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吾心纪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玄清门人
夜间

昆吾心纪

        

薛沄再次手握洗华剑在赣城已经摇摇欲坠的护城大阵之外斩杀暴动的妖兽的时候,虽然艰难,却是比先前的任何一次,心情都要轻松一些。


        

其他跟她一起,在城外面对汹涌的兽潮的明省谷人,心中都是这样觉得。


        

因为这一次是能看到希望,能有个尽头的。


        

作为阵眼的妖丹一毁,阵法便已经算是破了,只是先前散发的气息并未能随着阵法被破而轻易地快速消散,深埋在赣城外地底下的石块仍旧对许多低阶妖兽有些作用。


        

就算因为阵法已破不会再有远处的妖兽被引来,如今赣城之外的妖兽兽群数量却也已经足够惊人。即便萧珞这个同为元婴真君的谷主跟薛沄一道出了城并肩作战,情形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一次赣城之内的明省谷中人,除了伤势严重留在城中的姚岚,连邹演都缓过来许多一道出了城为斩杀妖兽,抵御妖兽兽群对护城大阵的攻击尽一份力。叶蔷作为唯一一个尚未到达金丹的明省谷三代弟子,留在了城内照顾姚岚。


        

薛沄,邹演,连柯,王猛,明依,蒋友诚,黄斌,文茵,梁玉珉,赵阔,莫予琼,柳叶,孙威,薛沄这个谷主带着十二个金丹期的修士,踏出赣城的护城大阵,挡在了数之不尽的妖兽与赣城数万生命之间。


        

在赣城被兽潮围攻之时留了下来,襄助明省谷众人,并未离开的几个散修也纷纷出城相助。


        

这是明省谷所有牵扯到清州赣城这场妖兽围城的浩劫中来的成员,第一次如此整齐地并肩作战,面对妖兽。


        

如萧珞所料,赣城的邪阵去了阵眼失了效用之后,城外的妖兽的确不再像先前那样疯狂,甚至有不少高阶妖兽在短暂的暴躁攻击,察觉不敌后并没有耽搁太久便开始退去。


        

这对城外所有对上妖兽,尽可能阻止它们攻击赣城的护城大阵的修士而言,都是好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凌厉剑光越过正与妖兽酣战的明省谷几人,直直朝着他们身后的护城大阵而去。


        

明依离得最近,第一个察觉到剑光袭来,顾不上正对战的妖兽转身挥剑,不得不正面迎上仿佛带着寒气急速而来的剑光。那道剑光撞上明依的长剑发出一阵阵带着回音的铮鸣,而正面挡下剑光没有任由它撞上护城大阵的明依却是后退一丈有余,背部撞在护城大阵的屏障之上才勉强停了下来,强大的冲击击得她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几乎是瞬间萎靡了下去,脸色苍白。


        

“明依!”


        

离明依较近的文茵和黄斌赶过去击杀想要趁机袭击明依的妖兽,而其他人,尤其是原本在远处专门挑着高阶妖兽对付的薛沄,则是分出了两分注意力,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脚踏飞剑停在半空中,身着玄清门独有的白底青缎广袖长袍的三个修士。从他们的服饰上看,明显比普通弟子精致许多也有些变化,在玄清门内地位应该不算低。


        

方才的那道伤了明依的剑光,便是三人之中的一个发出的。


        

领头的一个是元婴中期的修士,身后两个都是金丹大圆满,白衣广袖纤尘不染,在赣城外个个显得狼狈不已的明省谷中人的衬托下,倒越发有几分谪仙之姿。


        

只是……


        

高高在上,神态倨傲,在众人正要开口的时候,抢先一步,义正言辞而又痛心疾首地道:


        

“尔等修行之人,不思扶弱济世,反倒因一己私利擅自困数万百姓于赣城内,使他们在妖兽围城之时无法逃脱,是何居心?”


