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一百一十章 退入城内
夜间

昆吾心纪

        

众人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们并没有能够顺利找齐剩下的三块的位置,凑齐一共七块,就不得不避入赣城之内。


        

越是往后,在赣城之外深挖地下寻找石块就越是困难,而在他们找到第五块石块位置,并好不容易绘制好图纸,打算暂时退回山洞修整的时候……


        

那条从山脚通向山洞的路被夜行妖兽发现了。


        

赣城的护城大阵不容易攻破,山洞这边原本最厉害的也不是防御而是隐匿,当隐匿已无用之后,这里几乎不堪一击。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当大批妖兽联合在一处攻破了山洞那里的禁制阵法,甚至将那座山峰的半山腰的一切焚成灰烬的时候,他们之中并没有人在那里。


        

因为之后越来越紧迫的情况,每次出来深挖查探,都是所有人一起。


        

但是,他们在赣城之外唯一的落脚修整之处被毁,如今只剩下退入赣城这一条退路而已。


        

于是,本打算修整一番再继续找寻的众人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他们是幸阅,在这种极度疲惫灵力不足的情况下,又找到邻六块。


        

但也是不幸的,因为第六块石块被挖出之后,本应该即刻用上的隔绝气息的符咒出了问题,应当是在先前跟妖兽的打斗之中不心沾上了妖兽的血,还十分不巧地,是有腐蚀效果的有毒妖兽的血,让原本也并不是什么高级昂贵东西的符箓出了损毁,没有能够及时隔绝住这里的气息。


        

一瞬间,几乎赣城外近前的所有妖兽,都感觉到了。


        

为了不功亏一篑,所有在附近的明省谷人全力驰援,赶过去再顾不上遮掩,放开气息和气势斩杀妖兽吸引注意,尽可能地让挖出石块的同伴有哪怕多一点儿的时间记录绘制下石块的模样和位置。


        

薛沄离得最远,她一直是远远离开城外边缘,离开其他人深挖地下寻找石块位置的地方,去跟妖兽殊死搏斗吸引走大部分妖兽尤其是高阶妖兽注意力的,因而那边气息外泄的时候,虽然感知敏锐的薛沄察觉到了,却一时间没办法从在那一下之后更为暴躁的妖兽的包围圈中立刻脱身。


        

等薛沄费了一番功夫暂时脱离包围,拼着挨了几下攻击赶过去的时候,除她之外的所有明省谷在城外的人都聚在了那里,文茵和邹演两个艰难地正从深挖出一个并不宽的,因为附近不断又妖兽攻击而泥沙俱下的坑洞中跃出脱身,而姚岚正带着其他所有人放开了气息气势挡在坑洞周围,竭力抵挡冲过来的妖兽群。


        

薛沄赶来的时候,姚岚的右臂从肩头到手腕的袖子被血染透,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握着长刀的手一直在抖。连柯和黄斌两个已经被挡在包围圈里面,看起来擅最终已经无法站立,半跪在圈子里面身上不只有鲜血淋漓的伤口,还有被火焰灼过的焦黑伤痕。明依站在姚岚身边,身上没有多少外伤,脸色却有些发青,明显中了毒,却因为需要保留已经少得可怜的灵力对敌而顾不上压制。


        

可是众人之外,是数不尽的妖兽。


        

薛沄匆忙赶来,洗华剑两剑劈下,暂缓了包围圈一侧的压力,落在众人身前掐诀施法,头也不回地喊道:“马上进城!”


        

“可是谷主,还差一块……”


        

“进城!”


        

“……是!”


        

但是进城,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驱动入城符箓运转需要灵力,也需要一点儿时间。在数不尽的妖兽包围之中,想要挤出这一点点的时间,显得格外的艰难。


        

薛沄全力斩杀妖兽,顾不上他们,而在薛沄身后已经决定退回赣城内的众人却也十分默契地将三个人围在中央,为他们争取几息的时间让他们先行催动符箓,尽快逃入护城大阵之内的赣城。


        

受伤最重,甚至神智都已开始有些模糊的连柯和黄斌,还有身上带着所有绘制好的地图和石块图纸的文茵。


        

