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八十七章 姐姐和哥哥
夜间

昆吾心纪

        

李嫣柠当初逃出中州的时候重伤濒死,虽将养了大半年仍旧没有彻底好全,之前在赶路要格外低调便也罢了,如今来到了薛沄的地盘儿上,李嫣然跟她可毫不见外,一下子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和谨慎,跟薛沄说好了把她们姐妹两个也算成明省谷一份子,接了萧珞丢过来的两枚雕刻水波纹路篆上“明省”二字的玉符之后,就急急忙忙地像扶着易碎瓷器一样搀扶着她妹妹李嫣柠出去,打算扯个谷中的人给她们姐妹安排个住处。


        

李嫣柠被李嫣然扶着离开的时候,走到门边还特地又回头多看了一眼仍旧坐在原地没有跟她们一道起身的陆岩,在瞧见陆岩微笑着对她点了一下头后,才放下心来任由李嫣然将自己架着离开。


        

全副心思都在李嫣柠身上的李嫣然没发觉,但议事厅内旁观着的萧珞和薛沄却是将这点儿眉眼官司看得清清楚楚。


        

等李家姐妹走远,萧珞便向后一倒靠在椅背上冲陆岩挑眉:“陆兄,你这是怎么惹得人家姐姐这么看不惯了?”


        

陆岩回给明明已经看出端倪却偏偏就要这么开口问的萧珞一个平淡的微笑。


        

薛沄也看出了那么点儿苗头,但……


        

比起自然打趣陆岩的萧珞,薛沄的心绪就有那么点儿复杂。


        

她觉得,她可能有些明白嫣然为什么不待见陆岩了。


        

虽然陆岩这个人不错……但是吧……


        

萧珞虽不正经了那么一下,这会儿却也还是惦记着正事儿,便把话题又扯了回来:


        

“看起来李嫣柠有什么话想与我们说。”


        

“嫣柠不想误了她姐姐的关心,左右她想说的我也都知道,我留下与你们说便是了。”


        

萧珞听到陆岩自然而然地称呼“嫣柠”,又挑了一下眉头,看着仍端坐在那里八风不动的陆岩,心里倒是十分感叹。


        

薛沄也听到陆岩跟萧珞不同的称呼,噎了一噎,平复了一下仍旧想着先问正事儿:


        

“那……嫣柠想与我们说的是什么?”


        

“你们有朋友在巧州吧?嫣柠与我说起,大半年之前比她去陈州还早些,你们有两个朋友北上回了巧州,所以在元州那边似乎有不明异动的时候,嫣柠也留意了一些从巧州传出去的消息。”


        

在巧州的朋友,那就是已经许久不曾联系上的苏润和周烟。


        

萧珞和薛沄对视一眼,心中一个咯噔。


        

如果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或者说没有打探到什么可能跟两人相关的消息,李嫣柠不会特地示意陆岩留下跟他们说的。但同样,没有一开始就提起或是亲口说给他们,显然也是这些消息并未曾得到确认,正如萧珞他们对于田不苦的猜测一样,只是有那么点儿苗头的巧合。


        

陆岩也不多耽搁:“巧州那边,边境处的流光草山脉先前被冯家唐家还有玄清门把守,查了许久没查出什么来,人手前些时候已经撤了,各自离开,但巧州境内似乎不甚平静,闹了些事端出来。巧州中部的一个小世家举家搬迁,跟着冯家撤出巧州的人一起去了中州,投到冯家门下了。据说……是为了辟祸,寻求庇护的。”


        

薛沄沉下脸:“……九州各处凡有顶级势力驻扎的州府,都有一约定成俗的规矩,所在州府若有小门派小世家有需裁决之事,多是交予该州所立的顶级势力。”


        

萧珞眯了眯眼:“巧州是魔殿的地盘,那个小世家没有求上魔殿反而跟着冯家人走了……这在冯家才因为流光草山脉的事儿踩了魔殿脸面之后,可更是……往魔殿脸上扔泥巴的行为啊。”


        

“这世家……居然也能做出这么……不要脸面的事。在这种时候跟着冯家走了,明面上……没有什么说法么?”


        

陆岩点点头:“有一点儿,影影绰绰,并不分明。”


        

萧珞眼光一闪:“总不会是……他们想躲的祸事就是跟魔殿有关的吧?”


