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五十五章
夜间

东京侦探

        

“啊!这样也可以吗?他似乎今年才四十三岁!”


        

“反正就是这么传的,具体的我不清楚。去年我作为老社员回将棋社,新进的学弟说的。”


        

“但是一个系只能有一个教授啊!原来的教授退休了?”


        

“那个老教授运气不太好,实验时出了事故。本人只是受了轻伤,但是参与实验的学生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重伤?”


        

“去世了!”


        

“啊!要是这样,只能强行退休或者辞职。”


        

“所以佐佐木的机会就来了啊!”


        

“哦。竟然是这样。但是……”


        

“当然校方也可以先把教授的职位高悬着。这就像是钓鱼,你要是没有本流竿,只能对溪流里面的鲑鱼望而兴叹。”


        

“明白了!实力、运气、运作缺一不可。”


        

“是的呢!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一辈子没当上准教授的大有人在。”


        

“这我倒是知道。当初我的老师,就是以讲师的身份黯然退休的。”


        

“就是这样。学校这种职位的暗战,一点也不次于会社。只不过披着教育的外衣,看起来冠冕堂皇而已。”


        

川村毫不客气地评论道。


        

“暗战?有意思。”


        

“毕竟都是有知识有成就的人,哪能表露在外。即便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场面上还得和颜悦色。这不就是我们国民的特色吗?”


        

“唔!这也没有办法啊!所谓的国民性。”


        

此时川村已经吃完了饭,就和伊东提出了告辞。


        

“对不起!伊东老师。我先失陪了。因为还要回会社一趟。有机会我们再聊天。”


        

“啊!这就要回去了啊?太辛苦了!您请便。”


        

伊东看了看桌子,他还只吃了一半。这就看出他和川村的职业不同了。


        

人家赶时间,所以吃得快。他着重于谈话内容,所以若有所思。从这一点说,都对健康有害。


        

伊东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他的午餐大业。


        

吃过了饭。他决定去平安神宫,弥补昨天望门兴叹带给他的伤害。


        

伊东走到京都站八条口附近的市营202甲的大石桥(地下铁九条)站,坐上了下行线。


        

从这里到平安神宫,需要经过九条河原町、东福寺、泉涌寺道、今熊野、东山七条、马町、五条阪、清水道、东山安井、祇园、知恩院前、东山三条、东山仁王门到东山二条・冈崎公园口站。


        

大约五十分钟后,他下了车。慢慢地从冈崎公园方向走到平安神宫。


        

今天下午他决定放飞自我。不想一切关于高桥的事情,也不想小百合约稿的事。这样清空了他自己后,明天再细细清理这些天的收获。


        

四月十一日,水曜日。


        

清晨伊东照例在酒店吃了免费的自助餐,然后出去溜达了一圈。原来只打算走十分钟,没想到来了兴致后竟然走了五十分钟。


        

又花了五十分钟,他绕了一圈回来了。原路返回等于看重复的风景,那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伊东回到酒店房间,才记起他的手机没带,正在充电呢。于是他关闭电源插座的按钮,然后拔下了黑色的充电器。


        

“这么早,应该没人找我吧。”


        

他摁亮手机屏幕,却发现有未接电话。再看,竟是鸠山来的电话。


        

“哎呀!竟然是鸠山?真奇怪啊?”


        

伊东自言自语道。


        

鸠山为什么这么早给他电话呢?今天是水曜日,现在又是公司最忙碌的时间段之一。


        

困惑的他坐在椅子上,直接回拨了电话。


        

鸠山的待机铃声,是久保田利伸的《La La La Love Song》。这首单曲,作为木村拓哉主演的《悠长假期》的主题歌而深受观众喜爱。久保也因此名利双收。


        

伊东没听几句,歌声就消失了。随即话筒里传来鸠山嘶哑的声音。


        

“上午好!对不起!伊东老师。很抱歉打扰您。请问,您在京都吗?”


        

“上午好!对不起!是鸠山先生啊!我前几天去了兵库县,前天中午回来的。请问您有急事吗?”


        

“是这样。伊东老师。我们将棋社的川村学长。对!您在阿康的告别式见过那个。昨晚出了事故。”


        

鸠山有些哽咽。


        

“什么?!不会吧!鸠山先生。昨天中午我和川村先生偶遇在京都站附近的料理店,还一起吃了饭呢!”


        

“是的,学长昨天下午就告诉我们了。说您很大度,绝非斤斤计较之人。”


        

“昨天中午我们一起吃过饭,他说回公司了呀?难道是公司里发生的生产事故?工厂和办公室在一栋楼里吗?”


        

“不是生产事故。”


        

“那么鸠山先生,是什么样的事故啊?川村先生应该没事吧?”


        

“唉!是独立的交通事故。他的车子意外失控,撞上了重载的大货车尾。大货车司机没事,学长受了重伤。”


        

“啊!这个……是谁的责任啊?”


        

伊东马上站了起来。


        

川村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因为事故受了重伤。这听起来很可怕。


        

也许是川村的责任,也许不是。


        

反正没有人敢没事撞大货车玩!重载的大货车,至少二十吨。这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


        

难道他是酒后驾车?这酒驾可是刑事案件啊!太伤风败俗了!


        

“这个……。”


        

“咦?鸠山先生。恕我直言,应该不会是酒驾吧?”


        

伊东有些担心。他昨天和川村聊得不错。


        

在日本,查实的酒驾不仅要面临牢狱之灾,还有巨额罚金。


        

“当然不可能。学长其实……很注意这方面。出来聚会,从来不开车。”


        

鸠山解释着。


        

“啊!那……是什么原因?是车子本身出了问题吗?还是说川村先生突发急症或者注意力不集中?”


        

伊东分析道。


        

“伊东老师果然了不起,您猜对了!唉!是刹车失灵。”


        

鸠山长叹道。


        

“原来真的是刹车失灵啊!”


        

伊东点点头,毫无喜色。


        

在所有的交通事故中,刹车失灵足足占了三成有余。其它的则有疲劳驾驶、操作不当、对方车辆不按规驾驶等等情况。


        

“对不起!请问川村先生是在哪里发生的事故?他在哪个病院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