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闻梅开之立民太后 > 0191 当务之急
夜间

不闻梅开之立民太后

        

“这……怎会如此……”


        

陶梦兰显然没想到,一时也惊得目瞪口呆。


        

她当时被喊过去,然后就在沈大老爷身边躺下了。


        

再之后,也就今晨,便发现他人已冷,紧接着又被衙差带来了衙门。


        

根本没有同楼中其他人说话打听的机会。


        

见陶梦兰不再吭声,绕着两人转了几圈最后停在叶芹青身旁的萧立这才回身正对楼知府,斩钉截铁地说道:


        

“知府大人,请您试想一下,一个早在戌时就已经因故告辞离开之人,怎会在接近半个时辰之后,才突然找到楼中老鸨请人替她去守一个已经无知无觉的客人?”


        

一边说话,他一边以余光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旁之人。


        

叶芹青自被楼知府打断话头之后便一直埋头不语,尤其听得这个俊俏公子口中所言,她整个身子躬得越发往下。


        

“确实异样!”,楼知府摇头晃脑。


        

想了几息,他忽又问道:“可即便如此,也无法证实陶梦兰口中尽是假话不是?”


        

“大人英明,所以关键就在,那丫鬟究竟何时去的梦兰姑娘房里。


        

而这个问题,相信楼中老鸨叶芹青叶十娘,您一定再清楚不过。”


        

萧立的矛头突然转向了叶芹青,在场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何药。


        

只有萧远明白,他所问的每一个问题,其实都意有所指。


        

或者说,每一句话,他都会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方才出口。


        

楼知府更是晕头转向,难道这起再简单不过的沈大老爷酒醉身亡的小案,还牵扯众多不成?


        

可他必须秉行那位爷交代的“必要全力配合支持那背负长矛之人所言所行,不得有误”一令……


        

所以只好耐着性子看他一介草民耍戏,否则早就施以重刑以正官威了。


        

叶芹青听他唤到自己的名字,深知再瞒无用,只得伏地求饶,老老实实交代了清楚。


        

原来,昨日让人去唤陶梦兰伺候沈大老爷的确实是她,也确在亥时过半,陶梦兰并未撒谎。


        

但却并非邱鱼着急去看自己腹疼的女儿之故。


        

邱鱼近来同她提过要离开翠玲楼另谋生路之事,当初她并非卖身到的楼中,又不求酬劳白白帮她赚了将近八年的银钱,如今她要走,她自然再无强留之理。


        

而之后邱鱼便开始我行我素,连她这个老鸨子也不再放在眼里。


        

她中途离开去看自家女儿之事,并未禀明任何人,自作主张便离开客房走了。


        

叶芹青也是听得丫鬟报信说“邱鱼偷偷背着茗丫头从后门出楼去了”才晓得这事。


        

可当她怒气冲冲想要去寻邱鱼问个明白之时,走在半路又改变了主意。


        

惩罚教训这等事情,并非当务之急,总要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才好开始。


        

她于是又领着丫鬟直接上了三楼去寻沈以轩,打算赔礼道歉,然后再请别的姑娘前来伺候,并欲承诺,今日他沈大老爷在这楼中的所有花销,全不收费……


        

然而,当她们二人到得三楼,却敲门不应,推门不开。


        

于是又命丫鬟去寻来守堂的龟公问询,沈大老爷可是已经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