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三十三章
夜间

东京侦探

        

看完展览已经将近下午四点,伊东感觉他又脱胎换骨了!不同风格的画作,给人的感受截然不同。梅原的画作令他思索。若是换做同为后印象派大师的亨利•卢梭的作品,他看了会说:“我如同降临在原始丛林中。赤足行走的我,感知到了纯粹的生命、活泼的灵性和不加掩饰的天真。衣服已经变成多余的物品,我将它们深埋在泥土里。若是小鸟歌唱,我也歌唱。若是坐在水边,我静静看着它欢快地流淌。”


        

展馆里面有个餐馆,游客若是饿了可在此就餐和休息。伊东选择了一份意式餐食。餐食当然比较简单,因为这里毕竟是美术馆。若是允许料理店在此经营,那种强烈的烟熏也许对陶瓷类的展品毫无影响,。但是对于画作和染织作品而言,将是一场无法描述的灾难。


        

吃过饭的伊东心满意足。精神上充实了,肚子里装满了。再散散步,简直就是人间乐事。不过他对于这种状态很是警惕。越高兴的时候,越容易出状况。这一点,他是基于自身无数次的惨痛经历所总结出来的!所以他拼命呼唤着:神啊!我疏忽了什么呢?请告诉我吧!


        

然而神并没有眷顾他。这种小事如果也需要麻烦神袛,大概即使是神也会大摇其首,状极无奈吧!


        

不过,生活中总是有转机的。就像东大的老前辈,汉学名家前野直彬的《宋诗鉴赏辞典》里讲到的千古名句“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样。机会还是轻描淡写地出现了。


        

伊东边走边琢磨。他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手中还提着一个纸袋。于是有些漫不经心的他很不幸地撞了上去。


        

“哎呀!对不起!”


        

“没事。”


        

被撞的男人并不以为意,继续向前走。


        

伊东觉得对方说的并不是客套话。这是因为对方的身体很沉很硬,犹如一块硬度极高的石头。所以他感受到疼痛后,龇牙咧嘴起来。


        

“好痛,好痛!”


        

不过此人令伊东如醍醐灌顶,终于发现了他忽略的事情:他晚上要参加高桥的告别式,却没有穿纯黑色的西装,而是米黄色的风衣。于是他充满感激地对着已经远去的男人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充满敬意,男人显然是某位神袛的人间化身。


        

“非常感谢!”


        

当伊东抬起头来,额头全是冷汗。要是就这么去了,那可就麻烦了!这是对逝者的大不敬啊!


        

他发足狂奔,杀回酒店。幸亏这里离酒店很近,否则他很可能就在奔跑中挂了!


        

街上的行人愕然地看着他,心里直嘀咕:“这么急,难道他要追逐他的恋人?还是说,遇到了小偷,他要夺回厚厚的钱包?”


        

伊东远远地望见了W酒店,步子随即变慢了一些。进入酒店大堂后,发现住宿的人不少,进进出出的。他放慢了脚步,因为不能影响其他人。剧烈的运动使他出了一身大汗,呼吸急促如喘气的老牛。他微微苦笑。看来还得洗个澡,换上干净的衬衫。否则纵使衣服没有问题,体味也会失仪。


        

俏丽的前台服务员正满面笑容地接待着旅客,不经意间看到了满头大汗的伊东。于是她微微合上的红色嘴唇因为吃惊而变成O型。


        

“嗯?这位客人不就是上次拿着文部省高官私人名片的那位吗?为什么眼下是这番模样?不是说他是历史研究会会员,小说家吗?这么狼狈,总不能是被人追债吧?”


        

她幸灾乐祸地腹谤。


        

伊东自然无暇观看她的神情,也不知道她的恶意。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前台就算变成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也丝毫不能在他心中荡起丝毫涟漪。这都火烧眉毛了,如何能在意这个!


        

伊东旋风般冲入了电梯,旋风般进入了走廊。礼仪固然重要,但只适合有准备的工作和时间。现在,不重要了!


        

他打开了房门,上了锁。三下五除二脱掉衣服后,就进了沐浴室洗起澡来。而根据时间,泡一泡不太合适,只能淋浴了。


        

伊东洗完澡,擦干身体就走了出来。他打开旅行箱,找出了一套纯黑色西装。


        

这套西装可不是职场新人穿得那种xx洋服,而是Giorgio Armani(阿玛尼)。


        

阿玛尼的男西装分Armani Priv、Giorgio Armani、Armani Collezioni和Emporio Armani四个档次。而伊东的这套属于第二档次的品牌。花去了他三十多万日元。


        

伊东当年选择买阿玛尼也是迫不得已。作为历史研究会成员和小说家,出席正式场合总不能穿两三万日元的货色吧。历史研究会那些所谓的前辈们,不是穿着欧美顶级品牌的西装,就是穿着高级定制款。可惜不是骨瘦如柴,就是大腹便便,白白浪费了昂贵的东西。当然也有穿着高级和服的家伙,简直是明珠暗投了!


        

他们现在也不做研究或者是著书立传这种辛苦事了。到处去参加各种会议,其实就是变相旅行。再就是吃吃喝喝,打打高尔夫什么的。完全是古代贵族的现代生活。


        

这些人对低于他们资历的后辈颇为鄙视,经常做出一份冷漠高傲的样子。至于提携,根本不可能!若是伊东穿着普通西装,又指不定背后说什么了!简直就是社区里卖弄口舌的欧巴桑。


        

伊东其实已经算是简朴了。除去美食、收藏和旅行,没有什么太过奢侈的嗜好。既然他没有成婚,晚上也不用去居酒屋打发时光。丰厚的稿酬,加上银行户头上趴着的上千万日元的存款使他没有后顾之忧。


        

然而伊东买完阿玛尼后却傻眼了。穿着这么贵的西装,总不能去买100日元的廉价衬衫来穿吧。就算别人认不出来,他自己也觉得别扭。好吧!第二步是配上阿玛尼衬衫。这西装衬衫都更新了,领带似乎也得买大牌配个套吧!还有皮鞋、腕表等等。后来他明白了,这就相当于一个连环的诈欺圈套,还是他主动设计并身体力行的。最后这些行头花了差不多五十万日元,他有些肉疼。毕竟一般情况下用不上啊!


        

不过,高级男装还是很有魅力的。至少伊东穿完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自己很有气质。黑衣黑裤黑领带黑皮鞋,看起来庄重沉稳。唯一不协调的,就是他圆溜溜的富有光泽的光头。


        

玉子?他有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