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九十七章 乌头凤凰
夜间

昆吾心纪

        

薛沄离开苗州南部丛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却到底没有试图在附近搜查寻找,直接御剑离开了。


        

薛沄离开后的第三天,在附近村庄中的普通人毫无察觉的时候,丛林深处的神秘村落又恢复热闹,而村落外围的丛林之内也有人不断穿梭来回修复破损的阵法。


        

这几日村民之中若是有人靠近丛林,兴许能够如传说之中他们的祖辈一样,发现一些人影或端倪。


        

而薛沄这边,离开了丛林秘地之后,她并未御剑往西回明省谷,而是向相反的东边而去,出了苗州地界,进入相邻的顽州。


        

薛沄出来这一趟,并没有把宝只压在苗州九井之上。除了九井秘地,她还有一个有希望有些收获的渠道。


        

尽管她对九井了解越来越多,但如今有关九井,尤其是有关九井守护家族血脉的事,不论是传承的规矩还是久远的传说,薛沄只有一个人能够问。


        

方烨。


        

虽然也入了明省谷的三代弟子名单,却也是如今唯一一个没有被明省谷其他成员见过,甚至根本没有踏足过明省谷的人。方烨情况特殊,一来他需要在顽州九井秘地靠九井被唤醒后涌出的混沌灵气疗伤,几年之内都不好离开,另一方面,他是世代守护顽州九井的顽州方家在世的唯一血脉,也接下了守护顽州九井的重担,轻易不能远离顽州,远离他需要守护关注的九井秘地周围。


        

尽管方烨自己也说起过,因为方家的意外来得突然,他重伤濒死的父亲也只来得及在找到他之后强撑着说了些重要的事,而将仅剩的大部分力气用于传授最为关键的那个进入顽州九井秘地的符咒之上。所以其实原本作为九井守护者一脉能够知道的更多更全面的事情之中,有很大部分方烨是没有来得及听到的。


        

但是,这已经是薛沄能够找到的最好,也是唯一的消息渠道了。


        

如今九州大陆上已知的九井守护家族血脉,除了如今薛沄的身份情形不便或者不能去联系询问的冯薛李唐四大家族外,只有在巧州边境的苏镇身死魂散,并不知出身的奇山回,在顽州霍城之外不远守着顽州九井秘地的顽州方家方烨,元州定元城遇到的那个分明应该是冯家人身份却不知怎么回事反而是元州九井守护者一脉的“公子”,加上一个神秘非常至今她都未能见到也未能确认的,可能存在的苗州南部丛林中苗州顾家。这些人中,还活着薛沄也能找到的,也就只有方烨了。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薛沄御剑出了苗州范围后便弃了飞剑,从空中落下,并不再急着赶路,而是放慢了速度,在顽州境内的偏僻山林之中游走。


        

这是她第二次来顽州,但两次的路线却并未重合,此时走的,是那时没有走过的路。


        

当初从沧州南下进入顽州,薛沄是为了打探消息,尽可能寻找上官渺的线索,所以都是往人多密集的地方去,一路经过许多城镇村庄。但这一回从苗州向东进入顽州,薛沄却是与上次截然相反,往人少的僻静深山,甚至往一些险境而去。于是十分自然地,她在终于进入第一个城镇之前,遇到了不少妖兽。


        

这也是薛沄特地这么走的用意。


        

她听姚岚和谷中其他人说起过苗州境内少有妖兽出没,高阶些的危险妖兽更是几乎绝迹,因而引不来以猎取妖兽换取灵石和修炼物资的修士,才渐渐使得苗州境内的修士比其他州府要少上许多。


        

但这件事,一开始,她也只是听说。那时候明省谷初建,事务繁多,她一直没有离开明省谷。直到明省谷的那次盛大的入谷仪式之后,她跟萧珞两人第一次前去苗州南边的丛林,进了那苗州九井又出来之后,两人忌惮着隐在暗处的有心将他们引入苗州九井的人,在不能完全确认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担心将注意力引向明省谷,便没有第一时间回去,用了不短的时间绕了很大一个圈,在苗州南边的崇山峻岭之中游走了一圈。也正是那个时候,两人有了顺便一探苗州妖兽情形的想法,亲自证实了姚岚他们的说法。苗州境内,确实很有些诡异地,并不能够见到厉害的


        

妖兽。


        

萧珞当初离开元州后是去了清州境内躲藏养伤,后来也是从清州来到苗州西北与薛沄他们会和的,那时候萧珞就提起过,与苗州相邻的,玄清门驻扎的清州之内是能够见到高阶妖兽的踪影的,他就曾亲眼见到玄清门的弟子围猎高阶妖兽的场景。


