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十五章
夜间

东京侦探

        

中午伊东到了左京区净土寺。高桥康夫生前就是住在附近的西田町。


        

供奉天皇菩提的天台宗净土寺,原址在东山的月待山麓。由于足利义视曾以法名“大智院久山道存”作过净土寺主持,所以该寺在应仁之乱中化作一片焦土。可惜它没有像南禅寺那么走运得以重建,最终只空余其名,令后人无处瞻仰它的壮观。


        

伊东在奥良堂用了寿司和咖啡。


        

奥良堂的红砖外墙有些年头了,已经微微褪色。毕竟已经是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店。木桌大而厚重,看了就让人觉得安心。却又微微透露出沉淀至今的年代感,正与外观相合。由于这里离安京大学很近,所以有不少大学生模样的男男女女出入。


        

吃过午餐,伊东悠闲地走街串巷。


        

京都的特色就是正街人很多,小巷的人相对很少。若不喜喧闹,尽可在僻静中寻幽探秘。挖掘细节,汲取浸透古都的点点味道。


        

这是伊东调查资料时的状态。毕竟他不是警察,不需要急三火四的模样和状态。所以他到达西田町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伊东到了高桥康夫的公寓附近。


        

这公寓看起来很新,绝对没有超过十年。伊东眯着眼朝上望去,青黑的墙体微微让人觉得不快。


        

为什么不能做成暖色调的?


        

伊东围绕着公寓转悠起来,他在寻找超市和便利店。


        

经过他的仔细搜寻,发现附近有两家便利店和一家超市。


        

便利店离公寓较远,他先选择了超市。


        

这间叫做“大友”的超市规模尚可,大约有20坪的面积。毕竟来此的顾客都是附近的居民,绝少有其他人过来。作为一个类社区超市,其实已经颇为不凡。


        

伊东走进超市,在货架上寻找了起来。


        

“欢迎光临!请问我可以帮您吗?”


        

正在往货架上理货的工作人员,对着伊东道。


        

“对不起!我先看看。您请继续。”


        

“那么请您自便。”


        

伊东找到了摆放日本酒的货架,发现了隼牌清酒。


        

“原来这里就有。这么看来,那两家便利店同样会有。作为大众品牌的隼,薄利多销才是正途。只是熊井说高桥家中不少高级酒,很难想象他会买普通的清酒。尤其还带在身边。不过,也许价格低廉就是优势。高桥喝完后找个便利店就可以扔掉瓶子了,因为谁也不会收藏普通型酒瓶。”


        

伊东自言自语道。


        

如果高桥来这里购物,凭着他超乎寻常的英俊,店员应该能记住他吧!高桥属于那种让人见了,就很难忘记的类型。他固然非常英俊,但是身上有种难以形容的特质。这种特质让人信服,同时很也吸引人。尤其是女人!


        

想到这里伊东掏出手机,快步走向收银台。


        

由于店里几乎没有客人,所以平素应该繁忙的收银台显得点尘不惊。


        

收银员是年轻的女性,大概有二十四五岁。个子不高,留着黑亮触肩的中长发。因为额头有些宽大,就留了整齐的刘海。眼睛黑亮有神,鼻子笔直。涂着口红的嘴唇稍嫌丰厚,不过显得很性感。皮肤白皙嫩滑,就像是瓷器一般。看来不在日光下讨生活,很适合女性的魅力需求。


        

伊东把递给超市售货员。然后拿出笔记本道:“下午好!对不起!我是伊东浩三。请问您是否见过这个人?”


        

“啊!下午好!我是中村香苗。呀!是他啊!这位大叔似乎就在附近住,我经常能够在町内看见他。他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中村的眼睛变得更亮了,就像夜空中的星星在闪耀着光华。


        

“常客。他一般买什么?食物还是其它什么的?”


        

“男人嘛,当然是买日本酒了。有时候也会买一份价值1380日元的海鲜套餐。”


        

“您记得也太清楚了吧!每天超市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伊东心里暗道。


        

“中村小姐。您连他买什么食物都一清二楚?为什么他会给您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是每次买的东西多,还是来的次数频繁?”


        

俏丽的超市售货员脸红了,小声道:“因为是个英俊的大叔。”


        

伊东额头仿佛出现了动漫男主的黑线,然后一阵无力。果然正如他猜测的一般。这也难怪,人人皆追寻美好的人事物。为啥自己毕业后从来没有得到女人的关注和青睐?他随即想起高桥中毒的模样,不禁有些感慨。


        

离开的永远不在履踏尘世,活着的人还在追寻着。这种反差近乎于讽刺,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现实。


        

他摇摇头。生活永远不不缺乏惊喜,生命却不是这样。微小的烛光能充满房间,却不能照亮前进的道路。所以,人总得找个目标作为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和源泉。一旦失去了目标,首先垮掉的是人的精神。


        

伊东叹了口气,边记边问道:“主要是买这一种清酒吗?”


        

中村摇头道:“不,每个品牌都会买。一次一种。”


        

伊东问:“最近他有来过吗?”


        

中村警惕地问:“先生,您是警察吗?这位大叔怎么了?”


        

伊东道:“大叔大叔的。其实您连他的名字都不晓得吧!您口中的这位大叔姓高桥,是我的好朋友。听说他经常光顾贵店,我过来看看。”


        

“啊!是这样!您和高桥大叔是忘年交吧!”


        

“您猜对了!了不起!”


        

中村笑了笑,思索道:“应该是有四五天,不对!应该有一周了,没有来。高桥,高桥。”她翻来覆去地念着,平静的脸上不露惊喜。看来,她想把这个对她来说有些特别的姓氏,记在心里。


        

伊东暗暗蹉叹。没想到高桥杀伤力这么强。连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都对他念念不忘。要是这个中村知道了高桥的死讯,会不会黯然失声痛哭呢!


        

他很想告诉她真相。不过,不告诉她结果,才是对她善意的欺骗。


        

伊东把对话都记录了下来。


        

“您这边还有事吗?”


        

中村往某个方向瞄了一眼后道。


        

伊东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个似乎是管理人员模样的男人正往这边走。看来对话只能暂时中止。


        

“打扰了!那么中村小姐,谢谢您的帮助。”


        

“很抱歉!那我失陪了。”


        

“您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