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四十三章
夜间

东京侦探

        

下午鸠山的心情仍然很黯淡,总觉得有股火没有及时宣泄出来。


        

待到伊东的电话打来,他觉得抑郁的心情好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伊东老师一直在探索阿康的死因。虽然他嘴上说是写个人传记什么的,但是我完全不信。当然,我并没有和其他人说起这件事。毕竟己身能力有限,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还是要靠伊东老师了。”


        

他默默思考着。


        

“下午好,鸠山先生。对不起!我是伊东。是这样啊!昨晚我和大家初次见面,最后却有些不欢而散!总觉得有些亏欠!毕竟都是前辈,我一后辈有些僭越了,说了些可能是冒犯的话。真是惭愧啊!今天晚上我有时间,想请将棋社的诸位武士们共进晚餐。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啊!下午好!是伊东老师您哪!您这么说,我也很惭愧!我当时都和他们说了您的身份,可是他们就是不信!我也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不过他们都是有口无心,相信没有什么恶意!那个……冒犯之处请您多谅解!”


        

伊东微微苦笑。看来这个“伊东老师”的名头是推不掉了。


        

“鸠山先生,我既然想邀请大家一起吃吃饭,就表明我当时只是一时激愤之言。真不好意思!其实我对前辈们是非常敬仰。”


        

鸠山微微笑了起来。伊东老师就是伊东老师,胸襟不是一般地宽广!要是换了他鸠山可就……


        

“其实我也想和他们叙一叙,好久没有在一起喝喝酒了。那我联络一下他们。”


        

“对不起!若是各位时间充裕,那就在下午六点不知道是否可以?地点嘛就在京极xx居酒屋。您知道吧?嗯!就是在新京极通四条上ル中之町。”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应该没有问题。我马上联络一下。”


        

“啊!真是太感谢了!打扰了。”


        

“唔!您这么说可真……那么再见。”


        

鸠山放下电话。


        

伊东老师看来也是个吃货中的行家啊!他作为一个东京人,对京都的美食倒是知道的不少。


        

京极xx居酒屋,鸠山算得上是常客。他当然知道此店每逢火曜日必须休息。而今天恰巧是火曜日的第二天,理应开门。


        

伊东老师学业有成,才华横溢。看来是众多美人的倾慕对象。


        

若是伊东知道了他内心的想法,恐怕会立即痛哭流涕:“还众多美人?唉!现在后辈还是独身一人啊!前辈!给一个就行啊!一个我就满足了!”


        

“那么还是老规矩,先问问学长吧!”


        

鸠山打定主意,拨出了一串号码。很快就接通了。


        

“下午好!对不起!川村学长。”


        

这时候川村并不在京都,而是在去往和歌山的路上。


        

京都到和歌山县并不远。他先坐JR新干线“希望号”・东京行到新大阪站,然后换乘JR特急“烽火号”・新大阪行到达和歌山站。


        

他刚出站台,就听到了手机铃声。


        

“是谁呢?”


        

川村从蓝黑色的风衣口袋中掏出电话,手机屏上写着“小悟。”


        

小悟就是鸠山的昵称。


        

“昨晚才参加阿康的葬礼,见了一面。那有什么事呢?”


        

他这样想着,接起了电话。


        

“下午好!是小悟啊!”


        

“啊!学长。您似乎在电车站啊?我隐约听到了轰鸣声。”


        

“咦!你的耳朵倒是越来越很灵敏啊!不次于年轻人。不错!我现在和歌山。”


        

“和歌山?小秀的故乡不就是在和歌山的纪之川吗?”


        

“纪之川在北部。我不经过那里。”


        

“啊!又是出差吗?那晚上能回来吗?”


        

“恐怕不行!明天需要见一个客户,所以需要在和歌山伊都郡过夜了。”


        

“啊!真是不巧。不过高野町的“八叶之峰”可是非常著名。有空学长可以去看看。”


        

鸠山有些羡慕。他只去过一次,还想再去呢!


        

“高野山吗?哪里有时间。哦,不巧?”


