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一百零六章 赣城兽潮
夜间

昆吾心纪

        

薛沄回到明省谷,心中并不轻松地跟陆岩一起等了整整七日的消息。


        

直到第八日午后,心神不宁的薛沄总算等回了萧珞的探灵鸟。


        

萧珞传讯回来,让明省谷内再出几个金丹修为的,按他所说路线赶往清州支援。传讯之中特地提到,让薛沄记得掩饰样貌。


        

半个时辰后,身为谷主的薛沄戴上遮住半张脸的银色面具,带着姚岚等七个近期晋入金丹的明省谷三代成员,按着萧珞嘱咐的路线从明省谷出发,一路往清州方向而去。


        

陆岩作为主管谷中所有事务的明省谷执事长老留下,加强了明省谷的护山大阵,并开启数个禁制。李嫣然,李嫣柠,周烟,以及才来几日的田不苦,虽然也都晋入了金丹,但都留在明省谷中并未随薛沄一道去清州支援。


        

萧珞会特别嘱咐薛沄遮掩样貌,极大可能是因为,在萧珞已经过去的情况下还传讯回来找人支援,必定已经闹得很大,不是寻常情况,身份更是不容易遮掩,就算一时间没有泄露,等事情过去后关注此事的人只要有心……


        

正是因此,李嫣然,李嫣柠,周烟以及田不苦,都被留在了明省谷内。李嫣然情况跟薛沄一样,出身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因为好战的个性比当初的薛沄在小辈中可有名多了,更容易被人认出来。而李嫣柠的情况更加复杂些,她在众人尤其是整个冯家,和李家的大部分人眼中,是已死之人,贸然出现人前,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周烟和田不苦两个都是正被冯家追杀的人,也不能轻易露面。而苏润,毕竟是巧州魔殿的弟子,并非明省谷中人,尽管有些担忧有想要帮忙的意愿,却还是被留在了明省谷内。


        

薛沄却与他们不同。


        

作为明省谷的谷主,作为明省谷石碑之上谷训的撰写者,作为立志带领明省谷众人达成碑文上目标的人,她却是不能退的,在明省谷第一次要合众人之力,凶险之间立威也是扬名的时候。


        

薛沄带着众人离开苗州境内,踏入清州不久,就感觉到了不同。


        

清州境内,尤其是清州南部,从他们离开苗州边境不远,越往赣城的方向而去,灵气的波动越是紊乱,空气中弥漫着焦灼而危险的气息,一度十分压抑。一行人严格按照萧珞嘱咐的路线前行,这一路似乎是避开了城镇村庄,顺着小路而上,一路上并未碰到什么特别的事,甚至没有再遇到过旁的修士。安静地有些诡异。


        

等靠近赣城,所有人都很快察觉到了……


        

空气中开始多起来的血腥气。


        

赣城果然出事了。


        

开始感觉到有血腥气之后,包括薛沄在内的众人便弃了飞剑落到地上,只施法轻身疾行。越是靠近赣城,气氛越是焦灼,一行人甚至遇到了几次,本该在深山少人之处活动的妖兽!


        

薛沄已是元婴真君,身后带着的姚岚等人各个都有金丹期的修为,一行几人的战力不算低,零星遇到妖兽解决起来也不算困难。按着萧珞嘱咐的路线,薛沄带人从小路来到了赣城城外的一处山峰山腰,这山峰从山脚下便有一条狭窄小路通往山腰处一处洞穴,小道并不宽敞,众人虽感觉到山上活动着的妖兽不少,但这处小路却还算干净,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来到山腰的山洞,薛沄一行人碰到了等在此地接应他们的明省谷成员,是先前跟着萧珞一道过来的男修邹演。


        

邹演平时在谷中并不算起眼,话不多,办事却很踏实。


        

这一回,萧珞留下他为随后赶来的薛沄等人说明情况和安排。


        

原本在一个小巧阵法中戒备着的邹演在瞧见戴着半边面具的薛沄时候愣了一下,等瞧见薛沄身后紧跟着的姚岚等人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撤了法阵几步过去拱手一拜:“谷主。”


        

戴着面具的薛沄扶起邹演:“不用顾忌这些礼数了,赣城这边发生什么了?萧珞和其他人呢?”


