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五十章
夜间

东京侦探

        

然而伊东并不打算如实说出,那样近乎于炫耀!家族的财富又不是他创造的,他哪里能厚颜如此。


        

“经济层面还算稳定。只是一般的家庭吧。”


        

“一般家庭?一般家庭能住在港区?”


        

“对!伊东老师还是院生。这学费每年都很高的!”


        

“咦?如果这样,那伊东老师为什么没有做兼职呢?”


        

柿塚分明有些诧异了!


        

“这个……唉!其实那个时候我在写小说。赚取稿费,也算是兼职吧!”


        

“伊东老师大学时期就开始写小说了?哦,对了。我们安京大学的推理小说研究会,可是赫赫有名!出了很多推理名家。”


        

南宫洋洋得意起来。似乎他就是研究会的成员一般。


        

鸠山摇头,柿塚苦笑。


        

他俩都是理工科生,对推理小说的兴趣近乎于零。虽然这些推理名家都是安京大学的前辈,但是隔行如隔山。


        

花村虽然没有用动作表态,看样子也是不以为然。


        

“安大推理作家中最有名的是绫辻先生。“馆系列”是其巅峰之作。最精彩的,无疑是《钟表馆事件》。可以说是皇冠上的明珠。”


        

伊东喜欢推理小说。但他虽然推崇绫辻,却更喜欢善写旅情推理的内田康夫和铁路悬疑的西村京太郎。这是因为他喜欢旅行,同时又是铁道迷的缘故。


        

“伊东老师果然厉害!没错,绫辻前辈是‘新本格’派推理的旗手,当年深得新本格导师岛田庄司的赏识。对了,您和绫辻前辈同为小说家,见过面吗?”


        

这个雨宫看来也是一个推理迷啊!


        

“真是遗憾!虽然曾经在某个场面见过他,但是苦于没有人引荐只好作罢。所以只能说是没见过了!我写的是历史小说。历史小说首先得忠于历史真实,大的事件不能虚构。我研究的主要是战国史。比如织田是在永禄三年5月19日,奇袭了今川义元大名。今川大名因桶狭间战败,后世就对他鄙视不已。然而事实上大名德才兼备,当时被称作‘东国第一武将’!我虽然不喜欢信长,但是信长的功业还是辉煌的!所以我既不能贬低义元,也不能因为个人好恶侮辱信长!这是作为历史学者的严谨和小说作者的责任!”


        

伊东颇有些大义凛然。


        

“伊东老师说的好!”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历史就是历史。无论好与坏,就应该原原本本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没错!每代人都可以找出能学习的东西。”


        

众人大加赞誉并宣讲开来。


        

虽然这不是个严肃的场合。但是伊东表现出了一个历史学家认真负责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


        

伊东因为激昂地说出了心里话而脸色红润。


        

历史终究是历史。历史学者应该做的,就是拨开笼罩悠悠岁月的迷雾,还原真实。给后来人做参考、警醒、训诫。任何扭曲、捏造、篡改,都是不可取的。是历史学者的耻辱!


        

“伊东老师,您刚才说起了信长。我知道他那古野城人,就是现在的名古屋。战国三枭雄,竟然有关西人啊!”


        

雨宫眉飞色舞。


        

“雨宫先生,您这么一说我就懂了!您必然是关西人。那么在座诸位前辈,都是关西人吗?”


        

伊东恍然,继而微笑。


        

“伊东老师又猜对了!的确,我们全都是关西人。我是奈良市人。您作为历史学家,肯定是知道的。奈良是奈良时代的平成京,现在已经被列为世界遗产。我们那里盛产吉野杉。奈良虽然没有机场和港口,但是陆路便利。奈良到京都,JR才40分钟。要是近铁线,只慢上5分钟。”


        

鸠山自豪道。


        

“鸠山先生,我曾经去过高市郡的橘树寺,那里是圣德太子诞生地。本来是钦明天皇的别宫。大和郡山市的万穣纯米大吟酿非常好喝,我还去了French xx吃了当地的料理。临走的时候,还买了柿xx店的礼物,作为家人的礼物呢。”


        

伊东随口道来。


        

“伊东老师果然厉害!中古酒造的本社,就是在菩提仙川的大和郡山市。本社的备前烧酒壶,制造时期在安土桃山时期。本身就是个400多年的古物。”


        

鸠山面露激动之色,佩服无比。


        

“我是和歌山县纪之川人。具体说在北部的贵志川町。平成十七年,贵志川町并入了纪之川市。这个您也知道?”


        

雨宫也热切地道。


        

“纪之川市号称‘蜜柑王国’,我当然知道。和歌山的青梅酒,叫桃姬桃子梅酒,味道也是非常之好。和歌山电铁贵志川线贵志站,就是在雨宫先生您的故乡贵志川町吧!那里曾经有个“猫站长。”


        

雨宫刚喝了口酒,闻言差点喷了出来。


        

他顾不得礼貌,瞪着伊东。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伊东老师,您连三花猫‘阿玉’都知道啊?!这也太厉害了吧!您怎么什么都知道?!”


        

“过誉了,雨宫先生。毕竟它是和歌山电铁株式会社社长代理、超级站长。这种‘大人物’的知名度,在日本国民心中比国会议员高多了。”


        

“阿玉还是‘和歌山县观光招待大明神’。唔!可惜三年前逝世了。它的葬礼是按神道仪式举行的。”


        

“确实很可惜!‘猫站长’是有功之臣!”


        

雨宫大感满意,同时也为伊东的博学暗暗吃惊。


        

和歌山市显然伊东老师没有去过,不过伊东老师肯定也了解。


        

他的故乡纪之川市不比和歌山市,古时就为德川御三家之一“纪州藩五十五万五千石”的城下町。现在和歌山市是县厅的所在地。既有和歌山城这样建于天正十三年的古迹,又有纪三井寺这样的赏樱圣地。可伊东老师连阿玉都知道,其他的当然也了如指掌。


        

“伊东老师究竟是人,还是行走在俗世的神明?他已经接近无所不知了!”


        

他迷茫了。


        

伊东当然不是神。他也是在红尘中,随命运的潮流在翻滚的普通人。只是在某些方面比一般人强点,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