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医少爷的都市任务 > 第7章 醉酒的江枫
夜间

第7章 醉酒的江枫

        

“刘嫂,您是不是生我的气啦?我没打算一直不回去呀。


        

我只是想出来看看而已,我肯定会回去的。


        

您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您在我心里像我的母亲一样。”


        

醉酒的江枫完全听不进去别人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哄着“刘嫂”。


        

只见对面的“刘嫂”,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紧身小吊带,外搭一件同色短款小皮衣。


        

下身一条弹力十足的黑色皮裤,脚上则是一双鞋跟足有十厘米高的长筒皮靴。


        

紧身服帖的设计,将她的曲线展露的完美无比,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吸引着他人的视线。


        

笔直纤细的小腿看起来弹力十足,充满着活力。


        

黑色的波浪卷发披散在肩膀上,尖尖的瓜子脸,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出自然好看的弧度。


        

高挺的鼻梁尖尖的透着俏皮可爱,优雅的双眉伸展着些许锋利的意味。


        

此刻她的双眉紧皱,透露着隐忍和不耐。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漂亮的红唇开了又合终于妥协的说道:“我没有生你的气,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江枫的脑袋在她胸口蹭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撒娇道:“不行,您是骗我的。


        

以前我不好好跟您学习毒术的时候,您就会生我的气,不理我。


        

我去找您,您就骗我说没生气。可是您就是不理我。


        

我就会特别特别难过,我总是偷偷的哭……”


        

江枫想起以前的事有些委屈的说道。


        

感受到江枫的动作,女人的脸上瞬间像染了胭脂一样红了一半,又无计可施。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来接你的。跟我走好不好?”女人有些心软又无奈的说道。


        

“接我回家?不行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了,我才不要回去。”江枫立马松开了手。


        

没给她反应的时间,就一把把她推出门去,还反手锁紧了门。


        

女人被江枫这流畅自如的动作震的一愣,这到底是醉了没醉啊?


        

郁闷的吐了口气,走上前敲门,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完成任务。


        

“砰!砰!砰!少爷!少爷!开门啊!”


        

江枫在屋里听着外面的敲门声,不为所动。


        

不一会儿就听见有几个人的脚步声朝这边跑来。


        

“兰姐,少爷呢?”


        

“少爷喝醉了在屋里不肯出来。”刚刚被当成刘嫂的兰姐无奈的道。


        

“那怎么办?李叔可是交代了让我们务必请少爷过去……”


        

“不行的话只能硬来了!”兰姐皱眉想了一下说道。


        

“你们去让工作人员上来开一下门,顺便倒一杯水放进解酒药,快去!”兰姐吩咐道。


        

“是,我们马上去办!”


        

看着众人走远,兰姐趴在门上听了听动静,什么都听不到,好像里面并没有一个人。


        

有点儿担心醉酒的江枫会出什么事,兰姐忍不住又敲了敲门,可是依然没有回应。


        

就在兰姐忍不住想把门踹开的时候,手下人终于回来了。


        

打开门进去之后,却发现少爷已经不在了。


        

三楼窗口被破坏的防盗窗,好像在诉说着他是怎样离开的。


        

兰姐头疼的呼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焦灼,开始和众人出去追踪寻找。


        

……


        

离开酒店的江枫,被清冷的空气一吹,有些恢复了清醒。


        

对刚才发生的事模模糊糊有些明白了,应该是药铺的人来找他了。


        

可是,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过去,他还想多享受一会儿自由。


        

背着自己的棉布包,沿着人行道慢慢的走着。提起手中剩余不多的酒,用力喝了一口。


        

自由和快乐好像瞬间随着酒水注入了血液。全身都暖烘烘的想唱歌。


        

他忍不住张口唱道:“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何处笙箫


        

琴声入鞘


        

我以黄河水蘸墨挥毫


        

可路正遥今生如刀


        

若一晌喝醉看我未老……”


        

……


        

清醒了的江枫一边唱歌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水库边。


        

“小兄弟,还有酒吗?”有声音传来。


        

江枫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栏杆旁坐着一个人,在朝自己招手。


        

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身上穿了一件灰褐色的长衫。


        

脸色在路灯的映衬下有些许的苍白,左边眉头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特别显眼。


        

“您要喝酒吗?”江枫蹲下来问道。


        

“是啊!大老远顺着风就闻到你身上的酒味了,把我的馋虫也勾起来啦!”老人笑眯眯的回答。


        

“哈哈!只要您不嫌弃是我喝剩下的就行!”江枫边说边把酒递了过去。


        

“小兄弟!看你的打扮是刚来孝安市吧?”


        

老人喝了一口酒,放松的舒了一口气问道。


        

“是啊,我是第一天来。”江枫也坐在地上,背靠着栏杆回道。


        

“当年我初来孝安市也像你这样,人生地不熟无处可去。


        

后来凭着一股韧劲儿,努力的出人头地,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


        

老人喝了一口酒感慨地说道。


        

离得近了,江枫能闻到老人身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您身上有伤?我送您去医院吧?”江枫扭头看着老人道。


        

“果然是初入世的小伙子!就这样直白的问出来,不怕我把你灭口啊?”


        

老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


        

“那也要您能杀得了我才行。”江枫自信的一笑回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有胆量,我喜欢。”老人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看着江枫,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虽然一无所有,却像拥有着全部。


        

而今天他拥有着权力和金钱,可却丢失了最重要的幸福。


        

“不用去医院了,医生治不好的。”


        

老人皱眉喝了一口酒,又笑眯眯的看着江枫回道。


        

“您如果愿意可以让我看看您的伤,我略通医术,也许可以帮到您!”


        

江枫看着老人认真地说道。


        

本来是不打算管这闲事的,可是看着老人,他就会想起爷爷,就会心生不忍想去帮助了。


        

老人阅尽人间沧桑的眼睛看向江枫,当看到他眼里的清澈与认真。


        

他忍不住愣了一下,放下了防备心。


        

“行,那就谢谢你了。”老人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把长衫扣子解开,褪到腰间。


        

只见瘦削的背上,从左肩到腰部右下方,有一道长长的刀伤。


        

伤口狰狞泛着黑色,流出的血也是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