文茵晓得自己身上带着什么,而刚才跟邹演一起下地深挖绘图的自己也是众人之中情况最好的两人之一。她妥善收好图纸,接连取出三张符箓,左右各艰难地扛起连柯和黄斌,用自己的灵力帮他们催动符箓并在等待符箓被彻底激发的时候塞回他们怀里。


        

文茵的飞剑灵活轻巧,但如今载上三个人后却显得沉重而笨拙。当她要向赣城内冲去而面前又出现好几只速度极快的飞行妖兽挡路的时候,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姚岚一身是血地冲到她前面,两刀过后用自己的背对向妖兽的利爪,将自己和另外两人推离包围的圈子。


        

她甚至不敢回头去看。


        

只是双眼血红地咬着牙往护城大阵内冲。


        

文茵带着连柯和黄斌冲入大阵之内,紧追在后面的飞行妖兽撞上护城大阵,再次发出格外暴躁的嚎叫声,让看着三人脱险的其他人心头一紧。失了目标的妖兽调转回来,发疯一样地冲向已经因为伤重从空中跌落的姚岚。


        

关键时刻邹演急速冲了过去,拼着手臂被毒刺划伤,将后背被血尽头,伤口深可见骨的姚岚从妖兽的嘴下抱着冲了回来,并且一刻不敢耽误地急忙取出符箓,一边催动一边御剑在空中躲闪。地面上脸色已经开始发黑的明依也取出符箓在剩下的王猛蒋友诚两饶艰难护卫之下好容易激发了符箓,御剑升空从邹演手中险险接过姚岚,擦肩而过撞入护城大阵之内。


        

如今在赣城护城大阵之外的,除了薛沄,只有邹演,王猛和蒋友诚了。


        

邹演一番疾冲之后不可避免地受了些伤,又中了毒,情况最糟,王猛和蒋友诚先前拼着两个人艰难地护下明依也已灵力耗尽难以再战。


        

如今三饶情况,任何一个都已经没有余力再护着其他人争取时间。


        

兄弟三人背靠背艰难地在妖兽环伺的包围圈中站着,心中绝望之后,竟也平静下来。


        

只是这种情绪还未来得及发酵,地面猛地一震,一股极为复杂而又有些阴晦的气息猛地一抖,所有环绕着三饶妖兽一瞬间被吸引去注意力。


        

三人一愣,还是邹演第一个回过神来。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大约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邹演提醒另外两人连忙取符箓出来,拼了命地用最后一点儿灵力催动,平日里根本不会在意的,只短短几息的功夫,此刻在浑身浴血的三人眼里,变得格外漫长而又难捱。


        

符箓上的符纹尽数被点亮,整张符纸猛地一震。


        

效用催动了。


        

但是他们周围的妖兽也已有不少回过神来重新将目光定在三人身上,血红的眼里满是赤裸裸的杀意。


        

而他们三个现在也几乎再调不出一点儿灵力御剑了。


        

明省谷虽有明心诀,可以借助地灵气化为己用,却需要以自身灵力沟通地灵气为引。此时身陷妖兽兽潮包围之中,加上方才散出来一些的浑噩之气的影响,簇的灵气变得极难调用汇合,而他们体内也已经没有了能够用以为引为基的灵力。


        

无奈之中,眼前突然一花,三人被拎着脖颈后的领子骤然升空。


        

王猛和蒋友诚两个还因为靠得更近一些,干脆是背靠背被同一只手拎起来的。


        

怔愣一下之后,三人下意识地抬头:


        

“谷主!”


        

薛沄左手邹演右手王猛蒋友诚,将三人从地上拎起全心御剑,洗华剑已经脱手,跟着飞在她身侧,偶尔随她心念的动作击杀格挡妖兽的攻击。只是脱手而出只靠意念的洗华剑毕竟不比在她手中引她灵力操纵的时候,攻击力大大下降,有时甚至一剑挡不开冲将过来的妖兽,薛沄只得在空中惊险闪避,许多时候为了顾及正被她拎着的三人,躲闪不及不得不用自己的身体去扛下攻击。


        

疾行艰难地突破重重叠叠的障碍来到原本离得并不远的赣城护城大阵面前,薛沄手上运起灵力,将被自己拎着脖子的三人狠狠地朝大阵屏障丢了过去。因为灵力的加持,三人尽管没有御剑飞行,在这短短的一段距离之内还是飞出呼啸而过的速度,先后有惊无险地赶在周围妖兽汇聚过去之前,没入了大阵之内。


        

邹演比王猛和蒋友诚两人慢了一点点,他在没入大阵之前竭力回头去看在他们身后如今唯一没有进来的薛沄,在最后一刻听到薛沄的声音:


        

“最后一块石头我取下来了,不在原地!”


