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男主不讨喜 > 77,回到我身边吧
夜间

这个男主不讨喜

        

“对不起?”血色妖姬的眸子逐渐恢复了正常,他又想到了与白文哲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两个人是在后山之上狩猎的时候认识的,本以为就是寻常的一次游玩,却因为风云突变,好好的天气,下起了骤然大雨,而这雨呀,一下就是小半个月,身上的东西吃光了,瑟瑟发抖的躲在山洞中晕死了过去,本以为一生就此结束。


        

睡梦中闻见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好像无孔不入一般,当他再次微微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幕,一个长相白皙略显青涩的男子正在他的身旁架起了火堆,整个山洞也因此暖和了不少,上面正烤着一只灰不溜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血色妖姬饿极,生吞了几口吐沫,终于没能忍住趁后者不备,一把抢过了架上的东西,狼吞虎咽起来,甚至连味道都没品尝出来就被他吃完了,但是那却成为了他一辈子吃过最可口的食物。


        

当他吃光手里的东西,回过神来,正发现后者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那时候他仅有十七岁,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野小子,也不是武术界排名第三,白文哲的救命之情,就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在火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刻在了他的心里。


        

白文哲要年长他几岁,小半个月的相处,处处照料着他,二人的关系处的着实像兄弟一般,奈何相遇总是短暂的,当大雨初歇,血色妖姬回到了南华市。却时时刻刻会想起那个大哥哥!


        

而在他内心开始发生转变,产生情愫的时候,还是与黑白雷神的那一战。


        

当时他还没有将百花谷的心法融会贯通,仅仅是达到了狂爆阶段,眼看着丧命于兄弟二人的雷锤之下,恰好赶上白文哲下山,千钧一发之间,用血肉之驱帮他扛下了致命一击,鲜血铺撒在他的脸上,热度滚烫,那一刻,心中的枷锁被彻底打开,血红的双眼刹那间变成了黑色,安顿好白文哲,毫无感情的看着黑白雷神,仅仅一招,也就是之前对白文哲用过的血祭弯月,败黑白雷神,成就了武术界第三的威名。


        

按他当时的心情是要手刃了兄弟二人,为白文哲出气的,却被后者拦了下来,饶是这般,也逼迫雷神府再让一位,这才有了白面书生排名第四的名号,所以武术界相传白文哲是靠着血色妖姬上位的。


        

但是在妖姬的心里,白文哲是他一生中唯一救过他两次命的男人。


        

百花谷也一直有秘闻记载,能解开睿智这一层枷锁的,唯有最重要的人!


        

想到此处,血色妖姬,两行热泪缓缓流淌而下,他问心无愧地直视着白文哲的眸子,如果可以选择,他也不愿意爱上一个男人,但是他能控制的了自己的心吗?


        

“书生,你可不可以回到我的身边啊?我可以不要名分,就你像以前那样陪在我身边好吗?我求你了,为你了,我什么都舍得,我可以解散百花谷,我也可以入你的阎罗殿,甚至把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你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能陪在我的身边,行吗?”


        

白文哲见后者声泪俱下,一时间不敢去看后者的眼睛,瞥过目光,最终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血色妖姬苦涩的笑了起来,悲痛欲绝,看见后者的样子就如同整个心脏被人扎了一刀,眼神再次变冷,瞳孔微缩在一起,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真的爱上了世俗界那个女人吗?”


        

“妖姬,你何必纠结于此呢?能不能冷静点!先把他们放下来,还有我阎罗殿的其他兄弟呢?我觉得咱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可以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


        

白文哲见后者眼神变换,急忙劝说道,生怕后者一旦发起狂来,率先击杀了黑白无常。


        

哪料到血色妖姬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声音也变得尖锐而起,手抓着旗杆的绳索,就要真的将上面的人扔落地面,这个高度,后者还是捆绑着身体,一旦砸实了,肯定是非死即残。


        

“妖姬,别,别!”白文哲伸出双手,后腿了一步,有些胆战心惊。


        

“如果你不想他们死的话,就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说着又松了松绳索,黑白无常又凭空下降了一段距离。


        

白文哲知道以后者狠辣的性子,不给他准确的答案,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虽然早就已经料想到了这个结果,当后者亲自承认的时候,妖姬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松开了绳索,走到阳台的边缘向远处望去,眼神迷离,有些失魂落魄:“那如果她死了,你会不会就能回到我身边了?


        

白文哲心间升起一股寒意,不祥的预感瞬间弥漫而上。


        

妖姬语气不缓的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救他们兄弟二人,所以事先我就联系好了帮手,趁你分身乏术,先对林菲菲下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请的人……”


        

白文哲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虽然自己也做了一些准备,但是见后者胸有成组的样子,还是有些心理没底:“你到底请了谁?”


        

“神算子!”


        

简简单单三个字,白文哲就感觉像是有一座山那么重,神算子是何人?武术界高手榜排名第二,被世人称作最接近神的男人,万神阁阁主始终不现世,可以说他就是南华市的战力第一人。


        

“请了神算子?你到底承诺了他什么好处,据我了解,此人在南华市大有所谋,还与财团的第一势力万贯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早或晚肯定会和万神阁有一场博弈,你这是把自己拖下水啊!”


        

“只要能让你回到我身边,再大的牺牲我都愿意付出!”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白文哲见后者鬼迷心窍的模样,恼怒愧疚心疼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


        

血色妖姬没有去看后者的脸,在阳台上迎风微微一笑:“你就不用再教训我了,这个时候,所料不差的话,林菲菲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