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三十一章
夜间

东京侦探

        

伊东觉得高桥就读过的小学,应该还是去参观一下比较好。一是因为他好奇,二是因为他毕竟是高桥的“好友”!万一泰成听说了他到了镇上,没有去高桥念书的地方,会起疑心的!


        

静香于是领着伊东往前走。慢慢的,行人变少了。


        

在一个十字路口,静香改走了与大路垂直的方向。


        

路口左侧是个消防站。在步道上停放着红得耀眼的救护车。门口牌子上写着“山丹市消防署抚大出张所”。再往前一些,是抚大邮便所。


        

这邮便所应该就是,木村登纪子当年工作的地方吧。


        

伊东寻思着。


        

路口右侧不远处,是抚大街区的交番。外面,还停着一辆自転车。


        

这条路比大路略窄,不过至少可容纳两辆小汽车并排行驶。


        

两人走到路的一半。


        

“伊东先生,看!那就是我们抚大镇的学校。”


        

静香指着右侧的一排建筑。


        

伊东其实已经看到了。


        

这个学校主建筑是两个两层的楼房组成。路边上的木牌清楚的写着“抚大学园山丹市立抚大小学校”的字样。


        

学园外面围着一圈防护网。靠路边的防护网下面,是绿化带。学园的后面就是层峦叠嶂的山脉。


        

“望月小姐。对不起!我原以为是村镇级别的,没想到这个小学挺大的。”


        

伊东不吝赞扬,这确实超乎他的想象。


        

“以前……以前当然并没有这么大啦!老爸说以前的校舍非常狭小陈旧,后来政府出资得以重建了。还羡慕我,说我不知道多幸福呢!”


        

“啊!已经……重建了!”


        

伊东讶然。


        

他无比失望,于是打消了进去看看的念头。高桥在抚大小学的生涯,看来留不下什么了!作为纪念,他随手拍了几张照片了事。


        

“对不起!伊东先生,还是到镇中心吧。这里确实没什么意思。”


        

静香看他兴致不高,体贴地道。


        

真是个灵敏的女子啊!


        

“望月小姐。对不起!其实……我主要是想去看看邮便所。”


        

“啊?为什么您会对邮便所感兴趣呢?”


        

“望月小姐,不瞒您说。望月先生童年的玩伴健一,他的母亲曾经在镇邮便所工作过。”


        

“什么?!伊东先生,您认识健一叔叔吗?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静香睁大了眼睛,觉得难以置信。


        

这伊东先生怎么可能见过她的健一叔叔?虽然她是父亲的女儿,可是连她都没有见过呢!


        

“是的!木村健一先生是我的朋友,我们以兄弟相称。”


        

看来望月夫妇并没有告诉静香,他伊东是高桥的朋友。伊东了解到了这一点,于是厚着脸皮点点头。


        

刚说完他大感不妙,完了!骗人是不对的!要是这么一说,他和望月泰成、高桥康夫就成了妥妥的同辈了!而静香无辜地成了下一代。


        

伊东此时的懊悔,比什么大震灾和洪水都要猛烈!


        

神啊!救救我吧!


        

“啊!太好了!没想到伊东先生认识健一叔叔。回去我要告诉父亲这件大喜事。他一直念叨着健一叔叔。那么请问您,我的健一叔叔现在什么地方啊?”


        

静香小女孩般地雀跃。


        

还能在哪里?当然是天国!


        

伊东摇摇头,只好继续他的诈欺生涯。


        

即使是他有些心仪的静香,也不能说实话。因为他已经告诉望月夫妇,高桥还活着,生活在京都。同时他也不想静香伤心。


        

“木村兄就在京都,从事公安工作。没准,你还见过他呢!”


        

静香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见到了我也不认识啊!老爸那里连张照片都没有。就算有,也是健一叔叔童年的。没什么用处。”


        

“望月小姐,既然木村兄是望月先生的朋友,那么肯定是个好人。要是他人品差,我们也不会成为忘年交的!”


        

伊东解释着。


        

这时候已经重新回到了大路。右侧就是邮便所了。这个所不大,门口一辆邮政车都没有。门前不远处的红信筒忠实地立在那里,等候信件的投放。


        

两人进了邮便所,伊东发现里面也就两三个人。


        

有个穿制服的女人站在一边,看到伊东和静香就迅速走了过来。


        

“欢迎光临!下午好。对不起!这里是邮便所。我是大岛安奈。请问您是速递,还是办理储蓄保险业务?”


        

这个女人三十多岁,脸部扁平,眼睛不大。脸上还有些雀斑。


        

“啊!下午好。我是伊东,大岛女士。对不起!其实……我是来打听一个人的。这个人曾经是你们这里的员工。”


        

“伊东先生,对不起!请问您说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女人脸上的热忱有些消退,但还算积极。


        

“是个女人。姓木村,名字是登纪子。”


        

“木村……登纪子……吗?啊!对不起!伊东先生,您确认是叫木村登纪子吗?恕我直言,我来这里工作十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啊!”


        

女人眨着小眼睛,充满困惑。


        

大岛的这个年龄嘛!嗯!要是从这看,她根本不可能认识木村登纪子。


        

“大岛女士,对不起!请问这里有老资历的前辈吗?我说的这个人,大约在昭和五十年到昭和五十六年,在这里做邮递员。”


        

伊东思忖后,问道。


        

“所长,您认识木村登纪子吗?”


        

大岛冲着柜台后的文件柜喊着。


        

话音刚落,那里突兀地冒出了一个男人的脑袋。然后他站了起来。看样子正在整理资料,手里是一个文件袋。


        

伊东不动声色。静香则猝及不防,吓了一大跳。


        

此人的眼睛狭长,眼皮肿胀,就像睁不开眼睛一般。鼻梁不高,嘴唇厚实。脑门的中间部分已经是光可鉴人。两边稀疏的头发,捍卫着末日森林最后的荣光。


        

伊东估摸这老男人有五十多岁。如果一直在这里工作,应该认识木村登纪子。


        

“对不起!我是长沼,请问谁要找木村登纪子?”


        

秃顶男看着伊东和静香,微微一笑。可惜他不笑则好,一笑眼睛直接不见了。


        

伊东觉得有门啊!听长沼的口气,分明认识高桥的母亲登纪子。


        

“打扰了!我是伊东。长沼先生,是我想要找木村登纪子。这是我的名片。”


        

伊东上前一步,双手递过名片。


        

长沼接过名片,扫了一下。却没有名片回赠。


        

他打量了伊东几眼,又看了看没有说话的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