        

因为身怀符箓,城外妖兽闯不进来的护城大阵对从空中急速跌落进来的邹演而言,如若无物。但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在穿过护城大阵屏障的那一刻,他还是清楚地感觉到了不同。


        

今日的大阵,比他亲眼看着萧珞刚刚布好成阵那一刻的大阵,已经弱了许多,只有当初十之一二的强度了。


        

如此看来,赣城的这个护城大阵,怕也已经撑不久了。


        

在没入大阵之内,再也看不清城外数不清而又暴躁异常的妖兽群,也看不到最后时刻被重重妖兽围住看不清身影的谷主薛沄之后,邹演在从半空下落的过程中,回想着薛沄最后对他喊的那句话。


        

最后一块石头取下来了,不在原地。


        

她这是让他将这件事告诉赣城之内的萧珞萧谷主,以免已经移位的石块对萧珞的推演产生什么误差影响。


        

同时,邹演也想明白了,方才在城外,它和王猛蒋友诚三人被围困绝望之际,为他们三人争取了催动符箓的时间的,那一瞬间爆开了浑噩气息和地面的震动是什么。薛沄跳入地下坑洞之内,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先前他们几个人都移动不了也碰触不聊石块取了下来。


        

邹演一直知道,明省谷的两位谷主身上都有秘密,尤其是薛沄这位真正意义上的明省谷创始人。他想不明白她是用了什么方法取下石块引起变动为他们三人争取到了时间,但这一刻,他也只能希望薛沄的秘密足够有力,能够在城外妖兽环伺的情况下,保住她的安全。


        

城外已经再没有人能够为她争取时间了。


        

从文茵和连柯黄斌开始,赣城外陆续有人从护城大阵内狼狈落入,城内自然很快察觉了。甚至这些伤重不已地从城外跌进来的修行之人鲜血淋漓的可怖模样,让赣城内本就已经如惊弓之鸟一般的普通人,更是心惊绝望。


        

但是此时,他们一时顾不上安抚了。


        

文茵是所有人中唯一还能自己行动的,入城之后第一时间往她上次进城知道的萧珞可能在的地方冲去,只能在路上随手拉了认识的明省谷同门,赶去她进来的地方尽快接应照料伤重的其他人。


        

文茵带着地图和图纸,身上都是溅上的不知谁的血,眼睛通红脸色却惨白,找到萧珞将东西递到他手里的那一刻,整个人一松险些直接跪倒在地。萧珞大惊之后正要伸手扶她,却见她咬着牙摇摇晃晃地又站了起来,一语不发转身掉头又冲来时的方向冲了回去。


        

文茵赶回来的时候,连柯和黄斌已经被急忙带走安置,而浑身是血已经昏迷过去的姚岚还有脸色透着青黑中毒已深刚被城内的同门急忙塞了两颗解毒丹药的明依,正被人扶着从她身旁经过。


        

文茵很想跟着去看姚岚的情况,但这时候护城大阵之外,王猛蒋友诚和邹演又陆续跌了进来。文茵连忙去挨个接住已经脱力就要砸在地上的三人。王猛和蒋友诚落地就昏了过去,而邹演撑着惨白的面色紧攥着她的手,咬牙保持清醒与文茵了两句话。


        

文茵听过之后愣了一下,左右看了看,接到消息赶来的同门还未到,文茵只能将邹演放躺在地上,躺在王猛和蒋友诚身边,自己咬了咬牙又一次冲着萧珞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经过被人背着,浑身是血,尽管紧急撒了药粉还是止不住从她背上滴滴答答落在地面的姚岚的时候,文茵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干涩地甚至没有办法落泪了。


        

但她还是朝着萧珞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将邹演的话传给萧珞。


        

地图上标记的最后一块石块动了位置,不在原地了。


        

还樱


        

薛谷主还在城外,无法入阵。


        

百镀一下“昆吾心纪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