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化王爷的心尖宠 > 第10章 没什么可解释
夜间

黑化王爷的心尖宠

        

旬烟柳知道时间不多了,她的眼神透出几分决绝之意,从枕头下取出一块精致的玉佩,递给夜星阑。


        

“拿着这个,可以去清辉阁……提三个要求……那是他们欠我的……”说完,便不由分说的塞给了她,眼神之中,尽是哀求之色。


        

夜星阑缓缓眯起双眼,看着她的眉心处,已经泛出几分灰败之色,她,这是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在交代后事了。


        

对于旬烟柳,她并非不想救,而是根本救不了,她的身体内里亏空的厉害,全身的脏器已经衰竭……或许,如果她愿意绝对配合,她可以让她再多活几日,但是想要痊愈,已经不可能了……


        

“五少爷!”


        

“轩儿!”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哭喊声响起,一帮人浩浩荡荡的涌进了这破旧的院子,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最应该关心夜子轩的夜夫人了。


        

夜夫人一路上便听那小厮形容夜星阑如何的害死了夜子轩,此刻又见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自然以为他已经没命,一进门便扑上去哭嚎了起来。


        

“轩儿……我的轩儿……老爷!您可一定要给我们的儿子做主啊!”夜夫人抱着夜子轩便开始哭了起来,眼神怨毒的看着夜星阑。


        

然而,夜丞相在进门时,却并没有立刻去关注夜子轩,而是,看向了躺在床上消瘦的女子。


        

他好似完全没有想到,如今的她,竟成了这副模样,住在这样的地方!


        

旬烟柳连正眼都不带瞧夜丞相一眼的,耷拉着眼皮半死不活的样子。


        

夜夫人的哭喊声越来越大,一直到将昏迷的夜子轩吵醒。


        

“咳咳咳……母亲……”


        

躺在夜夫人怀里的夜子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脸迷惘的看着夜夫人。


        

夜夫人被怀里的人吓了一跳,顿时止住了哭声,愣愣的看着他:“轩儿?你没事?!你怎么会躺在这里!”


        

“方才突然犯了病……现在好了……”夜子轩有些虚弱道。


        

“自己好的?不是夜星阑害的你?”夜夫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说着还奇怪的看了一旁的小厮一眼。


        

夜子轩刚想摇头,一旁他的贴身小厮便叫了出来:“小少爷,刚才你定然是没看见,她就是在害你!小人亲眼看见,她……她掐住了您的脖子!否则您怎么会突然发病!”


        

夜子轩闻言,不由得看了夜星阑一眼,刚才发病的时候,他确实是看到夜星阑走了过来,但……后来他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感觉到身体舒缓了许多,脖子上虽有些疼,但并没有被人掐过的痕迹。


        

“夜星阑,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夜丞相见夜子轩没事,自然是松了一口气,此刻看着浑身是血的夜星阑,眼里倒是有几分意外之色。


        

此时的她,虽然满身是伤,看着虚弱又瘦小,但她的姿态与气质,竟然与曾经的旬烟柳有几分相似。


        

他初见时的旬烟柳,容貌绝色、气质超然、意气风发的样子,是说不上来的令人心动……只可惜,她的性子实在是太倔,他强纳了她,强要了她,试图捂热她的心,但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绝,被讽刺,到后来直接便闭门不见。


        

他是东元国有权有势的丞相,他有他的骄傲,既然她始终不愿意接受,那么,他便干脆将她冷落。他以为,总有一天她会忍受不了来求他……其实,只要她来,他定然会第一时间原谅。然而,她始终没有低头,一次都没有!


        

夜星阑站在床边,一脸随意的耸了耸肩:“没什么可解释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夜子轩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会昏迷不醒?”夜丞相沉着脸冷冷的盯着夜星阑,语气中带上了几分长辈的气势。


        

夜星阑身体微微晃了晃,然后,突然发出了一声嗤笑,一脸讥嘲道:“我全身上下一共三十二道伤口,其中有十一道几乎深可见骨,躺在床上昏迷了两天才勉强醒过来。您说说看,我能怎么把这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请过来,再将他害死?”


        

夜丞相紧紧蹙眉,没想到夜星阑会这么对他说话,心中不禁生了几分怒意:“夜星阑!你怎么说话的?他好歹是你的弟弟!”。


        

“弟弟?”夜星阑嘴角讽刺的笑意更浓了,“我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