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二十四章
夜间

东京侦探

        

泰成表情似笑非笑,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缘故。啊!等等!望月先生。您说您在西南村‘饿了,就回家吃饭了。’难道西南村发生了什么事故或意外吗?


        

伊东打起了精神。


        

“伊东君你很聪明啊!唉!敏之和小雪到底解没解释清楚,已经不重要了!已经无从考证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俩那天的一切!”


        

这望月先生怎么了?刚说救命,怎么又跑到敏之和小雪身上了。


        

伊东不解。只能继续腹谤着。


        

“望月先生,恕我直言。请问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伊东君,是洪水。一切都如梦幻,随风消逝。”


        

“望月先生,您说什么?洪水?这里不是山区吗?怎么会有洪水?”


        

伊东极其震惊,说得也是结结巴巴。说完后他就醒悟了,是山洪!是山洪啊!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山洪!我回家后不久,山洪就来了。那时候,我听到了巨大的声音。就像很多头牛一起在怒吼。我们村子里慌乱了起来。有经验的老人说山洪马上要来了。村里人一齐往外跑。我跟着人流跑,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脚也被扎破了。还有的人光着身子就跑出来了。结果山洪的主流向是西南村。一个巨浪打了过去,眨眼间。西南村就没有了。就像西南村从来没有存在过。敏之显然不会再出现,只存在于我的记忆。等我也离开了,可能世间再没有人知道有敏之这个人。” 记住网址m.vipkanshu.com


        

泰成眼中充满惊惧,显然是沉浸在当时可怕的场景中。泪水顺着脸颊胡乱地流而下。


        

伊东能体会这种恐惧和无力。他没有经历过山洪,但是经历过洪水啊!在大自然的伟力下,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


        

他叹了一口气。


        

“西南村,不可能一个人都没跑出来?总有例外吧?”


        

“哪里会有这种运气?!当时无论在村里还是村外,都无一幸免。只有几个在镇上工作的,才捡了一条命。我也是捡了一条命。要不是饿了回家吃饭,估计就和敏之小雪一样。葬身在滔滔浊浪中。”


        

伊东听着,眼前却出现了一副著名的浮世绘-北斋的名作《神奈川冲浪里》。也许出现在西南村的巨浪,也有那么高吧!


        

原来,敏之和小雪都是死于山洪啊!


        

伊东叹了口气。水承载着生命,同时也会覆灭生命。这西南村就像庞培古城一般,被天灾无情地灭绝了!


        

“就这样,西南村从此消失了!我们村地势最低的也遭到了洪水。不过损失不大,只是冲毁了几间房屋。要是两村的房屋当时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应该还能得以保存。只不过西南村人的命运,应该还是变化不大。那么大的巨浪,冲到人身上,都粉身碎骨了。”


        

他神色惨然,眼神充满惋惜和遗憾。


        

“望月先生,那西南村的那些遗体都找到了吗?西南村也重建了吗?”


        

“伊东君,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冲击之下,哪里会知道冲到何方?找不到啊!根本找不到!你是有学问的人,应该知道的。山洪都是夹带大量的泥沙。等洪水宣泄流到下面,沿途都留下厚厚的泥沙。若不能确定遗体的具体位置,根本无从寻找。”


        

“受地势、泥沙、水势巨大的影响,确实很难找到!那么,望月先生。县里和市里一定也派出了搜救队!他们……”


        

“派是派了。只是找了几天,没有发现一个活人,也没有发现一个遗体。后来干脆就不了了之了。搜救队的人对我们说,遗体很可能被冲下了悬崖。那个悬崖离我们这里十几里呢!按当时的条件,无法下到悬崖下。后来大家也都默认了。”


        

泰成嘀咕了一句,看来是当地的土话。估计是责怪搜救队的人不尽心尽力。


        

伊东自然没听懂。


        

他这时才发现,泰成一直和他说的是字正腔圆的标准音。怪不得交流起来毫无障碍啊!想到这他有些佩服,没想到小镇上旅馆老板也讲标准音。


        

“可惜!西南村就剩下几个人了。市里出了些资金,要在原址重建。他们当然拒绝了!他们害怕留在那里。换了我也一样。想想就觉得实在是太可怕了!那里到处都是怨灵啊!那可是几百条命,成就的几百个冤魂。”


        

伊东脸色一变,觉得心里有些发凉。


        

今晚,会不会做可怕的噩梦呢?神啊!救救我吧。


        

“不过这几个人临走前,就在西南村被夷为平地的原址上,根据记忆把各家的位置划分开来,也用木板标上了姓氏和名字。我们两村这么近,自然不少都沾亲带故的。盂兰盆节的时候,有人会去供奉一束白菊。我也给敏之放过。”


        

“望月先生。看来重建也没有人会去住!那,是一片死地。”


        

“没错!伊东君。当然是死地啊!活生生的几百人,没了。当时水声太大,就算西南村有人惨叫,我们也听不见。连房子带人,一起被冲刷走了。我们村觉得是西南村触怒了山神。山神化身河童,灭掉了西南村。”


        

伊东默然。


        

希望是神罚吧!只是这种刑罚,似乎不应该用一村人殉葬吧!


        

“还有件事,洪水过后。我似乎看见了小雪。不过就是一瞬间,她就不见了。当时吓得我魂不附体。后来想想,应该是眼花了。那洪水,没有人能逃得掉。”


        

“对的!望月先生,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应该是无一幸免。望月先生,对不起!明天我想去东南村看看。”


        

“伊东君,我可以明天陪你去看看。”


        

“真的可以吗?望月先生,那就太好了!其实我不认识路啊!给您添麻烦了!那么明天,也请多关照。”


        

伊东有些惊喜。有泰成这样的识途老马陪着,不仅没有迷路之惑,也具有相当的安全边际。


        

“不用谢我,因为我也想回去看看。伊东君,对不起!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


        

“您请便!感谢望月先生说了这么多,非常感谢!请去休息吧。”


        

泰成微微鞠躬,转身走向寝室。他的背影沉重,脚下散乱无章。


        

伊东想要安慰他一下,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