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化王爷的心尖宠 > 第13章 让她发毒誓
夜间

黑化王爷的心尖宠

        

旬烟柳闻言,却是难得的有了些反应,她转过头,目光平静淡然的看着夜丞相,道:“君要妾死,妾怎敢不死?只是这毒,起效委实是慢了些,竟用了整整十二年……”


        

这一刻,虽旬烟柳话语中并无半点埋怨与不甘,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刀子一般,狠狠地刺入了夜丞相的心里!


        

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语气中的怨念?又怎会不知,她心知这一切都是夜夫人的意思,也是他的默许!


        

若非他的漠视,这些年她的处境,是不是会不一样?她对他的心思,也会变得不一样?


        

想到这里,他竟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几步,走到了旬烟柳的床边。


        

此时的夜丞相,身穿华丽官服,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反而让他的气质更加的威严沉稳。他站在这里,与这破旧的屋子显得格格不入。


        

“柳儿,这些年,你可恨我?”夜丞相看着床上虚弱的女子,心中隐隐作痛,心底的情绪忍不住便宣泄了出来,“你明明可以说出来,明明可以反抗,你为何……”


        

旬烟柳道扯了扯嘴角,牵出一抹讽刺的笑意:“贱妾……不敢。”


        

夜丞相见她依然如此倔强,不肯拿正眼看着自己,再一次的拂了他的情意,终是轻叹一口气,便要转身离开。


        

却在这时,旬烟柳突然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夜丞相的衣摆。


        

夜丞相猛然回身,看着旬烟柳的眼里,终于出现了一抹光亮,眼神希冀。


        

这些年来,但凡她向他靠近一步,哪怕只是一步,他便愿意将一切交给她,但,不论他如何做,都始终换不来她多看他一眼!如今……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莫非是回心转意了?


        

“夜昊天……你可知十二年前,我与你夫人夜氏同一日生产,她说我诞下死胎……你可知,是她生生夺走了我的孩儿,将她的死胎强塞于我。你可知她当时如何威胁我,倘若我泄露半句,便要掐死我的孩儿!”旬烟柳紧紧的攥着男人名贵的衣摆,尖锐的指甲几乎要将那片衣料生生撕碎。


        

她双目怒瞪,面容狰狞,原本虚弱的身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她如同身在绝境之中的野兽一般,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低吼:“夜昊天……你可知!你可知我有多恨!她是国公嫡女,她是当家主母,她权势滔天,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你,你可曾信过我一次!你可曾真的为了我放下你的权势!”


        

夜昊天整个人僵在原地,从来都是不怒自威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仓惶无助之色。


        

原来,竟是如此……


        

他看着怀里枯瘦的女子,想起了多年前的点点滴滴,其实,她有被打动吧?只是他不曾察觉,不曾放下自己天生的高傲……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在滴血,内心被歉意疯狂席卷!


        

旬烟柳指着此刻面容愈发惊恐的夜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死了……我死前,我要听那个女人发誓……以她母族全族性命发誓……绝不害我旬烟柳的一双儿女……夜昊天,就当是你还了这些年你欠我的。”


        

“柳儿,你不会死的……”夜昊天看着此刻愈发虚弱的旬烟柳,眼神渐渐慌乱,“来人!去请大夫!”


        

请大夫?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请什么大夫?!


        

夜星阑只觉得此时的夜丞相看起来格外的可笑,不闻不问多年,如今到旬烟柳快死了,半只脚都已经踏入棺材,怎么都拉不回来了,如今他却装得像个痴情种一般。要是真有那个心,他早干嘛去了?


        

“让她发誓……发!”旬烟柳一双凹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夜夫人,毫不相让。


        

夜夫人此刻的脸早已白得没有了血色,她没有想到,旬烟柳都快死了,却在临死之前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老爷……我……”她试图为自己说话,但似乎任何的话语,在此刻说来都显得无比苍白。


        

然而,夜昊天却猛然转头,赤红着一双眼睛,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怒吼道:“你给我发誓!发毒誓!”


        

夜夫人被此时的夜昊天吓到,她终于意识到,旬烟柳这一次,是彻底的算准了夜昊天的脾性!


        

她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渐渐变变得平静下来,恢复了大夫人一贯的作风,直接姿态高傲的对天发誓道:“我上官若对天发誓,从无害人之心,绝不害旬烟柳的一双儿女!否则,便让我上官一族全族没落,我上官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旬烟柳听她说完,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咽了气。。


        

没有人看见,她在夜夫人发誓时,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