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四十三章
夜间

东京侦探

        

伊东觉得离晚餐尚早,他没有看表就错误地决定去平安神宫。四月三日他去过冈崎的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美术馆附近就是平安神宫。当时其实应该顺路去一趟。


        

当然专程也有专程的好处,就是可以专心致志。作为《古都》的背景地之一,平安神宫的枝垂樱家喻户晓。而现在,应该是满开吧。


        

远远地,伊东就看到了平安神宫。


        

朱红色鸟居和高大的殿宇,尽显昔日皇家的浩大威严。与伏见稻荷大社相比,人却少了好多。


        

到了平安神宫的门前,伊东面如土色。他来的时候光顾着兴奋了,没有看时间。现在,神宫马上就要关门了。


        

他颇为无奈地看了看表。


        

是的,已经是下午04:50。


        

既然进不去,只能打道回府。唯一的好消息则是他听说,神宫的八重枝垂樱过几天才满开。


        

伊东怏怏不乐。看来只能改日再来。


        

今晚吃什么呢?他突然很想吃鳗鱼饭。于是打开手机,搜索着周边的料理店。


        

嗯!附近就有一家鳗屋,可以走过去。这家店的特色是米饭不是装在饭碗里,而是装在低矮的木桶中。


        

木桶鳗鱼饭。


        

伊东突然想起,京都有的鳗屋是米其林一星餐馆,需要提前一两个月预约的。他赶紧看了一下介绍。还好,虽然需要预约,但不是带星餐馆。


        

伊东赶紧预约座位。然后慢慢地走了过去。


        

餐馆位于小巷深处,颇有曲径通幽之妙。外观很有江户时代的风格。别的料理店门口放着菰樽。这家倒好,放着杉木桶。


        

伊东走进了复古意味浓厚的门脸。


        

“欢迎光临”!


        

一个女服务员迎上前来,把他引到预约的位置。


        

店里人声鼎沸,几乎已经没有了空位。


        

“服务员。”


        

“晚上好!对不起!请问您要点什么?”


        

“蒲烧鳗鱼饭一份,还有清酒。”


        

“好的,请稍等。”


        

过了一会,随着服务员“您久等了,轻慢用。”的话语,装在木桶中的鳗鱼饭就被端了上来。


        

木桶中烤好的大块鳗鱼呈深红色,被均匀地放在米饭上。香甜的气息钻入伊东的鼻子。


        

他陶醉地点点头,这酱汁非常不错。


        

伊东痛快地吃了起来。


        

鳗鱼肉外皮焦脆,里面却是柔嫩细腻。米饭是用秋田小町米做出来的。这个秋田小町的名字也是取自秋田县的古代歌仙小野小町。


        

吃着透明软滑的米饭,他想起了他称赞静香的话。


        

至于搭配的清酒,伊东选的是伏见。


        

虽然兵库县的滩之酒更适合男儿。但是滩之酒太过凛冽辛辣,不适合配着鳗鱼饭。伏见甘甜细腻,正是吃鳗鱼饭的最佳搭档。


        

酒足饭饱,伊东结账走人。


        

因为酒店在下京区,必须乘车返回。因为坐地铁需要换乘,他选择坐京都市营206乙。附近就是冈山公园口站。伊东打着饱嗝,站在站牌下。


        

清酒虽然好喝,不过他越来越喜欢啤酒。清酒喝着绵软,后劲颇大。


        

每年的樱花季,看樱花的人多。喝得晕晕乎乎,席地而睡的醉汉也不少。所以,浅野最初以为高桥是醉汉。


        

伊东在大学时期,不定期喝醉过。有时是逞能,有时因为暗恋对象被人捷足先登。但是毕业后,就克制了自己。


        

由于他是作家,属于自由职业。不像良平身在大公司,各种应酬、酒会、年会、聚会;同事下班后聚餐等等。需要喝掉大量的酒。所以,酒对他来说只是美食的配料而已。


        

仅仅过了一分钟,车子就来了。伊东从后门上了车,然后就坐了下来。


        

到了京都站,交纳了230日元。伊东从前门下车。


        

伊东喜欢前门上车,后门下车。东京的市营公交,基本上都是前上后下。刚到京都时,他有点不习惯。


        

京都站离酒店不远,伊东决定走回去。


        

毕竟是春天了,已经是相当温暖。京都樱花季的气温上蹿下跳,但总体持平。常温一般在8-17°C之间。伊东前几天在神户、姬川和山丹,并不知道京都已经下过一次雨。他刚到京都那几天,最高温度在18-23°C区间。所以今天的温度非常适宜。


        

此时暖风吹拂,伊东反而怀念起抚大镇的山风。他有些昏昏欲睡的不妙感觉,但是没喝多少啊。


        

伊东挣扎着,到了路边的长椅就顺势坐到了上面。


        

说是长椅,顶多能坐下三个成年人。若是两个大人带一个小孩子,倒是非常合适。作为靠背的长条木板,已经被厮磨发白。可见有无数人和它亲近过。


        

铁架子也是锈迹斑斑,露出被风雨侵袭的痕迹。然而若是你认为这个长椅已经不堪使用,则大错特错。长椅的两端被牢靠地固定在两块厚石板之间。


        

即使木板以后会烂掉,那也无非就是换新的。整体架构是不变的。


        

一个交番的制服警员,骑着白色的自転车过来了。看到伊东倚靠在长椅上,就麻利地下了车。


        

“晚上好!我是xx交番的大河内。对不起!请问您是不是病了”。


        

圆脸大眼的警员俯下身,关心的问道。


        

伊东一激灵,头有点醒了。说醒也不准确。他不是酒醉,只是有些困倦。


        

“啊!晚上好!对不起!我是伊东。我没有生病,而只是有点……”


        

伊东觉得难以启齿。


        

大河内仔细看了看伊东的脸,闻到了一丝酒气。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不是个醉汉。意识清醒,说话也没有词不达意。看来只是喝多了一些,远远未达到“醉”的程度。


        

大河内体谅的点点头。现在他是在岗上巡逻,下班也会去喝酒的。眼前这个人,已经颇为克制了。


        

“那伊东先生是住在附近吗?需要我帮忙打电话给家人吗?”


        

大河内问道。


        

伊东斜着眼看了看路牌。大概出了这条街,差不多就能转到黑门通的五条上了。


        

“不用了,警察先生。我住在五条上的和式酒店,也没有多远了。对不起!”


        

他摇头道。


        

“五条上么?对不起!那么是Fortune吗?伊东先生。”


        

大河内略一思索,就猜中了准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