        

陆岩微微一笑:“萧兄睿智,隐隐传着的猜测,有人说是那家人惹了魔殿被故意下了绊子,也有人说是魔殿门下有弟子被他们仇人那边儿的美色所迷不分青红皂白。哦,还有些说法,是说……那个去了中州投奔冯家的小


        

世家不是第一个被收拾的,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一家被灭族了,这才让他们被吓得如惊弓之鸟一般,什么都顾不上地赶忙攀上了愿意为他们做主的冯家,速速离开巧州。”


        

“呵。”薛沄冷笑一声:“先不说其他的那些猜测,就说冯家……我怎么就不知道冯家是这么个讲道理存善念,愿意为无名小卒出头的?”


        

“也许是为了跟魔殿作对?”陆岩并不怎么走心地猜测着:“四大世家与三大门派之间,向来不是那么融洽的。不过说起这个……玄清门这回,还真是让人意外。”


        

薛沄垂着眼睛:“……玄清门搅合进冯家唐家里面去了,魔殿看来被冯家针对着情形不是很好,倒是阴癸派……置身事外看不出倾向。”


        

“陆兄。”萧珞开口问道:“可知道那个往中州投奔冯家,是哪一家?”


        

陆岩摇摇头:“这个没有确切消息,说姓什么的都有,无从考证。”


        

“嫣柠觉得,跟我们的那两个朋友有关?”


        

“只是时间上很凑巧。”陆岩微微笑了笑:“陈州不比别的地方,虽与巧州也算相邻,但消息着实有些闭塞,能得这些已经是嫣柠想尽办法避人收集的了。”


        

说来说去,也只是猜测。


        

但……


        

薛沄皱起眉,心中总有种不算好的预感。


        

她觉着,李嫣柠的担心,可能并没有错。


        

苏润和周烟自从元州小镇一别,便不曾再有消息传来了。


        

……


        

陆岩离开议事厅之前,也跟李嫣然一样,讨了一个明省谷的名额。


        

萧珞虽然打趣陆岩“心思不纯”,却也明白陆岩动心加入不是,或者说不只是李嫣柠的关系。


        

事实上,萧珞早便猜到,在得知明省谷建立初衷,得知明省谷未来要走的路之后,陆岩就一定会是明省谷的一员,这样才是他和薛沄曾在陈州遇到的那个爽朗青年。


        

陆岩出议事厅的时候,李嫣然已经带着李嫣柠离开许久了,这会儿怕是已经安置妥当预备休息,陆岩想了想,伸手摸了一摸腰间新挂上的水纹篆“明省”的玉符,打算寻个人帮忙也安排个落脚的住处。


        

另外……


        

薛沄方才说过,他们终于寻到的上官家唯一的后人,上官渺也在两个多月前加入了明省谷。


        

正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这件事,陆岩便听到身后响起的少女有些犹疑的声线。


        

“……陆……陆哥哥?”


        

陆岩一怔,转过头去,便瞧见了眼眶微红地看着他的少女。


        

上次见到她,她还没有自己腿高,小小软软一团,会眨着一双大眼睛软绵绵地撒娇讨糖吃……


        

但现在,那少女将腰背挺得笔直,脸上已不见当年那种腼腆懵懂的笑容,分明生得一副天真可爱招人疼的模样,却偏偏将脸板得紧紧地。此时少女手中紧紧捏着一支竹笛,手指用力到有些泛白。


        

陆岩忽略了少女身边站着的跟少女差不多高的另一个稚嫩少年,忍不住轻叹,朝少女伸出手:


        

“渺渺。”


        

“……陆哥哥!”上官渺几步扑了过去,在陆岩身前站定,仰着头看着多年不见的这个曾经对她很好的,哥哥上官清的好友,鼻间的酸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说不清是委屈,还是难过。


        

这几年来,她遇到过很多人,却再没有当年,上官清还在的时候那样无忧无虑的开怀日子。那时候,即便他们兄妹两个需要隐姓埋名到处躲藏,即便哥哥上官清因年长些清楚得父母家族大仇几乎没有一刻不惦记着报仇,但,他却拼尽全力地为她遮风挡雨,让她能尽可能快乐无忧地长大。


        

那是早就不记得父母的上官渺,最快乐的日子。


        