        

“啊!是这样。昨晚我们不是和伊东老师交流了一下吗?今天晚上他想邀请我们聚会。但是学长既然不在京都,我干脆就直接推辞算了!”


        

“这个么……小悟。既然伊东老师有雅兴,那么聚会一下是比较好的。我不在没关系,你们可以去。那天晚上有点尴尬。也怨我,没有搞清楚。”


        

川村有些惭愧。


        

“学长,其实是花村……唉!当我没说过。”


        

“花村搞心理学的,竟然还这么沉不住气。真不明白!待她出声我才发现,性子最急的小彦反而没有抢先啊!”


        

“小秀不是也没有吭声嘛。对于他俩来说,花村是学姐。”


        

“现在想想小彦没有抢先反而更好。就他那急性子,很可能让伊东老师下不了台。要是那样就可能将事态搞得到无法收拾的境地。现在彼此都是中年人了,还和学生时代没有区别。真是……不过再纠缠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好了,就定下来吧!你们四个去。替我向伊东老师告罪一下。那么再见!”


        

“那好!学长。”


        

川村把手机放回兜里,然后出了站台。


        

鸠山左胳膊肘顶在办公椅的扶手上,然后左手托住了脸。右手拿着手机,悬在另一侧的扶手上。


        

他有些犹豫。既然川村学长去不了,那么花村会不会去?不过要是看花村昨晚前倨后恭的态度,应该能去吧。不是说是伊东老师的“超级粉丝”吗?


        

鸠山笑了起来。昨晚伊东老师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想想当时的场面,要不是阿康的葬礼,若他不是七武士的一份子,保准笑破肚皮。


        

想到这里他不再彷徨,直接打给了花村。


        

“下午好!花村。”


        

“下午好!悟。怎么,你没有上班?”


        

花村是女大的心理学教师。下午没有课,所以正躺在家里的大床上。


        

“我们这些企业员工,哪敢不上班。只要公司能正常运营,机器天天转,我们才有饭吃啊!只要不是过劳……就得干下去。不像你是女大的老师,活得潇洒自在。”


        

“听你的口气就像刚入职的新人,不像一个当了营业课长的中层啊!这么羡慕我?我们可以调换一下职业。反正听我课的人不多,我也厌倦了在讲台上面讲。”


        

“让我当老师?我没听错吧!要是教别的,似乎还可以。教心理学?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其实也就是照本宣科罢了。”


        

花村悻悻然。她上学那会,哪堂课不是认真听讲,然后做好笔记。现在的大学生可就不一样了。


        

“啊!花村。是这样。伊东老师邀请我们晚上聚餐。川村学长在和歌山县出差,去不了。他让我们去,润滑一下和伊东老师的关系。”


        

“什么?伊东老师邀请聚餐?”


        

花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想想昨天晚上的事,她有些患得患失。


        

“要是自己没有第一个发言就好了!可惜覆水难收。自己白白是个心理学老师,还是那么冲动。话说小彦不是喜欢冲在前头吗?算了,可能大家心情都不好。越像小彦这样的性格,反而会更沉闷。”


        

她不安地抓了抓头发。


        

“花村你要去吗?你要是不去,估计大家就都不去了。我无所谓,毕竟七武士的作风是统一行动。”


        

“这个……嗯!我还是想去的。好久没有聚餐了!唉!悟!你说……算了,不说了。时间地点给我。”


        

“那好!下午六点,中之町的京极xx居酒屋。”


        

鸠山满意地放下手机。不错!花村还是想去的。那么赶紧联络小秀和小彦就好了。


        

这边花村想了想,找起了衣服。


        

鸠山又抄起手机,分别给雨宫和柿塚打了电话。雨宫虽然有些不情愿,最后还是答应了。柿塚则很痛快说一定去。


        

他成功定下了聚餐人数,却又想起川村。


        

学长会去高野山上吗?现在是初春,山上必定很冷吧!町石道附近的三色堇和雪白的锅莓花,已经盛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