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找野生人类 > 第九十三章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夜间

寻找野生人类

        

十五的月亮,总是那么美。


        

血饮款款走到八九的身边。


        

她一点也不急,因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巴别狩猎专家的牌面找了回来,因为她血饮不但捉住了人类,还是无伤完整的活捉。


        

这一刻,她是全巴别最耀眼的明星,荒野里最靓的妞。


        

在撕裂者被陷阱弄进重症房抢救,直到现在生死未卜,网络上的巴别观众,比以往更狂热的盯着视频,但却变得沉默,不再打趣和聊天。


        

在他们心里,似乎也被人类伤到了尊严。


        

但是在血饮的麻醉枪击倒了八九之后,看到这一幕全息视频的巴别人,亢奋了。


        

他们禁不住欢呼,甚至很多巴别把他们的键盘使劲的砸在桌子上,地板上,或者是自己的脑袋上,砸的粉碎,这不是气愤的宣泄,而是兴奋的宣泄。


        

“后别啊,血饮搞定了人类。”


        

“真是完美的狩猎,你们看人类和犬兽的位置,就能猜到,血饮面对的是多么难的挑战,但是她成功了。”


        

“没错,就如同血饮对着摄像头自言自语的那样,她的狩猎技术,就如同十五的月亮一样完美无缺。”


        

“这一刻,我好想哭,真的,特别感动,似乎丢失了什么东西,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


        

“是啊,撕裂者被打败那一刻,我也觉得自己好像被抽离了什么,似乎是作为这颗星球唯一文明的尊严。”


        

巴别人在这一刻,皆大欢喜。


        

元老院几个瞌睡轻,没入睡看狩猎视频的老议员这一刻欢呼起来,把大家伙都吵出了卧室。


        

菲特议长看着这群老头老太太和小孩似的欢呼,不由得摇头笑骂道:


        

“这有什么好兴奋的?必然的事情而已,哎,真是受不了你们啊。”


        

“来吧老议长,反正再有两个小时也天亮了,来喝我新盘好的茶。”


        

菲特议长欣然如约。


        

血饮脖子的线条本就很美,现在因为高傲的仰着,显得更美。


        

她走到人类的身边,用穿着鞋也显得很小的脚,踢了踢八九的身体。


        

“就是你这么个低等的动物,害我们狩猎专家几乎名誉扫地,呵呵,其实,你并不强大,你能活到现在,只因为我们大多数狩猎者,都希望活捉你而已。”


        

血饮一边说着,在包里掏出镣铐和绳索,缓缓蹲下身去。


        

那完美的身材,在蹲下的时候,愈加让人心跳加速。


        

拿起八九中了麻醉弹的胳膊,准备扣上金属的手铐,月光下,血饮的视力依旧很清晰,这是她的特殊能力。


        

她清晰的看到,人类这条胳膊上面血管突出,青筋暴露,就好像得了静脉血管的病症。


        

不过这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事情,血饮该做的马上就要彻底完成。


        

可是,就在她那金属的手铐,准备套进八九手腕的那一刻,血饮耳边响起了一字一顿的两个声音。


        

这声音她似乎听过,那还是人类刚被送到巴别动物园的时候,她也很好奇这个传说的神兽,所以天天跟着观察。


        

她兀自记得,这两个声符,似乎是一种咒语式的祈祷,只要喊出来,人类就会变得很疯狂。


        

至于有多疯狂,血饮以前只知道表象,现在她知道了全部。


        

只见随着“卧槽”响彻耳边,八九身体贴着地面一裹一伸,就那么直接弹起来老高,好像出水落在地面上蹦跶的鲤鱼。


        

八九在跃起的一瞬间,猴形拳的膝击迎面,正顶在血饮的下巴上。


        

巨大的力量,让血饮百斤左右的身体禁不住站直,然后双脚离地,向后倒去。


        

只是,八九没有给她倒地的机会,一个单手钻拳打出,正中血饮的小腹,将她挑飞起来,然后一个半步崩拳,再打小腹,将她打的向后飞去。


        

八九流星赶月,龙形追击,迎上血饮的胸口就是一个劈拳,直接把血饮拍的砸在地面上,激起了几颗青草。


        

“好弹!”


        

暗算成功后,这是八九下意识的第一感觉。


        

血饮口吐鲜血,不过还有清晰的意识,不得不说,这些巴别的体质真的都很不错。


        

她惊讶的看着八九,一脸的难以置信,不过她已经明白,为什么八九没有晕倒。


        

因为,在八九的左臂上,箍着一圈金属,很紧的勒在肌肤里,甚至于已经可以看到金属箍下面的皮肤肿胀,泛着青色。


        

“难怪他的血管会暴起那么高,原来他用了这种方法阻止血液流通,减缓药效发作的时间。”


        

然而,血饮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人类是如何把这样一个没有开口的金属环箍在手臂上,那么紧,深入肌肉。


        

八九拿起血饮的麻醉枪,枪口对着血饮,咧嘴笑道: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你的技术,不完美!”


        

他还对着无人机的摄像头笑了笑,很嚣张,带着藐视。


        

说完,他把目光重新锁定血饮,扣动了扳机。


        

他要把这麻醉枪里剩余的麻醉弹,全都扎进这个女别的身体里。


        

开始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真正吃亏,自是怒火中烧。


        

“啪啪啪”三个麻醉弹扎进了让八九惊艳的弹。


        

就在他准备把剩余的子弹也射进去的时候,却听到旁边急促奔跑的脚步声。


        

一个身高和滑别差不多的矮小女别,手里拿着一把老大的电锯,速度堪比野兽的冲向八九。


        

与此同时,那电锯已经拉响,发出刺耳的轰鸣。


        

来者正是骨锯。


        

这里距离唯一的出海谷已经很近,而骨锯就埋伏在那里。


        

当血饮枪中八九后,搜捕总队便将血饮捕获八九的消息传到了每个狩猎者手中。


        

血饮得知自己不需要继续埋伏后,就叹息着扛着电锯往回走,准备连夜到集合地点,然后回去好好睡一觉。


        

可是,没走几步,就听到远处血饮被揍的惨叫,还有人类开声发力的呼和。


        

于是,她用最快的速度疾奔而来。


        

八九对于有其他狩猎者到来,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发现骨锯之后,八九没有丝毫的迟疑,回手开了两枪,但是那麻醉弹全被速度很快的骨锯,用巨大的电锯挡住。


        

八九骂了电锯一句国骂,提起丹田气,转身就跑。


        

他虽然尽可能的控制了血流的速度,但是依旧有些发晕发软的症状,否则也不至于半套宏科技拳打完了,血饮还能清醒说话。


        

所以八九可不准备软绵绵的被电锯切碎。


        

骨锯灵巧的身体,散发着和撕裂者一样,血腥的气息。


        

那瘦小的身体,呼喊出了只有最残暴野兽才能呼喊出来的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