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六十章
夜间

东京侦探

        

昭和六十二年,菲律宾“杜纳巴兹”号客轮被“维克托”号油轮撞击,遇难人数达到了惊人的4388名。最后生还者只有27人。


        

平成五年,海地“内普图诺”号邮轮从首都太子港驶往西部城市雷米的途中沉没倾覆,大约1000名乘客丧生。


        

平成六年,爱沙尼亚的“爱沙尼亚”号在芬兰西南部图尔库群岛以南20海里处沉没。船上共计共964人,只有141人生还。


        

平成十四年,塞内加尔“乔拉号“客轮沉没于冈比亚海域,大海难共造成1863人死亡。


        

平成十八年,埃及的“色拉姆98”的滚装渡船在红海沉没。当时载有乘客和船员总计约1414人。幸存者只有大约300多名。


        

平成二十年,菲律宾“群星公主”号渡轮遭遇台风“风神”,在菲律宾中部朗布隆省倾覆。当时共载有862人,仅50多人生还。


        

……


        

这些大海难都没有发生在日本,上面也几乎没有日本人。但是浅野的年龄适用于这些海难发生的时间。


        

不过在昭和二十九年,遭遇第15号台风沉没的“洞爷丸”渡轮可是发生在日本国内。


        

北海道和本州岛之间就是津轻海峡。当时可没有青森和函馆之间的青函海底隧道。要想往返两地只能乘“洞爷丸”而渡。此船遇难人数1155名,获救者为237人。为日本史上最大的海难。


        

问题在于当时浅野只有六岁,而且他是京都人,应该不在船上。


        

“浅野先生,恕我冒昧。您在童年时搭乘过‘洞爷丸’吗?”


        

“‘洞爷丸’?哦!是那个倾覆在津轻海峡的渡轮吧。唉!确实死了很多人啊!不过,那时候我才大约六七岁吧。那时候我连汽车都没坐过,更别说渡轮了。”


        

“嗯!我也觉得您不太可能在船上。”


        

伊东得到浅野的确认,点点头。要是浅野那么小的年龄在船上,估计很有可能就淹死了。


        

他犯了难,抓耳挠腮起来。除了空难海难,难道是……


        

“五味君,这么猜可不行啊!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难受啊!告诉你吧,是阪神・淡路大震灾。”


        

浅野涩声道。


        

伊东一拍大腿,就是这个!随即他彻底呆住了。


        

阪神大地震!是了。阪神大地震死了6000多人,伤者40000多人。


        

伊东万分震惊地看着浅野。他万万没有想到,浅野是阪神大地震的幸存者。阪神大地震之强之猛,不亚于一场战争。甚至比战争的破坏力都大。


        

这时候浅野的脸也肃穆了起来。想来是回忆起大地震的惨景。


        

浅野缓缓道:“五味君,当时的神户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我们那天早晨都在睡觉。当时我们年轻,拼命工作。所以睡得很沉。不像现在,睡眠少。常常凌晨两三点钟就醒了。”


        

“突然之间天摇地动,我和千代被抛落到榻榻米下面。地面下传来莫名的声音,就像从幽远的地方过来。随后我们的房子裂开了,坍塌了。我想站起来,但是一股旋转的力量在我脚下。我无法移动。只觉得地面在旋转。实际上,地面还是平的。我的手臂抬不起来,我想是摔落的时候骨折了。千代还好,我第一时间确认她没有受大伤。只是额角碰破了。”


        

“外面已经是哀鸿遍野。我听见无数玻璃的爆裂声,无数的惨叫,我绝望了。那股来自地狱的力量束缚着我,浑身无法动弹。千代也是一样。过了大概一分钟。在我的意识里,漫长如一个世纪。后来我们终于重新获得了力量,这才跑了出去。”


        

“整个神户已经毁灭了。到处是倒塌的房屋和建筑物;到处是火灾,到处是无家可归的人们,到处是一张张惊慌的面孔和绝望的眼神。大家衣不蔽体,浑身伤痕。”


        

伊东没有经历过这种烈度的大型地震,但是他深刻懂得这种绝望。去年七月,伊东在暴风雨侵袭的福冈。那种恶劣的自然环境威逼下,当时他以为他会悄然死去。所幸他的运气不错,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唉!这种话题变远了,也太沉重了!


        

“浅野先生,您和夫人都是神户人?是在大地震后迁到京都的吗?”


        

伊东赶紧转移话题。


        

“是的。大地震后,房屋尽毁。所幸学校都比较坚固。我们在那里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后来,就迁移到了京都。”


        

浅野龙井点头应是。


        

“啊!是这样。那么说您和夫人在二十三年前就到了京都。”


        

“是啊!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


        

伊东没敢点头。二十多年前他大概才十岁,有何资格也来缅怀岁月?


        

“关于那具尸体,有个令我在意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可能是老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浅野突然道。


        

难道浅野曾经见过高桥?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都在京都。再说,高桥可是中年帅大叔。


        

“京都人很多。浅野先生,没准您是在去清水寺或者知恩寺见过他,留下了深刻的回忆。”


        

伊东语气婉转,心里则有些不以为然。


        

“五味君,你说得也很有道理。不过我总觉得是张沉淀在记忆里的面孔。当然,那张脸很英俊。即使是中了毒,脸色青黑。不过比起英俊的男人,还是美人能让我记忆深刻。所以很奇怪!也就是说,这张脸并不是因为英俊被我记得。”


        

浅野陷入深思。


        

千代本来在一边倾听,毕竟五味记者采访的是丈夫。


        

“先生您也觉得那张脸很熟悉呀?我还以为是自己的感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好像认识很多年似的。”


        

她这时候却对着浅野微微施礼,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伊东闻言愣住了。


        

浅野夫妇两个人都觉得高桥的脸很熟悉。如果说夫妇俩离开神户后,再没有回去。那么是在京都看到的高桥?这是非常可能的。


        

但如果是在神户呢?!若是两人在神户见到了高桥?等等。柳原的母亲是神户人。高桥带有一点神户口音。浅野夫妇也是从神户迁移到京都的?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说这就是命运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