        

&


        

nbsp;  邹演的神色虽算不得好,倒也不算太糟,瞧着一切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回薛谷主,赣城这边……不知具体是什么因由,引来兽潮,已围城多时,强攻过两次了。先前萧谷主带我们过来的时候,赣城已是只能进不能出,萧谷主破界了封闭赣城的结界,进去之后找到了传讯与我们求援的兄弟。萧谷主那时候便猜测封城一事必有后招,散修尚好,赣城之内还有数万普通人,我们不忍丢下不管,萧谷主带我们在城中布阵。布阵期间城外便开始出现妖兽,起先还是低阶容易对付的,我们联合城中没有在封城结界解开后自行离去的,剩下的一些散修出城斩杀,一开始还算轻松,后来妖兽越来越多,开始有**阶的高阶妖兽出现攻城。萧谷主需主持布阵,只能由我们催动赣城的护城阵法暂且抵挡,同时向谷中传讯求援。昨日大阵赶在赣城原本的护城阵法破碎之前成型,守在城中的同门便没有再出来斩杀妖兽减轻大阵负担,此刻正在修整,以应付妖兽群下一轮攻城之势。”


        

“萧珞他们都在城内?”


        

“是。”邹演抬头看了一眼薛沄:“萧谷主让我告诉您,带人来到之后不要进城,暂隐在城外观察,看能不能找到这些妖兽突然被吸引来赣城的原因。萧谷主带人在赣城之内,也会尽力调查异常。另外萧谷主嘱咐您,隐身观察即可,莫轻易与城外兽潮对上,赣城萧谷主布下的大阵虽然匆忙了些,但应当能抵挡一些时候,暂且没有那么紧急。”


        

薛沄皱着眉点头。


        

她当然明白,此时在外斩杀妖兽治标不治本,找到兽潮来袭赣城的原因才是最重要的。萧珞带的人都在城内,先前也与城外的妖兽动手过许多次了,已经不合适悄悄出来查探。


        

而薛沄也明白,萧珞再是阵法上的天才,匆忙布下大阵又没有人相助配合,不可能与明省谷那个花费无数心思数个月才成又精进过好几次的护山大阵相比,面对不计其数的妖兽来袭,就算撑得了一时,也必定不会长久。若是在那之前不能解决赣城吸引妖兽来攻的根源……


        

薛沄一行人还要与萧珞一行人里应外合地守城救人。


        

能在阵破之前找到根源并解决掉,散去妖兽群是最好,若是不能能够在兽潮攻城之下守住赣城也好,实在不成……赣城之中的性命,能救多少便救出多少了。


        

救人转移之所以放在了最后考量,一来赣城是大城,城中数万普通人,在妖兽兽潮已经围困住赣城之后想要将他们平安转移何其困难?更何况他们都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面对妖兽莫说**阶的高阶妖兽,便是两三阶的小妖兽也是没有自保之力的,在附近到处都有妖兽出没,他们也并不清楚哪里才算安全的时候,实在是下策。


        

“对了,赣城没有城主么?”薛沄猛地想到了什么,看向邹演:“清州以玄清门为尊,各大主城城主一般都是玄清门门下,或外门世家中人。护城大阵一般都设在城主府,启动关闭之法只在城主掌握之下,既然你们能启动赣城的护城大阵……”


        

邹演咬了咬牙,脸上带着点儿显而易见的气愤:“赣城城主不在城中,护城大阵是萧谷主想办法破解开启的,正因为我们不是用正经的方法开启大阵,防护威力削减了不少。而且……”


        

薛沄看着邹演明显有些发黑的脸色,心中一动:“先前封住赣城的阵法结界,与城主有关?”


        

“是!”邹演气道:“封城的阵法,阵眼也在城主府内。城主府人去楼空,萧谷主说,若不是城主府内无人主持阵眼,他想要破解封城的阵法恐怕还要再多费些功夫。”


        

“什么!”薛沄身后的姚岚瞪大了眼睛,先是惊讶后是愤恨,若不是身后有人拦着差点儿一掌拍到身侧的石壁上:“这时间把握得真好!前脚封了赣城,后脚城外便开始被妖兽兽潮围攻,偏偏能够开启护城大阵的城主这时候不在城内!这兽潮围城的事要说与那杀千刀的城主无关,我第一个不信!”


