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医少爷的都市任务 > 第47章 戴帽节的故事
夜间

第47章 戴帽节的故事

        

阿信站起身把不用的灯全部关掉,只剩下幕布后需要用的皮影灯。


        

“阿信!有点黑!”乔佳人的声音有些害怕。


        

“一会儿就适应了,不要怕,看着幕布。我要开始讲了!”


        

阿信走到她旁边摸摸她的头,安抚了一下就走到了白色幕布后面。


        

“恩!”乔佳人听话的答应了一声。


        

“几百年前,在长海市这片土地上有一个贫穷的村子,村里的人都姓戴,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


        

有一天,天气晴朗偏偏一朵泛着金色的云,像是一个金色的帽子盘旋在村子的上方。


        

大家感到惊奇,都走出来观看这难得的异像。”


        

阿信边说边操控影人,幕布上出现了很多村民抬头看着头顶的祥云。


        

那云朵的形状便像是一个帽子一样……


        

“只有一户人家没有人出来观看,因为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正在经历难产。” 首发网址https://m.vipkanshu.com


        

人群退去,白色的幕布上出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妇人,她躺在床上脖子后仰像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


        

“男主人在外面焦急等待,最后终于忍不住闯进了屋子,握住妻子的手鼓励她。”


        

幕布上妇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体贴的男人,他跪在妻子的身边,温柔的给她擦汗。


        

“后来,在丈夫的鼓励下,女主人终于挺过了这一关,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婴。”


        

男女主人从幕布上退去,幕布上出现了一个婴儿。


        

阿信边说边操控影人的手脚上下乱动,手舞足蹈的小男孩出现在白色的幕布上,显得活泼可爱。


        

“天上的祥云随着男孩的出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又慢慢消散不见了。”


        

幕布上的云朵越飞越远,最后消失了踪影。


        

“村民都说这祥云跟孩子出生有关,不如就给孩子取名叫戴帽。


        

孩子的父亲觉得挺好的,于是就接受了这个建议。


        

从此,这世上多了一个叫做戴帽的男孩。”


        

幕布上小婴儿的旁边,出现了大大的戴帽两个字。


        

“春去秋来,男孩一天天长大,开始拜师学艺。


        

因为从小便聪慧异常,刻苦读书,明理懂事,渐渐便成了众人口耳相传的神童。”


        

幕布上的孩子不停变换,有时在认真读书,有时在勤奋练武。


        

他在幕布上一点点的长高长大,最后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


        

“有一天,他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于是顺理成章的上门提亲,结为夫妻。”


        

幕布上出现了身穿凤冠霞帔的女子,两人一起饮下交杯酒。


        

“第二年,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儿,一家人快乐的生活着。”


        

幕布上手拉手奔跑的小孩儿,一起读书写字,一起下河捉鱼……


        

“好景不长,这天村里来了一个将军,下令让村民三天之内离开这里,否则军法处置。


        

因为将军接到命令要在这里安营扎寨,给皇帝训练新兵。”


        

幕布上出现了一个拿着大刀的将军,胡乱的挥舞着手里的刀,似乎要斩杀一切阻挡他的人。


        

“村民都来请戴帽出面想办法阻止,戴帽就去了军营。


        

他提出要和将军私底下比试,如果将军输了就要离开这里。


        

将军答应了,而且选择了武斗。”


        

幕布上的戴帽在高大威武手拿大刀的将军面前,显得有些弱不禁风的瘦削。


        

“三天后,比武开始!戴帽和将军在一座小山上比试。


        

戴帽三次打倒将军,胜!将军应诺带兵离开了这里。”


        

幕布上的两人激烈的比试着,将军的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戴帽每次都赤手空拳的以身相抗。


        

观看的乔佳人看着这险象环生的比试,忍不住担心的捂住了嘴巴。


        

看到戴帽胜利,又高兴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在村民们开心的庆祝时,皇帝却赐来了一杯毒酒。


        

原来那个将军是当今太子,皇族的威严不容挑衅,皇上不顾太子反对赐来了毒酒。”


        

幕布上欢庆的人群陡然停住不动,慢慢的肩膀开始耸动像是在哭泣。


        

有人手托毒酒送到了戴帽的面前,戴帽的孩子扑过来抱住他的腿不停摇头。


        

手持利刃的士兵走了过来,戴帽摸摸孩子的头将他们推开,然后毅然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最终戴帽倒在了地上,村民失声痛哭。


        

戴帽的妻子不愿意再留在这个伤心的地方,便带着两个孩子离去。”


        

幕布上出现了一座新坟和渐渐走远的三个人影。


        

“村民觉得亏欠了戴帽一家,是戴帽用生命保住了大家生存的土地。


        

于是为了记念他,就把他死的那天定为戴帽节。


        

这天人们要欢度节日,来感谢戴帽为他们争取的安宁生活。”


        

幕布上的村民载歌载舞,共享美食。


        

“百年后,旧人逝去,没人再记得戴帽这个人。


        

而戴帽节却流传了下来,相爱的情侣会趁此机会一起共度佳节。


        

再百年后,就变成了互送帽子表达爱意的节日。


        

时间的长河,掩盖了戴帽节最初的真正由来。


        

这片土地的人也没人记得戴帽这个人了……


        

而戴帽节却在遗忘中得到了真正的圆满,成为了一个真正喜庆的节日。”


        

幕布上,村民散去,村庄散去,孤坟也慢慢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然后,又慢慢出现了手拿帽子的一男一女,害羞的互赠帽子,然后相拥而立。


        

“阿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乔佳人等阿信开了灯,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你想不想知道?”阿信轻笑了一声问道。


        

“什么后续?”乔佳人惊讶的看着他。


        

“多年之后,戴帽的后代子孙凋零,出现了几代单传的现象。


        

为了以防万一,戴家定了一个规矩,每代的第一个男孩都要送给别人抚养,成年后才能归家。


        

而这一代戴家的第一个男孩被送到了孤儿院,后来,他被一个小女孩带回了家。”


        

阿信说到这里,眼里带笑的转过头看着乔佳人的眼睛。。


        

“啊?孤儿院?你是说……你的意思是……你是戴帽的后代?”


        

乔佳人惊讶的说完就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