        

薛沄是早便猜到有人守在附近观察赣城的情况进展的,在萧珞推演出阵法的效果作用之后就更是肯定了,因而见到这三人并不算意外,对于他们此刻的嘴脸也不算毫无准备。


        

薛沄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三个未必是花费心里布置了赣城一明一暗两个大阵的背后之人,却定是与背后最终得利或是达成目的的那个有不浅的瓜葛。


        

清州南部的大城赣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有这么大的动静,玄清门始终未遣门人前来救援,她就知道这件事的背后定有玄清门一份。


        

对眼前三人的出现和他们的反应算是心中早有猜测的薛沄尚且能够平静一些,但其他


        

人却不能。多少天来心神几乎绷到极致,甚至曾游走在死亡的边缘,一贯暴脾气的王猛在听到这三人上来便黑白颠倒地扣了他们这样的帽子,数日下来心中淤积的愤恨几乎一瞬间就被点燃引爆:


        

“我去你奶奶的!”王猛红着眼睛朝半空中挥着刀:“仔细看看清楚我们身后是护城大阵!要是没有这阵法城内数万的百姓早被妖兽杀光了!”


        

“狡辩!”另一玄清门金丹修士瞪圆了眼睛俯视地面上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还不得不分出心神对付身边妖兽的王猛:“若不是你们居心叵测用这邪阵困人,城中居民早便能在妖兽围城之前顺利逃脱,如何会有危险?”


        

“狗屁!你……你……是谁居心叵测还不知道呢!这么着急要扣罪名给我们?怕不是你们眼瞧着计划落空……”


        

“住口!”


        

王猛的话才说了一半,半空中站在那玄清门的元婴真人身后最早出声说话,也是发出那道剑光的金丹修士厉声喝住,狠狠地又是一道剑光出手,直朝着上次的伤势并未痊愈今日又久战妖兽,已有些脱力的王猛面门而去。


        

第一道朝着护城大阵而去的剑光虽然也是凌厉,却并不是这玄清门的金丹修士的全力一击,更多许只是试探而已,不然明依一个勉强到了金丹中期的修士便是全盛时也未必能接得下来,更不必说如今身上有伤灵力有损,又是匆忙之间不得不正面对抗。


        

但是明依虽然被那道剑光的冲势所伤,却并不致命。


        

然而现在这道朝着王猛而去的攻击剑光,算是金丹圆满修士的奋力一击,带着饱含怒意的凌厉,若真到了王猛面前就算挥刀去挡也多半是挡不住,极可能直接命丧当场。


        

“王猛!”


        

“小心!”


        

“铮”得一声轻响,王猛睁开方才下意识紧闭的眼睛,瞧见了挡在自己面前的薛沄的背影。


        

“薛谷主!”


        

薛沄洗华剑在手,以元婴期的修为接金丹圆满修士一击,虽然匆忙却也还算的上从容。


        

她站在王猛面前,虽是抬头仰视半空中静立着的三人,却偏偏气势反而更盛上几分。


        

三人中领头的那个玄清门元婴真君的目光落在薛沄身上,抿了抿嘴,若有所思。


        

半空中的三个玄清门人,虽然跟他们一样身处妖兽群中,却十分诡异地并不会有妖兽朝他们攻击,所有妖兽不论是地面上的还是天空中掠过的,都有意无意忽略了这三人的存在。


        

薛沄已经有十成的把握,这三人想来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远处观察赣城情形的。原本虽然因他们明省谷的插手,赣城另起了护城大阵没有在几日前城破任妖兽兽潮屠戮,但他们却可能是对城中的布置和阵法分外有信心,觉得明省谷众人的行为也不过只能拖延一点儿时间罢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早些时候妖丹阵眼被毁,整座赣城都震了一震,动静颇大,他们即便离得远想来也是察觉到了的,等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与明省谷众人交手后,开始陆陆续续脱离那种疯魔状态回过神来,四散奔逃了不少的妖兽,他们就知道第一层的布置到底还是被这些,他们先前并没有放在眼中的家伙给破坏掉了。


        

“苗州明省谷。”薛沄扬声,一字一顿,声音传得很远,甚至在身后的赣城上空回荡:“既开始管了赣城的事,便会管到底,城内数万百姓的命,我们保定了。”


        

领头的那个玄清门的元婴修士在听到“苗州明省谷”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看着薛沄和其他人的目光一下子就深了起来,薛沄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透出的一些防备和谨慎。


        

像是突然间多了点儿什么顾虑。


        

“什么苗州明省谷?”倒是那元婴修士身后的金丹修士满脸嫌弃厌恶地开口道:“尔等歪门邪道,不做善事不行善举,枉顾数万平民性命,也好意思报名号?”


        

薛沄右手洗华剑挥出,逼退了趁机靠近自己的几只妖兽,看了一眼半空中开口说这些话的金丹修士,冷冷一笑:“说得好,不做善事不行善举,枉顾数万平民性命,有什么资格自称名门正派?”


        

“你!”


