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闻梅开之立民太后 > 0091 飞蛾赴火
夜间

不闻梅开之立民太后

        

眼见着齐齐飞来的八根银针已经逼近赵拓,且剩下不过一尺之距,他本人却没有任何察觉,宋凛不由得双目微怔,心中顿时万念俱发。


        

仅仅一瞬之间,他便做好了各番得失衡量。


        

眼下,只要超越程劲他们一组,那此次冰嬉大赛,他们这组夺冠为魁,便毫无悬念。


        

但……若此刻,赵拓被蒋夫润掷来的银针击中,即会三敗俱伤,被别组坐收渔利。


        

这等愚蠢之举,又岂是他堂堂四平皇朝三皇子能为之事,况且,他若败阵,便得听从四平皇安排,迎娶亲王白书之女。


        

昨日朝上,四平皇宋祯一时兴起便提出了要举办这场冰嬉大赛,且承诺,夺得魁首之组的各位公子都可加官进爵,或者赏金封地。


        

众臣虽都觉行事太过草率,却无一人敢提出异议,尤其左右相国几人,都默不作声,也就更加无人反对。


        

大赛之事便迅速确定下来。


        

然退朝之后,宋祯却亲自去了行水宫寻得宋凛,言他已及冠数年,再不耽儿女私情,也该当婚娶。


        

宋凛断然不肯,长跪于地,求宋祯收回成命。


        

但皇帝一言九鼎,金口已开,又岂有回收之理。


        

见他态度坚决,方选了个折中之法,若他能于冰嬉之赛中夺冠,作为奖赏,便可免了他与白水结亲之事,否则……


        

当时,包括方才,宋凛都未曾想过自己会败,以他的身手,要赢得比赛,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当宋祯提出条件,他毫不迟疑就答应下来,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可……


        

他不由得心中一凛:切不能让这赵氏公子,误人终身!


        

宫内几乎人尽皆知,那白水郡主心系于他,且这些年来,时时纠缠,无休无止。


        

哪怕他随手编制的一破纸灯笼,她也要求了过去,并且奉为珍宝,旁人摸不得,说不得,哪怕沐浴更衣,也要悬在近旁。


        

且为了与他共结连理,已过桃李之年,却仍未结亲。


        

每当其父白书要为她张罗婚事,她都以死相逼,并扬言“女儿这一世,非然哥哥不嫁!爹爹若想女儿就死,那女儿自当从命!”


        

如此闹了几回,白亲王也未肯罢休。


        

直到那白水郡主果真拿了匕首往自己脖子上划,且开出一道口来,血流了斗之十一,方把其父震住,再不敢提与旁人婚嫁之事。


        

然此后,那白亲王便时常纠缠起了四平皇帝并太皇太后,央着他们为自家女儿与三皇子指婚。


        

白水对宋凛之情,实可谓一心一意,毫不掺假。


        

但即便她痴情如此,甚至到了一意孤行、冥顽不化的境地,也依旧融化不了宋凛心中寒冰。


        

世人都道,这三皇子冷若冰霜,麻木不仁,对一个姑娘也这般狠心无情,便是收作侧妃,又何尝不可,竟始终不知变通,屡屡回绝。


        

有道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无怪乎同样身为皇子,却只能做大皇子宋澄手下走狗,这般不得人心了。


        

此种流言蜚语,宋凛多少也有耳闻,但他全然不理,依旧坚持本我。


        

于他而言,仅有五字回与白水——吾非汝良人。


        

此话,他亦曾同白水坦言说过。


        

可她似乎并不能解其深意,又或者,即便无果,也要奋不顾身?


        

宋凛无暇再想,只定神而视,意欲将那八根银针全数挡下。


        

奈何剑不在手,仅以绳击,他亦没有十全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