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五十五章
夜间

东京侦探

        

阪井点点头。他从桌子上的木盒里,拿出一根雪茄。这只雪茄很长,外皮是深棕色。一端套着黄色和整齐的圆点构成的商标。圆点上面有一个地图形状的图案。图案下端是英文“Cohiba Lanceros”。然后用打火机点燃,抽了起来。


        

烟草散发出迷人的香气,看来是一种独特的雪茄。


        

伊东注意到,打火机的金属外壳上的花纹很独特。配着金色的光泽,显得既庄重,又透露出一点俏皮。


        

伊东虽然不吸烟,但是对奢侈品还是有一定的见识。这雪茄分明就是哈瓦那,而打火机必然价值不菲。


        

他咳嗽了一声。虽然雪茄的烟味其实很甘醇柔和,但是他的嗓子还是受不了。


        

“伊东君怎么和康夫认识的?”


        

“哦,前几年我来到京都,有幸结实了高桥兄。承蒙他不弃,交上了朋友。”


        

伊东瞪着眼说瞎话。


        

“嗯!你不是第一次到京都啊!”


        

“是的。毕竟京都是三大古都,所以来过。其实奈良和镰仓我还没有去过呢。”


        

“古都啊?其实我们大津市也是有的。”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啊!阪井先生说的可是天智天皇的近江大津京。”


        

伊东站了起来。


        

这天智天皇就是著名的中大兄皇子,伊东氏的本姓始祖中臣镰足就是受中大兄皇子赐姓“藤原”。


        

中大兄皇子开始从飞鸟京迁都到难波京。后来因为保守势力反对,只好又迁回。


        

天智天皇六年(公元667年),摄政的中大兄皇子将都城从飞鸟迁到近江大津宫。第二年,正式即位。


        

不过,大津宫并不在现今大津市的范围。


        

当年大津宫是在景行天皇的志贺高穴穗宫附近。后来大津宫遭遇两次火灾被焚毁。于是天智天皇选择了更远的蒲生郡,作为新都。现在的蒲生郡在滋贺县的中部,与东近江市和甲贺市相邻。


        

“正是,伊东君果然不愧为历史学家和小说家。真是博学多才。”


        

“哪里哪里!阪井先生。我之所以了解这些,是因为我伊东氏的本姓祖先藤原镰足一直追随天智天皇的缘故。”


        

“曾经雄霸天下的藤原氏,是伊东君你的本姓啊!”


        

“是的,伊东氏出自藤原南家。”


        

“唔!果然是名门之后。”


        

伊东摇摇头,却吟咏起了一首和歌。


        

“细浪本是志贺都,如今荒芜昔不如。满目凋零人心碎,唯有山樱美如初。”


        

“啊!伊东君你这和歌,说的似乎就是大津京啊!谁写的?”


        

“平忠盛的第六子,平清盛的同父异母弟平忠度。”


        

“哦,是平忠度啊。”


        

“阪井先生,您也知道平忠度其人?”


        

“啊!不是。我只是看过《平家物语》而已。”


        

就这样,伊东和阪井两个人开始聊了起来。


        

这时伊东才发觉,管家驹田一直就在他的身后。


        

伊东后背发凉。这才意识到自己作为不速之客,受到了监视和警戒。若是自己起意袭击阪井,估计自己很可能就被驹田制服了。


        

这英式管家也肩负保障主人安全的职能,所以……。


        

聊着聊着,伊东发觉阪井思维敏捷,显然并非只靠父母余荫成就现在。阪井也觉得伊东对历史颇有见地。两人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聊来聊去就快到中午了,伊东偷偷瞥了一眼墙上的西洋钟。


        

已经聊了很久了,他该告辞了。若是阪井也像京都人那么客套,他就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阪井看见了伊东的举动。


        

“美代子现在在哪?”


        

他思忖着问驹田。


        

驹田快速回应道:“老爷。小姐应该在卧室里休息。”


        

“晴子在哪里?”


        

驹田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


        

“小小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扫的明日香还听到了哭声。”


        

失去父亲的孩子,实在挺可怜啊!


        

伊东默默无语。


        

阪井本来想邀请伊东共进午餐。但是想到晴子,却叹了一口气。他要和晴子一起吃饭,伊东这个外人属实不合适在这里。


        

“伊东君,你是康夫的朋友。我本来想把你正式介绍给美代子,让她知道康夫还有一个这么仁义的朋友。只是现在……”


        

“阪井先生,我之所以冒昧登门,就是想过来看看。以后若有机会,定会再来拜访您和美代子女士。”


        

伊东机敏地提出告辞。


        

阪井也不挽留,却掏出了一张私人名片。道:“伊东君。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事可以联系我。”


        

伊东一看。阪井的名片,和自己用来招摇撞骗的岛田议员的名片差不多。都是顶级的和纸,精美的印刷。


        

好吧!他得承认大人物的癖好总是惊人的雷同!


        

双手接过名片,伊东却不知道阪井是什么意思?虽说是见过两次,但是面对面只有今天。阪井不仅给了他名片,还说有事可以联系。什么事我会联系他?请求帮助还是……?然而阪井这一举动,显然完全出自善意。


        

“伊东君,您这边还有事吗?”


        

“阪井先生。谢谢您帮了我这么多。”


        

“那么我就先失陪了。”


        

“您请便,阪井先生。”


        

伊东大幅度鞠躬致谢,然后告辞而出。


        

驹田照例领着他去坐球场车。


        

伊东问道:“对不起!驹田管家,请问夫人住在哪个房间?”


        

驹田一指道:“伊东先生您看,就是那间。啊!小姐又坐在窗台上了。”


        

驹田摇摇头。


        

伊东顺着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个女人窈窕的身影。这个女人显然就是美代子。只见她背对着窗台,尽显身体美好的曲线。然而伊东却发现,那里散发出一种落寞。就像森林的暗处。即使阳光多么热情饱满,也永远照耀不到深处的冰冷阴暗。


        

“中午阳光炽烈,小姐喜欢晒着太阳。晚上星空璀璨,也很有看头。”


        

驹田解释道。


        

伊东点点头。


        

晒太阳是个好的健康习惯。至于看星星则和健康无关。不过美代子肯定有一架贵重的天文望眼镜。因为她不差钱。


        

他上了车,驹田把他送到大门口。


        

伊东离开回头望了一眼,午时阳光下笼罩着的城堡。


        

这么大的地方,实际的主人只有三个。整天呆着这里,一般人都会觉得无比寂寞吧。


        

再想想失去丈夫的美代子和失去父亲的晴子,他有些悲伤。


        

这看似风光的城堡和庄园,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牢笼。若幸福,哪里都是天国。若不幸,心永远在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