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三十九章
夜间

东京侦探

        

四月四日,水曜日。


        

“啊!不要!救命!救命啊!”


        

清晨,满脸痛苦的伊东大叫着醒了过来。高达80分贝的呐喊几乎要穿透房间的天花板。和式房间虽然抗震能力强,但是隔音效果就令人不敢恭维了!因为很多的建筑采用轻质材料,墙体都很薄,空心厚度小。


        

所幸房间很大,应该不至于传到其它的房间吧。五星级酒店毕竟不是民宅。这种噪音要是被住宿的客人投诉到酒店,伊东氏的家族荣誉又该受损了!


        

不过他现在当然想不到这些。要是一个人能神经粗大到如此地步,应该就没有太多的烦心事了。至于恶梦,肯定不会有!


        

昨夜伊东梦到了凤凰火幻化的冥府引路使者,模样正是英俊潇洒的高桥。高桥的头发变长了,耳朵尖立着。黑长的指甲,白衣紫衫,周身围绕紫色的火焰。高桥要带着伊东一同回归冥府。极度恐惧的伊东,发出了平生最悲惨的哀嚎。


        

睁开眼睛,室内的一切映入伊东的眼帘。


        

“还好,我还活着!真,真是个恶梦啊!”


        

心有余悸的他终于放下心来。实在是太可怕了!打从小时候参加了第一次葬礼,就开启了每次回来都会恶梦连连的悲惨境遇。他也不敢和父母说起,因为这是凶兆。不过还好,他总能在梦中最危险的关口及时醒来。清晨的阳光会告诉他,生活是美好的。


        

从那时起,伊东内心一直抗拒着参加葬礼。


        

然而不出席亲朋好友的葬礼是不可能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依旧是这样。作为一个人,家族和社会属性决定了生存在这个世界,就要参加约定俗成的规则。可以认为是成人游戏,但是必须参加。除非有确实不能来而受到认可的原因。例如说重病或传染病、受伤、服役等等。再说缺席某人的葬礼,会让人家遗属如何想?怎么?想断交?


        

所以饱受命运愚弄和折磨的伊东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出现在葬礼上。这种难以言明的无奈和郁闷,令他一直有着深深的挫折感。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说:“即使是内容痛苦的梦,也可以用欲望的满足来解释。这一类梦的解释,肯定会牵扯到很多我们不愿意讲出或者不愿意想到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一些隐私,不愿意告诉别人,甚至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但是如果出现在梦里,就绝不仅仅是偶然事件的巧合。梦中唤起的痛苦感情,正是为了阻止我们提及或者讨论那些痛苦的事情。”


        

虽然伊东认为弗洛伊德对恶梦解释得很对,但是却对他没有防止的办法而心情郁郁。正如流行的心灵鸡汤:可以舒心,长于励志,却不能提供烦恼事的解决方案。


        

不得已伊东只能自己动脑筋,想方设法地与恶梦对抗。“聪明”的他构建了无数种场景。甚至有酩酊大醉和彻夜不眠这样的极端方法。但是不幸的是,效果微小如飘扬的灰尘。每次葬礼过后,他总是“幸福”地出现在百鬼夜行的悲惨世界。


        

幸好当一切可能的方式烟消云散,伊东还有选择:如果睡在家里遇到恶梦,清晨醒来可向窗台的南天竹祈祷。这是古老的消灾解厄的方式之一。不过,现在酒店房间里没有南天竹。他琢磨着,有空还是应该去神奈川县的箱根神社转转。


        

早晨还是选择在酒店吃早餐吧。伊东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在恶梦中耗尽。他觉得自己只能勉强走到餐厅,无法挣扎到酒店外面。


        

伊东到了酒店餐厅。唔!冷暖系的食物不少啊!看着这些代表着美味的东西,他的心情舒缓了下来。他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大概有生之年总会找到解厄的契机。生活从不缺乏希望,关键在于应该积极向上。要是总拒绝阳光,只能在暗夜中独自游荡。


        

只是酒店的早餐实在是过于丰富了!他很担心自己会发胖。本来他原计划今日的早餐,是附近地铁站的立食荞麦店。这种荞麦店东京也有,一份大概是1000日元。肉片、生鸡蛋加上满溢的海苔,味道非常爽口。他可没有去便利店排队的念头。若是和机器人一般的上班族们共进早餐,那不仅会毫无胃口,更会给他的精神带来损伤。


        

吃过早餐的伊东在手机上查询京都的乌头来源。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人工栽培或者是纯粹野生,他都不晓得如何去寻找。用Yahoo!搜索了多个页面,可惜没有结果。


        

咦!他突然查到京都某个知名的连锁生食超市本馆有自营农场。去了才发现人家只是种植果蔬。唉!白白地空欢喜一场。


        

不死心的伊东只好不断用各种近似的词汇搜索。几经波折后发现安京大学的药学部,就有附设的药用植物园。


        

“太好了!药用植物园,肯定会有种植乌头啊。看来,还得故地重游啊!”


        

伊东欢欣鼓舞。希望就像初萌的千叶萱嫩芽,生机盎然。总在最合适的时间点出现。


        

对于安京大学,伊东已经有点轻车熟路了。他坐上市营地下铁,就到了地方。


        

安京大学除了在宇治市的宇治校区,其它的校区是相连的。北校园包含部分研究所、中心、理学部、农学部等机构。西校园是本部校区、人文科学各学部、工学部以及学校行政机构所在。


        

南校园则包含教养学部、医学部以及它们的研究设施、药学部和医院寄托家园。


        

当然还有新建成的位于西京区的桂校区,不过局部仍在建设中。


        

既然药学部在南校园,那么自然附属的植物园也在其中。伊东喜欢各种花草,他迫不及待地参观了植物园。


        

此时正值四月。桃李争春,蜂蝶慕蕾。就像是在俗世中开辟的世外桃源。


        

这种微风吹拂,阳光温热的感觉,令伊东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植物园里人不多,不过也不算少。看年龄和着装,大多数都是安京大学的学生。毕竟这是药学部的植物园。这里除了学生之外,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年轻旅行者。


        

这样一来身穿黄色风衣,年龄颇大的伊东就成了关注的对象。学生们纷纷向他投以注目礼。有好事的学生,已在猜测他来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