        

“可这赣城城主为什么这么做?”姚岚身后一人疑惑道:“封住赣城,引妖兽来袭,葬送赣城数万百姓性命,搭上其中不少


        

散修……可……为了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


        

“玄清门呢?”薛沄眯起眼睛沉声问道:“就算城主不知为何潜逃,玄清门的门人呢?没有人来赣城相助么?”


        

邹演脸色更黑了几分:“萧谷主带我们入城之前便让人试图联系过玄清门的人,解开封禁阵法入城之后还在城主府用城主府内的联络玉符发过求援的消息。只是……至今,赣城附近未见到任何一个玄清门门人。”


        

“如此恶行竟然与玄清门也有关?”姚岚几乎要跳起来:“这……这……名门正派!名门正派!这是要干什么!”


        

薛沄攥紧拳头,声音发寒:“难怪你说,赣城城中只有未曾修行的普通人和一些散修。赣城可是清州南部大城,清州也不比元州陈州,赣城之内怎么会没有其他修行的小家族驻地?可偏偏……”


        

“跟那城主一样?也是得了信儿提前走了?”姚岚听明白了薛沄的意思,脸色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这些……这些……散修便随便死?普通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他们……”


        

薛沄抬起手,制住了姚岚接下来的话。


        

“城内一切可还好?”


        

邹演想了想:“我出城藏身此地已有三日,对如今赣城城中情形不算了解。三日前在城中之时……前有封城后有妖兽出没,一开始又有不少散修逃离,城中气氛算不得好,人人自危,缩在家中躲藏的倒还好些,只有些……分不清轻重的,一时没看住,擅自出城想逃,撞上城外妖兽……死伤了一些。妖兽群见了血腥气,更躁动难安了几分,城中其他人也更是难以安抚,还有些趁机闹事者。赣城城主府空了,城中无人主事弹压,我们的人手又着实太少,只能勉强顾得上布阵和抵挡妖兽,实在管不了许多……”


        

说到这里,薛沄已经明白了。


        

三日前赣城城中就已经有了乱象,眼下恐怕情势更是严峻。


        

耽搁不得了。


        

“姚岚。”


        

“在。”


        

“你带连柯,王猛,明依三人,佩好隐匿气息的符箓,原路回山脚,从山脚附近向外,去探妖兽被引来的方向,辨别一下有没有特别的规律。”


        

被提到名字的四人郑重抱拳应下:“是!”


        

“邹演。”


        

“在。”


        

“你带蒋友诚,黄斌,文茵三人,研究一下路线与他们分说一下赣城外城的情况。等到……到时候趁着机会潜回赣城之外,试着看看城外原先封禁阵法所在的附近是否有什么异常之处,顺便看看靠近赣城的地方妖兽可有聚集规律。”


        

“是。但……谷主?”


        

“你想问时机?”


        

“是。”


        

薛沄越过皱眉有些疑惑也有些担忧的邹演,走到这处山洞的洞口,放眼去看这座山峰之下能够隐约俯视瞧见的小半个赣城,和城外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妖兽兽群。


        

这处山峰有天然的洞穴直连山脚,对他们来说安全便捷,只是这山峰山腰之处的洞口所在,虽然不低,俯视的视角却并没有太好,被前面几座山遮挡了一下,并不能够看到赣城全貌,只能瞧见小半个,并不便于观察。只对于如今的他们而言,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且城中的萧珞他们清楚这个山洞的位置,若是真有什么紧急的信号要发出来,也定是能让他们在这里也瞧见的。


        

“等你们准备好了。”薛沄眯着眼睛看着赣城城外的,即便对她而言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多到惊人的妖兽兽群,语气却是十分平静:“我便去会会……城外的高阶妖兽。”


        

等她跟城外妖兽对战起来,吸引走了大部分妖兽注意……邹演他们就可以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