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四十七章
夜间

东京侦探

        

他正想着,柿塚则一口喝干满溢的生啤,嚷道:“再来一杯。”


        

服务员走上前来,很快替他装好新的啤酒。


        

“这柿塚虽说性子急,但是喝得也太急了吧。通常喝酒急的,醉得也是最快。不过见鸠山他们毫不在意的样子,似乎说明柿塚的酒量很好。”


        

伊东望了望柿塚,瞅了瞅他自己眼前的啤酒杯,丰富的泡沫还没有彻底消逝呢。


        

“不服不行啊!”


        

他暗自赞叹。其实伊东的酒量还可以,但是需要循序渐进。要是像柿塚喝得这么快,一会就得去买醒酒药了。


        

这时候柿塚又喝下了半杯,若无其事。


        

“高桥先生和柳原尚美何时成了情侣呢?”


        

“一年级。柳原刚入学进了将棋社后不久的事。真让人羡慕!”


        

“雨宫先生和柳原小姐是同期,对她有什么印象?”


        

雨宫的目光突然亮起,随即也趋于黯淡。


        

“柳原啊!她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人长得漂亮不说,性格又活泼开朗。只要她进了将棋社,里面立刻变成了春天,生机勃勃。伊东老师,我们都喜欢她。可惜她出了事故,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


        

雨宫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柳原逝去已经二十年了!现在高桥学长也离开了!”


        

他心中如同怒海,波澜万丈。表面则努力控制情绪,尽量不表露出来。


        

“柳原是个温柔的女孩子。你们没有发觉吗?她凝眉的样子其实非常好看。但是和她下将棋是一种折磨!”


        

柿塚摇头感叹。同时他的眼角似乎也爬上了忧愁,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样子。


        

“将棋社七武士彼此的感情牵绊很深啊!就连柿塚这等直男提起柳原,似乎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是啊!记住一个人容易,忘记却很难。我们之所以选择遗忘,是因为想用新的印记覆盖旧的。我们只记得对自己印象深刻的,别人也是一样。”


        

想到这,伊东不禁对柳原尚美产生了无限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少女呢!嗯!要是她活到现在,也是中年人了。花季的年龄死去,生命从此定格了。


        

“确实是折磨。比如小彦喜欢下快棋,柳原和他对局就下的很慢。等到和小秀下,又变快了。柳原遇到花村,开局一定走初手▲7六步。由于看不出来居飞车还是振飞车,花村应对就比较困难……真是可恶!”


        

鸠山唇角上提,老神在在地飞过来一句。


        

伊东小学是下过将棋的,不过水平只是普通的水准。将棋是一种绞尽脑汁来吃掉对方王将或者保护己方王将的游戏。


        

他从小对枯燥的将棋就不太感兴趣,而喜欢文学和历史。到了初中,他参加了文学社。开始写一些历史题材的文章。对于所有的棋类游戏,他只喜欢五子棋。原因之一是五子棋是他下得最好的棋种,棋力大概有初段水准。其二他不喜欢棋子被‘吃’掉,然后从棋盘上拿下来。


        

“这样啊!下将棋的时候聪明狡黠,喜欢玩点小手段。若是男孩这么搞,估计几次下来就没有人愿意和他对弈了。可是放在女孩子身上,就变成了可爱。尤其还是个年轻美丽的学妹。”


        

听将棋社的人这么一说,伊东脑子里出现了柳原的形象。柳原是将棋社的风云人物,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估计将棋社不少男学生,都会暗恋她。


        

对于暗恋,伊东绝对称得上大师。他的座右铭是:“因为是暗恋,所以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永远不会被拒绝……”


        

至于眼前这几个男性,似乎都有这种倾向。一个说她活泼可爱;一个说她温柔,虽然折磨人。第三个看似在说柳原“可恶”,但是您翘起的嘴角已经把您出卖!


        

这将棋社的人际关系看来相当复杂啊!居于中心的是高桥和柳原。已经成为情侣的他俩,仍然不乏人爱慕和追求。这也是很正常的。伊东上大学那会,有人还对已经有了男友的校花告白呢!至于成功与否,和他没有一个日元的关系。


        

“高桥先生和柳原成为情侣后,来将棋社和以前一样多吗?”


        

“这个吗……嗯!和以前倒是没有差别。就是和阿康下棋的时候,柳原总是眉目传情。真让人羡慕!……哎呀!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都快忘光了。”


        

“这么酸?!”


        

伊东心里好笑。


        

好吧!这个花村似乎也喜欢高桥。这整个就是个多角恋爱。高桥自然没得说。英俊少年一个,校园内的大众情人。柳原也是漂亮的女生,被人暗恋太正常了。


        

伊东刚笑完随即苦笑起来。这就是所谓的“五十步笑百步”。他有何资格嘲笑别人?他不是也是暗恋大军中的一员吗?退一步来说,眼前的这些人不仅在年龄上是前辈,在暗恋方面也和他都属于难兄难弟的范畴。哦!对了。还有花村这个难姐。


        

多年以前的校园恋爱似乎也很好玩啊!当时眼前的这些人,又是一番什么模样呢?


        

“诸位谁带着大学时,你们七武士的合影?”


        

鸠山举手。


        

“阿悟!你竟然带着大学时的照片?从家里拿来的?”


        

花村睁大了眼睛,不能置信。


        

“花村学姐,这似乎不可能!鸠山学长要是下班后,回家取回照片再到这里,怎么可能是第一个先到。所以他的照片不是带在身上,就是放在办公桌上。”


        

雨宫肯定道。他是第二个到的,比鸠山晚不到哪儿去。


        

“翻拍照片后,存在手机里?”


        

柿塚也提供了一条思路。


        

“小洋猜到了。确实是放在笔记本里的。”


        

鸠山回答后掏出笔记本,拿出了夹在纸页中的照片,然后递给伊东。


        

“给您,伊东老师。这就是我们青春的印记。”


        

花村缓缓点头,心底有些感动。阿悟真是个有心人啊!雨宫面带得色,情不自禁地抖了抖腿。


        

柿塚则吐吐舌头。鸠山学长竟然把照片带在身上,实在是太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