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医少爷的都市任务 > 第26章 跳进痒痒膏这个坑
夜间

第26章 跳进痒痒膏这个坑

        

“那就对了!我记得你说过,开始会觉得有点痒。后来会越来越痒,看来是真的!”


        

兰姐点点头勾了一下唇角说道。


        

“我说过?兰姐,你在说什么啊?”


        

李冲冲听了她的话,突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我在说药啊!抹上会痒!”兰姐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呼!那当然了,我本来就怕痒。何况是兰姐这么好看的手给我抹药,抹药的时候肯定会觉得痒啊!”


        

李冲冲吐了一口气,缓和了刚刚一瞬间不好的预感。


        

看着认真抹药的兰姐,有理有据的说道。


        

“哦?那现在感觉怎么样?”


        

兰姐又用棉签,沾了一大团药膏涂在他的胸口上。


        

一边笑吟吟的把药膏力度适中的揉开,一边语气温柔的问道。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不……不怎么痛了,就是有点痒。看来兰姐这活血化瘀的药很管用啊!”


        

李冲冲看着兰姐温柔的样子,有点受宠若惊赶紧回答道。


        

只是,有点奇怪啊!感觉胸口的痒,开始只是一小团。


        

可是,随着兰姐慢慢的揉搓,居然像是要燃烧起来了。


        

有点痒不可耐,不禁升起一点疑惑。


        

但是,为了享受这难得一见的美人按摩待遇。


        

特别是想想,吴平知道后嫉妒抓狂的脸。


        

瞬间觉得这痒,真是无比的享受啊!


        

于是,这点疑惑立马就被吴平气疯的脸碾压成渣,烟消云散,只剩下自己扬眉吐气的小得意了。


        

“呵!痒就对了!我什么时候说这是活血化瘀的药了?”


        

兰姐看着药膏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也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好整以暇的问道。


        

“不是活血化瘀的?难道是疏通经络的?”李冲冲有点诧异的问道。


        

“骗我是不是特别好玩?”兰姐没回他的问题,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用棉签沾了杯子里凉了的茶水,一边擦拭刚才沾药膏的手指一边问道。


        

“兰姐!你说什么啊?什么骗不骗的啊?”


        

李冲冲无辜的看着她,打定主意不能承认。


        

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不承认这事就不算是个事。


        

承认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估计会被狠狠教训的……教训事小,万一影响自己陪少爷出去,那对自己来说可就事大了。


        

所以,坚决不能承认。


        

“哼!死不悔改!看你一会儿还嘴硬!”


        

兰姐不理会他的死不认账,拿起刚才打开的药膏盖子重新盖好。


        

“这?这是?”李冲冲看见这个瓶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诧异。


        

“哦?你说这个?”


        

兰姐心情很好的弯了下唇角,把瓶子举在李冲冲的面前好让他看的更清楚。


        

“这不是,这不是我给你的?”李冲冲有点焦急的问道。


        

“是啊!就是你给我的叫什么来着?对了,叫痒痒膏。”


        

兰姐恍然大悟的回应道。


        

“你刚刚,刚刚,刚刚给我抹的是这个?”李冲冲濒临抓狂的问道。


        

“是啊!你不是说痛吗?抹了这个就不会痛了啊!”


        

兰姐把药放进医药箱淡定的说道。


        

“我给你是让你给吴平用的,你怎么,怎么能给我用?”


        

李冲冲后悔万分,刚才怎么就没看看是什么药膏呢?


        

这可怎么办,唯一的解法就是十分钟之内去冲个冷水澡。


        

可是,现在少爷正在洗澡啊!天啊!这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怎么办?怎么办?


        

药效会越来越厉害的,自己总不能一边挠痒,一边陪少爷买衣服吧?


        

当初自己无意间见到这种药膏,就送给了兰姐。


        

本来是想她烦吴平的话,可以用在吴平身上。


        

谁知道现在居然用在自己身上了……


        

“恩?我记得你说的是谁惹我了,就可以用这个药膏给他点颜色看看!例如:吴平!”


        

兰姐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道。


        

“对啊!所以啊!你怎么能用在我身上?”


        

李冲冲忍不住在胸口挠了两把不满的说道。


        

“因为我想给你点颜色看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骗我!”


        

兰姐收了笑,清冷的声音穿透力极强的说道。


        

“兰姐,我就是跟你闹着玩的,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


        

李冲冲一边挠痒一边心虚的控诉着。


        

“玩?装受伤让我担心很好玩?嗯!我现在确实挺担心你接下来怎么样,也算陪你玩了!”


        

兰姐看他左挠挠右挠挠,手都不够用的样子,也不生气了笑着说道。


        

“我真受伤了!心受伤了,你怎么忍心用核桃砸我?”


        

李冲冲死鸭子嘴硬的答道。


        

“哼!死不悔改!我看你还是不够痒!”


        

兰姐说完就不再理他,任他在那里挠痒挠的不亦乐乎。


        

“啊!这可怎么办啊!我还要陪少爷买衣服去呢!”


        

李冲冲一边忍着全身慢慢渐起的痒痒感,一边焦急的说道。


        

“你不能去,自然会有别人代替你去!”


        

兰姐一点也不担心的拿起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行,现在可是成为少爷自己人的好机会,我怎么能让给别人?不行不行!”


        

李冲冲一听这话,立马激动的反驳道。


        

可是,从胸口慢慢传遍全身的瘙痒,渐渐的要突破自己忍耐的极限了。


        

李冲冲忍不住隔着衣服烦躁的又挠了几把,开始有点后悔不该跟兰姐闹着玩。


        

“哼!自作孽不可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骗人!”


        

兰姐心情很好的又翻了一页,看到他坐立难安的样子,好心情挡都挡不住。


        

以前每次都被他骗了,这次终于逮到他了。


        

“啊!我要疯了!”李冲冲抓狂的边挠边说。


        

“疯了也没事,别人会替你好好照顾少爷的。你放心吧!”


        

兰姐毫不心软的专挑他的痛处补刀。


        

“绝对不行,少爷是我的,怎么能便宜别人?天地不仁!卧槽,我还是找水要紧!”


        

李冲冲看着兰姐“铁石心肠”的样子,心塞的说着转身跃下了二楼。


        

看到李冲冲直接从楼上翻了下去,兰姐放下了书。


        

心里也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耽误陪少爷买衣服。


        

但是,李冲冲这个骗人玩的坏毛病,实在太频繁了。


        

再放纵,他就要把这毛病当成家常便饭了。


        

今天就是为了让他长个记性,所以绝对不能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