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京侦探 > 第六十七章
夜间

东京侦探

        

对了!栗林学长。


        

伊东赶紧搜寻,果然发现了淹没在一大票旧日同学中的烟斗男。


        

“伊东君,你近来可好!上次你说给我一本你的大作,然后就无影无踪。人见不到,书也没有给我。现在却要我帮助你,实在是太不道义。”


        

伊东看了怒斥冷汗直冒。


        

他曾经答应把战国枭雄三部曲之一的《神水之誓北条早云》送给栗林,可是竟然忘记了!


        

难怪学长发怒了。


        

“你发来的照片我看了,现在把两个人的假名和汉字发给你。”


        

说的话下面则是密密麻麻的名字。


        

看来学长还是心中温柔,嘴上严厉啊!


        

伊东感觉很惭愧。决心回到东京,立即把书快递给栗林学长。


        

“太好了!对不起!学长。我现在不在东京。等我回东京就登门谢罪!谢谢您!打扰了。”


        

栗林住在东京都目黑区。那里被涩谷、世田谷、大田和品川围绕着。


        

伊东把所有人的信息都一一回复。然后才看起栗林发来的如密林般的名字。


        

看着看着,他突然被一个名字吸引住了。


        

咦!这不是?


        

伊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嗯!也就是说,除柳原外第二个罗马音可以这么翻译。他又看了一遍。确实,有很多相似或者相近的姓氏名字。这个名字普普通通,本来并无出彩之处。


        

但是这个名字,伊东是认识的。不过也许是重名重姓吧。否则就太可笑了。


        

他把名字抄写在笔记本上,在前面标注为:A。


        

接着伊东看第三个罗马音的译名。


        

在第四行中间位置,他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神啊!请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震惊地无以复加!难道又是巧合吗?世上真有这么多巧合?也许有吧。


        

伊东把第三个名字也抄录了下来,在前面标注为:B。


        

接下来他又检索了一下所有的名字,一一抄录在另一页。


        

伊东陷入了思索。


        

柳原到圣弗朗西斯科,当时在京都谁会知道呢?


        

她的家人当然知道,高桥肯定也知道。


        

那么将棋社的人知不知道呢?


        

作为柳原的邻居,鸠山知不知道?


        

仔细想想,范围其实很大。因为只要有一个人知道,理论上就是无限多。这就像流言和谎言,传播的速度极快。


        

A知道吗?是偶然在同一家酒店住宿?


        

B又是如何跑到了圣弗朗西斯科?也住在这里。


        

原来他想的有些不对啊!或者说,完全出乎意料!


        

柳原出事和A或B有关吗?是A还是B对柳原下了狠手?


        

但是,完全没有理由啊!动机不明!


        

不过A就住在柳原隔壁的房间,有些巧合。显然这是酒店方面的安排。


        

只是A和柳原同日住进同一家酒店。这说明了什么?


        

若是说A的出现还算正常,那么B的出现则完全出乎伊东的意料。


        

不过B是在前一天入住的,这其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A和B早就认识吗?


        

假设A和B中,有人在柳原驾驶的丰田Camry的刹车片上做了手脚。那么这个人会是谁?或者一个作案,一个望风。属于同案犯。


        

伊东觉得头都要裂开了。他不断地变幻思路,还是不得要领。


        

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看着代表两人名字的A和B。心中只有一句话:“匪夷所思。”


        

该吃早餐了,但是他罕见地没有了胃口。事情的复杂和多变,令他不知所措。


        

伊东离开酒店,去找附近的那家汽车修理厂。


        

如果柳原在这里修过车,没准能找到线索。不过汽车修理厂这种地方,很难保留车辆维修记录。更何况的二十年前的。


        

修理厂很好找,就在酒店不远的地方。


        

原来应该是有两个铁门的。不过,左面的已经不见了。右面的那扇生着大块的铁锈,而且作为支撑的铁管末端也是锈迹斑斑。


        

伊东估计要是对着铁管的最薄弱处一脚踢去,没准这门就会轰然倒塌。


        

二十年吗?这么长的时间,确实很久了。不过,换个铁门也不费什么事啊!看来老板过于精打细算了!


        

修车厂不大,顶多有50坪。但是修车厂外面的停车位却很大,估计在65-70坪之间。


        

开放状态的修理间大约有25坪,有3个停车位,3台举升机。有几个身穿制服的维修工正在作业。


        

修车厂外观是干净整洁的,但是修理车间却是杂乱不堪,设备满地都是。


        

这里的汽油和其它油类混合的味道,既刺鼻又古怪。伊东想掏出手帕,忽然发现这不是个好主意。如果这么与人交谈,非常失礼。


        

有个维修工发现了他,却置之不理。伊东也不在意,他又不是来修车。只是想询问一下。


        

伊东继续向前走,终于到了一个灰色的建筑。这个建筑集客户接待区、办公区、货架和仓库于一身。他在客户接待区的玻璃门处停下脚步,准备敲门而入。


        

“喂!外国人,你是要修车吗?”


        

一个粗鲁的声音从伊东的背后响起。他觉得脊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伊东回过身,发现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穿着件破旧的西装,目不转睛地正盯着他。


        

“不是。我住在附近的酒店。听说员工都在这里维修自己的‘宝贝’。我想过来见识一下。”


        

“是Tristan酒店?谁告诉你的?”


        

“他叫鲍勃,是信息部主管。”


        

“是鲍勃啊!”


        

男人似乎放下了某种戒备,看来和鲍勃很熟的样子。语气也变得安然随意道。


        

“你是鲍勃的朋友?从哪里来的。”


        

“鲍勃先生很热情。不过很遗憾,我还不是他的朋友。”


        

伊东巧妙道。


        

“我来自日本。”


        

“日本人?”


        

男子的声音语气突然变得鄙夷。


        

“日本人到我的修理厂做什么?”


        

“我的朋友多年前在日落区发生交通事故。当时她也住在Tristan酒店。我觉得她可能在这里修过车。”


        

伊东装作没有听出来蔑视,老老实实的道。


        

“你的朋友也是日本人吧。你们日本人都是小偷!”


        

“我们日本是文明国家。”


        

伊东脸涨得通红,奋力道。