        

&n


        

bsp;  “不要多事。”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过的玄清门元婴修士抬起一只手制止,而后深深地看了薛沄一眼,挥手见取出了自己的兵器,刀锋遥指着地面上丝毫不露惧色的薛沄,却是对身后的两个金丹修士吩咐道:“破阵要紧,尽快解了困住赣城百姓的邪阵。”


        

赣城之外,护城大阵之外,所有挡在妖兽兽群和护城大阵之间,拼尽全力阻止它们攻破大阵入城屠杀的修士,在听到那玄清门的元婴修士轻飘飘的一句吩咐之后,个个气得全身发抖。


        

“是,长老。”


        

倒是元婴修士身后的两个玄清门的金丹修士,应声领命,不再耽搁,御剑直朝着已脆弱不堪的护城大阵冲去——


        

也许是为了补救,也许是为了交差,他们出现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仍旧是趁着妖兽兽群还未散尽的时候,尽快打破赣城的护城大阵,令妖兽能够入城,面对手无寸铁无法自保的普通人。


        

他们想毁了明省谷众人和自愿留在赣城帮忙的几个散修,数日来拼尽一切的心血。


        

已经到了这个时刻,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也不可能坐视他们如此行为。


        

即便不是明省谷众人,即便是从来都颇多顾虑从来不与顶级势力中人正面为敌的散修们,在这一刻也顾不得曾经有过的谨小慎微,并没有在这三个玄清门修士的威迫之下退去,而是挥动自己的长剑,义无反顾地与明省谷众人全力阻拦。


        

一边是不断地向护城大阵攻击的两个灵力充沛身怀许多符箓法器的玄清门金丹圆满修士,一边是还在不断攻击众人的妖兽兽群,一时之间,本就艰难为战的众人的局面,变得更加艰难。那两个玄清门修士毕竟是金丹圆满的修为,他们的每一次攻击,对除了薛沄和萧珞外的其他人而言,都要好几人合力才能勉强挡下,这其中不仅是需要反应及时,还需要配合的默契。明省谷的众人还好,虽然同门时间不算久但相处融洽不少人之前跟着薛沄在城外一战的时候也在生死之间培养出不少默契,倒是那几个散修,面对接不下的硬招只能闪避,不得不任由那攻击的法术剑影落在已摇摇欲坠的护城大阵上。


        

而这时,玄清门的那个元婴修士,对上了薛沄。


        

元婴修士之间的战斗,战况格外激烈,薛沄有意识地尽一切可能将对手引到远离明省谷众人而靠近妖兽群的地方,借着两人交战的术法刀势剑意,消灭了不少的妖兽。


        

玄清门的那个元婴修士一开始并未将薛沄的这点儿小心思放在心上,他修为在薛沄之上,薛沄又战斗颇久已不是最佳状态,他本以为拿下甚至斩杀这个明省谷的谷主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越是对战,那修士的心便越沉重。


        

薛沄的确体内灵力不多,但是比起先前在城外的那次,如今她调用周围天地灵气更是顺畅熟练,甚至连对手攻向她的法术都能消解一点儿缓和冲击。


        

“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邪法?”


        

薛沄听了那元婴修士说不清是惊多一些还是惧多一些的话,洗华剑灵光一闪,将人逼退一些,朝着他挑眉笑了一笑。


        

笑得玄清门的元婴修士心头一颤。


        

下一刻,赣城之外猛地大盛的浑噩之气一瞬间引走了他的注意力。转头看去,却见一个先前他们旁观这些人对战妖兽时根本没瞧见的年轻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又是如何找齐了埋在城外地底之下的十八块辅助成阵的石块,分成两半,先后强行将所有石块打向正在其他人阻挡之下攻击护城大阵的两个玄清门金丹修士身上。不知那年轻男子用了什么办法,石块沾到身上,玄清门的那两人竟是轻易无法取下。


        

赣城之外的妖兽兽群再次被激起的浑噩之气引得暴躁起来,但这一回它们目标十分明确地,朝着那两个一人身上带了九块石块的玄清门修士扑了过去。


        

大惊之下想要赶过去的元婴修士突然感到危险连忙一躲,之后腹部一痛,没有完全躲开的洗华剑风强势破开了他的护体灵罩,狠狠地划过他的腰腹。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剑上裹着的一层金黄色气息截然不同的灵光,听到对面那个年轻的女谷主冷冷说道:


        

“你的对手,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