方才安顿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授他们修行?”


        

薛沄微皱眉头正在沉吟。


        

萧珞开口接道:“虽然咱们谷中初建,一切也得有个章法规矩了,再过两日咱们给那些孩子办个入门的仪式,有了正经弟子身份之后再安排修行。其后……炼气之内都好说,引气入体之法没什么特别,其他功法……咱们这一辈儿的折腾明白了再谈也不迟。”


        

姚岚眉头松开,点点头冲知道这是正经吩咐了,便朝着萧珞拱了拱手:“好,我知道了,回去拉上姐妹们琢磨给孩子们的仪式。”


        

说完这些事儿,领了任务,姚岚便离开了,离开之前还不忘顺走一碟子桌上的小点心,说是拿去逗渺渺去了。


        

自上官渺来了之后,温宁在姚岚眼中说不上“失宠”也差不太多了,姚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上官渺这个分明长得软糯可爱,却总喜欢板着一张脸的小妹妹身上,最喜欢的便是把小姑娘抱在怀里搓揉,看着人家被自己“欺负”得有些眼泪汪汪还硬撑着严肃神情的模样。


        

这种时候,也只有温宁还“不离不弃”陪在上官渺身边,试图以身饲虎帮忙分担一些了……


        

姚岚离开之后,薛沄看向萧珞:


        

“萧珞,我想……尊萧伯伯为明省谷的创派宗师。”


        

萧珞对薛沄的提议毫不意外。事实上从他拿出萧鼎传给他的那些藏书典籍,预备整理为明省谷的经阁藏书,从中挑选一些修行典籍功法供谷中众人修习使用之后,萧珞就知道薛沄会有这个打算了。


        

萧珞是散修,萧珞的师傅萧鼎也是散修,但萧鼎却不是寻常散修,不知曾经有过什么样的背景经历,颇有底蕴,藏书典籍不少。萧鼎化归天地后,将所有法器和藏书都留给了唯一的弟子萧珞,让他便宜行事随心处置。


        

薛沄自幼修习的除了薛家的功法外,也有萧鼎的传授,这才没在假死脱离薛家不再动用薛家家传法术之后束手束脚。而得了本源之力,尤其是去过顽州九井一次之后,薛沄的修行之法便不自觉地向从九井中模糊所得的概念靠拢,已算是自成一法了。只是薛沄的修行之法虽然得自九井,但却只是对她这个身怀本源之力的适用,不便教授于谷中众人。


        

明省谷内都是散修,许多人没有什么家传渊源没有合适的高阶功法,着实……是不利于谷中凝聚和提升实力的。


        

萧珞手中萧鼎的许多藏书典籍,正能解决这个问题。


        

“好啊。”对于薛沄提出的让萧鼎成为明省谷祖师的提议萧珞也弯着眉眼一口应下:“师傅他老人家若是还未转生,黄泉下知道了昔日他逗着玩儿的小丫头一下子给他长了辈分,弄出源源不断的徒子徒孙,可能会笑得眼睛都没了。”


        

薛沄听萧珞这么说笑着伸手拍了他一下:“就你瞎说。萧伯伯可从来是最怕麻烦的,轻易不肯让人扰了他的清净,真要让他知道了,可能要吹胡子瞪眼的。不过……”


        

“嗯?”


        

“不过若是萧伯伯……也许会用来,跟我爹爹炫耀吧?”


        

萧珞伸出手揽过薛沄的肩,轻声道:“……是啊,师傅一定会端着小酒壶,


        

眯着眼睛跟薛世伯炫耀他这一下子涨起来的身价的……”


        

薛沄眨了眨眼,散去眼中涌起的那点儿酸涩之意,微微勾起嘴角:“爹爹一定不服输,要跟他吵上一架……”


        

“嗯……”


        

两人互相依偎着静默许久,等薛沄彻底从这片刻回忆带来的脆弱之中醒转,正低着头微微有些赧然的时候,萧珞十分贴心地开口扯了个话题,将之前的这茬揭了过去。


        

因为萧珞提起的也是正事,薛沄倒是很快忘了先前的情绪,全神贯注地投入进来。


        

“姚岚方才说苗州一地少见厉害的高阶妖兽,你怎么觉得?”


        

薛沄沉吟片刻:“明省谷建谷至今,我也只在附近转过,没有走远,未曾亲眼瞧见情形。但是今日姚岚一说,我倒想起来了,那时候大家靠着寻灵材猎妖兽所得的钱银物资确实……有些少。”


        

“先前你在顽州,觉得如何?”


        

薛沄微微皱起眉头,也有些疑惑:“那时候去顽州虽然我尽可能避开多妖兽出没的险地,大半时候在人群密集的城镇行走打听消息,但……也在山林之中遇上过几回妖兽,城镇之内也瞧见过其他修士交易妖兽身上的材料甚至妖丹,品相看着不错的。顽州一地多瘴气毒虫,顽州的妖兽也多半沾染上一些,这个能从那些材料上看得出来。”


        

萧珞眨了眨眼:“我从清州过来,却是避开城镇人群,专挑人少的地方走的。遇见过好几次高阶妖兽,还碰见过一回玄清门弟子围猎七阶臧火鹰。”


        

薛沄明白萧珞的意思:“同在九州之南,苗州西邻清州,东接顽州,瞧着也并不像元州那样跟其他州府显著不同,为何……清州顽州一切如常,妖兽活动频繁,可苗州却……”


        

“说不准,与苗州九井有关?”


        

薛沄听得萧珞的这个猜测愣了一下,但怔愣了一下之后却又觉得也许有些道理。


        

“……苗州的九井,我是定要找到的,只是眼下……”


        

萧珞伸手揉了揉薛沄的头发:“不急,不过是个猜想,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缘故。如今明省谷的人在苗州附近行走收人,便是不晓得九井的九井,也可以试着打探一下,苗州之内流传已久的家族,或是其他什么特别的消息,说不准会有什么线索。”


        

“嗯……对了萧珞。”


        

“嗯?”


        

“先前让大家出谷小心行走的时候,我有嘱咐他们小心探探与元州有关的消息。但是……”


        

“什么都没有?”


        

薛沄抬头看向他:“苗州这边,毫无动静。要么,是冯家那些人藏得深我们这么几个人只能探得表面的风声,要么就是……”


        

“冯家人没有来苗州。”


        

“对,我也这么觉得。可,若是后者,于我们而言是好事,但我总觉着不是十分踏实。”


        

萧珞深深地叹了口气。


        

“萧珞?”


        

“说起来,我当初逃到清州的路上,也有些异样感觉。”萧珞沉声回忆:“追我的人越来越少,离得越来越远,后来便销声匿迹再未出现。说起来……倒不像是被我甩干净了,而更像是……被人处理干净了。”


        

薛沄一惊:“你猜想……有什么人暗中出手,解决了冯家那些追杀我们的人……不,可能不止,是解决了知道当时情形的所有冯家人,所以……”


        

毕竟若是只解决了追杀萧珞的人,那至少留守的人会知道有人逃走没能追上,甚至折了追杀他的人马。真要是这样,冯家在周边调查的力度只可能更大。


        

“所以很可能冯家那边并不清楚当时的准确情形,对他们而言只是应该驻守在元州定元城的人手都折了,却并不晓得我们的存在。”


        

所以才没有深入其他州府的进一步调查和追杀。


        

若是他们的猜测是对的……


        

冯家调查此事的重心,还是放在了不知出了什么事的元州境内。


        

可是……真的有这样暗中帮助的人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敌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