        

与苗州接壤的有四个州府,从西到东分别是玄清门所在清州,冯家所在中州,元州,以及阴癸派所在的顽州。萧珞亲眼所见,清州境内有高阶妖兽,冯家所在的中州薛沄不便前去,元州她和萧珞也算走过不少地方,整个州府都是一片荒芜,莫说妖兽,连最普通的灵草都是少见的。而唯一剩下的顽州虽然薛沄去过,却是没有走过妖兽活动的地界。


        

所以这一回来顽州找方烨询问关于周烟的镯子之事,她也是有顺便一探顽州之内妖兽情况的目的的。


        

毕竟已经成为元婴真君,此时的薛沄可比第一次进入顽州那时只是筑基期的自己,更多了一些深入险地的底气。


        

陡峭山崖边。


        

薛沄一手掐诀并不踏剑地御风而起,另一手紧握洗华,剑身亮起耀目的寒光。她不再压制地释放出元婴真君的威压,紧盯着半空中的妖兽。


        

乌头凤凰。


        

薛沄在这处山峰之中遇到的这只妖兽,是已至十阶,进入蕴灵的高阶妖兽乌头凤凰。


        

如今大千界九州之内,妖兽阶品与人族修士修为对应看的话,一至三阶低级妖兽对应修士的炼气前中后期,四至六阶对应筑基期,七至九阶便算是高阶妖兽,对应人族修士的金丹期。有此再往上,人族修士中如今只有元婴和分神两个大境界,元婴真君的数量已是不算多,分神期灵君就更是凤毛麟角。与之对应,再高阶的妖兽也是十分少见了,十阶妖兽也称为蕴灵一阶妖兽,与先前一至九阶的妖兽相比有一个十分大的区别。从蕴灵这个阶段开始,妖兽体内结出真正的妖丹。在往上对应分神的蕴灵二阶,就同人族修士的分神期灵君一样稀少,已经在九州大陆上绝迹多年。


        

事实上从对应人族金丹修士的七阶妖兽起,高于这个阶品的妖兽之所以被称为高阶妖兽,便是因为从七阶开始,妖兽体内就已经开始形成如同人族修士金丹一样的“妖丹”。只是七至九阶的妖兽体内妖丹也被成为“虚丹”,极不稳定,不能久存,若是猎得妖兽取出妖丹后不能尽快使用,最终会如同坚冰化水一样消散掉。但过了蕴灵期的妖兽便与之不同了,过了蕴灵期后,妖兽的妖丹彻底凝实,斩杀妖兽取出妖丹后,可妥善存放数年数百年,不会有消散损耗之忧。


        

妖丹,尤其是蕴灵之后的妖丹,对人族的修士来说,是极为难得珍稀的好东西,不论是用于炼丹还是炼器,不论是紧急的时候当做灵石用来汲取灵力恢复自身,还是危难之间以秘法引爆妖丹模仿妖兽自爆的效果,都是绝佳的用处,当然,后两者……有些浪费。


        

只是蕴灵妖兽本就稀少难寻,再加上相当于人族修士的元婴期的实力,极难猎杀,甚至有部分烈性子的妖兽濒死之时多会趁人不备自爆妖丹,让附近的修士被波及或死或伤,妖丹也因着自爆消散无形,甚至连残碎的尸体都留不下来。正是因为这份难度,蕴灵阶品之后的妖兽妖丹,在九州大陆称得上有价无市。


        

薛沄一路上倒是也遇到过两回七八阶的妖兽,以她如今的元婴真君的修为,即便因为需要克制着不使用本源之力,但对上相当于金丹期的妖兽还是可以轻松取胜的。明省谷如今可算是“穷”得很,一开始全仰仗众人采药狩猎换取银钱,萧珞最初布阵都费尽心思用尽可能普通便宜的材料,直到后来唯一称得上“财大气粗”的李嫣然来到明省谷,大手笔地把自己的小金库丢给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薛沄,才让明省谷的运转缓和了许多。因而惦记着谷中财政状况的薛沄在遇到这些高阶妖兽的时候其实是想下手,而后在附近城镇的珍宝阁店铺里换些灵石的,也算她身为谷主出来一趟为明省谷做点儿贡献。


        

只是顽州毕竟是阴癸派的地盘,身着暗红色配了黑色缎带的阴癸派服制的弟子不少,薛沄前后两次发现高阶妖兽的时候附近


        