在那段日子里,哥哥上官清认识了陆岩,两人交好到甚至可以真名相告,传给对方清蕴诀。那段上官渺最怀念的日子里,陆哥哥跟她哥哥一样,将她捧在手心宠着疼


        

着,从不让她受委屈。甚至在有时候犯了错哥哥板着脸要罚她的时候,也多半是陆哥哥帮她求情……


        

哥哥不在了,如今突然再见陆岩,上官渺有一种……终于再遇到亲人的感觉。


        

陆岩颇为感慨而又心疼地伸手抚摸着上官渺的发顶,轻声细语,一如当年:“渺渺长高了呢!”


        

上官渺吸了吸鼻子,强忍住要从眼中冲出的泪意,勾起嘴角慢慢扬起一个笑来:“陆哥哥,我们好久不见了。”


        

看着上官渺这样,陆岩心中很不是滋味。


        

当年,那个被他和好友上官清捧在掌心的小丫头,就是手指碰破了一点儿皮都会哭唧唧地上来撒娇,眼泪一颗一颗珠子似的从眼睛里掉出来。那时候上官清还笑言,要为渺渺多寻些水系术法来练才合适她这水一样的小模样。


        

但现在,眼泪已经到了眼眶,曾经被他们娇宠着的小姑娘却还咬牙强忍着,看得他很是心酸。


        

陆岩一手摸着上官渺的头顶,另一手翻手取了一个油纸包出来。


        

上官渺看着那个油纸包,微微瞪大眼睛。


        

陆岩亲手拆开油纸包,露出里面包着的东西。


        

一颗一颗,澄黄晶莹的糖果,半透明的糖果里面还带着点点细碎的黄色花瓣,飘着一股清甜的味道。


        

“来。”陆岩拉过上官渺的手,将油纸包着的桂花糖放进她掌心:“桂花糖。”


        

上官渺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桂花糖,紧握着竹笛的手抬起,用两根手指从油纸包里面捏起了一颗,放进嘴里。


        

熟悉的味道染遍味蕾的那一刻,一直强撑着的小姑娘终于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桂花糖。


        

那是她还是哥哥手心里的小糖包的时候,最喜欢的零嘴。哥哥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她带上几颗,陆哥哥知道之后,也会记得给她买。


        

那时候,她从不缺桂花糖吃。


        

后来……


        

如今的上官渺甚至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吃桂花糖是什么时候了。


        

她曾以为,这个世上已经再没有人会记得她的这个喜好,再没有人会买来糖果笑着哄她开心了……


        

眼泪一颗一颗地从她的眼睛里面落下来,砸在油纸上面,小姑娘眼睛通红,哭得浑身颤抖。


        

陆岩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将小姑娘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


        

一旁跟上官渺一起来的温宁有些发愣,在一旁无措地扎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他第一次见上官渺哭,也是第一次见一直板着脸强作严肃的上官渺情绪这样外露。


        

但眼前这个人……


        

他并不认识。


        

陆岩一边轻拍着上官渺的背,眼角瞥见在一旁焦急地就差咬自己手指头的陌生少年,眯了一下眼睛。


        

等上官渺抽抽噎噎地哭完,回过神来却是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转头四周瞟了瞟没瞧见几个人影,心里微微放松一些,从陆岩怀里退出去之后,小心翼翼地将她即便哭得一抽一抽的时候也仍稳稳托在手心的油纸包重新裹好,收在怀里。


        

上官渺收好了桂花糖,这才看向陆岩,在他腰间的玉符上停留了一下,眼睛微微发亮,明显带着点儿惊喜地抬头看过去:“陆哥哥,你也是明省谷的人了么?”


        

陆岩收回打量着温宁的目光,低头温柔地看着上官渺:“是啊,以后,陆哥哥也会留在谷里的。渺渺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陆哥哥,知道么?”


        

上官渺吸了吸鼻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身看向身后被自己忘了好一会儿的温宁,对陆岩介绍:“陆哥哥,这是温宁,也是明省谷的人,这些日子对我很是照顾。温宁也帮着两位谷主管些杂事,陆哥哥还没挑住处吧?不如我和温宁……”


        

陆岩顺着上官渺的介绍看向冲他拱手行了一礼的温宁,勾起嘴角:“……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