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二十四章
夜间

东京侦探

        

手取川加贺美人酒是有来历的。手取川是位于石川县及新潟县边境的河流。加贺国原为古越国一部,后独立成国。属北陆道,又称“加州”。现在石川县的南部就是曾经加贺国的领域。


        

据说战国时代上杉谦信和织田信长大战于加贺国的手取川。此战上杉大名完胜信长,江户时期的野史称之为“手取川之战”。然则此战史料寥寥,唯一的凭信只有上杉给予加贺一向宗将领的嘉奖状。


        

而町田久成所藏宽永年间的手抄本《信长公记》和能登国畠山氏的长家家谱均无此战事的记录。


        

野史乃私人编撰,可载正史的史官所不能写不敢写之内容,可为正史之补充。野史有不少是真人真事,但是也充斥着大量的传闻,甚至是神话。所以此战是否存在值得商榷。他身为历史学家,严谨是必须的。


        

“伊东先生……”


        

菊田轻声提醒道。


        

“啊!非常对不起!”


        

神游天外的伊东被打断对历史的追思,满脸通红。


        

主动与别人谈话,自己却走神了。这种情况极其不礼貌。虽说他不是警察调查问话,但是警察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吗?所以说,他本来就不是私人侦探那种料。


        

迎着菊田的讶然,伊东解释道:“非常抱歉!您提到手取川,我就想起了一段历史。实在是……”


        

“伊东先生果然是历史学家!随便提起瓶酒,您就能想到历史。”


        

菊田的赞赏毫无讽刺,让人觉得他是真心实意。


        

“哪里哪里。菊田先生您过誉了。对了!您能不能想想,阿康带着什么皮包之类的物品吗?”


        

菊田大摇其头,予以否认。


        

“您的朋友没有带包。哦。对了。您的朋友带了瓶清酒,是隼牌。”


        

“咦!菊田先生。隼牌是什么酒?贵店允许客人自带酒吗?”


        

这可是警方也没调查到的情况。伊东非常得意。


        

“这个隼牌怎么说呢?具体味道品质之类的优劣我不便评论,只能说在价位上极具优势。同时严格说来,在社区的超市和便利店都有售卖。用来宴客肯定是不行的!不过要是自己喝也就无所谓,味道也不算太差。怎么说呢,一分价钱一分货。除非……”


        

“也就是说其实是大众品牌。看来您也喝过啊?”


        

“确实喝过,我们的工资说实话不高。”


        

“我朋友他直接拎着酒瓶进来的?”


        

菊田笑了起来。


        

“我们这个店也算是高档的。虽说只要有钱就可以进来消费,无需在乎钱的来路……总之表面上,大家都是衣冠楚楚的文明人。酒瓶原来装在西裤的兜里。似乎瓶子已经开封,所以没等坐下就拿了出来。还拧了拧瓶盖。”


        

伊东有些奇怪。带着一瓶清酒,还是打开的便宜货?每个人的心思真是难懂。像高桥这种,只能理解为一种怪癖。


        

菊田接着道:“您的朋友吃饭时,视线不离隼牌酒瓶。说句冒犯的话,我们暗笑他把清酒当成国宝了。”


        

伊东失笑,又摇了摇头。


        

伊东觉得差不多问完了,就和菊田拍照合影,用的自然是菊田的手机。然后他操起了刀和叉子,继续完成午餐的大业。


        

不料这时候餐厅经理走了过来。


        

“下午好!我是天野。非常抱歉!刚才店员打扰到您!我已经训斥他了!”


        

“啊?!”


        

伊东顿时对菊田有了歉疚的感觉。是啊!这是在工作时间。不过,要是他是名人,店员也就不会遭到恶言相向了。


        

“听说您来自东京都?”天野问道。看来他已经看了伊东给菊田的名片。


        

“是的。”


        

“我就说嘛,听您的口音非常纯正。方便给我一张您的名片?”


        

伊东只好又掏出名片,递给非请自到的天野。


        

“伊东浩三先生,历史学家,小说家。失敬失敬。咦!您住在港区的麻布十番?”


        

“哪里哪里。呃,那个……就算是吧。”


        

“那里听说是出了名的富人聚集区,离六本木也很近。”


        

“似乎是这样。”


        

“那我能和您合影吗?这可是本店的荣幸!虽然我没有机会拜读您的小说,但是本店对于各领域有成就的名人可是敬仰有三。”


        

话说到这份上,其实已经不能再推脱了!因为毕竟伊东已经和菊田合了影。然而和天野合影却又是不同的。


        

菊田顶多会和亲戚朋友小范围炫耀,而天野这里肯定会把照片悬挂起来,作为伊东莅临此店的证据。对于这种行为,伊东有点窝心。不过很多店都这么干,并非空前绝后之举。看来也只能勉为其难,做一回活广告了!


        

“哪里哪里。这也是我的荣幸。”


        

伊东满嘴苦涩,却无法表达。还得违心说出恭维话。


        

合影之后,天野心满意足地走了。只留下伊东,茫然地看着他轻快得意的脚步。


        

这时伊东的耳边,响起了治愈系歌手熊木的歌声。这是他设定的手机铃声《风の记忆》。


        

他看了看手机,却是鸠山打来的。


        

“对不起!伊东先生。打扰了。”


        

“下午好!鸠山先生。您说的哪儿话。您来电话不知道是为了……?”


        

“啊!是这样。我拿那个女人的照片回家,内人也说眼睛很熟悉。正好电视台播放电视剧,她突然想起这个女人的眼睛很像柳原。对!就是柳原尚美。”


        

“眼睛像柳原尚美?”


        

世界上面目相似者何其多!再说只是眼睛像,看来也是无关紧要。要是谁去某国整容,没准就整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眼睛本身虽然不能整形,但是眼睛周围还是大有可为的。


        

伊东摇了摇头。只是柳原要是按基督教风俗葬在美国,还需不需要渡过三途河呢?这种问题其实永远没有答案。区别在于你是否相信,如此而已。


        

他语气感激道:“您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谢谢您帮了我这么多!有时间,我请您和夫人喝咖啡。”


        

挂掉电话伊东沉吟了良久,然而不得要解。这又是一个谜。漂亮神秘的女人,似曾相识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