都有阴癸派弟子,而且看上去是正奔着围猎妖兽而去的阴癸派弟子。思量再三,薛沄还要前去霍城找方烨,在阴癸派眼皮子底下便决定低调些,略有些遗憾地放过了这两次的机会。


        

谁知,放过了前两次,却是在深入山林瘴气密布之地后,碰上了蕴灵一阶的乌头凤凰。


        

乌头凤凰虽然称为“凤凰”,其实算不得是能够浴火涅槃神兽血脉的凤凰,只是长相类似,却是生了暗红色的羽毛,越是往头顶越是泛黑,尾羽泛红却也并不鲜艳,整个儿显得有些晦暗,周身的气息也有些晦涩并不清醇。薛沄眼前的这只乌头凤凰眼睛带着些不详的猩红,盘旋而过时薛沄能够明显感觉出它身上的浑噩之气,带着浓浓的恶念。


        

即便薛沄一开始没有想要动它的念头,只从它身上扑面而来的恶意之中也能明白,它不会放过薛沄。


        

人族修士能够从妖兽身上斩获许多,他们自己本身也同样是妖兽觊觎的能提升它们实力的“东西”。


        

乌头凤凰也盯上了薛沄。


        

一战不可避免。


        

乌头凤凰盘旋在空中,尖锐的鸣叫声能引得人头脑阵阵发晕甚至发疼,翅膀在挥动的时候带起强劲的罡风,一时间山顶上的草木倾倒飞沙走石,而一只只暗红色的羽毛如利刃一般朝薛沄急射而来,每一只都上面都裹着一层并不明显的暗色火焰。


        

薛沄没有硬碰,闪身急速躲开,裹着暗色火焰的羽毛带着尖啸声没入山石树木,碎裂了不少石块,也折断了不少树木,这处不算太过宽敞的地界上燃起一层薄薄的暗色火焰,颜色并不鲜亮,也没有什么灼热之感,却散发出很是危险的气息。


        

薛沄记得,她小时候曾经在萧伯伯那里看过乌头凤凰的记载。乌头凤凰被称为“凤凰”除了外形之外,还有它天生的运用火焰的能力。只是乌头凤凰的火焰不是传说中凤凰能燃尽一切的真火。乌头凤凰的火焰除了有些类似修士的火系法术,有普通火焰没有的杀伤力之外,还带毒。这种毒火能够烧透修士以灵力凝结的护体结界,因而有些棘手。


        

薛沄不敢掉以轻心,调出一些本源之力薄薄地覆在身上,淡得几乎看不出本源之力的金黄色泽,却是比普通灵力更能有效护身防毒。


        

这是薛沄独自出来这些日子琢磨出的,她清楚自己的情况,总有一日她体内的所有灵力都会化成本源之力,到那时她只要动手便不能再遮掩得住。在她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晚些暴露总是好的,但也不能为此束手束脚不再动手。所以薛沄一直在研究尝试如何运用本源之力才能不易察觉。


        

本源之力附在身上之后,半空中的乌头凤凰见前一击落空,当即俯冲而来,薛沄心中也有试探防护效果的心思,并未躲闪,右手一转握住洗华剑,左手掐诀御风而起,在乌头凤凰俯冲而来之时一剑朝着它的眼睛刺去,在它微微偏转脑袋躲开的瞬间翻身从半空中落上乌头凤凰的背。


        

乌头凤凰冲过来的时候浑身都裹上了先前一只只羽毛上燃起过的毒火,也正是因此它全力朝薛沄冲撞过来也是因为浑身上下都是毒火试图让薛沄沾染上,却不想……


        

它的毒火没有能够烧伤到她。


        

薛沄落在乌头凤凰背上的那一刻就发觉尽管只是薄薄看不出的一层本源之力,仍旧牢牢地抵挡住了毒火的侵蚀。


        

薛沄没有耽搁,在乌头凤凰反应过来之前握紧手中洗华剑狠狠朝下刺去。


        

一时不察,泛着腥的兽血用乌头凤凰背上涌出,薛沄使剑的时候没有再动本源之力而只用了自身残留的普通灵力,虽然有元婴期的修为加成,但还是没能令已是蕴灵阶品的乌头凤凰一剑毙命,而只是之受了不轻的伤,连薛沄自己,都被剧痛之后暴怒而起的乌头凤凰从背上甩了下来,在半空中挥剑对上继续强攻过来的乌头凤凰。


        

一时间,山峰之上,轰鸣不断,长嘶阵阵,还有一片毒火灼烧的焦黑,半空中金戈交击的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